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动荡不止

第二百六十一章 动荡不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自朱友敬发动叛乱失败后,梁帝朱友贞宠信赵岩及德妃的兄弟张汉鼎、张汉杰,从兄弟张汉伦、张汉融等人。赵岩等依权弄势,贪脏枉法,在旧有将相中挑拔离间。李振等人虽然主持政务,但他们所说的话很多都不被采用。李振经常装病不去参与政事,以此来回避赵岩、张归霸家族,后来政事越来越乱,梁朝风雨飘摇。

    朱友贞既伤心德妃的逝去,又忧虑魏博的形势,此刻刘屡次战败,李把魏博掌握在手中一半,这些都让他忧心忡忡。

    朱友贞看着张汉鼎道:“朕一向待康王多有优厚,锦衣玉食,不想此贼竟然得王爷之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尚不满意,居然逆反弑君。如今那些宗室皇族甚重,朕深忧之,唯恐他们不能安守臣道,有异心也。”

    张汉鼎恭谨的道:“陛下勿需忧虑,皇族宗室虽众,手中无权无兵,如何能够起事。逆贼朱友敬,丧心病狂,行此逆天之举,致使魂飞魄灭,足可警示众皇族也。”

    张汉杰躬身道:“臣兄长所言甚是,陛下可远宗室,近贤臣,不使兵权落于宗室之手,则其意欲谋逆亦不可得。臣等受陛下深恩,无以为报,敢不披肝沥胆,竭诚以报陛下乎!”

    朱友贞点点头,对德妃的家族,此刻他无比信赖“如今朝廷之中,唯有卿等朕可以信赖,卿等勿负朕所托,当整顿朝纲,严肃法纪,勿令乱再生之,以慰朕心。”

    张氏兄弟诺诺称是,百般安慰,山盟海誓,效忠梁帝。

    朱友贞道:“魏博割据已有百年。杨师厚病卒,朕本欲趁机收之,不想彼等皆丧心病狂之辈,竟然逆反投贼。我梁朝便是多这些骄兵悍将,各自为政,不遵旨意。如今魏州等地。被李存勖占据,刘屡次战败,此刻龟缩畏战不出多时。博州等地被卢龙节度使李夺得,虽然是收复了我梁朝的失地,但其人,鹰视狼顾,桀骜不驯,朕深忧之。”

    其实在五代十国,不仅仅是梁朝多骄兵悍将。在此战乱时代,军阀割据,道德沦丧。不遵号令之事屡有发生。这是一个人人可以称王,个个可以割据一方的时代,只要有一定的实力,就可以这样做。

    朱友贞的登上皇帝宝座,包括之前朱友圭的政变,都是在帝国实力派将领的支持下发动的,所以他打骨子里,对这些跋扈的将军们,充满了不信任。而兄弟相残的事实。让他对皇族地至亲,也满怀敌意。他将密谋发动政变的弟弟、康王朱友敬杀死后,从此对这些亲王们彻底丧失了信任。

    因此,朱友贞的统治,基本上只能依靠自己身边这些近臣,而他们关注的,不是整个帝国的安危与发展,而是如何保证这个主子和自己饭碗的安全,近臣干涉军事将领地行动。这种事情也不断发生,一个王国一旦发生这种事情,基本上是没有可能打胜仗了。所以大梁帝国的状况,在强敌的不断进逼下,飞速恶化。

    很快。李就接到了叶天南地消息。知道了东都地叛乱。不由得长叹一声道:“真是多事之秋。梁朝已经是风雨飘摇。如此一来。更加摇摇欲坠了。”

    敬翔道:“如今朝政**。陛下远贤臣近小人。心腹皆是谄媚无知之辈。罔顾朝政。干涉军事。之至亡之道也。我料陛下定催促刘出兵。如此则刘危矣。陛下昏庸愚昧。不通兵法。横加干涉。去日无多。”

    王郜嘿嘿奸笑道:“如今赵王在贝州虚张声势。和我军布下疑兵之计。瞒天过海。如果趁机让赵王向郓洲方向进兵。主公可不费吹灰之力可得郓洲。通往东都地要道。太半掌握在主公手中耳。”

    敬翔点点头笑道:“此时是时也。可依此行事。以定大局。未知主公以为然否?”

    敬翔自从上次窥得李地心思。李警觉。二人一番谈话。敬翔深感自己锋芒太露。他自知如此下去。难免遭上位者所忌。李现在地势力越来越大。隐隐然一方霸主。虽然还对梁朝称臣。可是梁帝朱友贞根本就无法左右李。敬翔知道。这位主公非是池中之物。早晚要飞黄腾达。自己应该韬光养晦。方是良策。

    李点点头道:“此计此刻可行。如今朝政**。赵王已经入了魏博。可观陛下动静。待刘和李存勖互相残杀。赵王渔利之时。我等可行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事。郓洲唾手可得。”

    刘被梁帝屡次催促出兵,但是晋军兵多势重,他手下尽是些残兵败将,因此未受君命,据守不出。得知东都之乱,刘不由得长叹不止,心中悲戚,自思不得性命回东都了。

    刘叫来自己的远方侄子刘知章道:“如今康王逆反被诛,朝政纷乱,陛下昏昧,宠信奸佞小人,此辈无知狂妄,狐假虎威,我深恐无回朝之日也!为今之计,我欲派心腹之人,去晋王李存勖营中诈降,寻找机会,暗害晋王,如果李存勖一死,则晋军不战自败,魏博之围可解。此万死之事,有去无归,未知汝愿效命乎?”

    刘知章慨然道:“末将屡受大帅深恩,无以为报,愿效一死,杀李存勖解魏博之围,以报大帅!”

    刘大喜,遂命刘知章等人,去李存勖营中诈降。

    刘知章等人来到李存勖营中诈降,本来是不会引起李存勖地疑心,这一段时间,刘手下的军卒,降顺的已经有不少。尤其是李存勖用郭崇韬地计策,用食物诱惑梁军投奔,发下命令,凡是梁军投降者,炖肉米饭,馒头管饱。这个命令用巨大的布幅,挂在军营之前,刘部下军卒,饥一顿,饱一顿,很多人无法拒绝这个诱惑,投降了晋军。

    何况几次的兵败,让梁军丧失了信心,厌战情绪甚重,不愿平白丧命在异乡,而投奔李存勖的梁军受到优待,所以很多军卒偷偷去投奔晋军。

    刘知章投奔晋军,被编入后备军,郭崇韬恰好走过,看到有梁军来投降,就过来问话。

    “汝等在刘军中,可得饱饭乎?”

    刘知章躬身道:“将军,哪里有饱饭可以吃,军中粮草稀少,连马匹都以蓖草为食。我等不过勉强度日,日日以稀粥为食罢了,哪里像将军这里,饭管饱,肉尽吃。”

    郭崇韬看着刘知章微笑,面色甚和道:“刘最近损兵折将,又逃了许多军卒,人马减少了很多吧?”

    “是啊,晋王勇武英明,将士皆是精锐,梁军损失惨重,弟兄们都不愿死在异乡,现在只有万余人马了。”

    刘知章一边说话,一边偷偷查看郭崇韬的表情,却见郭崇韬面带微笑,看着自己,急忙低下头。

    郭崇韬问这些话,不过是想进一步了解刘兵马的情况,但是看到刘知章,他心中一动,这个人明显不是一般的军卒,应该是个头目,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暗自留心。等到这些梁军被安排下去,他偷偷的叫来一个投降的梁军,让他辨认刘知章。

    “咦,那不是刘大帅地侄子吗,他怎么也来投降了?”这个军卒奇怪的说出了刘知章的身份。

    郭崇韬的眼睛眯了起来,果然有问题,原来这个头目模样的人,是刘的侄子,刘派他来这里一定是诈降了,他们的目的何在?郭崇韬把这个军卒派到了别的地方,以免泄露军机,他悄悄地向李存勖汇报了刘派侄子来军营诈降的事情。

    李存勖冷冷的道:“刘老儿,竟然想诈降吗?就那么几个人,能够起什么作用,难道还想刺杀本王不成?”

    “大王,我想不一定是想刺杀大王,毕竟他们就几个人,而且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近大王,我已经派人去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有什么动作都会立即回报。如果他们有过分的举止,或者骤然发难,这些监视他们的人会把他们就地处决,请大王放

    李存勖微笑着抚郭崇韬之背道:“有安时在我身边,我自然放心,只是何必劳你如此费心,尽斩其首级,去送回刘营中便是了。”

    郭崇韬微笑道:“跳梁小丑,量他们逃不出大王的手心,我倒是想看看,他们究竟想做什么,现在无罪斩之,容易让投降的梁军寒心,对于以后分解梁军,诱其来投,颇为不利。待其罪行昭彰,斩之无碍也。”

    “哈哈,还是安时细心,此事就交与你处理吧,切勿放过一人!”

    郭崇韬暗中留意刘知章几人的动静,刘知章犹自不知,暗中谋划,如何刺杀晋王。他们没有什么机会接近晋王,无法行刺,刘知章知道晋王武勇,有霸王之风,就是刺杀,也讨不了好去。于是他开始考虑别地方法,暗中接近给李存勖做饭地厨子,意欲寻找机会下毒,或者买通厨子,在给李存勖的饭菜之中下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