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美人妙计

第二百六十五章 美人妙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虽然知道花见羞要求到自己身边来,是为了在第一时间知道刘的情况,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是从名义上,刘还是花见羞的丈夫,自己认为刘根本就不配和花见羞这样风姿卓越,才华过人的美女在一起,却是无法改变事实。

    不过李也很欣赏花见羞的真知灼见,加上希望花见羞在自己身边,还可以和自己增加情感,所以把花见羞接到了自己的身边。

    李看出花见羞对自己还是很有好感的,从劫掠花见羞,和花见羞肌肤相亲,同骑共辔,花见羞的心里,应该已经对自己有了深刻的印象。对于花见羞这样美慧出众的女子,李希望她是从心里去接受自己,而不是勉强,如果勉强,无异于焚琴煮鹤。

    在决定接花见羞来之前,李还特意在镜子里打量自己一番,虎目熠熠生辉,亮如星辰,剑眉斜飞入鬓。皮肤是健康的麦色,猿臂蜂腰,衣服下隆起的健美肌肉,蕴藏着无穷的性感和力量。年轻的脸庞既霸气,又帅气,是女子梦中情人的模样,李点点头,对自己的形象非常满意。

    虽然那个明眸善睐,风姿卓越的奇女子,近在咫尺,却是只能看,不能吃,不过要的就是这种情调。

    花见羞指着德胜道:“德胜城毗邻黄河,交通便利,东有濮州,西近滑州,旁有濮阳。顺河而下,之日便到东都,此咽喉要道也。大帅得之,可以再驻兵濮阳,以待时机。”

    敬翔道:“参军高见,主公可趁此时机,稳定局势,结交各地将领,拓展势力,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便宜行事。”

    李点点头,适当的结交梁朝地将领,巩固自己在此地的势力,为以后打好基础。是十分必要的。就如上次和王檀的交往,怎么看都是自己得利最多,虽然自己现在兵强马壮,可是要在中原梁朝开拓地盘,就感觉有些不够用了。何况还有一个把自己恨的牙根都痒痒的李存勖,对自己虎视眈眈,一旦局势稳定一些,李存勖一定会对自己用兵。

    花见羞又道:“大帅还需要注意一件事情,晋王虽然此刻把精力用在进兵梁朝。意欲夺取东都之上,还没有和大帅刀兵相见,但是此刻的形势,大帅兵不血刃,已经夺得数地,接近了东都。晋王必然会采取措施。还有贝州和德州的事情,是无法隐瞒很久的。晋王一旦查明,恼羞成怒,大帅远在郓洲,虽然幽州有精兵强将驻守,可是北有契丹,与大帅仇深似海。西有晋军。不可不防。”

    李和众人不由得身上冒出冷汗,暗自一惊。都忍不住向花见羞看过去,对于这个问题。他们有些忽略了。

    花见羞羊脂美玉般的面庞上一派圣洁,犹如九天地仙子一样,容光逼人,让人不敢直视,望之自惭形秽。宽大的男子衣衫,在微风中轻轻的摆动,直欲要凌云而去,曲线玲珑的身体,在摆动地衣衫下,无比诱人。轻轻的抬起手,在鬓边拢了一下青丝,漆黑如同黑宝石一样的明眸,如云的秀发,掩映的纤纤玉指几欲透明一般。

    看到几个人如痴如醉地目光。花见羞忍不住微微一笑。对于男人地这种目光。她实在太熟悉了。她就是在这种目光中长大地。这一笑。姿色天然。占尽风流。灿如春华。皎如秋月。当真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身上地血液开始***。心脏地跳动声似乎可闻。屋子里。充满了急促粗重地喘息声。

    花见羞神色一端。面色冷肃起来。这一番。别有风趣。端丽无方。圣洁如仙。霜凝玉面傲胜菊。冷结明眸堪比辰。几个人心中顿生自惭形秽之感觉。纷纷低下头去。才发现自己面红耳赤。口干舌燥。急忙震慑心神。

    李却是没有低下头。虽然他也自惭形秽。不过心里越发有把这个仙子拉下凡尘。压在自己身体底下地冲动。一念至此。某个重要地部位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勃然挺立。幸好有桌子和长衫遮盖。李向花见羞递了一个暧昧地眼神。当着几个手下。他不能用言语。只好用眼睛调戏了花见羞一下。

    花见羞羞嗔地白了他一眼。转过脸去。心中十分地无奈又有些奇怪地感觉。

    敬翔稳定了心神道:“主公。参军所言甚是。虽然契丹答应数年之内不进犯。可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彼等凶悍狡诈。极有可能趁机犯我幽州。何况李存勖也可能和契丹有所联系。牵制我们地兵力。趁机乱我幽云十六州。实在不可不防!”

    王郜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心中对花见羞又是敬畏,又是仰慕,多种复杂的情绪在他心中折腾。明明知道花见羞是天上的仙子,谪下凡尘,不是自己这样的男人可以拥有地,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但是能够经常听到那娇柔地仙音一般的话语,就已经让他心里充满了幸福和满足。

    王郜偷偷地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下,迅速冷静下来,眼睛盯着沙盘道:“参军高瞻远瞩,今之诸葛也,我们在此地已经立稳脚跟,下一步必须注意契丹和李存勖地动静。幽云十六州的防备和警戒要进入战备状态,时刻提防敌人进袭,我们这边要快速稳定局势,有后备的力量,可以应变。”

    花见羞的话,让李众人都感觉到了危机。

    花见羞的眼睛从窗口向远方望去,晋王李存勖是她所深恨的,晋王几次陷刘于死地。梁帝朱友贞是她深恨的,如果不是朱友贞昏庸愚昧,在魏博分镇,就不会引来李存勖的进犯,刘就不会带她去魏博,她就不会被李劫掠。如果不是朱友贞几次催促刘出兵,刘就不会多次战败,全军尽墨,病重在滑州。

    如果……,自己此刻还在家中,赏花读书,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花见羞在来李这里之前,她想了很多很多,梁朝的江山已经是风雨飘摇,无法坚持多少时间了。自己的丈夫是不会弃梁朝而去的,他唯一的结果只能是,为了梁帝这个昏君而殉国。梁朝即将落入别人的手中,不管这个人是谁,恐怕自己和丈夫再无相见之日了。

    花见羞发现,自己并不是非常恨李,李虽然把自己劫掠到德州,但是一直对自己以礼相待,从未逾越男女之间的界限。

    在战争中,劫掠敌人的家属,甚至把对手给予灭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就例如晋王李存勖尽诛王彦章的家族。而被劫掠的女人,被****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虽然自己的丈夫刘和李都是梁朝的臣子,可是利益的冲突,还有刘手下在幽州的烧杀抢掠,这些所有的理由,都可以让李对自己为所欲为。

    就是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个时代,有力量和权势的男人也可以对女人,为所欲为。

    但是李除了和她同骑共辔的时候,身体的接近,再没有别的,而且是那样的尊重她,了解她,爱护她。李所说的话,都是别的男人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的,那些男人看到的,都是她的美貌,可是李欣赏的,却是她的才华,而她自己一向以自己的才华为傲,而不是美貌。

    李让花见羞,有遇到知己的感觉,所以既然梁朝注定了灭亡的命运,为什么不能是李取而代之呢?那样至少自己不用在辗转到别人的手中,花见羞还记得,当和李同骑共辔的时候,在那宽厚的胸膛里,她找到了一种安全可以依靠的感觉。

    想到这里,花见羞的玉面,粉红了。轻轻一转眸,发现李一直在温柔的看着自己,目光是那样让自己感觉到安慰。

    花见羞道:“契丹王耶律阿保机与晋王也有刻骨仇恨,大帅何不趁此机会,和其联系,耶律阿保机与大帅有幽州之约,不宜对幽州用兵,可是与晋王没有约定。”

    花见羞说到这里,不再说下去,她知道这些人都会明白自己没有说完的意思,点到即止就足够了。

    李众人用震惊的目光看着花见羞,他们都明白花见羞的计策,是趁李存勖还没有和契丹联系,先联合契丹,说服契丹攻击晋国。几个人的目光中又是震惊,又是敬佩,一个女子居然有如此妙计,如此见地,他们佩服之余,又深感惭愧。

    李哈哈大笑道:“好计策,高,实在是高。”他用赞赏和爱慕的目光看着花见羞,这个女子总是给自己带来惊喜。

    几个人的目光看向北方,彪悍的契丹出兵攻打晋国,这个主意果然够毒辣,李存勖,虽然我现在的能力还有所不足,不过怎么能够放着契丹这个力量不用呢。

    花见羞这番话一出,连史弘肇本来颇有些轻视不屑的思想,都烟消云散了。他本来瞧不起花见羞,认为花见羞不过是凭借美貌迷惑男人罢了,虽然他自己也被花见羞的美丽所迷,但是并不认为一个女子对于军事有什么用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