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虚张声势

第二百五十九章 虚张声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和敬翔、王郜三个人在沙盘上指来指去,研究下一步的计划。敬翔指着邢洲和贝州道:“可以让赵王回复晋王李存勖,定州和瀛洲有重兵把守,进攻无利,因此决出兵邢洲和贝州,进一步夺取德州,掐断幽州的退路。这样就把赵王这架战车,从幽州拉到梁朝的战场上了,可以解幽州的后顾之忧。而且赵王也会很愿意来魏博争一席之地,李存勖虽然不满,也不能强制赵王去攻打定州和瀛洲。”

    王郜坏笑道:“就是,赵王既然想分一杯羹,我们为什么要阻止,让他来魏博和李存勖分吧,这样还可以分裂赵王和李存勖之间的关系。”

    李点点头,这不失为一个妙计,让赵王出兵在魏博之间插足,乱的只是魏博的形式,与幽云十六州没有任何关系。可以让赵王去和李存勖分一杯羹,自己和赵王保持虚张声势的默契,这样赵王可以抽出兵力去在魏博搅局,自己也可以节省兵力,扩张地盘和势力。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虽然自己和赵王有定州之仇,不过在战场和政治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

    敬翔微微一笑道:“局势是越来越乱了,梁朝已经是风中之烛,大帅要把握时机。我幽云十六州,地处极北,地广人稀,物产不及中原,交通亦没有中原发达。今主公既开辟了海道,沿海之地,皆通。只是幽云十六州与契丹接壤,兼多异族,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契丹与主公有深仇大恨,数年后必然入侵。今李存勖得魏博之地,使主公腹背受敌,幸贝州、博州、澶州,已经被主公收之。只是李存勖意不在魏州。其意在东都,如让其占据梁朝江山,我幽云十六州危矣。”

    王郜连连点头道:“子振所言甚是,李存勖虎狼之辈,前与主公有屡次追杀之仇,后有幽州之恨。今有博州、澶州之怨,积怨极深。如其取得东都,定了大局,必然回师取幽云十六州,则主公危矣。如今之计,梁朝之乱,已是定局,非人力可以挽回。梁帝昏庸无道,主公可趁机入主中原。于晋王李存勖分庭抗礼,以安幽云十六州。”

    李沉思着看着沙盘,他知道敬翔和王郜所言不差。如今的局势,甚是逼人,他不能不好好的为幽州的后路考虑。偏安一隅是要不得的,无论是晋王李存勖还是契丹,都不会让他在幽州安之若素。

    “子振、允直所见甚是,如今梁朝门户已有一半在我等手中,如果再取得郓洲的控制权,足可与晋王李存勖分庭抗礼。即使李存勖欲取东都,梁朝东部的大片沃土。大半在我掌握之中。就让刘和各地兵马,慢慢和李存勖消耗,我们先稳定此处的局势,掌握有力地形和要道,徐徐图之。”

    敬翔道:“主公英明,赵国弹丸之地,日后局势安定,随时可以图之。如今可利用赵王,分裂其和李存勖的关系。以解后顾之忧。”

    李哈哈大笑道:“你们所言甚是,梁朝这块肥肉,人人欲图之,梁帝自毁长城,以致有今日之乱。他要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严重地代价,这个代价很可能就是梁朝的江山社稷。只是苦了梁朝的百姓,又陷于战乱之中,流离失所。”

    敬翔和王郜用景仰的目光看着李,在这个战乱纷飞的时代。人命犹如草芥。尤其是老百姓。从来就没有那个统治者和兵士把他们当人,每到一个地方。烧杀抢掠,倒霉的就是各地地老百姓。

    而李却是不同。他出来不允许自己手下地兵丁去骚扰百姓。这是铁地纪律。在幽云十六州地将士中。已经深入军心。而幽云十六州地所有百姓。都受到法纪地保护。过着安居乐业地日子。因此很多外地地老百姓听说了李地德政。都纷纷来投。使得幽云十六州。本来荒凉地地方。变得良田千顷。渐渐繁华起来。

    在幽云十六州所有地将士和百姓心目中。有一个远大地梦想。就是可以重建大唐盛世。他们深信。在李这样地主公带领下。一定可以实现这个梦想。

    敬翔道:“主公不必忧虑。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大势所趋也。日后主公大业一成。必然可以还天下百姓一个安宁。”

    李苦笑了一下。还还天下百姓一个安宁。这个责任实在是太大了。虽然他自己经常喊。要建立一个大唐盛世。可路漫漫其修远兮。如何去求索!

    李不禁又想起来自己浴血奋战。时时刻刻有性命之忧。刀不离手。马不离鞍地那些紧张时刻。虽然现在也没有离开征战。不过以前那种亡命天涯地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但是离大唐盛世。还有多远呢?

    深夜地天空分外静谧漆黑。星辰分外地明亮美丽。皓月当空。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在李地书房里。此刻正是这个情景地诠释。李和宁儿坐在一起。食物地香气在空气中飘散。李笑容可掬地给宁儿倒酒。

    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宁儿也摘下了帽子,露出美丽地面庞。

    “宁儿,往昔的情景,在我心里,就如同昨天一样清晰。为什么你现在要离我那么遥远,我们难道已经无法回到过去吗?”

    李煽情的看着宁儿,目光中全是柔情,别人会说的甜言蜜语他都会说,别人不会的煽情,他还会,他坚信,自己在泡妞这件事情上,还是五代的高手。他就不信了,宁儿就能够抵抗自己的甜言蜜语。他笑吟吟的看着宁儿,观察着宁儿的反应。

    宁儿矜持地微笑着,以前的一切,都在她的心中,只是,她不得不把这一切,都深深的埋在心里。对于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晚宴,宁儿也充分的做了准备,一定要达成自己的使命,遑论其他。不是她不想,是她不能想,不敢想。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大帅以为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像宁儿你这样的女子,为何要如此消沉?”

    宁儿的脸上依然带着无懈可击地笑容,但是心里却为之黯然,今日地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曾经发生地那些事情,深深的埋在心里,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

    “大帅,如今梁朝战乱频起,晋王李存勖对梁朝志在必得,幽州前有晋军,后有契丹,我赵国也没有什么野心,不过是希望能够保疆守土罢了。”

    “哈哈,你说的好,保疆守土,不过赵国的形式并不太好,虽然晋王李存勖和你们一向有交往,不过睡塌之侧焉容他人酣睡。李存勖一旦夺取东都,局势稳定,以他的野心,会允许赵国的存在吗?”

    宁儿明亮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李道:“那么大帅与晋王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没有李存勖那么大的野心,想做皇帝,我只是希望给我的将士和百姓,一个安居乐业的乐土。”

    宁儿默默看着李,她之所以来澶州找李合作,也是因为李存勖野心勃勃,事事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现在天下纷乱,李存勖和赵国保持着合作的关系,其实主要是赵国附庸晋国。一旦李存勖得到了梁朝,局势稳定,就如同李所言,是不会在睡塌之侧容他人酣睡的。

    只有达到一定的平衡,赵国才能继续生存和发展下去,魏博之乱是个契机,赵国可以趁机扩大自己的地盘和势力,在梁朝分一杯羹。只有充实自己的实力,才能在此乱世立足。

    “大帅既然愿意和我赵国合作,我们就商谈一下具体的事情吧。”

    “宁儿,你为什么如此的煞风景呢,看,多么明亮的月光,为什么我们不对月当歌,把这些事情留待明天呢?”

    “因为,明天我就离开澶州了,如果大帅处在妾身的位置,是否还能有对月当歌的闲情逸致呢?”

    李感觉自己很失败,宁儿的态度很坚决。

    “这些是送给夫人和公子,小姐的一点小礼物,还有送给花见羞夫人的,区区不成敬意。”

    宁儿颇有深意的打开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一些精致的首饰和精巧的玩具,虽然不是特别贵重,但是都很别致。

    李无奈的苦笑一下道:“如此多谢了,郡主明天回去的时候,我会让人把沙盘给郡主装好。”

    宁儿微微一福道:“多谢大帅。”

    李和宁儿谈了让赵王改变攻击定州和瀛洲,进兵邢洲和贝州,甚至郓洲的计划。

    数日后,赵国正式出兵宣战,一路兵马取道邢洲,一路兵马直奔贝州。

    晋王李存勖的信使,回去向李存勖呈上了赵王的回复,李存勖脸色阴沉道:“赵王也想在此地插足,哼,且看你如何行事。”

    斥候快马的消息传来,赵王一路兵马驻扎贝州城之外,已经和李的人马交锋,斥候不知道的是,这种交锋不过是虚张声势的疑兵之计,用来掩人耳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