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十五章 午饭

第三十五章 午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至于这房子的土地,后来收归国有了。再后来,上面把土地分下来,你那表曾祖就得了这块地。据说,你们李家祖上的族谱,就埋在这块地的某一处地方。”

    嗯,不错,祖上曾经居住过的地皮,今天又回到咱李家后人手上。

    只是……李松石看了看周围,心想:难道还得真把这地方全刨了,找出那族谱?

    他摇摇头,就算那族谱再怎么珍贵,也是老黄历了,难不成他还能卖族谱?为这瞎折腾,实在不值得。

    不是他对祖辈什么的没啥怀念之情,只是,就在今天之前,他还一直以前,祖祖辈辈都是给万恶的地主阶级剥削的苦哈哈的贫农呢。

    以前看到那些穿越到民国的小说,他还总是幻想,自己如果穿越回民国,就要做一个伟大的人民斗士,替那些苦哈哈的劳苦大众挺身而出,与那万恶的地主阶级做斗争,打倒那些压在广大人民群众头顶上进行剥削的土豪劣绅。

    但没想到,这一转眼之间,他居然就变成了那地主阶层的后代,实在是……

    无语了!

    虽然那曾曾祖似乎还是大善人,曾祖在赌桌上也很“乐善好施”,貌似也算得上是赌坛大善人,但怎么听,他对这故事都没啥感觉啊。

    李松石的爷爷在他三岁那年就死了,只有点很模糊的印象,从小到大,最亲的也就是爸爸妈妈外公外婆和奶奶。如今,听到那当年的故事,就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找不到任何共鸣之处,实在怀念不起来。

    如果是说,那位曾祖是娶十个八个的老婆,一个帮洗脚,一个给按摩,一个吹箫,一个谈琴,一个唱曲,一个夹菜,一个喂饭,剩下几个再跳艳舞,那说不定还能让他有点共鸣感。

    比如,民国时期,某位传说中的孙大大,用毕生精力来将LoLi控事业发扬光大,无怨无悔地用一生去迎妻LoLi,疼爱LoLi,这么伟大的情操,李某人就会忍不住兴起敬仰之情,有惺惺相惜之感。

    李某人对LoLi没有那种爱好,但鸿钧大大却说了,大道三千,条条皆可相通,皆有证道成圣之望。所以LoLi控事业与花仙子控事业,也是有相通之处的,可以相互探讨研究嘛。

    嗯,话归正题。

    却说,李母又和他谈了一些听来的故事,比如,那带他爷爷出来开饭店的表祖,跟那个留下一幢房子和一块地的表曾祖,就没啥关系,因为那表祖跟那表曾祖是不同一个姓氏的。

    那表曾祖叫李显才,也姓李,是因为李松石的曾曾祖,娶的也是姓李的女人……嗯,虽然在很久很久以前,是禁止同姓结婚的,但在李松石的曾曾祖那一辈,这规矩就没了,反正不是直系成亲就没事。

    而那表曾祖李显才,当年跟他的曾祖似乎也不怎么好,也是早早就离开落花村,到李松石的曾祖死时才回来,主持丧事。

    只是,他在外乡讨活计的时侯,不小心跟人争执,被打坏后腰了,虽然不碍于房事,却一直没有后裔。也因此,李松石的父亲,才得到这份遗产。

    而李松石,也因此才能在这里悠哉悠哉地种着花,呼吸着清新空气,偶尔偷偷看着白牡丹的胸口流口水发呆……

    汗,最后那点,别人却是不清楚的了。

    话兴正浓,但,饭菜却上桌了。

    菜香飘来,早已饥肠漉漉的两母子只得中断谈话,去前边吃饭。

    吃饭的地方是在那幢只有一层高的钢筋水泥楼房下。那里有一间专门待客的厅子,以及两间从没用过的空房。

    桌上的菜,材料不多,样式也是不多。

    鸡汤是有的…………梅雨山那家伙,炖了鸡才想起还有条鱼。

    另外,还有酱油干炒鸡块,清蒸全鱼,外加两个炒青菜。这些菜式都简单到了极点,就是图个快字,因为肚子都饿了,就懒得搞花样了。那些鸡内脏清理过后就全丢鸡汤里混在一起炖,鸡血就加点盐放那懒得动了。

    看到这菜式,李松石叹了口气:“早知道你弄那么简单,直接烧一锅开水,再把火盆和鑵头端上来做火锅不就得了?”

    梅雨山郁闷至极,却又无话可说,只得直接开了瓶三花……嗯,村里杂货铺就只有啤酒和三花酒卖……然后满上一杯,跟李松石干了。

    空腹喝白酒,那酒量本就不怎么样的李松石,当场脸就红了。

    走到一旁看着众人吃饭喝酒的原青青当即好奇:“石哥哥怎么一杯酒喝下去,脸都红了?嗯,以前也是见有人喝过酒的,都没他变化这么大。难道这酒有什么古怪……改天,让牡丹姐姐也喝喝看,如果姐姐脸也变得这么红,不知会变得有多好看……”

    这丫头在那转着古怪心思,想着怎么把酒灌到牡丹根下,又担心弄坏了白牡丹的花身本身,小脑瓜子转啊转的,也不知想出了什么馊主意。

    而这边,众人就动筷了。

    由于梅雨山等下还等开车回去……不宜喝酒,所以喝了一杯就禁了。那老村长想拼,李松石只得顶上。

    只是,李松石喝了几杯,就觉得不对劲,怎么今天酒量似乎变好了?除了第一杯喝着有点难受,后面这些酒喝下去,感觉除了肚子胀一胀,热一热,就没啥了。

    却不知,他的体质,早已在白牡丹的调教……啊,不对,是在调理之下,已经变得很牛叉了。

    如此酒过数巡,他与那老村长越喝越多,他老妈都悄悄伸手指捅他的腰,让他别喝那么多了。但那老村长酒兴上了头,还在那大声嚷着,要酒到杯干。

    看到那老村长也是快醉了,李松石也不想再拼下去……他本来就不喜欢拼酒。

    于是,回头看看,正好看见白牡丹从门外走进来,就偷偷打了个手势。

    那白牡丹怔了怔,随即抿着嘴笑,走上前,玉指在那老村长的耳朵后侧轻轻一按。

    那刚把酒杯放下的老村长当即晕倒过去,睡着了。

    嗯,很好,很强大!

    没想到花仙子的按摩手法居然还真有这种用途?

    以后跟人拼酒就不愁了。玩骰子,让花仙子去偷瞄,想让人先醉倒,要不按晕他,要不就按在对方中脘的位置,看他吐是不吐。

    李松石想到得意处,嘿嘿奸笑着,旁人看到,还以为他醉了。

    梅雨山那家伙还不忘偷偷跟梅雨心说:“看见没?这家伙酒品不好,如果以后成了亲,不知道醉后会不会打老婆啊。”

    梅雨心脸色一红,没想到梅雨山还真是一误会就误会到底。

    而旁边的两位花仙子耳朵尖,听到梅雨山说李松石的坏话,原青青不忿,也走上前,学着白牡丹在梅雨山耳朵后边一按……

    那家伙居然也当场晕过去了。吓得李母赶紧站起来:“怎么雨山才喝一杯也醉了?”

    只有李松石和梅雨心……嗯,还有白牡丹,都满脸古怪地看着原青青,但那丫头,却是一脸无辜,吐了吐舌头:“我只想试试,没想到这么灵。”

    过得片刻,被掐人中的梅雨山醒了过来,还觉得很疑惑,似乎有点想不通。

    再过片刻,这家伙脑袋清醒了点,把李松石移栽好的花,和老村长带来的酒一起装上车,开了回去。

    那药酒的钱,就让李松石等那老村长醒了再给了。

    说到那药酒,李松石突然也想让老村长帮弄几坛了,回头给老爸补一补,他自己也补一补。

    但白牡丹却摇头:“这酒除了劲道强点,跟车瑞华妹妹和元灵儿妹妹酿出来的酒相比,差得远了。”

    车瑞华?还有元灵儿?又是何方花仙?

    李松石赶紧请教。

    白牡丹道:“车瑞华妹妹是掌管华夏灵芝花的花仙子,元灵儿妹妹是掌管华夏参花的花仙子。”

    日,灵芝花?参花?

    听起来,似乎是非常了不起的东西。

    “那灵芝花是什么东西?还有参花……是不是很珍贵?”

    “当然,灵芝花,指的是灵芝王所开的花,有延年益寿之功效,极为罕见。而参花,包括人参与三七所开之花。三七是二至三年开花,性凉,人参三年至四年开花,性温。每一株人参每年才开一朵,约六十斤才集得一两,可谓珍贵。是滋补的极品。”

    六……六十斤人参才出得一两参花?

    那这参花得多贵啊?

    传说中,花粉最补肾,那如果再专门从参花中选出花粉来服用……偶日,这不是金枪不倒了吗?

    什么?说人参花的花粉难得?

    不难得!!有花仙子在,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不过,这参花……参花,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李松石回房用脑上网查一下,一看,晕,那参花怎么会便宜到这种程度?

    嗯,原来都是人工培植的。

    也对,人工培植的东西,价格便宜点也正常,那功效,想必也差得远。

    但李松石有花仙子……主要是有原青青在啊,补充点生命力进去,那人参还不嗖嗖嗖地长得跟萝卜似的?还是特大号的那种,功效绝不比野生参差。

    到时再有白牡丹或那什么元灵儿花仙子帮忙催参花开放,那花粉不就扑簌簌地直落下了吗?

    再把这些花粉往肚子里一灌……李某人就敢跟轩辕黄帝他老人家挑战了。您老人家御女三千而飞升成仙,偶也不差啊!!

    嗯,这纯是YY了,李某人哪来的三千MM?

    不过,那人参和灵芝,看来是得种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