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火烧沧州下

第二百七十一章 火烧沧州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石敬瑭望着沧州城,心头有些沉重,虽然说李带着精锐在濮阳和晋军对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按说此刻实在是攻击幽燕,牵制李,从中渔利的最好时机。可是石敬瑭的脑海中,又回忆起和李的几次打交道。

    “将军,一个小小的沧州城,将军何必如此谨慎,李尽出精锐现在濮阳,此地还能有多少人马防守。何况刘知远将军攻打德州,赵王和我军攻打定州,量他们也没有力量抗衡。”

    石敬瑭目光中带着忧虑,摇摇头道:“你太不了解李这个人了,他岂是那样容易对付的人。想当初他既没有地盘,人马又没有多少,却是能够转战千里,在重重围攻中全身而退。并且趁机取了幽云十六州,现在他兵强马壮,又岂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撇了撇嘴道:“将军多虑了,李虽然不简单,可是他此刻远在濮阳,远水救不了近火。此刻幽燕能有多少人马,我们三方一起进攻,他们如何抵挡得了。”

    “李此人,多谋善变,善于隐藏实力,虽然说他此次号称出精锐之兵四万,可是无比有那么多人马。我怀疑他留在幽燕的兵马,并非如传,多是老弱病残,没有多少精兵。况且,还有景延广、高行周、单廷、元行钦等大将留在幽燕。”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虽然这里留有几员猛将驻守,威慑远大于实力,没有足够的兵马,如何能够抵挡我们的进攻。难道李还敢从濮阳撤军回来救援不成?”

    石敬瑭沉思片刻,现在河北战事紧张,李当然不可能扔下那里,回来救援沧州。

    “传我命令。日夜攻城,不得延误战机,一定要尽快踏平沧州。”

    “得令。”

    晋军嚎叫着,猛烈的开始进攻,势如猛虎。石敬瑭坐在马上,亲自督阵,他身边排列着一队极为彪悍的骑兵,人人马上挂着兵器,手中拿着弓箭。目光冷冰冰的看着进攻地队伍。石敬瑭已经发下命令,全力进攻,有后退者,杀无赦。这些神箭手,都是监督逃兵的,一旦发现。立刻一箭射死。

    有这些百发百中地神箭手压阵晋军自然没有人敢于后退。知道没有退路。都奋勇向前。何况他们也知道。城中地兵力不多。对于攻打沧州充满了信

    景延广面色冷酷地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地石敬瑭。手紧紧地握住了刀柄。他很想下去亲手杀死石敬瑭。为好兄弟史中南报仇雪恨。可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出兵地时候。“将军。为什么我们不出去狠狠地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如此地猖狂?派我出去吧。带领弟兄们狠狠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我们幽燕兵马地厉害。”李山海忿忿不平地请战。

    没有看李山海。景延广地目光盯着攻城地晋军。屹立如山。虽然晋军攻城击破猛烈。可是守城地军卒看到自己地主将稳如泰山地站立在身后。同仇敌忾。把城墙守卫地铁桶相仿。

    “岂不闻。一鼓作气乎?晋军远来。携勇猛之势。意欲一鼓作气攻克我沧州。我岂能让其如愿乎?兵法有云。一鼓勇猛。二鼓懈怠。三鼓力竭。我今放任其攻城。令其气势疲弱。而我方正可趁机激起军卒战意。待其力竭之时。出城攻之。事半功倍也。”

    李山海楞呵呵地看了景延广好一会儿。目光中全是景仰道:“将军熟读兵书战策。真乃文武双全也。”

    景延广被李山海地话逗地笑了笑。这个愣头青。就知道死拼硬打。

    城外地进攻,如火如荼,城中的防守,紧密无缝。一排排的利箭射出,夹杂着无数的石块,把攻城的晋军打的落花流水,顿时间城下尸体堆积如山,鲜血把城下的土地都染红了。虽然城中的兵马却是不是很多,可是用来防守,以逸待劳,确实给晋军带来很大的伤亡。

    石敬瑭神色不动,只是指挥着一波又一波地进攻,完全不去理会晋军地伤亡。他想尽快拿下沧州,以免有失。这里毕竟是李的地盘,他最好地方法就是速战速决。

    一挥手,石敬瑭和神箭手又压进了一些,虎视眈眈的看着攻城地晋军。晋军有这些杀手在后面监督,自然不敢后退,因为后退恐怕死的还要快些。

    无数的利箭向城上射去,不断有沧州的军卒身中利箭倒下,可是前面的刚刚倒下,后面就有人马上补上缺口。虽然城墙上的军卒已经倒下了一片,把青色的城砖都染成了红色,可是没有一个人后退。被射杀的尸体立刻被抬了下去,受伤的人退到一边包扎好伤口,继续守卫城墙。一些伤重的军卒,才能退下治疗。

    无数的火箭从晋军手中射入城中,已经有一些地方起火,百姓在一些军卒的带领和指挥下,扑灭火源,没有混乱和慌乱。

    景延广屹立在城墙后面,如同一面旗帜,给所有军卒信心。

    石敬瑭见攻打半天,没有能够攻入城中,一挥手,又压上一批人马。一架架云梯,搭在城墙上,又被推开。

    “啊”

    在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中,无数晋军从云梯上摔了下去,掉在城下,口喷鲜血,白色的脑浆流了出来。偶尔有幸运的晋军,摔在尸体上,留了一条性命,也是筋断骨折,甚至内脏破裂,躺在同伴的尸体上,呻吟着。但是后面的军卒,立刻又架起云梯,顶着头上密集如雨的利箭和石块,向城墙上攀登。

    城中的伤亡也不小,李山海眼睛血红,手中的弓箭就没有停止过,他的手掌都已经红肿,可是他手中的利箭,还是一支支的射出,每一支利箭射出,就摔下一个晋军。

    可是晋军却没有一个人后退,像疯了一样,用尸体搭成了肉山,继续向上攻击。景延广挥挥手,城下的军卒抬上来一桶桶黑色的东西,向晋军和城下泼去。晋军有些疑惑,这些黑色的油状物,洒在他们和云梯之上,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的伤害。一些晋军甚至已经借机爬到了接近城头的地方,石敬瑭也若有所思的看着沧州城墙上面的军卒,向下面泼黑色的液体,他离的远,却是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派两个人过去看看,那些黑色的液体,是什么东西。”

    石敬瑭吩咐身边的人,他也看到,这些黑色的液体,并未给自己的军卒造成任何伤亡,知道不会那样简单。

    可是派出的两个人,刚刚骑马接近城下,城上的军卒,纷纷的停下攻击,扔下了火把:“轰

    无数团火焰从城墙上掉了下去,口中发出哀号,火把落在了地上,此刻地上已经流满了黑色的液体,晋军的身上也满是这种黑色的液体。他们开始的时候还躲避,可是黑色的液体如同暴雨倾盆而下,他们避无可避,看到黑色液体并没有给自己造成任何伤害,他们就不再躲避了。

    景延广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黑油遇火即燃,水都无法泼灭,石敬瑭,你只有眼睁睁看着你的手下被活活的烧死。

    火把落在地上,顷刻间就连成了一片火海,爬到城头的晋军,早已经带着浑身的火焰,哀号着掉入城下的火海中。此刻,城上的军卒,都停止了射箭,站在垛口向下狞笑。

    石敬瑭大惊失色,这是什么东西?无数的兵马被困入火海,却是没有办法去救他们。

    “将军,派人去把他们救回来啊!”一个头目焦急的大喊。

    摇摇头道:“传令撤退,不许任何人去救援,命令城下众军,入河中逃生。”

    “将军,为什么不去救援他们?”头目目眦欲裂看着石敬瑭。

    石敬瑭严厉的看着头目道:“你懂得什么,如果派人过去,怎么冲入火海?城上再倾倒那黑色之物,派去的人将一同被烧死。”头目急的抓耳挠腮,他知道石敬瑭的顾忌是正确的,可是看着城下浑身浴火的同伴,耳着全是惨叫和哀号,眼泪流了下来。

    石敬瑭面沉似水,他的心,就如同这火海一样被煎熬着,双手紧紧的握在刀柄上,心中已经在滴血。无数的军卒,就这样被火海变成了焦尸。他看到,一些晋军跳入护城河中,可是更多的晋军,已经无法逃出火海了。

    那些跳入护城河中的晋军,本来想用水灭火,但是发现自己虽然跳入河中,身上的火焰却是没有熄灭。浮在河水上面的身体,仍然在火焰中,似乎这火焰并不怕水一般。就有无数的军卒,被连烧带淹,死在河中,飘浮在河面上的尸体,还在燃烧着。

    石敬瑭看得心中一阵阵的发寒,这是什么东西,如此厉害霸道,竟然能够在水中燃烧。沧州城有这种东西,如何能够攻

    攻城的晋军,十去六七,焦糊的肉味,飘荡在战场上,让人不寒而栗。随着火焰的慢慢低落,露出了无数的焦黑色尸体,佝偻着,躺在沧州城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