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绝色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却说,梅雨山走后,李松石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但等了一会就又站起来了。

    本来他就没多累,只是懒得走动而已,现在坐着坐着,又觉得有些无聊了。

    他沿着树林边走动,一路瞅着那些高高矮矮的果树。李松石惊讶地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他居然一棵果树都认不得,甚至,他连这些果树能不能结出果子都不知道。

    感觉自己有点失败,心情有点郁闷了。

    那些树,长得既不美观又太过浓密,把风都挡住了,头顶上的太阳那么毒辣,照在人身上,**辣的,头发都变得热乎乎的,身上还出了汗,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真想找个地方凉快一下啊。

    想着,就这么一路走着,不多时,李松石走到了李老头房子的背后。

    这里有一块较空旷的地方,没种果树,却种了些菜,有不少都是李松石在家里厨房里见过的,还吃过,但要让他说出是什么菜来,这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可就莫宰羊了。

    此外,在这菜园子周围,还有一株两米多高的植物,上面开着一些花。

    花瓣有红、黄、白三色,花蕊正黄,朵朵雍荣华贵,也不知是什么花。

    看到这些花,不知怎的,李松石心情竟变好了——世上鲜少有人不喜欢花的。

    一时间,他觉得天上的太阳暖洋洋的,周围微风习习,吹在那些绿意盎然的果树上,发出哗哗轻响,站在这菜园边,看着花,享受着这大息然的风光,李松石感到一阵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走近花丛,细细一数,便知花开有十二朵,朵朵如同碗口大,看着眼熟,但一时间,李松石还真想不起这是什么花。

    将其中一朵花拨开,正要捏住花茎摘下,李松石却发现,十二朵花的中间,竟然还有一朵更大的花。

    那花瓣分四层,每层六瓣,瓣瓣洁白如玉,晶莹无瑕,而花蕊艳黄如金,蕊中又有蕊,呈六角,整朵花如同两个叉开的巴掌那般大小,只看一眼,李松石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竟有这么大的花?从没见过啊。”凝视了片刻,李松石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着花瓣。

    就在这时,他手指头突然一阵刺痛,他猛地收回右手,一看,指头处似乎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划破了,伤口处渗出殷红的鲜血。

    再看那花,花瓣处凝着一滴血珠,那血珠滚入花蕊中,竟被缓缓吸收了进去。

    李松石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怪花?居然还会吸收人血?该不会有毒吧?”

    低头一看手指,发现指头处的血迹是鲜红的,没有变色,应是无毒,便松了口气。

    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动人的声音:“花主。”

    那声音离他背后很近,李松石吓得猛一回头,接着就在刹那间愣住了,失神了。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美丽的白衣女子,她穿着金黄色的紧身绸衣,绸衣上及腋下,下及臀下,将胸腰腹部份紧紧裹住,勾勒出优雅丰满的动人曲线,却是露出洁白如玉,莹莹生光的完美大腿,小腿,以及锁骨、香肩、玉臂。

    尤其是胸口处,更是春光隐约乍现。

    而且更诱人的是,她身上还披着一袭白色的纱衣,那纱衣几近于透明,等若未穿。

    李松石失神了片晌,终于认出,这衣服似乎与电视连续剧上看到的古代宫装很相似。

    再一细看,发觉那女子神色之间,有种难以形容的高贵气质。

    在这偏僻的小山村里,竟有如此绝色?

    李松石讶异地朝四周果树林里打量着,一下子抬头,一下子蹲身,看了半晌,越来越感到疑惑。

    “花主,您在找什么?”

    “摄像头呢?奇怪,怎么没有摄像头?”

    “摄像头?摄像头是何物?”

    李松石怔了怔,回过头,喃喃道:“难道不是拍戏?不是什么整人专家之类的电视节目?”

    上下打量一下这绝色美女,发现这女子身上的衣物居然是一尘不染的,而且脸上皮肤光滑细腻,不着脂粉,没有丝毫瑕疵。

    而且全身上下,找不出任何缺点,找不出任何不和谐之处,可以说,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要气质有气质,尤其是那一双眼珠,黑白分明,妙若秋水。

    竟是如此的美绝人寰?

    李松石心脏不争气地加快跳了几下。

    这么美丽的女子,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大明星

    在她面前黯然失色,足以令百花为之羞惭,足以令明月星辰为之失去光彩。

    这么出色的女子,哪怕是老天爷也不舍得让她轻涉凡尘吧?又是谁,竟舍得让她出入这偏僻山野之地,舍得让她穿过那密密的果树林,让她来到这烈阳之下。难道,就不怕那密密的枝叶会划破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不怕那可恶的阳光,会灼伤她那娇嫩的肌肤?

    李松石又微微失神了一会,才忍不住出声道:“小……姑娘……”

    他本来想称呼这女子为“小姐”的,但现在这年头,“小姐”可是贬义词,接着想称呼她为“女士”,又觉得太老,再想称呼为“美女”……这不仅不尊重,而且这个本来是褒义的词,也被人们用烂了。最后只得以姑娘来称呼,却又显得觉得似乎有些不伦不类。

    那么多美好的称呼,竟被人都糟蹋了,李松石心中不由得微微升起一丝怨念。

    “我叫李松石,不知道……你……应该怎么称呼?”

    “小仙白牡丹,花主但以牡丹之名称呼即可。”

    “白牡丹?”李松石一阵晕乎:“难道还有吕洞宾不成?”

    那女子却是一脸诧异:“吕洞宾?吕洞宾又是谁?”

    她的脸色一本正经的,语气真挚,令人对她所说的话兴不起丝毫的怀疑。

    “吕洞宾就是八仙之一,听说跟白牡丹很熟悉的。”

    何止熟悉呀,分明就是有一腿。

    不过这话却是不能说的。

    那女子听了,脸上满是疑惑,摇摇头道:“花主恕罪则个,小仙却未曾听过八仙,更未听过吕洞宾之名。”

    没听过?不可能吧?咱们国家里,居然会有人没听过八仙?居然有人没听过吕洞宾和白牡丹的故事?难道她是从山沟沟里钻出来……哦,好像这里就是山沟沟哦。而且她的神态那么真挚真诚,眼睛应该是不会撒谎的才对。

    李松石问道:“白……牡丹……姑娘,你是这村里的人吗?怎么会这副打扮,还突然出现在我背后?对了,我不是什么花主,你也别叫我花主了,我姓李,李松石……呃,你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您不是花主?方才不正是您以灵血唤醒小仙灵智的吗?”那女子满脸疑惑。

    李松石听得渐渐张大了嘴巴,嘴里都快能塞进整只恐龙蛋了。

    “你……你你你,你是说,你是刚才那朵牡丹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