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大乱已至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大乱已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朱友谦派前礼部尚书苏循到行台,苏循到了魏州,进入牙城,看到官府就拱手弯腰行礼,这叫做拜殿。见了晋王他一边哭,一边三拜九叩道:“臣下觐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二天,苏循又献给晋王三十支大笔,叫做“画日笔”。晋王十分高兴,马上就恢复苏循的原职,任命他为河东节度副使。

    李存勖见时机已到,命先行部队押运粮草,准备进攻东都。

    张处瑾派出一千多士卒到城外。夺取晋军的粮食,李嗣昭在军营设下伏兵,阻击迎粮的士卒,差不多把梁军全都杀或捕获。剩下五人隐藏在墙垒的废墟间,李嗣昭骑着马围着用箭射他们。镇州的士卒也射箭还周,击中了李嗣昭的脑部,李嗣昭箭袋子里的箭用完了,从脑袋上拔下那根箭来继续射杀镇州人,一箭就射一个。

    这时太阳正好落山,李嗣昭回到了军营里,他头上被射伤的地方流血不止,当天晚上李嗣昭阵亡。

    晋王闻之,数日不进饮食。

    李存进驻扎河中,当天过了黄河。后梁军平时很轻视河中兵,每次战斗都要穷追不舍。\\/*\李存进挑选了二百名精兵,其中又搀杂了一些河中兵,一直逼近梁军军营。梁军一千骑兵出去追逐,发现晋军已经来到,十分吃惊,从此以后,梁军不敢轻易出动,晋军驻扎在朝邑。

    河中事奉后梁时间已经很长,将士们都是脚踩两只船。各路军队都集中在河中,粮草价格昂贵无比。

    朱友谦的儿子们劝说朱友谦道:“我们本来是梁朝臣子,一时失措,归附晋王。如今梁朝大军前来。望父亲诚心归服后梁,以此让后梁军撤兵。保河中平安。”

    朱友谦道:“从前晋王亲自率兵解救我的危急,手持火把连夜作战。现在正和后梁军相持,晋王又命令将帅披星戴月赶来援救,还给我们物资粮食。我们怎么能辜负他呢?何况汝等见识短浅,不见梁朝疆土已失近半,晋王陈兵,离东都指日可待乎!”

    赵王王熔依仗世代镇守成德,颇得赵地人心,生活富裕。地位显贵,容仪温文,悠然自得。他治理的府第园池,在当时是最好的。他经常游玩,不问政事,一切政事都依靠僚佐来处理。\*\\

    当初,刘仁恭派牙将张文礼随他的儿子刘守文去镇守沧州,刘守文到幽州去看望父亲,张文礼随后占据了沧州城发动叛乱。沧州人讨伐他。他逃到了镇州。张文礼喜欢吹大话,自称会打仗。赵王王熔认为他很奇特,于是收为养子。并改名为德明,把全部地军事委托给他。

    王熔晚年好事佛及求仙。专讲佛经,受符,广斋醮,合炼仙丹,盛饰馆宇于西山,每往游之,登山临水,数月方归,将佐士卒陪从者常不下万人,往来供顿,军民皆苦之。

    此时,王熔从西山回返,住在鹘营庄,石希蒙劝王熔再到别的地方去玩。李弘规对王熔道:“晋王在黄河两岸和梁军血战,栉风沐雨,亲自冒着箭石率兵前进。而大王专门把供给军队用地物质挪用于一些不急的事情,况且时下正处在困难时期,人心难测,大王如果长期离开府第,远出游玩,万一有奸人叛变,关起关门,把我们隔在外面,该怎么办呢?”

    赵王准备回去,石希蒙又偷偷地和赵王说:“李弘规胡乱猜想,口出不逊之言来威胁大王,专门对外夸示自己,以提高自己的威福。\*\/\”

    于是赵王又留了下来,李弘规于是让内牙都将苏汉衡率领亲军穿甲持刀,到帐篷前面对赵王说:“士卒们离家在外已经很长时间了,都希望跟从大王回去。”

    李弘规因此也劝赵王道:“石希蒙劝大王没完没了地游玩,而且还听说他准备谋害大王,请把他杀掉来向大家认错。”

    赵王不听,于是卫队士卒大声喧哗起来,杀了石希蒙,拿着他的头到赵王面前诉说。赵王十分生气也很害怕,于是赶快回到了府第。当天晚上赵王就派他地长子副大使王昭祚和王德明率兵包围了李弘规和李蔼的住宅,把他的全家全部杀掉,受牵连的有几十家。又将苏汉衡杀掉,拘捕了他的党羽,彻底追究他们反叛的情况,赵王地亲信部队感到十分惊恐。

    蜀主、吴主屡以书劝晋王称帝,晋王以书示僚左曰:“昔王太师亦尝遗先王书,劝以唐室已亡,宜自帝一方。先王语余云:昔天子幸石门,吾发兵诛贼臣,当是之时,威振天下,吾若挟天子据关中,自作九锡禅文,谁能禁我!顾吾家世忠孝,立功帝室,誓死不为耳。\/*/\汝他日当务以复唐社稷为心,慎勿效此曹所为!言犹在耳,此议非所敢闻也。”说完李存勖大哭。

    晋王的左右将佐以及藩镇官吏们,不断地劝李存勖称帝,于是李存勖让有关部门购买玉石制作传国宝物。以前黄巢攻破长安的时候,魏州僧人传真的师父得到过传国之宝,珍藏了四十年,这时,传真以为是一块普通的玉石,就准备把它卖掉。

    有人认出这块宝玉来,对传真说:“这是传国之宝。”

    于是传真就到魏州行台献上宝玉,晋王的左右将佐们都举怀祝贺道:“此乃天意让大王君临天下,不可违也!愿大王早日登位,名正言顺,封赐功臣,安黎民,社稷之福也!”

    张承业在晋阳听说这件事后,到魏州劝晋王道:“大王世世代代效忠唐朝王室,解救了唐朝的不少患难,所以老奴我三十多年来为大王收集财赋,招兵买马,誓死消灭叛逆之人,恢复唐朝的宗庙社稷。现在黄河以北刚刚安定下来,朱氏还存在,大王就急急忙忙登帝位,和你当初奋力作战的意思大不一样,这样天下地人心怎么能不离散呢?大王何不先灭掉朱氏,报了各位先王地深仇,然后寻到唐王室的后人拥立为帝,向南夺取吴国,向西夺取蜀国,横扫天下,合为一家,到那时候,即使高祖、太宗起死回生,又有谁敢位于你地上面呢?谦让的时间越长,所得到地就越牢固。\*\老奴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是因为接受了先王地大恩,愿为大王创建万年大业的基础。”

    晋王道:“此非我意,只是众大臣的意见,我亦无可奈何。”

    张承业知道阻止不了,痛哭道:“诸侯们浴血奋战,本来是为了恢复唐朝大业,现在大王自己取得帝位,欺骗了老奴我啊。”马上把自己的封地交还给晋王,一病不起。

    赵王王熔把李弘规、李蔼杀掉后,让他的儿子王昭祚掌管政权。王昭祚性情骄傲,刚愎自用,掌握大权以后,把从前依附李弘规的人们都全家斩杀。

    李弘规部队的五百士卒打算逃跑,他们聚集在一起一边哭一边小声私语,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正好这时赵王赏赐部队,赵王恨太保王德明的亲军杀死石希蒙,便没有分给他们,

    于是大家深感恐惧,王德明平素就怀有异心,现在利用他们心里恐惧道:“赵王命令我把你们这些人全部坑杀,我觉得你们没有罪,岂能杀死,想服从赵王的命令但又不忍心杀你们,不杀你们我又得罪了赵王,怎么办呢?”

    大家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于是听从王德明的蛊惑。

    是夜,赵王的亲军中有人住在潭城的西门,他们在一起喝酒,相与谋划。喝得高兴的时候,有人道:“我们很明白王太保的意思,今晚上就能让大家富贵了。”

    众人一起响应,翻过城墙进入城内,此时赵王正在烧香,接受道主天尊授符,众人杀死王熔,焚烧了赵王的住宅。军校张友顺率领士卒来到王德明的住地,请他作留后官,王德明恢复了自己的姓名张文礼,把王氏的家族全部杀掉,只留下赵王的女儿,玉宁郡主,托身于李。

    张文礼因为尽灭赵王,怕玉宁郡主蛊惑李加害自己,而李因为他反覆无常,谄媚无能,而又经常吹牛,大言不惭,并未重用于他。张文礼因此疑心,暗中写信给晋王劝晋王称帝,请求晋王授予他符节和斧钺。

    李早已暗中派人时刻监视,知道此事以后,暗中派人毒杀了张文礼,把赵王之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李注视着玉宁郡主道:“宁儿,让我们重温过去吧,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赵王之女,就是宁儿,此刻孤单的她,楚楚动人被李拥在怀中:“我,以前……”

    灼热的嘴唇堵住了宁儿的话语,良久,宁儿娇躯无力,慵懒的靠在李的怀中:“宁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那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我不会让你离开我。”

    又一个热吻,覆盖了宁儿的樱唇,李把宁儿抱起来,向床上走去,这一天,他等待了很久。

    “夫君,我会帮助你治理赵地……”宁儿没有说完,口中忍不住轻轻的呻吟……

    李因此尽得赵王之地,声势愈发浩大。

    此时,梁朝纷乱不已,陈州刺史,惠王朱友能反叛,率军直趋大梁城。后梁帝下诏书命令陕州留后霍彦威、宣义节度使王彦章、控鹤指挥使张汉杰率兵讨伐朱友能。

    晋王李存勖,野心勃勃,同意了藩镇官吏们的请求,准备称帝,访求唐韩旧臣,打算准备朝廷百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