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狼多肉少

第二百五十六章 狼多肉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晋军四散奔逃,大败的趋势已经无法挽回,唯一的幸运就是在这疾风暴雨,夜黑如墨的时刻,想隐藏或者逃命都容易的多。晋军一想起红草坡被屠戮的同伴就不寒而栗,城已破,他们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远远地逃离澶州城。

    魏州没有派来兵马支援,因为李存进得到消息的时候,澶州已经落入李和王檀的掌握之中。

    李存进狠狠的一拳砸在桌案上,在屋中来回踱步,澶州之失又重新把已经完全打开的,通往东都的大门关上了一半。如果从澶州进兵,可以直指东都,现在却只能绕过澶州从相州取卫州和滑州,但是有澶州在背后,还需要防备腹背受敌。

    雨说停就停了,天空露出一丝曙光,在李和王檀攻打澶州城的时候,城中原来投降的梁军和一些勇武的百姓,都拿着兵器协助他们攻击晋军。孔谦帮助晋王横征暴敛,还有李存进铁血镇压的手段,让梁军和百姓苦不堪言,见有了机会,都纷纷起来加入了驱逐晋军的行列。

    李和王檀来到刺史府,史弘肇有些忿然的盯着王檀,李瞪了他一眼,他方不情愿的转身去处理澶州的善后事宜。

    由于澶州本来就是梁朝的州城,晋军逃跑后,一切都开始有条不紊的恢复着,不用李去费在澶州休整了两日,王檀居然退出澶州,引兵而去,这让敬诩和王郜大为不解,不是说谁先攻进澶州,澶州就属于谁,由谁做主吗?现在王檀把澶州这块大蛋糕弃如敝履,差一点爆了他们的眼球。两个人面面相觑,嘀咕了半天,不得其解。不过两个人最后达成了一致。这一定是李起的作用,至于这位主公,究竟做了什么,他们却是不得而知,于是来找李。

    敬诩和王郜的脸上带着敬服的表情,眼睛里充满景仰的目光。李在他们的心目愈加高大的如同天神一般。这位主公屡屡出人意表,做人所不能做,行人所不能行,让他们感觉自己投得明主。

    王郜道:“主公,那王檀为何将澶州让与主公?”

    李狡黠的一笑道:“你们说说看,是为什么。”

    敬诩明白,这是李在考校他们,作为李身边最重要的两个谋士,他们要有高瞻远瞩地目光。运筹帷幄的谋略。

    敬诩道:“必是王檀对主公有所求,只是不知道王檀所求是何?”

    李看着王郜。王郜用手来回捋着自己地胡子。他同意敬诩所见。但是他也猜测不透王檀地要求是什么。能够让王檀把澶州这块肥肉让出来。其中地好处一定是非比寻常。

    王郜道:“主公就不要打哑谜了。郜愚钝。猜测不出王檀地想法。不会是他想谋反吧。”

    敬诩白了王郜一眼道:“就是他想谋反。主公也不会给别人做嫁衣。何况王檀有什么本钱!”

    李哈哈一笑道:“王檀也没有什么要求。只是希望和我们保持友好地关系罢了。毕竟澶州不是他地。他得到也是要交给陛下。现在我受陛下之命。讨贼收回失地。各个州府都当尽力协助。王檀不过是听从陛下地旨意而已。”

    敬诩微微眯起眼不再说话。知道事情没有这样简单。不过既然坐在上位地李不想告诉他们。他们也没有必要再去问。应该知道地知道。不应该知道。就不要多问。知道地越多。麻烦越大。他和王郜都明白这个道理。起身告辞了。

    李独自坐在书房内。手中拿着一封信。散发着淡淡清香地信纸上是秀逸地字体。李微微一笑道:“我两个最好地谋士。不及一个女子啊!可惜地是她是个女子。又生于这个时代。否则也是一帅才。”

    屋中并无他人。李自言自语的看着信,信是花见羞从德州快马给他送来的。他前几日派人快马给花见羞送了一封信。这是花见羞要求地,她要求李随时以最快的速度,把战局写成书信告诉她。美人的要求不容拒绝,李也很乐于这样做,每次花见羞都会让送信的人带回一封书信,上面有她对于战局的见解。这些见解屡屡让李感叹,花见羞为什么不是一个男人,这样他就有了一个堪比三国时期,贾诩、孔明的谋士。

    不过李仔细想了想,花见羞还是美女好,养眼啊!

    花见羞的分析头头是道,非常深刻正中心怀,战局的分析预测,王檀的心理……

    李点点头,这是真正地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啊。花见羞深居德州,居然可以把形式,甚至素未谋面的王檀的心理分析的如此精准,不能不让李佩服。

    花见羞的信里说的很明白,王檀虽然和李一样是节度使,但是没有李那么大的地盘和势力,并且就在东都朱友贞的眼皮下面。澶州和他管辖的地盘,相隔甚远,中间还有一个东都,可以说是鞭长莫及。所以王檀退而求其次,借花献佛,把澶州给李,为自己谋取以后地利益。

    以王檀玲珑剔透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梁帝朱友贞昏昧愚蠢,江山早晚要葬送在他手中,那么如何给自己谋取利益,留一条后路,已是当务之急。而纵观梁朝,杨师厚已卒,和势力最雄厚的李结成联盟,无疑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花见羞在最后写着,她要求来澶州,说她可以更好的掌握情况,给李献上愚见。

    李明白花见羞是在担心刘,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不过让花见羞来陪伴在身边,那可是一件美事。

    王檀离澶州越来越远,他以所有的兵力和极大的代价,争得了先进入澶州的胜利。这本就是他事先计算好地,他地目光淡淡看了一眼身后隐隐约约的澶州城。本来攻打澶州地那个夜晚,他准备去亲自会晤李,不想李先来拜会他。对于和李达成的共识,他还是颇为满意的。

    “大帅,我们就这样把澶州留给李,东都那边怎么交代。”

    王檀淡淡道:“只怕主上已经无法顾及了,东都要乱。”

    这个偏将是王檀的心腹,他疑惑的问:“大帅何以得知东都要乱,东都离这里还远,之间尚有卫州和滑州,何乱之有?”

    王檀神秘的一笑,没有回答。

    李正在整顿澶州,亲随进来报:“主公,叶天南来求见主公。”

    李楞了一下,这个神秘的叶天南,从上次和自己在幽州会晤以后,就没有出现过。不过他手下的人,倒是经常来见李,洽谈各种事宜。在幽云十六州,按照当初的约定,这个神秘人物的生意势力,已经遍布。当然在这些生意的收益里,李的一份都按时送到,这也是维持李军需庞大开支的一个重要收益。

    李眯起眼睛,叶天南的出现,表示将有大事,他哈哈大笑着出门亲自迎接:“是那阵香风把叶兄吹来了,多日不见,叶兄风采如昔啊。”

    李很亲热的和叶天南把臂言欢,虽然在他心里对叶天南刺杀自己的事情,还犹有余悸,但是表面上和这个神秘人物如同长久未见的好友。

    叶天南也哈哈笑着道:“某一俗人,事务繁琐,今闻大帅取博州,定澶州,百战百胜,特来贺之。”

    李明白,叶天南当然不可能是为了恭贺自己,就跑到这里来,于是把叶天南让到书房里面,命令亲属远远的把守院门,不得令人进入。

    书房里只有李和叶天南两个人,李玩味的看着叶天南,收起了虚伪的笑容。在他们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叶天南淡淡的一笑道:“我来和大帅谈一笔大买卖。”

    李心中一动,叶天南应该是从东都来此,他来此是代表朱友贞,还是代表自己的利益?

    “和叶兄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不知道这次叶兄是代表谁来和我谈这笔大买卖?”

    叶天南道:“东都乱之将至了!”

    这个消息让李暗暗一惊,他在幽州天高皇帝远,虽然逍遥,但是消息就不是那么灵通了,虽然有鹰眼,可是一些绝密的事情就无从得知了。

    “大帅现在已经掌握了梁朝一半的门户,只是大帅领兵出征,对于朝廷的事情,就忽略了。现在晋王李存勖掌握着梁朝另外一半的门户,陛下任人唯亲,不通军事,梁朝已经摇摇欲坠矣。”

    李不动声色道:“然则叶兄何以教我?”

    “我可以把东都最新,最秘密的消息给大帅,还可以协助大帅治理各个州府。”

    李仍然不动声色,没有说话,叶天南神秘的一笑贴在李耳边说了几句话。李的眼睛瞪大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送叶天南去休息后,亲随神神秘秘过来低声道:“主公,有位姑娘说和主公是亲属,要见主公。”

    李一些奇怪,自己在这里哪里有什么亲属,从窗口向外看去,见一个窈窕的女子,站在门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