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将星陨落

第二百七十五章 将星陨落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刘慢慢的从怀中掏出一方桃色汗巾,那方桃色汗巾原本是他和花见羞,初次行鱼水之欢后,花见羞娇弱无力,香汗淋漓,刘怜惜不胜,亲自为花见羞擦拭玉体香汗所留,上面还留有花见羞的体香和汗香,清幽的香气钻入刘的鼻中。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起的不是自己一生的丰功伟绩,也不是鞍马劳顿换来的鸩酒,甚至没有去想国事。这一刻,他的眼前,似乎朦朦胧胧的出现了花见羞的身影。

    “今生不复得见矣!”刘闭上了眼睛,七窍流血,头一歪,咽下最后一口呼吸。一代名将,魂归黄泉!

    刘的死讯,让李存勖震惊,他半响无语,然后哈哈大笑,半响方停道:“想不到,想不到啊,朱友贞居然连刘都给予一杯鸩酒逼死了!如此昏庸愚昧,自毁长城之举,何异于自掘坟墓!谢彦章、孟审澄、侯温裕一起被杀,现在刘也步入他们的后尘,还有何人肯为朱友贞小儿效命,梁朝指日可灭也!

    李存勖于是亲自率兵向西进军,贺瑰见李存勖进军,也放弃自己的营垒,跟在晋军后面。李存勖让魏州等地的三万民丁随从部队前进,为部队修筑栅垒,部队一到,栅垒等工程立即就修好。\///\\

    李存勖到达胡柳坡后,一日早晨,探子来报:“启禀大王,后梁的军队已经从后面跟了上来。“

    周德威道:“敌人从后面来,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我军栅垒已经很坚固,而且粮草也有富余。守备齐全。我们既然已经深入敌人境界,一定要考虑周全,不可以轻率行动。这里离大梁城很近,后梁的士卒们都很思念家人,心中愤怒又激动,如果不用谋略来制服他们,恐怕很难如愿以偿。大王应该按兵不动。我请求用骑兵先去骚扰一下,使他们无法休息,等到晚上,趁他们营垒未曾修好,柴火锅灶未曾齐全,并且疲乏的时候,可以一举消灭。”

    李存勖正在兴致勃勃之计,闻言颇为不快。道:“我从前在黄河上深恨没有看到敌人,现在敌人就在眼前,却不去攻打,还等待什么?你是我晋国地大将。现在为何如此胆怯!”

    他回过头对李存进道:“你运送粮草先出发,我为你殿后,速去消灭敌人。”

    李存勖把他的亲信部队先派了出去。\//\周德威不得已,率领自己的军队跟着晋王,临行前,他对自己的儿子道:“大王好大喜功,刚愎自用,轻视梁军,我恐怕会不知死于何处耳!”

    贺瑰把自己的军队组织成战阵赶到,阻拦晋军前进,战阵绵延横跨数十里。远远望去,刀枪如林。旗幡招展。无边无沿。

    晋王李存勖率领禁卫军,第一个攻打后梁军的战阵。他举枪大吼道:“尽灭梁军,横扫后梁。杀!”

    李存勖领先冲出,在他的带领下,晋军奋勇冲杀,往返十多里。纵横睥睨,如同一把剪刀,剪开了梁军地战阵。行营左厢马军都指挥使、郑州防御使王彦章,和李存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举刀就向李存勖冲去。

    李绍奇迎了上来,见到王彦章哈哈大笑:“败军之将,何敢言勇,吃我一枪。”和王彦章斗在一起。

    王彦章虽然勇武,却不是李绍奇的对手,他曾经在李绍奇的手中败过,差一点死在李绍奇手中,此时见了李绍奇,心中又是愤恨,又是畏惧。李存勖带领的黑鸦兵,都是精锐,王彦章的军队先被击败。\///\\打了一会,王彦章见主将的军卒四散溃逃,自己又不是李绍奇的对手,只好带领人马向西逃到濮阳。

    晋军的武器、粮草都在阵地地西面,李存勖亲自冲锋,取得了初步胜利。但周德威的部队却遭到敌兵主力的围攻。

    此时在众多梁军铺天盖地而来,意欲截取晋军的辎重,以断晋军军需。在梁军猛烈地攻击下,晋军的辎重部队在敌人冲击之下,节节后退。贺瑰道:“全力进攻,夺取晋军粮草辎重,断晋军后路!

    “咴律律……”

    梁军的吼杀声,战马地嘶鸣声,惊天动地,压倒性的兵力,让梁军军心大振。面对人数远远低于自己的晋军,梁军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多少次,他们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和残杀。

    “弟兄们,冲,杀死这帮狗娘养的,杀啊……”

    梁军想起晋军数年来对同伴的残杀,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在晋军手中无数,此刻以多欺少,眼睛都红了:“杀死这帮狗娘养的,杀……”

    在梁军压倒性的兵力面前,晋军开始混乱,猛虎一般扑过来地梁军,气势滔天。\\\\在巨大地冲击和屠杀中,许多散落的晋军,慌忙中退入了周德威阵中,造成一片混乱。梁军趁机向周德威掩杀过来,晋军前后军相遇,自相践踏,乱成一团,无法整队迎敌。

    周德威意欲整顿军卒,可是梁军势重,而且战意正盛,见晋军溃退,更是勇猛,追杀不止。

    朱领骑兵冲杀在前,片刻间就进入了周德威军中,在骑兵地铁蹄下,无数晋军被踩在马蹄下,粉身碎骨。马上一道道寒光闪过,无数人头在奔跑中,从刀下滚落,身体还犹在向前奔跑。

    周德威黝黑的脸色,已经变成铁青,知道溃败之势已经无法挽回,只能奋力苦战。只是他虽然勇猛,是五代有名地猛将,又善于智谋,可是在这种十数万的乱军之中,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他浑身是铁,又能够碾几根钉,直累的大汗淋漓。

    周德威一边苦战,一边呼喝道:“不要后退,不要慌,结成战阵,结成战阵……”

    只是他的声音,如同蛤蜊的叹息,甚至连他身边的人,都没有听清楚,就淹没在如同怒潮般的喊杀声,惨叫声中。\\/\而他被团团围攻,身边竟然看不到一个亲随,哪里还有时间让他整顿聚拢晋军,组织有效的抵抗!后梁军的旗帜所到之处,晋军吓得逃散。

    周德威父子苦战多时,最后双双死在战场之上。

    魏博节度使副使,王缄和武器、粮草同行,也未能幸免于难。

    此时,主将一死,晋军更加混乱,蛇无头不行,周德威父子战死,晋军益加恐惧,纷纷奔逃,自相践踏而死者无数。

    晋国的军队队伍此时混乱不堪,无人去管,后梁军趁机从四面起来围攻,攻势甚猛。晋王李存勖占据在高丘,收集散兵,到了中午,军队才勉强整顿到一起,又重新振作起来。战场的坡中有一座土山,贺瑰率兵占据了土丘,居高临下,晋军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眼中。

    李存勖对他的将士们道:“今天得这座山的人,就可以取得胜利,我和你们一起夺取。”

    于是他亲自率兵,身先士卒冒着箭矢首先向山上攀登,李从珂和禁卫军大将李建及,率领步兵跟在他的后面。晋军见自己的大王亲冒箭矢,勇气倍增,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气势惊人,不避箭矢,悍不畏死的向土丘上猛攻。虽然身边倒下了无数同伴,可是看到李存勖仍然首当其冲,在前面冲锋陷阵,都怒吼着冲上土丘。

    后梁军畏惧李存勖的勇猛,被攻击的连连后退,见晋军势猛,纷纷逃下山去,于是晋军夺取了这座山。

    到了傍晚,贺瑰的军队在山的西面列阵,晋军望见周围都是梁军,面带惧色。晋军有些将领认为部队的散兵还没有全部集合起来,不如先收兵回营,明早再继续战斗。

    天平节度使、东南面招讨使阎宝对李存勖道:“王彦章的骑兵已经到了濮阳附近,山下只有步卒,傍晚时都想回家,我们居高临下攻打,一定会打败他们。如今大王已经深入敌境,配合部队又出师不利,如果再率兵撤退,一定会被打败。一些尚未集合全的部队听说又被梁军打败,一定会不战自败。凡与敌人决战一争胜负,只有认真观察形势,形势已搞清楚,就要果断,不能疑惑。大王的成功与失败,在此一举。如果不能决一死战,夺取胜利,即使收复散兵回到北面,河朔一带也就不归大王所有了。”

    昭义节度使李嗣昭点头道:“敌人没有营垒,日夜都想回家,只要用精锐的骑兵去骚扰,使他们不能吃晚饭,等他们退却时,我们就追击,这样就可以打败他们。我们如果收兵回营,他们就会整理好部队卷土重来,胜负就不可知了。”

    李建及二话不说,穿起战衣横执武器就准备出发,道:“敌人的大将已经逃跑,大王的骑兵一无所失,现在攻打这些疲乏的士卒,就像摧毁腐朽之物一样轻而易举。大王只管登山,观看臣下为王破敌。”

    李存勖惊讶地道:“如果不是你们这么说,我几乎耽误大计。”于是命几人立即攻击梁军,以解今日之围。

    李嗣昭、李建及率骑兵高声呼喊,大造声势,冲向后梁军的阵营,其他部队在后面紧跟。骑兵从山上冲了下来,荡起的尘土遮天蔽日,显得声势浩大。烟尘滚滚中,骑兵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叫嚣着飞快的从山上冲向梁军。

    “哒哒,哒哒。”沉重的马蹄声,一声声踏在梁军的心头,寒光闪烁的军刀,从山下向上望去,耀人眼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