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六十七章 逐鹿

第二百六十七章 逐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城上更声发,城下杵声歇。

    征人烧断蓬,对泣沙中月。

    耕牛朝挽甲,战马夜衔铁。

    士卒浣戎衣,交河水为血。

    轻裘两都客,洞房愁宿别。

    何况远辞家,生死犹未决。

    幽州也陷入了战火之中,石敬瑭进兵沧州,刘知远进兵德州,赵王和晋军进兵定州。

    景延广冷冷的看着沧州城外:“哼,石敬瑭,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这里山清水秀,狼多狗凶,你的肉正好可以喂狼狗,血和骨头,可以让土地更加肥沃。”

    景延广的眸子里有些淡淡的红,咬着牙,手狠狠的捏着城墙的青砖。

    “将军,德州和定州要不要派兵增援?”

    “不,传我之令,命德州和定州死守不出,不得出兵到城外和敌军交战,违令者军法从事!”

    “将军之意是?”

    “命令各地精锐。向沧州集聚。围攻石敬瑭。不得放跑一兵一卒!”

    手下有些疑惑地看着景延广。景延广也不解释。转身下了城墙。倒霉地石敬瑭不知道李和景延广地心思。誓要把他杀之而后快。他所要面对地是幽州最精锐。最强大地力量。

    契丹王耶律阿保机取得了云州。心中欢喜。一鼓作气。去攻打云州。李存勖恼怒地坐在上面看着周围地人道:“契丹为何突然进攻?此时正是这里战事吃紧地时候。这些蛮夷之辈。倒是会乘人之危。”

    郭崇韬道:“此中恐怕大有文章。此辈一向觊觎我汉地繁华。经过这两年地休整。也恢复地差不多了。此次想必是趁机来劫掠财物。只是唯恐其中有人计划。大王可回兵救援。看耶律阿保机地反应。”

    李存勖点点头道:“此辈反覆无常。只是我刚刚派人去攻打李地地盘。契丹就进犯。耶律阿保机也算是会把握时机了。安时所虑有理。只是耶律阿保机与李也是仇深似海。未必就有什么内情。”

    “大王可以许以厚利,和契丹联系,让他们攻打幽州,试探一下。”

    “安时深谋远虑,这个办法妙,不过还是要先救援应州才是。”

    晋王李存勖不得已,亲自回兵。去援救应州。晋王走到代州时,契丹人听说晋王来救,耶律阿保机不欲和李存勖正面交锋,损失太多的兵力。他契丹上次的损失太大,还没有完全恢复,于是他就领兵大肆劫掠一番后离去。

    晋王见契丹人撤退,也就还师,因李存璋死守有功。之后晋王又任命李存璋为大同节度使。

    晋人包围泽州已一年有余,泽州刺史一直坚守,后来听说河北诸州都已经归晋王所有,知道泽州难以保全,所以打算投降晋国。他和大家商量,大家认为打晋王李存勖残忍好杀,上次在阵前投降李存勖的刘军卒,都被李存勖暗中杀死。大家认为弹尽粮绝地时候投降,恐怕仍不能免于一死,所以没有听从他的意见。

    泽州众人暗中计划。深恐刺史暗中投降李存勖,他们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突然起事,一起杀死了泽州刺史,全城士卒绕城坚守。

    只是泽州外无救兵,内无粮草,后来城中的粮食吃完了。野菜树皮都没有了。以至互相交换孩子,以食人为粮。

    泽州将士无奈。对晋国将领道:“我们出去投降,又害怕被你们杀死。请求让我们穿着甲胄,拿着兵器出去投降,等到事情安定然后就把我们放了。”

    晋国将领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贝州士卒三千余人出城投降了晋军,他们把兵甲放下以后,晋军包围了他们,并全部杀死。然后晋王任命毛璋为泽州刺史。从此以后河北地区都归晋王李存勖和李所有,只有黎阳还被后梁占据着。

    天平节度使兼中书令琅邪忠毅王王檀,为了扩充兵力,招募了很多盗贼,并且安置在自己的帐下充当亲兵,以表示信任。一日,盗贼乘王檀没有防备,突然进入王檀府中。

    王檀见他们来意不善惊呼:“你们意欲何为?”

    盗贼道:“岂不闻贼性难改,我等逍遥自在之人,如何可以在此地受尽约束!”

    盗贼不由分说,将王檀杀死,啸众举事,意欲趁梁朝混乱,割据一方。天平节度副使裴彦,率领军府的部队讨伐盗贼,盗贼毕竟组织混乱,无法和军队相提并论,裴彦很快就把他们都诛杀,安稳了地方。

    契丹王耶律阿保机,见晋王李存勖回兵魏州,又开始骚扰晋国。劫掠财物,并不大规模和晋军交锋。

    晋王李存勖甚感头疼,向郭崇韬问计。郭崇韬道:“大王可与吴国联系,共同攻击后梁,吴国在梁国后方,如此可以让梁帝首尾难顾。我们于吴国前后夹击,梁朝江山共同分之。吴王垂涎梁朝江山,必然答应。如此我们可以节省兵力,应付契丹人和李。”

    李存勖派遣使者出使吴国,商量两国共同攻打后梁。吴王见信大喜过望,他早想趁机夺取梁朝江山,自然不再怠慢。十一月,吴国任命行军副使徐知训为淮北行营都招讨使,以及朱瑾等率兵开赴宋、亳和晋军配合。过了淮河以后,将讨伐后梁的檄文张贴到各州县,进兵包围了颍州。梁帝朱友贞此时寝食不安,食不知味,睡不安枕,他并未意识到自己宠信宠信小人,致使朝政**。而是认为梁朝骄兵悍将,违背旨意,各自为政才导致今日的局面。

    朱友贞听闻吴国也进犯梁朝,哀声叹气,李存勖地兵马驻扎在卫州,与东都近在咫尺。随时可以挥师而来,而自己身边又没有可以信得过的将领,怎不让他长吁短叹。

    张汉鼎进言道:“陛下,如今战乱频仍,河北之地失之大半,吴国又趁机来犯。非常之时必行那非常之事,卢龙节度使,护国公李,屡受国恩,此人勇武过人,计谋非常。陛下可命其和晋王李存勖交战,夺回卫州等地。一则,可以不必动用陛下的将士和兵力,这些将士和兵力可以去阻挡吴国进犯。二则,可以消耗李的兵力,以免他将来势力太大,重蹈杨师厚之覆辙。三则,以狼驱虎,让李和李存勖互相残杀,陛下坐收渔翁之利!”

    张汉杰道:“臣兄之言极是,李存勖野心勃勃,意欲夺取陛下江山,李鹰视狼顾之辈,桀骜不驯,为今之计唯有行此非常之计,可收奇功,望陛下圣裁!”

    朱友贞听闻此言面色颇有喜色,随即又忧心忡忡道:“李狡诈多端,只恐不肯受命,如之奈何?”

    梁帝朱友贞知道自己的命令,在李那里未必好使,此人一向胆大包天,否则当初就不会在自己刚刚坐上龙椅的时候,就大闹京都。

    张汉鼎道:“陛下可善言慰之,赐予丰厚赏赐和官爵,只要此刻李可以和李存勖互相交兵,为陛下效命,一些赏赐和官爵,陛下有何吝惜。一旦局势稳定,陛下再慢慢图之不晚。”

    张汉杰帮腔道:“不错,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陛下宜早做决断,李存勖与东都,之间没有阻隔,随时可以进兵来犯,东都如果有失,梁朝不复存在矣。”

    朱友贞如何不知道这个道理,万分无奈道:“那刘现在如何了?”

    “启禀陛下,刘已经奉命去了黎阳,河北之地,也唯有黎阳还在我军之手了。”

    朱友贞深深叹息不已,河北之地,只有一个刘在,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楚王马殷,听说晋王攻下河北一带,便派出使者要求互通友好,晋王也派使者回报楚王,以为友邦。

    随后,庆州见朝政**,又背叛后梁归属于岐,岐将李继陟率兵占据了这个地方。后梁帝下诏任命左龙虎统军贺瑾,为西面行营马步都指挥使,让他率兵讨伐庆州,打败岐兵,并攻下宁、衍二州。

    梁帝朱友贞下诏给李,言辞恳切,诏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卢龙节度使,护国公李,多谋善断,忠勇可嘉。挥师勤王,收复失地,加封太子少保,安北大元帅,拨原康王朱友敬府邸为护国公府邸。赐锦缎百匹,金千两,妻子封一品诰命夫人。卿忧心国事,朕依为柱石,今河北之地大失,吴国进犯,逆贼屡起,国将不国。卿当以国事为重,速进兵卫州,务必驱除晋王,以保东都之安。朕忧心如焚,以国相托,卿屡受国恩,必当为君分忧,朕心甚慰,异日功臣阁上,卿当居首位也!”

    李见旨意,心中暗笑,花见羞还真是有先见之明,所谓病急乱投医,朱友贞现在想让自己给他卖命,哪里有这样便宜的事情。

    梁朝已经是秋后的蚂蚱,春天地冰雪,自己怎么可能还往这辆破败不堪的战车上跳。以朱友贞的昏庸愚昧,现在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李当然不可能去服从朱友贞的命令,傻兮兮的做炮灰,和李存勖去对敌。他早已经和敬翔、王郜等人商议定,要让朱友贞大大的破费一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