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抹杀儿皇帝

第二百七十二章 抹杀儿皇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晋军望着沧州城下无数焦黑是尸体,心胆具寒,皆萌退意。

    石敬瑭恼羞成怒,命令亲随压上,以土结堤,用投石车向城中疯狂的投掷石块,并且命令军卒站在土堤坝后,用强弓硬弩,向城中射火箭。一时间沧州城中,被砸死砸伤的军卒不计其数,房屋被砸毁,起火。

    景延广仍然屹立在城头,亲随道:“将军,敌人势猛,恐有危险,请将军下城。”

    景延广摇摇头,望着天空中密集如雨的火箭和石块道:“去把那些投掷到敌军中,尤其是那些投石机上面。”

    身边的亲随,都手持铁盾,重重的护住了景延广。随着他的命令,无数瓦罐被城中的投石机从城上,投掷到晋军中间,瓦罐破裂,黑色的油状物四散飞溅。晋军见了此物,大惊失色,纷纷向后退却,甚至有些人撒腿向后面逃跑。

    石敬瑭一挥手,他身边的神箭手,一波利箭射出,那些逃跑的军卒都哀号着倒在地上。

    “将军……”他身边的那个头目不忍,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石敬瑭。

    “慈不掌兵,如果任由他们后退,必成溃败之势,城中梁军如果追击,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也。”

    城中随着瓦罐的投掷,又射出火箭,火焰重新燃烧在沧州城下。晋军更加惶恐,刚才无数同伴被活活烧死的情形历历在目。前面就是那些佝偻着躺在地上的焦黑色尸体,焦糊地肉味,还在随着风飘荡。现在他们看到这种黑色的。连水都不怕的东西,又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心中的恐慌可想而知。

    “大,大哥那些东西又,又来了,我们怎么办?”一个军卒脸色惨白。呆滞的看着黑油淋下,火焰随着黑油更加欢快的跳动着。

    “留下是被活活的烧死,退后是被射死,我们真是没有一点活路了!”另外几个军卒惊慌失措的嘀咕着,想退。又忌惮身后地神箭手,不退,火焰越来越猛烈。

    “我们大家互相传话。一起向后逃跑,与其被射死,也不能在这里被活活的烧死。法不责众,我们全部后退。难道还能把我们都杀了不成?弟兄们,拿着我们的盾牌,一起退,快把话传下去,看我一举弓,大家同时向后面跑!”

    一个身材消瘦的大汉悄悄的吩咐着,听了此人地话。众军眼中露出一丝希望。没有人想留在这里被活活的烧死,身边已经有人倒下了。焦糊的肉味让他们从心里颤抖不止。

    话飞快地在流传着,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大汉。

    “命令攻城的军卒。用沙土覆盖在黑油上,扑灭火源!”石敬瑭对身边的人吩咐着。

    “喏”大汉骑马飞奔向阵前,去传石敬瑭地命令。

    战马已经接近阵前,那个身材消瘦的大汉,把弓高高的举在头顶一挥,无数的晋军手中拿着盾牌,没有盾牌的就跟在后面,一起向潮水一般向后退去!

    石敬瑭身边的神箭手目瞪口呆,手里拿着弓箭,却是忘记了射出去,石敬瑭也大惊失色喝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不知道……”

    “传我命令,不许后退,违令者杀无赦快!”

    石敬瑭的命令还没有传下去,随着那些后退军卒地向回奔逃,越来越多地军卒跟着向后溃退。\\\*\\石敬瑭大喝道:“不许后退……”

    可是他的声音瞬间就被淹没在喧哗中,杳不可闻。石敬瑭大怒,就欲命亲随射杀。他旁边地亲随用颤抖的声音道:“将军,退下来地军兵太多了,如果这个时候再用强硬的手段,容易激起兵变啊!”

    看到无数同伴向后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呼喝:“弟兄们,快退啊,难道你们想被活活烧死不成,大家一起退!”

    “是啊,快跑吧,再不跑就变成焦尸了,我们一起跑,难道还能把我们所有人都杀死不成!”

    原来楞在那里的军卒一下子醒悟过来,纷纷跟着溃逃,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潮水,人人争先,唯恐落后!石敬瑭看着所有的阵前军卒都先后溃逃,又急又恨“噗”,一口鲜血喷出!

    他脸色惨白,知道如果此时下命射杀这些军卒,必然酿成兵变,何况溃逃的军卒实在太多,杀不胜杀。如果真的都杀了,自己手下就没有多少人马了,何况这些军卒多有父子兄弟,自己现在手下的人马,恐怕也不肯去杀这些人。

    景延广道:“李山海,是你建功的时候了,速领骑兵出击,追杀石敬瑭,务必擒杀此僚,首功一件!”

    “喏,看我的吧。”李山海飞快的跑下城墙,带领骑兵如风卷残云一般,在晋军后面追杀。景延广又命单廷随后跟随,然后留下胡令圭守卫,自己也骑马随后带领大军,冲出了城门。

    晋军见身后燕军凶猛,跑的更加快了,可是他们两条腿,那里有四条腿跑的快,落在后面的晋军被李海山追上,大刀砍下,如同砍瓜切菜相仿。

    “哈哈……,哪里逃,拿命来!”李海山刀下,晋军的头颅滚动着落下,这个时候哪里有人抵挡于他,晋军都拼命的向后溃逃。

    被溃逃的军卒冲击,石敬瑭压阵的人马也开始乱套,任凭石敬瑭如何呼喝,可是在大军之中,除了他身边几个人,谁能够听到他的声音。见燕军势猛,被自己的同伴一冲击,顿时乱成一团。

    李海山带领精锐骑兵,随后掩杀,石敬瑭无奈,只得一边向后退却,吩咐身边亲随,聚拢人马在后面阻拦追杀。\\\*\\

    单廷随后带领人马进行了第二次的冲击和截杀,石敬瑭的嗓子都喊哑了,可是却阻止不了部众的溃逃和慌乱。主要是那些被黑油烧死的晋军,给剩余的晋军带来了巨大的恐惧,他们都在悄悄的议论,那种连水都不怕的黑油到底是什么东西。人们对于自己所不了解的东西,尤其威力又是那样巨大,总是分外恐惧。俗话说,水火无情,那些焦黑面目已经无可辨认的晋军尸体,给所有晋军的冲击是非常大的。恐慌的情绪,一旦散步开来,就无法阻止。

    景延广带领精锐的到来,让溃逃的晋军更加惶然无主,已经无心厮杀的晋军,扔下一片尸体,纷纷后退。

    石敬瑭带领亲随道:“你们赶紧聚集手下军卒,一边阻拦,一边后退,且不可如此惊慌失措,否则我们今日必然损失惨重。王都,你赶快带领几个人,骑马赶到后面,组织我军,结成军阵,从两侧阻拦燕军,并且收拾残军,阻止他们慌乱溃退,快去!”

    渐渐的,一些晋军在王都的呼喝下,开始聚集,回转来阻拦截击李海山,给溃逃的晋军以喘息之机。溃逃的晋军在石敬瑭和亲随的呼喝中,渐渐的在规整。

    大地在颤抖,万马奔腾,震颤着大地。虽然是在乱军中,石敬瑭也感觉到了,心中大惊道:“快去看看,是哪里有骑兵过来!”

    他的心开始发凉,此刻自己的人马还在慌乱中,后面景延广的重重追杀已经难以应付,如果再有大队骑兵过来,局面就无法收拾了。

    “咴律律……”万马的嘶鸣声隐隐可闻,两条黑线如同钱塘江的怒潮一样,夹着惊人的气势奔腾而至。前方左右各有一支骑兵,从远处杀气腾腾的向晋军奔了过来。每个方向都有无数骑兵,兵强马壮气势夺人。

    石敬瑭的眼睛里面,已经露出绝望的神色,这个时候,居然有两支骑兵来截击,他计算了一下,每个方向都至少有三千骑兵。“哪里来的如此多的人马,难道是李真的从德胜回兵了吗?”他心里暗暗吃惊,急忙归拢部下,让他们结成阵营。现在四面八方都是敌军,而且都是骑兵,逃只能是送死罢了。

    所有晋军都绝望了,已经无路可逃,但是他们此刻的纷乱还没有整顿好。

    元行钦带领三千骑兵从左,史弘肇带领三千人马从右,一起夹击石敬瑭,而此刻景延广和李海山、单廷也分成两个部分,追杀晋军,形成了四面合围之势。骑兵如同怒潮冲击着残破的堤坝,一下就杀入了晋军之中。史弘肇特地请命,回来取石敬瑭的首级。

    “化元,本来这里也无法缺少你,可是你既然请命,我就派你回去,务必速战速决。石敬瑭的首级,由你取下是最合适的,还有刘知远,我希望你回来的时候,把他们二人的人头给我带回来,祭奠史中南兄弟英灵!”

    史弘肇还记得李临走的时候,托付给自己的任务,他之所以请命回来,就是要亲手取下石敬瑭和刘知远的首级。

    就如同麦子一样,晋军在四面夹击下,被收割着性命,重重的骑兵,把他们围在中间。史弘肇已经冲到晋军的中心,目光盯着石敬瑭,一言不发,提枪就刺,此刻,他血红的眼睛里面,只有石敬瑭的人头!

    石敬瑭身边的亲随,已经倒下了很多,石敬瑭刚才已经吐血,如何是史弘肇的对手,片刻之间就手忙脚乱。乱军中,一支利箭射入他的后背,史弘肇一枪刺入他的前胸,枪尖从后背直透而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