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未唱罢我登场

第二百六十六章 你未唱罢我登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花见羞说完这番话,就不再说话,静静的站立在一边。

    但是这番话,让本来就认为她睿智的,更加敬佩,让本来轻视她的,也完全没有了一丝的亵渎之心,真正开始从内心深处钦佩她。像史弘肇这样的人,如果真的佩服了一个人,就是真正的佩服。

    李心中暗暗的想着,契丹经过上次的打击,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很多,虽然还不能完全恢复,可是绝不能让他们休养生息,养虎为患。把契丹拉上战车,消耗他们的力量,同时又牵制李存勖,果然是一石两鸟之计。

    “哈哈,我李有如此参军,尤胜过孔明也。契丹多年来,犯我汉族疆土,烧杀抢掠,我们就给李存勖一个机会,让他做一次英雄吧。”

    微微笑了一下,花见羞又淡淡的道:“如今梁军兵败如山倒,以后晋王的推进将更加顺利,卫州刺史米昭不战而降,以后还会有人效仿于他。今上的所作所为,让将领们十分的失望,梁朝军心涣散,屡有叛乱和降顺的事情发生。现在东都已经危矣,今上虽然昏昧,也知道江山已经风雨飘摇,可是已经没有谁可以让今上依仗。”

    花见羞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了看众人。她深知聪明人一点即通,所以并不把话完全说出来。李心中有些明悟道:“你的意思是,今上会想起我?”

    王郜的汗水津津而下。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心中暗暗地惭愧,急忙道:“参谋明见万里,这个可能不是没有,虽然今上并不信任主公,可是现在梁军屡战屡败,只要主公势如破竹。今上很可能会让主公去出兵和晋王李存勖交战,夺回失地。如此形势对于我们就不利了。”

    敬翔微微一笑,花见羞所言梁帝的事情,他已经想到了,不过让花见羞先说了出来。但是契丹的事情,他有些惭愧,并未想那么多,不由得暗中流汗。他心中也是暗暗佩服花见羞的见识之明,暗暗可惜,此女如果是男人。足可以安邦定国,封侯拜相,甚至为一方诸侯。只是身为女子,只能躲在男人的背后了!

    花见羞此时坐到了一旁,静静的听着李众人研究,不发一语,她所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现在不必再多说什么。计策已经献了出来。怎么去做,是李等人的事情,她只是默默关注,不再多言。

    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花见羞如此竭诚为自己谋划,似乎一心一意为自己出谋献策,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女人的心思果然深不可测,但是看到花见羞肯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李自然欣喜。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美丽如仙子,睿智如孔明,献计而不居功,谨慎而不多言,如此完美的女子。只应天上有。人间几回见。

    原本在李心中深埋的一点情愫,忽然间就扎根发芽。蓬蓬勃勃的生长起来,一种从所未有过的滋味。在李地心中回荡。连嘴角的笑容都从所未有的温柔甜蜜,目光不时在花见羞身上流连。敬翔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神色。

    李的军令很快就传到幽州,幽云十六州进入一级戒备,张藏英也带着李的书信,去了契丹。

    李同时前进驻扎在德胜北城,与澶州和郓洲形成了一个铁三角。

    晋王李存勖夺取惠州之后,亲自带领大军,进兵相州,赵王没有能够取得惠州,不敢和李存勖相争,退而求其次,夺取了邯郸。

    昭义节度使张筠,为人胆怯懦弱,见晋王李存勖屡战屡胜,先后夺取卫州和惠州,又帅精兵来攻打相州。他素知李存勖武勇过人,谋略非常,又残忍好杀,有刘的前车之鉴,他心中惴惴不安,深怕重蹈覆辙丢了性命,因此丢弃相州逃跑。

    晋王让相州隶属于天雄军,任命李嗣源为相州刺史。他派人告诉后梁保义军节度使阎宝,言说相州已被攻下,又派降将张温率领援兵到相州城下向他指明利害,阎宝便献城投降了晋王。晋王任命阎宝为东南面招讨使、领天平节度使、同平章事,任命李存进为安国节度使,镇守魏州。

    此时晋王李存勖已经查明,赵王的兵马在贝州和德州,围而不攻,虚张声势,李的手下在贝州和德州,也守而不出,和赵王地军队喊杀声震天,却是光打雷不下雨。分明是疑兵之计,瞒哄自己,气的挥刀把案几砍成了数块。

    李存勖命令石敬瑭进兵沧州,刘知远攻击德州,又给赵王下命,让他把贝州和德州的兵马撤回,去攻打定州,并且派兵将一起跟随,共同去攻打定州。

    赵王无奈,知道晋王李存勖已经怀疑自己,不准备让自己在魏博得到太多的利益,他不敢违背李存勖之命,深恐李存勖翻脸,只得暗自通知了李,把在贝州和德州虚张声势的兵马撤向定州。幸好他的精锐都在邢洲和邯郸,还准备在这里图谋好处。

    李得知石敬瑭和刘知远攻打沧州和德州,恨的咬牙切齿,想起了好兄弟史中南,想起了自己在史中南遗体前立下的誓言,想起了历史上的儿皇帝石敬瑭引来契丹兵马,给汉族人带来地灭顶之灾。

    李恨不得立刻飞回沧州,把石敬瑭千刀万剐,他早已经立誓,一定要杀了这两个人,不过此时他无法回去,只能命令景延广一定要让石敬瑭和刘知远,来得去不得。其实不用李说,景延广也已经打了这个主意,史中南也是最开始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契丹,耶律阿保机深沉的目光看着张藏英,他的拳头握的咯吱吱直响,幽州地一幕,似乎就在眼前……

    “大汗……”

    耶律阿保机看到这个人,手握地更加紧了,幽州扔下了他多少契丹儿郎的性命,甚至还扔下了自己地猛将阿古力和数千健儿,自己才能够回到契丹。如今,三年之约就快过去了,只是那次自己的损失太大,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面前地这个人,就是当初留给李五千人马里面的一个头目,叫坎德力,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看他的穿着和脸色,就知道这些年过的很好。

    耶律阿保机让张藏英先下去休息,把坎德力留了下来,坎德力有些激动,又回到自己的故乡了,曾经以为,自己再无法回到故乡。不过这次李让张藏英送书信到契丹,特意吩咐张藏英带上了他。

    “大汗,我终于回来了!”坎德力激动的跪在地上,这些年他在幽州过的生活比在以前在契丹要舒适的多,不过他还是想念故乡,这里有他的父母兄弟,有他的族人。“你们在那里过的如何?”耶律阿保机问道。

    “大汗,李对我们很好,和对他手下的将士一样,我们过的很好,只是想念大汗,想念故乡。”

    耶律阿保机点点头,李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待契丹人和自己手下的将士一样好,这一点,就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大汗,现在中原战乱,是大汗进兵的好时机啊!”

    耶律阿保机沉思,他一直在关注此次的动乱,的确,现在是一个进兵中原,走进这个花花世界的好时机。他之所以没有行动,一是,因为契丹经过上次的幽州之败,损失实在太大,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二是,他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

    他从未放弃要进兵中原,夺取这个花花世界的野心,中原肥沃的土地,无数的金银珠宝,娇柔的美女,对于契丹人,永远具有无比的吸引力。看到李让他出兵晋国的书信,他不是没有动心,李存勖是他的死敌。在幽州,就是李存勖把无数契丹健儿的性命,永远的留在了幽州,李他也是深恨,不过和李约定的期限还没有到,而且他和李存勖的宿怨,远远比和李要深的多。

    李之所以让张藏英带着坎德力一起到契丹见耶律阿保机,当然不是没有原因,此刻看到自己的手下,在幽州过的很好,李待自己契丹儿郎,如同汉人一样,他心中的天平,向李倾斜了。

    耶律阿保机和坎德力长谈了一番,知道自己留在幽州的健儿,现在都生活比在契丹还要好,他心中甚是欣慰。当初把这些人留下,也是无奈之举,心中难免有些愧疚,现在看到自己留下的人马,都得到李的厚待,心中自然感到安慰。

    八月,契丹王耶律阿保机,亲自率领三十万契丹大军,号称百万大军,从麟州、胜州出发向晋王的云州发动进攻,并攻下了云州,俘虏了振武节度使李嗣本。耶律阿保机又派出使者,向大同防御使李存璋送去了木刻的书信向他索求货财,李存璋斩杀了使者,拒不答应。契丹大军又向应州发起了进攻,李存璋倾全力抗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