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仙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般说,世间风物早已变迁了,大哥,不知此地,是否还是当初的洛阳城郊?”

    “洛阳……离这里有好几千公里远呢……哦,一公里就是两里路。”

    几千公里……

    实在够远的。

    “好了,小妹,虽然隔了一千多年,当年你有一群姐妹,现在不是还有我这个大哥吗?”李松石看到白牡丹情绪低落,便摇着大灰狼的尾巴,趁虚而入。

    白牡丹强颜笑了笑,忽然心中一动:“当年的姐姐妹妹们强令百花于寒冬绽放,有违生死枯荣之道,事后肯定要受到不同的惩罚,此时说不定仍有姐妹逗留人间。我们都是花中仙子,只要花本未绝,便是不老不死之身,不如借助这位李大哥的能力,将众位姐妹们重聚一堂?”

    白牡丹暗自盘算着,越想越是心动,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李松石只以为她是思念当年的人和事,也不知该如何帮她排解忧思,便想转移她的注意力,问道:“对了,小妹,你既是花仙子,那……是不是也懂得一点仙术之类的东西?”

    白牡丹点头道:“是懂一点。”

    李松石眼睛一亮:“你真的会仙术?哈哈,露两手来看看?让大哥我开开眼界。”

    白牡丹略作考虑,忽然指着路边阴凉角落处的一丛植物,道:“大哥,你看。”

    李松石转过头,发现那丛植物没有茎,只有叶子,叶片扁长,很是眼熟。

    只眨眼间,那丛植物却突然长出了几根直直的草茎,草茎头前处有个花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绽放。

    前后不过片刻,那里就多了六朵鲜花,花瓣有六片,中间皆有金色的副冠,形如杯盏,盏内又有黄色的花蕊,花味清香怡人。

    “哇,这韭菜,这韭菜居然开花了?”李松石惊奇的说着,在一瞬间,看到一丛植物从无茎到有茎,从无花到有花,看着花朵以肉眼可以的速度绽放,那种震憾,是难以形容的。

    这种情形,以前只在电视节目上看过,那是摄影师花了若干个小时,隔着相同的时间段,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拍下来,然后再播放的。

    但在现实生活中,能看到花朵如此张开,还真是一大奇观啊。

    他在这边赞叹着,白牡丹却有些尴尬:“大哥,这花,这花不是韭菜……”

    “不是韭菜?呃,也对,我以前在街上吃过烤韭菜的,那叶子比这小得多了,不大像。嗯,到底是什么呢?哈哈,我知道了,这是大蒜,我老妈以前用蒜叶炒过腊肉的。”

    白牡丹听了,哭笑不得。

    这玩意,这玩意真的是大蒜吗?

    看到她的脸色,李松石知道又猜错了,便问:“难道也不是大蒜?牡丹妹妹,你快说,这花……到底是什么花?”

    “是水仙花。”

    “水仙……呃,哈哈,它装得还挺像的,怪不得我刚才会认错。”李松石尴尬地摸着后脑勺,一脸傻笑。

    白牡丹一听,忍不住便笑了,只是想到这样子似乎有取笑李松石的嫌疑,大是不妥,便忙抿着唇忍住了。

    李松石道:“牡丹妹妹,想笑就笑吧,忍着多辛苦啊。”

    白牡丹便忍不住了,掩口葫芦。

    但只片刻,聪慧的白牡丹就醒悟过来了:水仙花并不罕见,只要开了花,很容易就能和大蒜区分开来了,李松石又岂会分不清两者的区别?

    水仙不开花——装蒜。这句揭后语,李松石肯定是听过的。

    他刚才揣着明白装着糊涂,分明是想逗白牡丹笑一笑,化解她的愁绪。

    想着,白牡丹有些感动:“大哥,谢谢你。”

    “呵呵,谢什么呀,你开心我也开心,看你愁眉不展我也难开怀,你多笑一笑,总是好的。对了,你是牡丹花仙,掌管的是天下的牡丹花,为什么又能让水仙花绽放呢?”

    白牡丹道:“牡丹花乃花中之王,小妹我身为牡丹花仙,自然有一种别的姐妹都没有的本事,就是能催发百花。”

    “原来如此。”

    催发百花,就是能让其它种类的鲜花加快开放了?

    想到这,李松石心中一动:“那,是不是也能催发茶花?”

    “当然可以。”

    可以?

    那岂不是发达了?!!

    说到茶花,李松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四个字——“十八学士”。

    身为宅男,如果说没看过《天龙八部》,那简直就是丢人啊。

    在《天龙八部》中,金大侠曾借段誉之口描述茶花,说茶花中最极品的,就是那“十八学士”,这种茶花,一株上共开十八朵花,朵朵颜色不同,红的就是全红,紫的便是全紫,决无半分混杂。而且十八朵花形状朵朵不同,各有各的妙处,开时齐开,谢时齐谢……

    当然,这只是金大侠的杜撰,现实中的“十八学士”是没有那么牛叉的。

    但是,如果白牡丹能让那茶花按照金大侠的说法来生长,到时侯拿出去一展览,引起轰动后转手一卖,那银子岂不就是哗啦哗啦地流进口袋?

    须知,天下间,物以稀为贵啊。

    李松石赶紧将这种花的形态给白牡丹描述一番,问她能否催发这种奇花。

    但可惜,白牡丹摇了摇头:“百花各有所司之花仙,若是茶花仙子,定能培育出这种奇花,但我本是牡丹仙子,管的是牡丹,能催发百花,已是特例了,若还能改变其它花卉的品种,岂不是簪越了?断无这种道理的。”

    哦……也是,如果牡丹花仙都能控制其它花卉的成长发育,能随意改变其它花卉的品种,那还要其它花仙子来干什么?

    恐怕花仙子们所属的机构要裁员了!

    只是,这催发百花,与掌管百花,究竟有何区别?李松石对此不大清楚,便问白牡丹。

    白牡丹答道:“催发百花,可以让其它花卉加速开放,但却必须是在其它花卉的花期内。比如:某种花的花期是五月到九月,我只能在五月到九月间让它加快开放,若是十月到四月之间,就无能为力了。而且,幼苗也无法开花。但若是掌管那种花的花仙,哪怕是让幼苗开花,哪怕是不在适当的时节,也能令它开花的。比如牡丹,一般是在四月下旬开花,身为牡丹花仙,我却可让它在全年的任何一天绽放,不管是春夏秋冬,不论是在雪山之颠还是大漠戈壁,都能含芳吐蕊,哪怕是幼苗也不例外。”

    “哦,原来如此。”

    感觉这仙术,似乎有些鸡胁啊。催发别的花,还不如掌管牡丹花这种职能有用,起码白牡丹能培育出一些名品牡丹花,说不定能卖出去。而其它的花,只要是在花期内,早开迟开,好像没多少差别。

    就像刚才的水仙花,本来就是在冬季开放的,能让它在冬季里提前几日开放,能有什么用呢?对大多数人来说,花开早几日和迟几日,根本没什么区别,如果能让它在夏天开放,那还有点意思……

    李松石想到这,忽然一怔:“咦?不对啊,牡丹妹妹,这水仙花好像是在冬季才开的,现在才五月初,你也不是掌管水仙花的水仙花仙,怎么刚才你又能让它开放呢?”

    “哦,掌管天下水仙花的廉水仙妹妹与我极要好,所以偶而让一些水仙花不按时长叶开花,也是可以的。”

    李松石暴汗,居然原来还有这种说法?感觉有点复杂啊。

    嗯,假如把花仙子当成某个公司的董事长,把花卉当成公司里的员工,如果甲公司的董事长跟乙公司的董事长很熟,那甲公司的董事长跑去找乙公司的几个员工帮他做事……

    这,这在人情上是说得通,但不会让管理变得混乱吗?

    这样的公司居然还没被弄垮台?真是想不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