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十五章 看草

第十五章 看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白牡丹想了想,她觉得,适合五月份种植的花,倒是有不少。只是,种下去的花,到了开花之期,她能有足够的灵气,让这些花在一瞬间同时开放吗?

    把这顾虑一说,李松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于是大手一挥,道:“种牡丹花去。”

    别的什么花仙子的事,迟点再说,先帮白牡丹补充点灵气吧。

    于是,出门,进菜园,挖坑,插枝条,浇水。

    唉,太阳那个大啊。

    可怜一个大好宅男,再这么晒下去,也不知几天就变成非州难民了。

    倒是白牡丹不怕晒,也就跟在旁边看着。

    见着哪些花枝有足够的生命力生根,那就先记下,若是生命力不足,也先记下。至于是否需要增加肥力,也先记下。

    这牡丹花归牡丹仙子掌管,又正好是花期,所以催发出牡丹花,耗费的灵气应该不多。

    灵气这玩意,估计其某一方面的作用,就跟化学里的催化剂差不多,或者就像是人体内的微量元素,它不能完全代替营养成份,更不能代替水份,平时所需也不多,但只要一点点,少到肉眼也看不见的微量程度,稍微改变一下体内的微量元素比例,就能改变整个生命体的新陈代谢速度,甚至改变整个生命体的生理状态。

    牡丹仙子是使用灵气的专家,所以,她收集的灵气虽然不足,却足以控制这一大片牡丹花枝的生长发育和结苞开花了。

    却说,那一男一女,就这么在园子里劳作着,说着话。

    某个宅男挖着坑,听着某位美女说着当年花仙子姐妹的事情。

    平时这些啰哩叭嗦的琐事,李松石是怎么听怎么烦,犹其是看到一群大姨大妈大婶大娘们凑在一起家常话短乱传谣言的,更是能绕多远就绕多远。

    但今天,他却是听得津津有味。

    温侬软语,听着听着,虽没注意她在说什么,却记住了那把声音。只要能听到她那把声音,心里就像有一方软绵绵的天地被触动了,很温暖,很柔软。

    如此,干活也不大觉得累了,时间也容易过去。

    一转眼,又到了晚上。

    天黑了。

    睡觉。很快,天又亮了。

    如此,眨眼之间,就是几天时间过去了。

    菜园子里种的牡丹,竟然还真的就开花了,五彩缤纷的一大片,整个园子里都是花影,都是花香,看起来很是养眼,很是舒服。

    但李松石却不由担心,那插进土里没多久的枝条,会不会被牡丹花把养份给吸收掉?就像某个精壮男子被榨汁机一般的美女吸**干似的……

    当然,这决不是在说李松石。

    李松石这几天,不仅没变**干,整个人反而变得很精壮。

    原先白得有点病态的皮肤,变得微黄,显得很健康了。

    说来也怪,头一两天干活那么辛苦,他以为第二天肯定会全身肌肉酸痛,难以爬起来的。

    记得读初中时,放了一个暑假,回去学校的第一天就是三千米长跑,结果腿肚抽筋,双腿和胸腹部的肌肉痛了整整一个星期。

    这一次,宅了若干年,突然进行这么辛苦的劳作,少说也得痛个十天八天的。

    但没有想到,他每一天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一大早起床,不仅没有肌肉酸痛,反而是神采奕奕的,精力充沛,全身仿佛有股用不完的力量似的。

    其原因,便是每一个晚上,白牡丹都帮他按摩

    难道她的按摩技术这么好?

    嗯,如果某个花仙子把每天吸收来的花之灵气,大部份都通过按摩手法注入你体内,你也会变得跟他一样精壮。

    每天都如此,两人间渐渐亲密。说像兄妹不是兄妹,说像情侣不是情侣,嗯,很古怪的感觉。

    今天一大早起床,李松石洗漱过后,弄了早餐吃。

    捧着一大碗青菜火腿粥,走向后边的菜园子……嗯,差不多变成花园了。

    周围种着不知名的果树,不好砍去,但种牡丹又占地方,所以菜园子里的菜被他清去了不少。

    却说他来到菜园,以为白牡丹又向往常那样,站在这里收集灵气,顺便采集花瓣上的露水。

    谁知一走过来,只见群花默默绽放,却不见白牡丹的身影。

    “奇怪,去哪了呢?”

    李松石左右张望着。

    突然,空气中凭空出现一道倩丽的白影:“大哥,快……快!!”

    李松石被吓了一跳,看了看,才道:“呼,牡丹妹妹,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急急忙忙的,吓了我一跳。”

    认识了这么多天,白牡丹一直是淡定从容的,还从没见过她如此的慌张,眼神里竟带着一丝慌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牡丹不由分说,便让李松石跟她出去。

    于是,两人……不对,一人一仙就这么跑出了家门,往西边去。

    他们家是在村子的最西头,再往西可就是山里了。以白牡丹的能力,最多也不过离家七八百米远,也不知要走到哪去。

    跟着白牡丹,沿着山道,绕过一座山,来到一处水洼,这水洼的水来自地下,也不知什么时侯通了地下河,这里居然冒出水。但水却不溢出,周围还长满了杂草,还真不容易被人发现。

    就算让人看到了,也以为是什么时侯下雨,山上流下来的积水呢。

    李松石打量了一下周围,除了一些树,也就是大片的杂草,也不见有什么古怪,便纳闷了。

    白牡丹指着水洼旁:“大哥,你看。”

    嗯?!

    李松石瞪大了眼睛,盯了好一会:“哪?”

    “那!”

    “那?”

    “嗯!”

    “呃……牡丹妹妹,你让我看的什么啊。”

    “花,那朵花。”

    “花?!”

    李松石大汗,看了好一会,他终于发现,水洼旁一堆杂草之中,有一株杂草长得比较高,嗯,四十几公分的样子吧。

    那草散生着五片二三十公分的狭长叶子,叶间的草秆顶上,有一根细细的细茎透出,顶处居然还长有一朵花,黄色的,有“哇哈哈哈矿泉水”的瓶盖那么大。但被草叶半遮掩着,刚才还真没注意。

    李松石看了半天,忍不住问:“那是什么花?”

    白牡丹摇头,顿了顿,道:“这……不大清楚。好像是稻田里和麦田里经常出现的那种草……嗯,好像人们把它叫荒草……”

    荒草……

    农民伯伯们经常下田锄荒除草的……锄掉的应该就包含这种草吧?

    李松石看了看,嗯,果然很眼熟……废话,能不眼熟吗?这玩意,稻田里,麦田里,田梗上,湖泊岸,小河边,道路旁,凡是阴湿一点的地方,都有这玩意的身影。

    只是,这玩意有什么奇怪吗?居然值得一大早就跑过来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