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来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却说两人下了车,到那村长家蹭饭。

    他家也不远,抄近路的话,一会就到了。

    村长家是几间青砖瓦房围着一幢三层高的小楼,周围还有围墙围着院子,院里院外,都种着不同的果树,还搭有葡萄架,架上上的葡萄藤带着古怪的气味,据说是这藤容易引虫,得喷药除虫。

    两人进了门,一下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饭菜香味,不由得深吸了口气。

    这时,里面有一对六十多岁的农民夫妇,两对青年夫妇,还有几个小孩子。

    看到李松石进门,里面的人也都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奇怪地看着李松石。

    “好香,好像是牡丹花的香味。”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少妇说着。

    “牡丹花的香味?”梅雨山朝四周嗅了嗅,疑惑道:“有吗?”

    而李松石却把目光投向了白牡丹,他估计,是白牡丹散发出来的体香。

    花仙子……普通人平时看不见她的样子,听不到她的声音,却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很奇怪啊……

    只是,这时的白牡丹却没注意到李松石的神情,只扭头看着那电视机,目中满是好奇。

    只是,这电视机很稀奇吗?

    这白牡丹怎么连电视机都认不得?刚才一路上,她都在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虽然没出声问什么,但眼中的疑惑,已将她心底的疑问表露无疑。

    看起来,还真像是古人跑到现代,什么都弄不懂啊。

    有机会,得好好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下来,便是吃饭了。

    饭菜很香,很可口。

    但到底吃了啥东西,李松石却未记在心上,连啥味道,他事后都没能回想起来。

    两只眼睛只直勾勾地看着白牡丹,看到她安静地在一旁站着,却不停地扭头观看厅里的各种东西,不论是石英钟,玻璃镜画,还是墙上的日光灯,她都感兴趣,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但是,不论如何好奇,她总是安静地观察着,最多也是款款走到那些东西面前,隔着数尺观看,从不伸手去碰触。

    李松石看了半天,发现这白牡丹的形态举止之间,无时不刻都保持着那种优雅,从容和淡定,神态平和亲切,人见却凛然不敢轻犯焉。这种华贵气质,不像是后天刻意培养出来的,反而像是她生来就如此,这仿佛像是与生俱来的。

    相貌,足令群芳自惭。气质,足令群芳凛然。

    牡丹,乃百花之王。那掌管华夏大地所有牡丹花的牡丹花仙子,岂不就是天生的天之骄女?

    吃过了饭,与一干人碰了几次杯,李松石就借口不胜酒力,兼且习惯午休,要去休息一下了。

    而梅雨山,自从进了部队又出来之后,就变得很喜欢跟人拼酒了,酒量也跟着变得很吓人,现在还在屋里跟人划拳呢。反正李松石也会开车,大了等他醉倒了,李松石可载他回去。

    只是,当兵的向来胆大,像他怕鬼怕成那样的,倒是难得一见。

    出了门,白牡丹便跟着出来了。

    看到周围无人,李松石边走边问:“白姑娘……”

    “花主,您以牡丹之名相称便可。”

    “呵呵,好吧,牡丹。嗯,你也不用叫我花主什么的了,就叫我石头吧,也不用什么‘您’啊‘您’的敬称,叫起来生份。”

    李松石仗着几分酒意说着。

    白牡丹略一犹豫,道:“花主您以灵血唤醒小仙的灵识,不吝于再生父母,以石头称之,过于不敬了……”

    “呃……那,我们以兄妹相称……怎么样?”

    李松石心中一动,壮着胆问。

    白牡丹为花仙,花仙子再怎么差也还是仙女啊,能认一位仙女为妹妹,不亏。还能籍此大大拉近彼此关系,比什么花主仙子之间的关系好得多了。在言情小说里面,好像很多男女关系变得混乱,就是从哥哥妹妹之类的开始的。尤其是现代,这种称呼最容易占便宜了。

    嗯,谁说宅男不会泡妞的?其实宅男最容易学坏了,因为网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

    白牡丹脸现为难之色,道:“这……不大好吧?”

    李松石脸上露出失落的神色,道:“唉,也是,你说得对。你是花中仙子,我只是个凡人,怎能高攀得上你呢?”

    “花主,小仙不是这个意思……”

    白牡丹慌忙解释,略一犹豫,便叹道:“唉,那,若花主不弃,小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身子微侧,盈盈微沉,行了个古礼:“小妹见过李大哥。”

    “啊,哈哈,起来起来,快快起来,不用多礼,哈哈哈,不用多礼。”

    李松石笑着说,心里更是乐得找不着北了。暗想:“哈哈,古人果然是朴实啊,这么容易就变成了我的好妹妹,那以后想更进一步发展,估计也不是很困难。不过,这牡丹妹妹太过纯洁善良了,而社会上的坏蛋又实在太多,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人骗了,恐怕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呢。嗯,身为哥哥,当然要坚决保护好妹妹,决定了,从此以后,不能让她在人前现形,不能让别人看到她,只有我能看到她,只有我能和她说话就好了……哇哈哈哈!”

    李松石心里转着龌龊的念头,典型的小人得志啊。

    走了几步路,他侧过头问:“对了,小妹,我看你好像对周围的东西显得很陌生,身上穿的衣服也像是古代的,你以前到底生活在什么地方?还有,你说我用血唤醒你的灵智,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又为什么要叫我花主呢?”

    “李大哥,这事说来可就话长了。”白牡丹道:“小妹本是花卉之身,天生天养,无父无母,也不知是哪年哪月,就开了灵智,成为花中仙子,自此一直守持自然之道,维护华夏大地的牡丹花,令之依时成长开放,如此,直到大唐年间。

    “记得当时是武后称帝,改国号为周。某日残冬,武后赏雪,酒过三巡,微有醉意,突然发觉上苑中百花凋零,便大感无趣,就写了一首诗,敕令百花须在天明之前尽数开放,又命上书房用印,焚烧告天……”

    李松石听得有点发愣,暗想:“那武则天居然写诗命令百花在冬天开放?她是秀逗了还是患了老年痴呆症?这么变态离谱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那么冷的天气,除了梅花之类,还有花能在雪中露天开放吗?”

    但白牡丹却说道:“时至天明,百花几乎都开放了,唯独小妹觉得此事不合于道,既无天规,又无先例,便不让牡丹开放,百花之中……”

    “等等等等,刚才你是说,除了牡丹花,其它花都开了?”李松石惊讶得眼珠子差点没突出来。

    白牡丹点头道:“是的。百花俱有花中仙子,比如,玫瑰花有专管玫瑰花的玫瑰花仙子,郁金香花有专管郁金香花的郁金香花仙子,但凡花中仙子,都能控制百花生长与开放,让百花于寒冬中绽放,并不出奇。”

    李松石无语了,这都不算出奇,那什么才叫出奇?难道那些花仙子,都能让花卉在瞬间基因突变不成?

    “那,后来呢?百花都开放了,唯独牡丹花不开,武则天那死老太婆肯定不会放过你吧?”

    白牡丹听到“死老太婆”四个字,不由嫣然一笑:“武后自然是大怒。当时便下令,将长安城的牡丹花尽数焚毁,根系铲除,喂给牛吃……”

    李松石无语了,古人都是变态啊。

    白牡丹又道:“但幸好,当时有宫中御医上奏,说是皇孙李隆基咳嗽不止,急需牡丹根皮熬制汤药。武后准奏之后,又觉牡丹花尚有药用,于民有益,便下旨免了牡丹花断根之厄。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令将全城牡丹花根,尽数发配洛阳……”

    听到这,李松石更觉得武则天变态得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妖孽啊,精神病院这种东西,应该就是她最好的归宿。

    把花草发配?

    还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俺靠!!!

    FUCK之!!

    “那后来呢?到了洛阳后又怎样?”

    “后来?小妹却不曾到得洛阳。记得未出事之前,长安城是天下牡丹花云集之处,小妹也把本体花身移了过去,但遇到了焚花大火,却未能及时移出。花体因此被毁,灵气也大减,无法保持形体,只能将灵识藏于花根中。但在移植花根时,又不小心被铲段,路上颠跛了些时日,实在支持不住,便将灵识散入天下的牡丹花中,直至今日,公子以灵血唤醒了小仙,小仙才渐渐凝聚回灵识。回头看看,但觉人间的事物大都认不出了,想来已经沧海桑田,不知过了多少年了。”

    “原来如此,嗯,大唐,唐朝,武则天……离现在,好久了啊。嗯,武则天称帝时,到底是公元多少年了?该死的,以前上历史课学到的内容都还给老师了。”李松石回忆了许久,好不容易回想起一些印象,又推算了一下,才过头道:“小妹,估计你不会想到,从唐朝到现在,少说也有一千多年了,难怪你对周围的东西都不怎么了解。”

    一千……多年了?

    白牡丹一阵怅然,神情有些恍惚。

    大唐……

    一千多年……

    怪不得人间变幻如此之多,当年的女花匠们,早已不在了,当年的姐妹们……还在吗?还能否再有重逢之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