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二十八章 雨心

第二十八章 雨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正想着,李松石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记忆深处的阀门打开了,他想起很多年前,身后经常跟着一个挂着两条小辫子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脸上就长了一块斑,据说是从胎里**来的,后来还染上什么什么真菌的,很难去掉。

    那时,很多小孩子都取笑她丑八怪,不愿跟她一起玩,就连她哥哥也不喜欢带她出去。就只有李松石没嫌她,因为李松石那时觉得,她脸上的胎记,并没有他玩泥巴时,脸上沾的泥巴那么难看,就当她是脸上的泥巴洗不去就好了。

    所以,他背后一直有这么一根小尾巴跟着。

    没想到,这小尾巴长大了,竟是这么好看……前提是,没有那块惹眼的胎记。

    “这是……雨时妹妹?”李松石有点不确认地问,但心里,却是有**不离十的把握。

    “没错,没想到,女大十八变,只是……唉,可惜了。”李母说着,摇头微微叹息。如果不是那胎记,说什么也要争取过来当儿媳妇啊。

    她的声音很轻,没让那女孩听见。

    “石哥哥。”那女孩叫着李松石,很自然地走了过来。

    她怀里那只白色的小猫咪,张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

    “呃……雨时妹妹,好多年不见了啊。”

    “是啊,不过,石哥哥忘了人家已经改名字了吗?有句诗叫‘梅雨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那名字不好,所以早就改做梅雨心了。”

    那女孩走过来,很自然地说着,她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很好听,仿佛浑然没在意李松石不由自主盯在她脸上胎记的目光。

    因为她知道,在这世上,唯一不在意她脸上胎记的,除了父母和哥哥,或许就只有这位石哥哥了吧。

    李松石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毕竟记错别人的名字,还是很糗的,尤其还是小时侯的玩伴,自己死党的妹妹的名字。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因为那女孩改名字时,正好是读初中,当时改完名字,就搬家转学到其它地方去了,几年后,她们一家搬回到原来住的地方,她却没有跟回来,而是一直在外边读书,假期就勤工俭学什么的。

    平时,也没什么书信来往,更没上什么QQ联系。

    算算,有差不多十年不见了吧?

    只是没想到,隔着这么多年没见,对对方居然没有感到丝毫陌生,就仿佛才隔了一两天,彼此相处得还是那么的自然。

    看着那女孩,李松石心里有些感慨,很多许多年前的往事,一幕幕地在脑海里浮现起来,就像发生在昨天,还是那么的清晰,没有丝毫褪色。

    正陷入回忆中,旁边就传来梅雨山大着嗓门说话的声音。

    “石头,我妹妹带回来一只小猫,你知道,我家里是不允许养宠物的,而且……”

    而且,小动物如果不干净,身上的毛发会让梅雨心的胎记过敏,发痒……还真是古怪的胎记啊。

    只听梅雨山轻咳一声,又道:“所以,我妈说要把这猫丢了,我爸说要做龙凤虎(注)。结果我妹妹听说你在这里种花,就要跟过来,把这小猫托给你养。嗯,这山村里,我估计老鼠是肯定不少,有那猫呆着,那老鼠也不敢来了。”

    “哈,那可就谢谢雨心妹妹了,我正想要个宠物养着呢。哦,对了,这只小猫起了名字没有?”

    梅雨心刚想说话,梅雨山却已抢过话茬:“起了,叫白毛女!”

    白……毛女?

    晕,我还杨白劳呢。

    “哥~~”梅雨心却是不满地瞪了梅雨山一眼,又对李松石道:“石哥哥,这是小白。来。小白乖,给石哥哥打个招呼。”

    说着,抓着小白的右爪,在空气中抓啊抓啊的,像在打招呼。

    小白?!!

    听到这名字,李松石差点被雷倒了。

    嗯,不错。这个名字,起得很好,很强大,不比白毛女差到哪里去啊。

    他怕自己笑出声,很干脆地转过话题,道:“嗯,好名字。对了,山角,我的冰箱,还有鱼和小鸡小鸭呢?”

    梅雨山暴汗:“冰箱没买,因为放不下。鱼等下再找村民吧,小鸡在车里。”

    说着,从车里拎出一笼小鸡,又拎出一笼老母鸡,还有一堆水管水龙头什么的,居然连水泥和石灰也都买了,用袋子装好后,外面还套了胶布,免得那粉尘飞出来。但是,没有小鸭,像是衣架洗衣粉之类可以在村里杂货铺买到的东西也统统没有。

    “我说山角啊,你偷工减料啊。”

    “去你的,买这些东西就浪费好多东西了。石头啊,怎么说,我也帮你买了不少东西,该请客了吧?”

    “嗯嗯嗯,等下你到杂货铺买几斤酒,再去村民那里买些鱼,我给你做鱼生吃,如果你嫌我手艺不好,自己下厨也行,包你酒足饭饱……唉哟!”

    李母敲了李松石脑袋一个爆栗:“你这孩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教训。

    李松石愁眉苦脸地听着,梅雨山在旁边兴灾乐祸地笑着,梅雨心微笑地看着。

    “好了,老妈,下回再说吧,要不然咱们中饭不吃,改吃晚饭好了。”

    李母又嘀咕了两句,才放过他。

    接着,三人拎着不同的东西,李松石扛着水泥,往果树林里的房子走去。

    路上,梅雨山左右张望着,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石头啊,我说,怎么经过了这么多天,这里好像都没什么变化啊。”

    说着,偷偷瞄了李母一眼,似乎巴不得李松石的老妈再唠叨他一顿。

    李松石顿时为之气结:“你这话,先去看看我的花园再说吧。”

    四人走着,梅雨心突然指着果树林里的一棵树:“咦?石哥哥,那棵树应该是荔枝树吧?上面的果子怎么那么怪?是嫁接的吗?”

    李松石扭头一看,登时晕了。

    梅雨心这丫头,眼神干嘛那么好呢?那棵荔枝树明明被附近的树档着了,她居然还能发现?

    没错了,那棵荔枝树,就是被原青青“改造”过的那一棵。上面的荔枝,最近仍在不断地长大,比那天又大了一圈。

    但是,居然还没变红?!!

    李松石前两天就在考虑,是不是该拿棍子把那荔枝打下来算了,免得让人看见了麻烦。

    但想了想,终究没舍得,同时也有点好奇:这荔枝,到底能长到多大个呢?

    结果,现在还真让人抓住发问了。

    李松石在这边吱吱唔唔的,李母和梅雨山已经好奇地放下东西,钻进果树林里,围着那棵树啧啧赞叹。

    “奇迹呀,还从没见过荔枝能长这么大个的,跟小孩子的拳头似的。”

    “嗯,这还是不是荔枝呀,看着挺像,没想过能长得这么大。儿子,你是怎么搞出来的?”

    被抓住问话的李某人,冷汗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吱唔了一下才道:“我也不清楚,那个,前段时间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在一起,发现怪难闻的,想随便找个地方泼了,顺手就倒在这树下,没想到它竟然长成这样了。”

    四道鄙夷的眼神立即射了过来。

    梅雨山的意思很清楚:“小样的,二十几年的哥们了,想骗我?换个像样点的理由吧。”

    他老妈更是直接道:“你这孩子,从小时侯起,就不怎么会说谎,每次说谎都是吱吱唔唔结结巴巴的。”

    李松石暴汗,心里哀叹:“难道,我真的纯洁到连谎都不会说的地步吗?没想到,我居然是如此纯洁的一个人……二十几年,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认清楚了自己……”

    于是,为了表现他并非没有撒谎的天赋,这小子脸有点红红的,手挠着脑袋:“呃,这都被你们看出来了?其实是我前段时间在网上遇到个以前在学校时认识的朋友,他说他在某个农业研究所工作,那里有种药品,能让果树产生变异,但这种变异是不可控制的,有可能变得更好吃,有可能变得不好吃,甚至还有毒。那药他可以偷点出来卖,但要两百块钱一小瓶,问我要不要试一试。我觉得,跟那家伙挺熟的,那人看着也厚道,试就试吧,万一变异出一棵良种荔枝,那就赚大了,万一没变异出来,就当赔了两百块买个教训。所以……就成这样了。你们别看它个挺大的,现在我都不敢吃。”

    两人点点头,似乎相信了。李母还唠叨他一通,说要让他小心上当什么的。

    倒是梅雨心却只笑眯眯地听着,侧着小脸,有些古怪地看着李松石,仿佛看穿了他的谎话。

    阳光,照在她那完美的半边脸上,显得她是那么的完美,神情是那么的柔和……与那光,有种说不出的和谐……

    ———————————————

    注:龙凤虎,是一道把蛇鸡猫一起炖的菜,据说很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