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六十九章 五代第一大竹杠

第二百六十九章 五代第一大竹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听出花见羞话中的调侃之意,向花见羞递了一个暧昧的眼神,花见羞羞涩的转过头去。

    李无辜的道:“这个可是参军冤枉我了,俗话说的好,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我在这里拼死拼活的给陛下效力,陛下拨一些粮草和军饷,本来就是应当的嘛!”

    花见羞狡黠的看着李道:“那大帅现在所用的粮草和军饷,都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把告诉钦差那些话,拿来搪塞我吧?”

    众人楞了一下,哄然大笑。

    李也笑呵呵的不再说什么,他此次出兵首先占据了贝州,攻打博州和澶州的军需,基本都是从贝州搜刮的。而攻打下博州和澶州,这两个州府的钱粮,军械等物自然就归李使用了。所以他此次出兵,几乎没有动用自己幽燕之地的粮草和军需,除了人马以外,都是就地取材。

    李现在进驻郓洲,又驻扎在德胜,需要的物资和军需,自然是就地取材。

    虽然这些事情并没有告诉花见羞,可是显然花见羞已经知道了,所以才调侃他一下。

    王郜奸笑道:“我家主公远来勤王,兵马众多,与晋王李存勖拼死战斗,才能收复博州和澶州,自然需要军需支持,无数幽燕健儿永远的倒在了魏博。陛下早应该拨粮草和军需,如今没有一点表示,还命我家主公去和李存勖拼命,怎么能够说过去呢?唉,还要等到我家主公开口,我等不胜心寒之至矣!”

    花见羞知道李现在所有的军需都是就地取材,这也没有什么不对。从李的立场考虑,他已经出动了幽云十六州的大部分精锐,在魏博征战已非一日,战争是耗费极大的。完全是在烧钱。虽然李这些年把幽云十六州治理的头头是道,可是要让他个人来支撑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战争。显然不现实也是力不从心的。

    从李进驻贝州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除了取博州和澶州损失了微量地人马,一向都是在投机取巧,所以耗费颇小。可是一年多下来,几万人马的军需。只是吃喝就花销巨大,何况还有其他。

    只是在在此之前李并未向朱友贞开口要什么,而梁帝朱友贞也从来没有供应过军需。

    此时朱友贞想驱使李。和李存勖拼个你死我活。李自然是要趁机要东要西。好好敲朱友贞一个大竹杠。其实从李出兵。梁帝朱友贞就没有拨过一粒米。一个铜钱。这种做法本来就鼠目寸光。

    李心中道:“我人马虽然没有什么损失。不过从名义上也是皇帝下诏。命我勤王讨伐李存勖。却是连军需都不供应。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至少应该做足表面文章。让各地就地供应。让我就地补充才是道理。只是现在。我仍然是就地补充。却是得了便宜又卖乖!”

    花见羞知道李不想和李存勖现在就对敌。以李地计谋和心机。自然不肯丢失现在地优势。

    花见羞现在最担心地。是自己地丈夫刘。刘镇守黎阳。而此刻地河北之地。唯有黎阳还在梁朝手中。其余各地。不是在李存勖手中。就是被李占据。

    公元春季。正月。后梁帝下诏。命令宣武节度使袁象先前往援救颖州。到达颖州时。吴军见梁朝援军到来。大肆劫掠后。已自撤退。

    二月。晋王率兵进攻黎阳。刘坚守不出。拼死固守。一连几天几夜。晋军日夜不停地攻击。城中城外。均是人困马乏。

    梁帝朱友贞把几个心腹,赵岩,张汉鼎、张汉杰、张汉伦、张汉融等人招到御书房,商议国事。

    朱友贞愁眉不展道:“各位爱卿,河北之地,此刻只有黎阳还在刘手中,其余各地,李存勖侵占了邢洲、魏州、铭洲、惠州、卫州、相州、泽州等地,河北大半疆土已失。其余如贝州、博州、澶州、郓洲、德胜各地在卢龙节度使李掌握之中。如今李存勖野心勃勃,觊觎东都,卫州和东都之间并无州府险阻,指日可到。此番李存勖进犯黎阳,朕唯恐刘**难支,未知各位爱卿以为如何?”

    赵岩道:“陛下,刘已经老朽,不堪重用。数次失却战机,屡战屡败,使我梁朝河北之地尽失。陛下宽厚仁慈,没有治罪,复迁其为宣义节度使,驻守黎阳。陛下以重地相托,只是此人胆怯畏战,听说在黎阳坚守不出,任凭晋王李存勖攻城略地。陛下可降旨,令其勿负天恩,保黎阳,擒杀李存勖,夺回河北失地,将功赎罪!”

    让一个人做事情,一种是让这个人自愿努力去做,一种是逼迫这个人勉强去做,但是同样的一件事情,不同地方法取得的效果确实大不相同。如果一个人已经尽心尽力地在做事情,而上级还斥责他玩忽职守,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赵岩根本不关心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将领怎么想,只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主,不愿意让将领的权力功力过大。因此屡屡压制各地将领,横加干涉军政,致使叛乱不断。

    朱友贞深锁双眉,没有说话,他虽然昏昧,也知道现在凭一个刘,想让他坚守黎阳已经是难得,如何去擒杀素有霸王之勇地李存勖。

    张汉鼎小心翼翼的看着朱友贞的脸色道:“陛下宽心,刘素有百计之将之称,虽然现在有些老迈,但是对陛下忠心耿耿,断不会轻易弃黎阳。只是唯恐刘人单势孤,无法保住黎阳,还望陛下明断。”

    朱友贞虽然对刘几次不受君命,不肯出兵和李存勖交战,颇为恼怒,但是也知道在梁朝的将领中,刘是为数不多几个忠心耿耿,自己能够随意调动的将领之一。此刻正是用人之际,纵观整个梁朝,还有几人可用!

    张汉伦进步向前道:“陛下前几日已经给卢龙节度使李加官晋爵,命他出兵讨伐李存勖,夺回失地,未知李如何回复?”

    朱友贞愁眉苦脸道:“李言道,出兵勤王收复失地,人马损失颇重,晋王李存勖又派石敬瑭攻打沧州,刘知远攻打德州,赵王攻打定州。幽云十六州的精锐都因为讨伐李存勖尽在河北,幽燕无有精兵把守,他还向朕要求调拨粮草、军饷等军需。”

    赵岩闻听此言,心中颇有些恼怒,李坐拥幽云十六州,已经势力强大,如今又占据了河北半壁江山,其势颇有赶超当年杨师厚的劲头。他心中自然忌惮,深恐藩镇势重,影响削弱他的地位和利益。

    赵岩观察着朱友贞地脸色,也知道这位主子心中地无奈,压抑心中的恼怒道:“李屡受国恩,从一小吏直至节度使,国公高位,如今陛下更是加官晋爵,以国事相托。彼安敢如此嚣张,有负陛下天恩!只是如今乃用人之际,陛下可命其就地补充军需,即日出兵讨伐李存勖。”

    张氏兄弟互相看了看,虽然他们和赵岩都是梁帝朱友贞地宠臣,可是就因为如此,才要勾心斗角,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他们四人出自一个家族,都是兄弟之亲,当然要一致对外,在梁帝面前争宠。

    张汉杰道:“如今战乱已经迁延了一年有余,军需耗费繁钜,虽然说李桀骜不驯,鹰视狼顾,可是毕竟是奉诏勤王讨贼。如果没有李出兵,此刻魏博尽入晋王之手也。吴国此刻又趁火打劫,各地屡有叛乱滋生,刘屡次战败,以致全军尽墨。王檀无功而返,现在黎阳被围困,形式危急。陛下曾言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既然现在李是奉诏讨贼,如今又靠其去阻挡晋王,陛下何惜一些军需银钱,须知李存勖近在咫尺,陛下当速断也。”

    张汉鼎道:“如果陛下出兵,耗费军需巨大不提,还需征用无数军卒,如今国内战乱频仍,各地形式不稳,正可利用李兵马去抵挡李存勖。此人曾经数败李存勖,如果可以退敌,陛下江山稳固,何愁没有进项。”

    张氏兄弟你一言,我一语,陈明厉害,赵岩见梁帝本来就犹豫不定,而且此刻也没有别地方法,东都如果破了,对他也是没有一丝的好处,就进言不可一次给李太多好处,先给一部分军需,命其出兵,以后再说。

    梁帝朱友贞也感觉这样比较妥当,遂命特使,押运部分军需去催促李即刻出兵,以解黎阳之围。

    李收到军需,暗自冷笑,就这么一点军需,还不足他的人马用两个月的,以他的狡猾和几个谋士的头脑,自然明白朱友贞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李迟迟不动,以军需不足为借口,要求梁帝拨五万人马半年的粮草,军饷等等。同时李又以后方被李存勖兵马围攻,军需和兵力难以支持为名,准备撤兵回幽云十六州。

    特使急的满头大汗,好言相劝,他虽然是皇帝派来的特使,可是不敢在李面前摆架子,恶屠之名,天下皆知,尤其是东都,现在还津津乐道。何况连他的主子梁帝都调不动的人,他很有自知之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