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国破山河在

第二百七十八章 国破山河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李嗣昭有遗言道:“把泽州、潞州的兵全部交给节度判官任圜,让他率领诸军继续攻打镇州。”任圜发布的命令和以前完全一样,镇州人不知道李嗣昭被射死。

    晋王任命天雄马步都指挥、振武节度使李存进为北面招讨使。命令李嗣昭的儿子们护送李嗣昭的灵柩回晋阳。

    晋王派遣他的同母弟弟李存渥,骑马急速追上李继能,并给他讲明要护丧到晋阳。李继能的兄弟们看到晋王独自宠爱李继能,都非常嫉妒,见李存渥对他们不理不睬,都感到忿怒,想杀掉李存渥,李存渥见势不妙,急忙逃回。

    李嗣昭有七个儿子:李继俦、李继韬、李继达、李继忠、李继能、李继袭、李继远。李继俦是泽州刺史,应当接替父亲的爵位,但是他平素比较软弱,因此李存勖不喜欢他,没有把爵位给他。

    李继韬凶暴狡猾,把李断俦囚禁在另外一个房间里,假装让士卒们劫持自己请为留后,李继韬再公开谦让一番,然后把这件事报告晋王。晋王因为战争正在**,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改昭义军为安义,任命李继韬为留后。

    阎宝战败后感到悲愤,背上长了个毒疮,病重而死。

    河东监军使张承业在李存勖意欲称帝之后,心情郁闷,病重去世,曹太夫人到张承业的府第,为他服丧,和他的儿子、侄儿们服的丧礼一样。晋王听到张承业死的消息后,数日不食,命令河东留守判官何瓒代管河东军府事。

    晋王下令设置百官。在河东、魏州、等地判官中选拔前朝地士族,想任命为宰相。河东节度判官卢质名列榜首。卢质坚决辞让,请求让义武节度判官豆卢革、河东观察判官卢程来充任。于是晋王马上召见豆卢革和卢程,并拜他们为行台左右承相,任命卢质为礼部尚书。

    晋王见东都指日可破。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在魏州牙城的南面修筑祭祀用地坛宇。登上祭坛,祭告上帝,随即登皇帝宝位,国号为大唐,实行大赦。改年号。尊其母晋国太夫人曹氏为皇太后,尊其父的正妻秦国夫人刘氏为皇太妃。任命豆卢革为门下侍郎。卢程为中书侍郎,两人都为同章平事,任命郭崇韬、张居翰为枢密使,卢质、冯道为翰林学士,张宪为工部侍郎、租庸使,又任命义武节度掌书记李德休为御史中丞。

    李存勖登基以后,进兵东都,李振知道后梁王室已经很危险了,于是把绳子装在靴子里进宫内求见后梁主:“先帝夺取天下的时候,不认为我李振没有才能。无论什么谋划都让我参与。现在敌人的势力更加强大。而陛下不听或忽视我地话,我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不如死去。”

    李振把绳子从靴子里取出来就要上吊自缢。后梁主赶快劝阻,并问他有什么话想说。李振道:“现在的事情十分紧急,不用王彦章为大将,不能挽救梁王室地危亡。”

    朱友贞于是启用王彦章,他问王彦章破敌之期,王彦章道:“三日。”

    左右大臣都哑然失笑,脸上全部是不以为然之色。

    王彦章率兵出发,用了两天时间,飞速到达滑州,王彦章大办宴会,并秘密派人在杨村准备舟船。晚上,命令六百名士卒都拿着大斧,船上载着冶炼的工匠,准备了吹火用的皮囊和炭,顺流而下。这时宴会还没有结束,王彦章表面上是出去换衣服,实际上他率领数千精兵沿着黄河南岸直奔德用。

    这时天下着小雨,朱守殷没有一点防备,王彦章命船上的士兵将城门的锁用火烧断,用大斧把浮桥砍断。王彦章率兵迅速向南城发起进攻,浮桥被砍断,德胜南城被攻破,此时正好是接受命令以后地第三天。朱守殷用小船载着士卒渡过黄河来援救,但已来不及了,王彦章趁势又向潘张、麻家口、景店诸寨发起进攻,都攻了下来,王彦章的声势大振。

    李存勖派骑将李绍荣直抵后梁营,抓获后梁军地哨兵,后梁军更加恐惧,李绍荣又用火点着木筏,焚烧了后梁军连在一起的战船。王彦章知道后,撤去了滑州的包围,逃到杨村去坚守。后唐军追击后梁军,后梁军先后紧急攻打后唐的几座城,士卒们遭受到箭石的射击,在河水中淹死、中暑而死的将近上万人,丢弃的物资、粮食、铠甲、武器、军锅、幕帐等,常常以千计。等到滑州解除包围时,城中已经三天无食。

    王彦章十分憎恨赵岩、张汉杰干扰国政,对其亲信道:“等我成功返回,将杀掉全部奸臣,以此来答谢天下百姓。”

    赵岩、张汉杰闻言私下商议道:“我们宁愿被沙陀族杀死,也不能被王彦章所杀。”

    他们相互协力合作,准备搞倒王彦章。段凝平素就很嫉妒王彦章的才能,因而献媚依附赵、张,在军中和王彦章作对,千万百计败坏损伤王彦章的声誉,经常偷偷地监视王彦章的过失,报告梁主。每次送来捷报,赵、张都把功劳说成是段凝地,因此王彦章竟没有建立功业。

    王彦章回到杨村后,朱友贞相信了谗言,又怕他取得成功难以控制,于是把他调回大梁,让他率兵和董璋一起攻打泽州

    朱友贞派遣段凝在黄河上监督大军作战,李振多次请求罢免他,朱友贞道:“段凝没有过错。”

    李振道:“等到他有了过错时,国家就危险了。”

    段凝用厚礼贿赂赵岩、张汉杰,请求出任招讨使,李振据理力争,但是赵、张作主。竟用段凝代替了王彦章北面招讨使地职务,老将们很愤怒。士卒们也不服气。

    天下兵马副元帅张宗对朱友贞道:“我做天下兵马副元帅,虽然已老,但足以为陛下抵御北方侵略者。段凝是个晚辈,他的功名不能服人。大家对此议论纷纷,恐怕要给国家带来深深地忧患。”后梁主并不听从。

    李嗣源为前锋部队。一战就打败了后梁军,一直追到中都,包围了中都城。城中没有防备,王彦章率领几十个骑兵逃跑,龙武大将军李绍奇单人独马追击他王彦章负重伤。战马跌倒,李绍奇抓获了王彦章。同时抓获军都监张汉杰、剌史李知节、副将赵廷隐、刘嗣彬等二百多人,斩杀了好几千人。

    李存勖对王彦章道:“你名为善战将领,为什么不坚守兖州?中都没有修筑防御工事,怎么能保卫住?”

    王彦章:“天命已去,没有什么好说地。”

    李存勖很珍惜王彦章的才能,打算起用他,赐药让他治疗伤口。王彦章道:“我本平民,承蒙梁国地恩爱,把我提拔成上将,与皇帝交战了十五年。今天兵败力穷。死是预料之中的事。纵使皇帝可怜我让我活着,我拿什么面目去见天下的人呢?哪里有早晨还是梁国的将领。晚上就变成唐朝地大臣的道理!”

    李存勖道“原来我所忧患地只有王彦章,今天他已被抓获,这是天意要消灭梁国。段凝目前还在黄河边上,是进是退,应该向哪个方向去才好呢?”

    众人道:“传说梁国没有什么防备,但不知道是虚是实。现在东方各镇的兵力都集中到段凝的军队里,所剩下的全是空城,用陛下的天威去攻打,没有攻不下地。如果先扩大我们占据的地方,东面靠近海边,然后趁机行动,可以万无一失。”

    康延孝则坚决请求急速攻取东都,李嗣源道:“兵贵神速。现在王彦章已被抓获,段凝一定还不知道,即使有人跑去告诉他,段凝是信是疑也需要三天时间来决定。假使他知道了我军所向,就会发兵援救。如果我们从直路去,有决口地黄河阻挡,需要从白马以南渡过黄河,几万军队,船只难以很快地办到。从这里去东都最近,前面也没有高山险要的地方,把部队排成方阵,所向无阻,这样昼夜兼程,过两个晚上就能到达。段凝还没离开黄河边,朱友贞就会被我们抓获。请求陛下率领大军慢慢推进,我愿率领一千骑兵作为前锋。”

    李存勖随即命令进军东都。

    李嗣源率领前锋部队快速直奔东都,李存勖问王彦章:“我们此行能取得胜利吗?”

    王彦章回答:“段凝率领有精锐部队六万人,虽然主将没有才能,但也不会马上投降,几乎很难击败他们。”李存勖知道他最终也不会被利用,于是把他杀掉。

    王彦章的败卒有先跑回大梁的,告诉后梁主,王彦章已被抓获,后唐军长驱直入,即将到来。后梁主聚集全家哭泣道:“世运已经完了。”

    朱友贞召集大臣们问他们有什么办法,大臣们都回答不上来。

    朱友贞登上大梁城建国楼,当面选择亲信,丰厚地赏赐他们,让他们穿上老百姓的衣服,又送给他们一份用蜡封的诏书,让他们催促段凝的军队,刚刚告别,这些人就都逃跑躲藏起来了。

    有人请求到段凝的军队那里。皇甫麟说:“段凝本来就不是将才,他的官位是因为他妹妹才晋升的,现在正值危难之际,希望他面对情势灵活机动地取得胜利,立下扭转败局地功劳是很难地。况且段凝听到王彦章已被击败,他的胆子已被吓破,怎么知道他能够在最后时刻为陛下尽忠尽节呢?”

    赵岩道:“事态发展到现在这样,一下此楼,谁地心都难保证。”

    宰相郑珏请求拿着传国之宝,去诈降缓解国难。朱友贞道:“今天固然我不敢爱国宝,只是如果按你的这一办法去办,真能解除国难吗?”

    郑珏低下头:“恐怕不能。”

    朱友贞日夜哭哭涕涕,他把传国之宝放在卧室里,有一天忽然不见了,他以为是左右大臣们偷去迎李存勖了。

    他对

    皇甫麟道:“李氏是我世世代代的仇人,怎么可以投降他们,不能等着让他们来杀害我。如果我不能自杀,你可以把我的头砍下来。”、

    皇甫麟哭道:“我为陛下挥剑抗战死于唐军之手是可以的,但不敢接受这个诏令。”

    “你打算出卖我吗?”朱有贞一下仿佛老了几十岁。

    “如今唯有一死以证清白了!”皇甫麟拔剑欲自杀。

    朱友贞长叹一声,挥了挥手道:“罢了,你陪我一起去见父皇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