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十四章 夜雨

第四十四章 夜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此时天黑了,雨渐渐变大,周围有风不断吹来,风凉嗖嗖的,不像夏天的天气,倒像是秋天了,也许因为这里是山里的关系吧。

    空气中有种清新的泥土香味,还有一种淡淡的,很熟悉的清香。那是松树散发出来的气味,也不知是哪座山上的树,让风把它的气味带到这边。

    脚踩着松软软的泥土路,耳边只有沙沙雨声,心情反而显得宁静了。

    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单调的沙沙雨声,一切,都变得单纯,纯净……没有丝毫杂质。

    深深吸了口空气,那种清新感,让人的心情都变得纯净,没有烦恼。

    李松石走了几步,任由雨水打落在身上,清清凉凉的,很是清爽。

    但是,雨渐大,易模糊了眼,也就打起了伞,让那雨水落在紫色的伞面上,发出哔哔嘟嘟的声响。

    他把伞稍微抬起,道:“牡丹妹妹,你也进来避避雨吧。”

    白牡丹微微一笑:“我不怕雨淋的。”

    雨水从天上落下,穿过了白牡丹的身体,滴在地上,渗入土中。

    那白牡丹,就如同一个最纯洁的精灵,不沾惹世间半点尘埃,不沾染人世间的半分水渍。

    因为这水,是用来冲洗污垢的。

    她身上没有半点不洁,又如何让这水,在她身上停留呢?

    李松石微微一叹:“周围黑漆漆的,阴森森的,好像暗地里随时有什么东西会扑出来。看到你这样子,我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白牡丹不禁轻声笑了笑,正要走入伞下,却又止住了脚步,定住了身上的灵气,想看看李松石又有何话说。

    这一刹那,随着她身上的灵气收束,她的身体凝实了许多。雨水打落在她身上,纷纷飞溅,两肩处的衣物,甚至微湿了。

    也不知是她故意让这雨水淋湿她的香肩,还是她身上的衣物过于凝实,以致挽留住这想落到大地上的雨水。

    李松石怔了怔,眼睛飞快地在白牡丹胸脯处瞄了一眼,没湿?

    太可惜了!!

    他心中微感遗憾,又摇摇头,劝道:“看你这样子,就像一个暴露在雨水被雨水淋湿的可怜女孩。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撑着伞,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在这让雨淋湿?”

    白牡丹嫣然一笑,就如同夜中有万朵鲜花在瞬间绽放,朵朵鲜花俱散发着不同皎洁的微光,斯之美,难以言辞形容。

    李松石被她那光采吸引住了,愣了好一会。

    虽多次得见白牡丹的美,但此时,仍不由自主地被这种美震憾。

    好不容易定了定心神,他抬了抬那雨伞,白牡丹便轻盈地走入伞下。

    一把紫色小伞,一男一女,漫步雨中。

    天色更晚了,周围只有背后那房子透出的光亮。

    天上积着云,下着雨,周围完全暗了下来。

    白牡丹的身体绽放着淡淡的微光,皎洁如明月,如同夜明珠一般。

    她的光,只照在两人身旁,周围,仍是一片黑暗。就如同无尽黑暗中的一点光亮,那光亮,只在伞下,只照着这片属于两人的空间。

    伞不大,远看如同风雨中的一朵小花。

    它是无法完全遮住两人的身体的,所以雨水依然打落在李松石的左肩,和白牡丹的右肩。

    伞下,两人的身体也靠得很近。

    李松石今晚穿着一件短袖上衣,行走间,右臂自然碰到了白牡丹的左臂。

    她的手臂,软软的,滑滑的,冰冰凉的,如同没有丝毫温度。

    两人挤得这么近,身边是那熟悉而又诱人的香味。

    李松石不禁有些心动了。问:“牡丹妹妹,你冷吗?”

    白牡丹摇摇头,这天气虽然有点凉,却说不上冷,不知他为何这么问。

    “那你的手怎么会这么凉?”李松石右手执伞,左手手指轻轻碰着白牡丹的手背,很快便又收了回来:“冰冰凉凉的,和水一样。”

    白牡丹双手放到身前,掌心朝上,看着自己晶莹如玉,释放着微光的小手,道:“我们花仙子,本来就是没什么体温的。”

    “哦,我看那牡丹花喜欢阳光,我以为这花是喜欢温暖的。”

    白牡丹轻声笑了笑:“正因为花本身没什么温度,才会喜欢阳光,需要阳光提供温暖啊,正如寒冬,没有足够的温度,我们这些花,就大都不能开放了。”

    “如此说来,你也不大喜欢寒冷?”

    白牡丹微微点头。

    “那,天气渐凉,你不介意我给你提供点温暖吧?”

    李松石大胆地伸出手,轻轻握住白牡丹的小手。用掌心,把她的小手裹住。

    “啊……”白牡丹微微一惊,略一挣扎,便不动了。

    抬起头,满脸绯红,偷偷看着李松石。

    李松石心里紧张得……那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

    天知道,刚才他是怎么鬼使神差地说出那句话,怎么会那么孟浪地伸出手去抓住白牡丹。

    如果让他事后再来一次,他真不敢肯定自己还会不会有那种勇气……

    此时,正忐忑地看着白牡丹。

    白牡丹没有说着,只是脸上和脖子上都布上了淡淡的红晕,胸脯也微微起伏着。

    花仙子不须呼吸,但她心情激动,那灵气波动强烈,也如同正常人一般,显得很紧张。

    “你的手……”

    李松石刚想说什么,但一颗心,却仿佛跳到了嗓子眼,把剩下的话都堵住了,什么都没说出来。

    看着李松石紧张得满脸通红,以及眼神中透出来的神情,白牡丹只是脸带羞喜,微微低下头,翘挺的眼睫毛一动一动的,什么也没说,任由他握着。

    李松石见状大喜,心中狂呼:“老娘,我终于摸到喽~~~”

    他心里充满了喜悦。

    古人云,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在古代,能抓住女子的手,基本上就代表着抓住她的心了。

    李松石能不高兴吗?

    说到这,可能有人会不屑,不就是握一下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抓抓捏捏……

    嗯,说得有点道理,现代人是很开放的,别说搂搂抱抱亲亲,就是上床玩一夜情也不算什么。那些传说中只见过一面就开房HAPPY,第二天吃干净抹嘴就走的事,也不算新鲜了。

    但问题是,这李松石这家伙是个宅男啊,而白牡丹还是古代女子啊。

    李松石这家伙没认真谈过恋爱不说,女孩子的手都没认真摸过。梅雨山有几次都想拖他到那些有特殊服务的地方体验一下,但都被这家伙拒绝了,说是要把第一次留给最爱……

    嗯,虽然他的第一次早就奉送给五姑娘了,但这一点,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坚决不能承认。

    某男,绝对还是处的,没开苞,自己还是非常非常纯情的小男生,最适命那种纯情的桥段,那种大鱼大肉的类型,不适合自己。

    李某人是这么认为了。

    而且,他这么高兴,除了自身是宅男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所谓“越难到手的东西就越是显得珍贵”,白牡丹的气质,相貌,很多时侯都让李松石在她面前感得有点自卑。感觉自身无论身家财富,学历和社会地位,包括相貌什么的,怎么看都不像能配得起白牡丹。

    但现在,这梦想中的仙子,乖乖的让他牵着她的手。他还不欣喜若狂吗?

    古人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虽然那个“子”未必就是女子,但牡丹妹妹让偶这么牵着,是不是代表了什么呢?

    嗯,这一次,是牵了手。

    那下一次,就可以抱抱了。

    再下一次,是不是就可以……亲亲?!!

    那再下下一次呢?

    该不会就能圈圈叉叉了吧?

    牡丹妹妹虽然喜欢穿唐朝的宫装,但性子却是有些衿持保守的,属于很古典的那种女子,如果能生米煮成熟饭……

    嘿嘿,嘿嘿……

    “老妈,估计你明年就能抱孙子了。”

    李松石在那YY,心里转念又想:“白素贞跟许仙生出位状元儿子许仕林,三圣母跟刘彦昌生生出了沉香,七仙女跟董永生出……生出谁来着……嗯,这说明咱们人类的基因还是很优秀滴,不管是跟仙女还是妖女结合,都能生出非常牛叉的后人。那我跟牡丹妹妹圈圈叉叉,会生出什么来呢?”

    白牡丹不知李松石心里在想些什么,不然怕是羞得立即躲回本体花身,不肯露头了。

    此时,只将小手任由李松石握着,默默无言,嫩脸微红,就这么静静走着。

    --------

    夜雨,绵绵密密,温柔如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