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损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过了好一会,梅雨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李松石在旁边死命地按着他的人中。

    梅雨石挥挥手,从地上爬起来:“唉哟,你那么大力掐干嘛,我牙齿都快被你掐断了。丝~~牙龈都出血了,对了,我嘴唇没裂开吧?”

    “放心,还没变成兔子。”(注)

    “去你的,你才是兔子呢。”梅雨石说着,朝四周张望,问:“石……石头,她,她呢?”

    “她?哪个她?”

    “就是,就是刚才那位。”

    “哦,你说她啊……”李松石偷偷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白牡丹,便瞪着眼睛说瞎话道:“应该是走了吧。”

    “哦……”梅雨山似是松了口气,又似是有点失望。

    李松石不禁好奇:“怎么我看你的样子,好像是有点失望啊。”

    梅雨山微微有点失神,点了点头,似在回忆:“嗯,是啊……漂亮,真是漂亮,我还从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

    李松石笑道:“你被迷住了?但我可记得,你刚才是直接吓晕过去了。”

    梅雨山一张脸涨得通红,好一会才道:“不是吓晕,是太过激动……”

    “哦?”李松石似笑非笑的道:“是激动的?不是害怕?那你就不怕那女……会吸人阳气?把你吸成干尸?”

    白牡丹在旁边道:“花主,小仙是不吸人阳气的。”

    李松石尴尬地笑了笑,梅雨山却未注意,只大声道:“怕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刚才我是没做好心理准备,不小心被吓了一下。如果这次那女鬼还敢出现在我面前,看我不……哼,哼哼。”

    “哦,看来你还挺有勇气的,如果她还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又会怎样?”

    梅雨山脸上露出一副猥琐的笑容:“嘿嘿,那还用说,当然是一把抓住她,撕开她的衣服,把她扑到地上,然后……嘿嘿嘿嘿。”

    他正一副奸笑着,双手五指做出抓着某种东西在挤压的样子,但脚下却不知如何,竟突然被绊了一下,他身体便猛地栽倒在地上,跌了个狗啃泥。

    李松石回头,看到白牡丹一脸无辜的表情,不由得仰天暗叹:“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梅雨山交上李松石这损友,也算是倒霉了,被算计了一下,还不知道咋回事。

    不过,这次他学聪明了点,猜到周围可能还站着那个“不是女鬼”的“女鬼”,只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拉着李松石就跑。

    一路跑到那大吉普旁,他直接拉开车门,冲上去,发动引挚:“不行了不行了,这鬼地方实在不是人呆的,不能再呆下去了。”

    白牡丹在旁看得惊奇,指着大吉普问李松石:“花主,此物像是车子,却为何全身包着铁皮,还会呜呜怪叫?”

    李松石悄声道:“嘘,回头再和你说话,不要让人发现你的存在,还有,不要叫我花主了,叫我……石头吧……”

    不得不说,人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人所害怕的,不是什么妖魔鬼怪,所害怕的,只是“未知”。人类对一切“未知”事物都有种莫名的恐惧,或是紧张,但一但“未知”事物的神秘面纱被揭开,基本上都不再害怕,而能安然处之了。

    李松石之前差点被白牡丹吓得屁滚尿流,但转眼间,一得知她不是女鬼,不用吸人阳气,这心里就不害怕了。虽然还感觉有些别扭,但是……美女总是很占便宜了,这么漂亮的大美人站在旁边,有几个男人还会有心思去害怕?

    比如《倩女幽魂》里的聂小倩,分明就是女鬼,但只因为长得漂亮,宁采臣不也爱得她发狂?若是聂小倩长得獠牙裂嘴,满脸天花梅毒粉刺青春痘,还有一把大胡子,那就算她的心地再善良,宁采臣也只会害怕,而不会心生亲近。

    同理,白牡丹虽是非人类,但长得实在是太美了,李松石一旦知道她不吸人阳气,自然而然就不会感到害怕,反而隐隐生出亲近之意。也不知这是男人的通病,还是人类的通病了。

    却说梅雨山发动了车子,马上回过头大喊:“石头,你在干嘛?快上车啊。”

    “上车?不去吃饭了?”

    “不去了,这鬼地方,大白天都有女鬼到处乱窜,我实在呆不下去了。”

    李松石不禁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那是你说了得罪她的话,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而且这里的村民,似乎也没被骚扰啊。”

    梅雨山张了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却又狐疑地看着四周,担心“那女鬼”还藏在什么地方,偷听他的话,所以也没敢多说,只猛地摇头:“我还是想回去,不敢再呆了。”

    “哦……你真想回去啊。可是……大白天她都能出来乱窜,你就不担心,她会跟着你回去?”

    “这……这,不会吧?”

    “很难说哦,你看这村子里都没人被骚扰过,肯定是没人得罪过她,而你得罪了她,还没有当面道歉,很难说她会不会记在心里,然后跟在你身边,趁着你开车到十字岔路口的时侯……呃,我记得很多恐怖片里都有过这样的情节啊。”

    梅雨山打了个寒颤,脸色都有点发白了:“不……不会吧?我,我怎么这么倒霉?”

    看样子,都快哭出来了。

    不得不说,李松石个十足十的损友。不过,蛇鼠一窝,梅雨山能跟他凑到一对,估计性情也好不到哪去。

    李松石不愿意就这么走了,自然要劝住梅雨山,当下爬上车,道:“山角,我觉得你就这样走,很不好。我看你还是回到果林里,大声向她道歉好了,说不定她会听见,就原谅你了。到时要留要走,也不会有后患。”

    嗯,这算是重色轻友,算是出卖朋友向美女讨好的行径吗?真是让人鄙视啊。

    梅雨山犹豫了一下,道:“这个……不用了吧?”

    他心想:“好不容易从果树林里跑出来,说不定那女鬼根本就没跟出来,要是再跑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要,肯定要的,我觉得,她很可能就在哪看着我们哦。”李松石说着,凑到梅雨山耳边,悄声道:“你知道的,孔夫子曾经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那个女鬼也是女的,女人嘛,总是有点小心眼,很记仇的……”

    这车子的发动机很响,李松石说话的声音又非常的小声,理所当然地认为,这话声应该是被发动机声掩盖过去了。

    但没想,话声一落,却感到背后凉嗖嗖的,有两道犀利的目光盯在他身上。

    “坏了!!她的耳朵怎么这么灵?”

    李松石回过头,却见白牡丹转过头看着别的地方,装作没看过来的样子。

    李松石心中苦笑。

    “石头,你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周围好像凉嗖跟的?”

    梅雨山一惊:“你这么说,我也有点觉得了……该不会是……”

    这次,梅雨山就纯粹是心理作用了,完全是他疑神疑鬼,却与白牡丹无关了。

    李松石点头道:“我也觉得她可能在身边,这位女……女仙子神通广大,定是听到我的话,心中不悦了。”

    说着,他双手合什,对着白牡丹,愁眉苦脸地道:“女仙子,刚才小生无心失言,在言语上多有冒犯,您大人有大量,别跟小生一般见识,就请原谅了在下吧?”

    白牡丹回过头,看到李松石的有趣表情,不由得扑哧一笑,刹那间,仿佛万花从眼前顿然绽放,美得令万物在瞬间为之失色,天地之间,只有她的娇容能入他眼中。

    美,实在是太美了!!

    李松石为之失神,白牡丹却笑着道:“花主,您于小仙有再生之恩德,小仙岂敢因您一时失言而心生怨衍?如此岂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吗?小仙焉敢为之?”

    李松石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却见旁边的梅雨山也是双手合什,朝东南西北四方乱拜着。他看不到白牡丹,听不见白牡丹的话,只当乱拜鬼神,说着道歉的话。

    李松石看得有些过意不去了,道:“山角,我想应该没事了,女仙子大人有大量,咱们既然道歉了,她定然不会再与我们一般见识。”

    “是吗?”

    “是的。”李松石肯定地道。

    如果他改行去当神棍,说不定会很有前途。

    梅雨山暗松了口气。虽然不知李松石说得对不对,但他倒是心安了不少。

    只是,一静下心来,他又忍不住回想起“那女鬼”的绝色相貌,虽然仅是惊鸿一瞥,却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磨来的印象。甚至,忍不住有些许想入非非了。

    这人的心思……还真是……

    ————————————————————————

    注:兔子的嘴巴有三瓣。同时,兔子又是“娈童”的别称。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