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章 后院起火

第二百七十章 后院起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脸色阴沉,看的特使惴惴不安,面前这个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李道:“我出兵以来,为国分忧,尽出幽燕精锐数万兵马,所需一切都是从幽云十六州运送。如今幽燕府库空虚,又遭围攻,陛下送来的军需,节省尚不过月余,叫我如何用兵,为陛下效命疆场,我甚心寒也,即日回兵幽燕救援,陛下可另请高明。”

    特使不敢得罪这位天下闻名的恶屠,何况晋王李存勖派兵攻打幽燕的事情,也是事实,自己只是一个传信的,只好如实向朱友贞回禀。

    朱友贞和几个心腹商议,也知道此刻幽燕被晋王围攻甚紧,李断断不会把苦心自己经营的大后方扔下不管,去轻易和李存勖交兵。朱友贞闻听李要回师救援幽燕,心中焦急,现在河北除了刘镇守黎阳,此刻已经被李存勖亲自带兵攻打了数日,不知道是否能够坚持住。其余的河北重地尽在李的手中,如果不是李夺回了博州和澶州等地,可能李存勖此刻已经挥师进攻东都了。

    如果李真的回兵幽燕,河北之地的制衡就彻底被打破了,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牵制抵挡李存勖,东都就危险了。

    朱友贞此刻已经不是愁眉苦脸,而是颓丧,李如果对他的旨意置之不理,他却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看着几个心腹道:“如今形势危急,李的要求你们也知道了,如果李回幽云十六州。河北之地的制衡偏颇,卫州和东都之间毫无险阻。此刻黎阳又被围困,吴国不时骚扰进犯,诸位爱卿有何计策?”

    赵岩和张氏兄弟面面相觑。到了这种地步,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李不是刘,可以任凭他们捏来捏去。

    几个人沉默半响颇为尴尬,赵岩道:“李辜负圣恩,狼子野心。陛下不可不防。”

    朱友贞虽然愚昧昏庸,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现在他已经是无人可用,能够抵挡李存勖地人,他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出来。

    叹了一口气道:“朕何尝不知。只是在此非常之时,只能行权宜之计,如今还有何人可以抵挡李存勖?拨三个月的军需给李,告诉他吴国屡次进犯,现在一时间无法凑足,让他先取下卫州,其余军需筹备齐全,渐次给他运送。”

    几日后。李进驻濮阳。遥遥与卫州相望。

    晋王地弟弟。威塞军防御使李存矩驻守朔州。此人依仗是晋王之弟。骄横懒惰。又没有治理才能。他地侍从奴婢们经常狗仗人势。骄横跋扈干预政事。致使众人怨声载道。晋王命他到山北面地部落地区。去招募一些勇敢善战地人以及逃兵。来扩充向南讨伐地军队。李存矩又强迫百姓献马。百姓们被逼无奈。甚至有地用十头牛去换一匹战马。加上期限非常紧迫。以至边境地百姓悲叹愤怒。

    古代都是以耕牛作为主要地田间劳动力。也是农民地家中之宝。历史上。很多时候。牛是不允许私自宰杀地。如果私自宰杀。是要被判刑地。由此可见牛对于古代是多么重要。古代是农业社会。牛是必不可缺地。

    李存矩征得五百匹战马。自己带领送往前方。跟随他前去送马地人们。都害怕长途差役。深知李存矩残暴骄横。怕李存矩对他们不加体恤。加之素日李存矩苛待鞭挞将士。皆有反意。

    行到半路。众军不堪虐待鞭挞。小校宫彦璋和士卒们谋划道:“我听说晋王地军队和梁国地军队旗鼓相当。晋王地骑兵又死伤不少。我们舍弃父母妻儿。为别人在异乡作战。千里来送死。而使长又不怜惜我们。诸位说怎么办呢?”

    众人闻听此言。都认为有道理。附和道:“杀死使长。拥护你回到新州。据城自守。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

    众军对李存矩早已心存不满。此刻有人带头。一呼百诺。拿起武器。大声疾呼。直奔传舍。此时尚在清晨。李存矩还没有起床。毫无准备。听闻呼喝。朦胧中犹自怒骂吵了自己休息。众军一拥而入。李存矩没有来得及拿起起床。就被这些人刀剑齐举。杀死在床上落得一个乱刃分身地下场。

    众人杀死李存矩,拥簇宫彦璋回到朔州,朔州守将杨全章拒绝接纳。他们又攻打代州,结果又被都知防御兵马使李嗣肱打败。晋将周德威也派兵追讨,只好率众投奔契丹。

    晋王李存勖攻打黎阳十数日,却是无法攻破黎阳,又见李接近卫州,此刻复接到李存矩被杀死的消息,于是撤兵而去。

    晋王听说李存矩因为治理不得法而导致叛乱,于是杀了李存矩的侍从奴婢及幕僚数人。

    在投降的晋军带领指引下,契丹王耶律阿保机发兵,迅速向应州发起进攻,应州刺史安金全见契丹势重,不能坚守,弃城逃跑。耶律阿保机因此任命宫彦璋为应州刺史,让他坚守应州。晋王派周德威向应州发起进攻,十几天都未能攻克。

    契丹主率领十万大军前往援救,以绝对压倒性的兵力攻击。周德威由于寡不敌众,被契丹打得大败,逃奔回去。

    耶律阿保机依仗自己人多势众,因此让大军互相交替休息,白天黑夜四面一起进攻,让朔州军卒不得休息。”

    朔州城里被契丹大军日夜攻击,岌岌可危。周德威见契丹人马众多,攻打不缀,急忙秘密派出使者到晋王那里告急,此时晋王刚和后梁军相持在河上,想分兵救援,又觉得兵力太少,不去救援,又怕失去朔州。

    李存勖忧虑的和诸将商量问道:“如今应州已失,朔州告急,契丹尽出数十万兵马,志在必得。可是现在我和梁军在此对敌,而且如果分兵,兵力微弱,恐怕不足以解救朔州,各位有何高见?”

    李嗣源道:“如果连自己后院地墙都没有补好,又怎么能去别地地方建立宅院呢?未能安内,何能攘外,契丹人骄横无礼,如果忍让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父王应该尽快救援朔州。

    李存进、阎宝也都认为李嗣源的言语有道理,劝晋王去解救朔州。

    晋王大喜道:“从前唐太宗得到一个李靖还能抓获颉利,今天我有猛将三人,又有什么可忧虑地呢?”

    李存进道:“契丹远路而来,粮草军需必然不会带多,这些契丹人,一向是烧杀抢掠,走到那里抢到那里解决军需。可是此次他们人马众多,这样做必然无法供应大军所需,大王可以命令,坚壁清野,让契丹人得不到补充,如此契丹不日可退。

    李嗣源道:“周德威是国命所系的大臣,现在朔州朝夕难保,恐怕这段时间里就会发生变化,哪有时间等待敌人地衰弱!我请求身为前锋赶赴前线。”

    李嗣源当天就领兵率先倍道而进,在滹沱河驻扎下来,阎宝率领军队跟在后面。李嗣源和阎宝先后出发,李存勖怕二人的兵马不足,又派李存进率兵前去相助。

    此刻耶律阿保机已经围困朔州二百余日,城中非常困难,粮草已尽,军卒死伤无数。因为契丹人凶悍狠毒,对汉人一向烧杀奸掠,因此城中众人一心守卫朔州,契丹未能攻入。

    李存进道:“敌众我寡,敌人的骑兵多,我们的步兵多,而且契丹人善于骑射。如果在平原上两军相遇,敌人用一万名骑兵践踏我们的阵地,我们的兵士将被他们活活踩死而没有能够活的!”

    李嗣源沉思片刻道:“敌人没有多少军需,我们行军必须随军拉着粮食,如果在平原上两军相遇,敌人一定会抢我们的粮食,我军将不战自败。不如从河上偷偷地直抵朔州,形成内外夹击之势。”

    李嗣源和他的养子李从珂率领三千骑兵为前锋部队,从滹沱河上暗中向东进发,,夜晚在距离朔州六十里的地方,与契丹军队相遇。契丹军没有防备夜晚忽然从水中突然杀出晋军,急忙阻止晋军上岸,晋军几次不能冲上河岸。

    李嗣源心中焦急,如果不能尽快冲上岸,先机尽失。脱掉身上的甲胄,扔在地上,他一马当先,身先士卒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各位屡受晋王大恩,此时不奋勇向前,更待何时?”

    跟随在后的晋军见主将如此,人人奋勇当先,冲出一条血路

    此刻,李存进和阎宝也带领后军赶到,晋军气势大盛,契丹骑兵在晋军的巨大冲击下向后退却。

    李存进命令他的士卒伐木,做成防御营寨的鹿角,每人手持一根,部队停下来时,就做成营寨,把鹿角桠杈放在营寨之前,阻拦契丹人进攻。

    契丹军队无法冲入,只好绕着晋军的营寨经过,寻找缝隙。李存进命令晋军从营寨中万箭齐发,射击契丹军。飞出的箭遮天蔽日,契丹死伤的人马无数,急忙退却,可是死去的人马已经几乎把路堵塞。

    李存进命令部队拿着点燃的柴草前进,使烟雾遮天,击鼓喧闹,大造声势,所有晋军一起出战,迷惑契丹人。

    契丹人被晋军迷惑,向后退去,意欲和晋军拉开距离,李存审让骑兵首先追杀契丹大军,其余晋军随后掩杀。契丹大军溃退,此时已经无法组织,只是向后逃跑。

    次日,李嗣源等进入朔州,周德威见到他,握着他的手痛哭流涕道:“不是你们及时赶回,朔州几不得保,我命休矣!”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