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四十六章 雨后

第四十六章 雨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提原青青,却说李松石和白牡丹,正在荔枝树下,默默无声,享受那宁静与淡淡的温馨。

    听到村中的惊叫声,两人声从沉寂中惊醒过来,面面相觑:发生什么事了?

    接着,听到有人尖叫说有鬼,那声音在山与山之间反射,形成一**的回音,两人更是惊疑。

    “怎么这里还闹鬼?”李松石疑惑。

    白牡丹却道:“该不会……该不会是青青妹妹吧?听她说,她以前很喜欢装鬼吓人的……”

    李松石暴寒。

    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事情可就大条了……

    于是,两人打伞,走向村子刚才发出尖叫声的地方。

    离开果树林,天上的雨渐渐稀疏,一下子就停了。

    李松石收了伞,却见天上流云游走,浓厚的乌云中露出一丝空隙,温柔的月光,从那空隙中照射下来,正好落在白牡丹脸上,映出一张同样皎洁的面容。

    那天上的月光,破开重重乌云照下,就如同月宫中的广寒仙子,有感于人世间的花仙子长得太美,不愿她专美于人世间,所以才展现出自身的美丽,欲与白牡丹一较高下。

    月色,朦胧。

    淡淡的,照在田垄上。

    稻田里,传来此起彼伏的蛙声。

    水边,稻子叶上的水珠,映射着月光,不时滑落,发出滴答声响。

    走在田野边上,李松石诗兴大发,张了张嘴,正要吟诵几首跟蛙声和稻田有关的诗句。

    但嘴巴张了半晌,最后却是无奈地闭上了——他爷爷的,明明记得读小学和读初中时,学过几首诗的呀,怎么一下子全都忘记了?

    有人偶尔会提笔忘字,但没想到,李大才子也会有张嘴忘诗的一天。

    却说两人静静地走着。

    路,是泥路。

    被雨淋过了。

    有些泥泞。

    只得在较高的地势处走着。

    幸好此地路面良好,没有牛车经常走,不然,雨后的夜晚就不好走路了。

    此时,牵着白牡丹的小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着,心里在哼着娱快的小调,没多久,就来到刚才周围传来尖叫声的地方。

    这里周围有不少村民的房子,但灯都是关着的。但一些窗帘背后,却有人在偷看。

    一看见李松石,就赶忙躲了起来。

    李松石感到奇怪,他身边的白牡丹已经隐去身形了,还收敛了光芒,应是无人能发现,这些人怎么会那么怕他?

    他找了一间窗户敲了敲,问:“有人吗?大叔大婶,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窗后没有人回答。

    一连敲了几间都没反应。

    奇怪了,刚才明明有人藏在窗后面的呀。怎么都没人出声?难道把咱们伟大的主角当成传说中专门敲寡妇窗口的那种大淫棍了?

    李松石不解。

    心想:干脆明天再去找村长问问,这晚上的不好过去,万一人家休息了,或者正好跟老伴嘿咻嘿咻,调剂一下生活情趣,被打扰到就不好了。

    嗯,什么?有人说,那村长老了?

    老了不要紧,不是说人老心不老,又说什么宝枪不老的吗?廉颇七十,还能一天射几十次呢……哦,是射箭。

    那村长才六十几,不说还能提枪再战三十年,那再战七八年还总是可以的。

    总之,晚上去打扰人家休息,是很不好的行为。

    作为很有道德,又懂得“推己及人”的李某人,当然不会做出这种事。

    于是,回头就想走了。

    此时,藏身在被窝里,或是藏在窗帘后的村民,都松了口气。

    因为他们大都在想:李松石这娃,十有**要被厉鬼缠上了,也不知能不能顶得过今天晚上,还是不要随便接近他的好。

    当然,村民虽怕事,但很多人的心地还是善良的,大都在向观世音菩萨和满天神佛祈祷,希望能保佑这村子平平安安地底过这个难关,保佑那年轻人不被厉鬼害死。

    而就在李松石回头走了几步,附近一间房子里却传出一个老妇人的声音:“年轻人,如果你拿了红围巾,就赶紧拿出来吧,免得遭恶鬼暗害。如果没有,你还是快走,快点离开这村子吧,这地方不安全!”

    “你这死老太婆,胡说些什么?快住嘴。”那房后传出一个老头子的声音,想来是那老妇人的老伴。

    李松石满头雾水:“厉鬼?什么厉鬼?”

    他问了几次,没人回答,但心里,却隐隐猜到与原青青有关了。

    于是,与白牡丹回家。

    回到家中,只见梅雨心开着电脑,放着音乐,却没坐在电脑旁,而是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眼中流露出一种怀念的神色,也不知是不是回忆起了以前的事。

    听到脚步声,梅雨心回过头:“石哥哥,牡丹姐姐,你们回来了?”

    李松石点点头,却问:“青青呢?有没有回来?”

    梅雨心摇头:“没见到啊。难道,她不在荔枝树那边?”

    李松石摇摇头,一方面怀疑刚才是不是原青青装鬼吓人,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另一方面却担心愿的青青是遇到了什么事,所以才没回来。

    梅雨心刚才听着音乐,又在想心事,没发现村子里闹鬼,只劝道:“青青妹妹是花仙子,生命力又强大,应该是没什么事的。石哥哥你不如先洗个澡,在家里等等?刚才我看到外面风大,家里又没雨衣,料定你出去是要被雨淋了,所以事先烧好了水,切了几块姜片下去,现在就可以洗了。”

    李松石先是摇摇头,有点担心原青青,待听到后半句话,却是愣了好一会,心里升起了一股暖意。

    “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你不是说把我当妹妹看的吗?妹妹帮哥哥烧洗澡水,很正常啊。”

    “呵,正因为是把你当妹妹,才要说声谢谢的呀。我们平时受到陌生人的帮助,都要说声谢谢。为什么面对熟人和亲人的帮助,这谢谢反而说不出口了呢?”

    “那是因为,说谢谢会显得生份吧?”

    “那可不见得。说谢谢,是一种礼貌,能让人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肯定,所以也是一种鼓励,是一种赞扬,能让人心里感到舒服。既然对陌生人都能说出这句话,不吝于表达出自己的感谢之情,那对自己熟悉和亲近的人,为什么反而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激之情,反而要隐藏起来呢?感谢之情,是要表现出来,才能让人明白,才能让人知道你感激他的。”

    梅雨心听得怔了怔,片刻,才皱了皱可爱的鼻子,道:“哼,人家说不过你。”

    李松石只是轻声笑了笑。

    他话是那样说,但对于梅雨山,他好像还没说过谢谢……嗯,以前他帮助梅雨山时,那家伙貌似也一直没说过谢谢。不够厚道啊,回头非要山角那家伙当着自己的面,说几百声谢谢才行——这样才是懂礼貌的乖小孩啊……幼儿园的姐姐老师就是这么教的。

    李松石心里猥琐地想着,却向厨房走去,打水洗澡了……他也担心因为淋了一场雨而感冒啊。

    只是,平常是用井水洗冷水澡的,倒是没怎么洗热水澡。

    因为要洗热水澡,很麻烦,得用锅来烧。

    李松石懒人有懒办法,早已备有电热水器了。

    但让他郁闷的是,这里实在是太环保了,井水里出的水,比城里卖的那种大桶装的矿泉水还要好。

    所以这地方是没有自来水的,家家户户都用井水……没接自来水管,那电热水器就无用武之地了。

    因此,前两天才让梅雨山把水泥买来,打算就是想在那一楼的楼顶装个蓄水池,再把手压式汲水器改装一下,然后就能在一楼楼顶汲水蓄水,并接上自来水管,以后天凉,就能使用电热水器了。

    现在没弄好蓄水池,本来以为今晚又是要洗冷水澡的,倒没想到,梅雨心已经很体贴地帮他烧好了水,还放了姜,倒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