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华夏大地,是一片很神奇的土地。

    在这片土地的西南,有一个小地方,名叫镇龙县。

    镇龙县辖下有个丁阳镇,丁阳镇辖下有个偏僻的小山村,名叫落花村。

    落花村有百余户人口,家家户户都有几亩薄田,宅院里也都种着一些果树什么的。山上是大片的速长林,砍伐时都是直接把树丢到附近的小河里,借水运送木头的。

    但再翻过几座山头,后面便是陆路难行,水路也难通的深山了。那里的山林大抵是没有开发的,所以还有不少野生动物活动。

    总的来说,此地算是一个山清水秀,宁静安详的小山村。

    这一天,村子里来了辆大吉普,停在村西的老李家门口,里面还走出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老李的老伴去世很多年了,而在今年年头,老李也跟着去了,他无儿无女的,向来很少与外面的人来往,也不曾有村外人来找过他,那今天,又是咋回事呢?

    村里的人对这些事最是好奇,没多久,几位中年大婶前去打探一番,就把事情原委给挖了出来——原来,那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也是姓李,叫李松石,竟是老李素未谋面的表曾孙。

    要说这个人啊,老了之后,总是喜欢信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老李无后,临死前琢磨着,以后下了阴间,总得有人在逢年过节时给他烧一柱香,或烧几把冥币什么的,免得做鬼也要挨冻受饿。

    而恰巧的是,老李竟意外知道,他在城里边还有一个表孙,于是就跑到城里找律师立了遗嘱,把自己在村里的房子和几亩果树林,全都留给那个表孙,图的就是死后能沾上几分香火。

    那个表孙就是李松石的父亲。

    李松石的父亲也不过是个普通单位里工作的小头目,平时挺忙的,不大可能跑来这里,而李松石,就代劳了。

    据说,李松石曾经也是不入流的天之骄子——嗯,也就是某个三流大学的学生。

    他毕业出来后,本想找个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工作,但这理想是伟大的,现实是残酷的,那种工作,早让人全占光了,背后还有几个加强连的人数在盯着那些位置。

    所以他就只好在某个单位的清闲工作岗位上暂时混着,属于那种白天上班时可以偷空上网看小说,回家后还可以继续上网看小说的角色。

    整天也就两点一线,与外界的交流就是靠着网络,天天就是挤着公车,闻着那恶心的汽车尾汽和乘客们的汗臭味,在钢筋水泥建筑群的包围中来来去去,就像活在个大笼子里的鸟。

    前些日子,工作合同到期,因那单位准备裁员,就干脆没跟李松石续约。他下岗了,就先回家,打算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算是放个假吧。

    从此,他就开始迈向宅男的生活了。整天就是吃饭上网睡觉,他的生活空间,也从一个叫“城市”的大笼子,缩减为一个叫“房子”的小笼子,如同一只被打击得不想再振翅飞翔的小鸟,整天就盯着嘴边的食料。

    人生啊…………

    只是,这样的堕落生涯还没过得几天,他老妈就开始整天数落了:前段时间以工作为由,他没去找女朋友,现在,就该趁着没什么事做,就快去找对象谈恋爱,然后赶紧结婚生孩子,工作是不急,以李某人的能力是找得着的,所以就应该先成家后立业。

    而他老爸却是相反,认为“大丈夫大业未成,何以为家”嘛,这年头,有了钱,泡什么女孩子都容易,所以就催着他先去找工作,结婚不急。

    结婚?工作?

    说起来是容易,如果真容易,那现在社会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难娶难嫁的孤男寡女了,而且也不会有心忧天下之人不断地提倡帮助失业青年解决再就业困难的问题了。

    正当他头疼着的时侯,他老爸突然知道落花村这里还有一位从没见过面的表祖,还莫名其妙地继承了一块地和一套老房子。于是一声令下,命令李松石务必尽快赶到落花村,尽量打探清楚这里的情形,然后速速回报。

    毕竟这年头,想要有块地有套房子,可不是容易的事。虽然落花村远了点,偏了点,但蕃薯再烂也不能不当粮食,“有”总比“没有”的好,是不是?

    所以,李松石只好去找跟他从小一块长大的死党兼损友梅雨山,硬拽着他一道来到了这小山村。出现了之前那幕情形。

    却说两人打发走那些大婶们,终于是松了口气,相对苦笑——这里的村民,真是太过热情了。

    “这地方倒是不错,山清水秀的,空气又好,村民又纯朴,跟城里是完全不同。而且这房子里的家具又齐全,也没有霉味,只要收拾一下,换过席子枕头被子和锅盆碗筷之类的,就可以住人了。”

    李松石说着,梅雨山忍不住问道:“你打算在这住?”

    李松石心中一动。

    说实话,他本来还没打算在这住的,但听梅雨山这么一说,倒真有点心动,因为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与高楼大厦林立的城市相比,这里能看到的天空,似乎更广阔,空气也变得更清新,人看着闻着,心境也会变得更开阔,心情也会变得更欣爽。

    作为新时代的宅男,只要是有电脑有网络的地方,他住着就塌实。这里用电并不困难,到时只要搬来一台脑,开通无线宽带,那就可以了。

    更重要的是,呆在家里经常被父母唠叨,而住到梅雨山家又肯定会被梅雨山的父母通风报信,那他还不如在这地方住上段时间。

    只是,宅男向来有种通病,就是有点懒,还讨厌麻烦的事。

    一想到要收拾房子,他就有点退缩了。再想到自己在这地方的吃饭问题似乎还得亲自下厨解决,李松石就更加犹豫了。

    片晌,他摇摇头,道:“算了,先看看再说吧。”

    两人走出门来,沿着房子周围的小路走着。

    这房子周围种了大片的果树,这点他们是知道的,毕竟一来到这里,只要没瞎眼,就肯定先看到果林,反而是那房子,隐在林中,不从小路走进去,还真不容易看仔细。

    而且他们还知道,这些果树生长的土地,是村里给老李,据说以前有过什么政策,村里每家每户都能得到一些土地。

    只是,没亲眼看过还真是难以想象,每家每户都能有这么大的一块地盘?而且这么大的一片土地,居然还从天而降,落在李松石他老爸的头上?

    “真是好运气啊,我怎么就没有一位山村里的亲戚,给我送上几亩田地呢?到时,我也可在地里种点果树什么的……”梅雨山羡慕道。

    “算了吧,就算你在山里有田地,你有时间进来照看吗?听说这里的土地大都是肥力不足,估计收成也不怎么好,一年到头忙活,可赚不了几个钱。”

    “呃,赚不了几个钱也没关系啊,反正都是额外收入。而且,就算没时间进来照看,也可以给人托管。大不了就先随便种着,季节到了,有多少果子就摘多少,能卖多少算多少,大不了自己吃,或是送给亲朋好友什么的,等有空闲了,还可以把这里当避暑山庄住上几天,可以爬爬山,打点野味什么的,多惬意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松石听得心中一动,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老爸老妈唠叨得紧,干脆我就躲在这里,看看能种出些什么,暂时先不用去发愁别的事情,平时想吃就吃,想睡就睡,闲时躺上床上看看小说上上网,忙时也就摘点水果运出去卖,想干活就干活,想休息就休息,也没人管,多自由自在啊。”

    梅雨山一怔,愣愣地看着李松石:“石头,我刚才也就随便说说而已,你该不会真的动心,打算就呆在这种树了吧?”

    “这个,我也是刚有这想法,没打定主意,不过,可以先试试看吧。反正树都已经种下了,我就等着摘果就可以了。”

    李松石也知道,想当果农,不是把树种下就等着摘果就可以的,麻烦事可多着呢。浇水,施肥,除虫……这说起来简单,没经验做起来可就让人头疼,而且还很辛苦。

    君不见,大批农民被迫背井离乡,跑到诸多相对发达的近海城市去打工,忍受资本家剥削,其缘由就是因为:农民要受风吹日晒,还要承受种出的东西价格变动的风险,实在太辛苦了。至少,承包山头种果树,结果亏损的人,也不在少数。

    梅雨山沉默了一下,道:“石头,如果你是认真打算过,才想要当果农,兄弟我当然是要全力支持你,但如果只是听了我几句话就心血来潮的话……”

    李松石笑道:“山角,你看我是那么容易心血来潮的人吗?我也没当真就要是要做果农。只是想到这几亩地不用承包费,不用交租又不用上税,如果就这么荒废,那就太可惜了。”

    “那就好,我看你细皮嫩肉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当农民的料……”

    “去你的,我的皮肤白是白了点,但糙着呢,怎么可能跟细皮嫩肉扯得上关系?我看你那才是细皮嫩肉呢,看着挺黑的,但也是品种不同,就跟乌骨鸡一样,还是基因突变型的……”

    两人正说着笑,梅雨山的肚子忽然咕咕响了起来,接着,李松石的肚皮也随声应和,也是咕咕咕地闷响。

    两人对视,都是大乐。

    他们出来得急,现在都过中午了,肚子不饿才怪。

    李松石问:“山角,我记得你说过,你在部队的时侯,枪法很好?”

    “是啊,是挺准的。摸熟后是没低过九环。”

    “那,刚才,我在车上还看到,你这次带了气枪?”

    梅雨山听着,点点头:“是带了。”

    “嗯,既然这样,咱们肚子都饿了……我听说山里经常有野猪野鸡野兔什么的,不如……你去猎一个回来?咱们烤来打打牙祭,怎么样?”

    梅雨山一听,满头暴汗,忍不住道:“喂,我说,打猎没你说的那么容易吧?就算能把猎物打回来,说不定天都黑了。”

    “那午饭怎么解决?方便面煮野菜汤?”

    方便面…………煮野菜

    真够有创意的,也亏他想得出来。

    梅雨山一阵无语,片刻才道:“那倒不至于。一般农村里,大都有养鸡养鸭的,只要去到他们家里,按市价称重,整只买下,然后说要在村民们家里吃饭,他们会很乐意地帮忙宰杀,煮饭做菜的。”

    “有这回事?”

    “当然,一只鸡或一只鸭,你能吃得了多少?剩下的都留在吃饭的那一家里了,这种便宜事,他们当然不会嫌多。”

    “原来如此。听起来挺亏的,不过以后我可能要在这呆一段时间,借此跟村民打好关系也不错。呃,山角,这事我看你挺熟的,就由你去找吃的吧,顺便把帐结了,我累了,坐着休息一会。”

    “FUCK,有你这样的兄弟吗?你在这休息,让我去跑腿?不行,咱们一起去……”

    梅雨山说着,便要揽李松石的肩膀,李松石却偏开头道:“大不了回头我把车油给你加满。”

    梅雨山眼睛一亮,忙道:“这可是你说的啊。那你先休息吧,我一个人去得了。”

    唉,现在油贵啊,今天这出车的油还是自个掏腰包的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