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十三章 神棍

第五十三章 神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张道公打量了李松石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老村长迷迷糊糊的,就问:“啥意思?又点头又摇头的。”

    那张道公朝后边飞快看了一眼,轻声说:“这小哥面色红润,气血旺盛,身体健康得很哪。”

    “我不是问他身体健不健康,我是问……有没有……有没有被那东西缠上。”

    那张道公反问:“你看他这么健康,像是被鬼缠上的样子吗?”

    老村长一噎,狐疑地上下打量着李松石,又摇摇头。

    那张道公低声道:“我看啊,这次十有**又是谣传。”

    “不是谣传。”那老村长说:“我昨晚亲眼看到的,那半边身子女鬼追在人后边飞呢。”

    “真的假的?”那张道公吃了一惊。

    “当然是真的。老表,你搞不搞得定啊。”

    “这我也不清楚,反正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技艺,我也就靠这混口饭吃,真要斩妖除魔,还没试过啊。”

    李松石在旁听着有点无语,这张道公看起来挺实诚的啊,不像装神弄鬼的那种,不过就是没啥道行……青青都在他面前乱晃,他都没看见。

    对了,青青,你干啥呢?怎么把手指头都快戳到人眼眼皮底下去了,那一弄伤了人家怎么办?

    只见原青青在那张道公面前转来转去,一时伸手在那道公眼前乱晃,一时间扮鬼脸,还在那说:“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就差没当面骂人家是睁眼瞎了。

    李松石看得暗暗发笑,忍不住悄悄拉了拉原青青衣角,瞪了她一眼。

    原青青吐了吐舌头:“石哥哥,这个道士是假冒的,他看不到我。”

    “我知道。对了,你可别在这个时侯搞什么吓唬人的把戏,万一把人吓住了,那这里出恶鬼的事可就真传了出去,以后麻烦可就大了。”

    李松石悄声说着,原青青只得点头。

    在以前,她遇到道士跟和尚来降妖除魔,十有**要恶搞一番,不是放火烧人家头发,就是扯掉人家的发簪帽子,但现在被李松石警告,就不敢乱来了。

    之后,李松石让原青青先进去提醒一下白牡丹和梅雨心,他则带着这些人进果树园里。心想:“希望他们没发现什么,就这样闪人。如果硬说这里闹鬼,那……还真不知道该不该让青青做弄一下他们了。”

    不过,他倒是瞎担心了。这些人进去转一圈后,倒没找到什么古怪的东西,就是见到那棵荔枝长得牡别大的树,也没把它当成妖树,也就惊叹了一番。还向李松石打听怎么把荔枝弄得这么大个,最后还要求,得那荔枝真变异成功了,希望能给他们留几个种核或枝苗什么的,让他们也种种。

    当然,树苗钱,不是问题。

    李松石自然是答应了——反正到时侯这荔枝能不能培育出变异品种,还不是他说了算吗?想让它变异成功,让原青青来多几次仙术,不信它不变异。想让它不变异成功,把果子都吃了,核都砸了,树都砍了,谁能说它变异了?

    打定主意,就和那些人出去了。

    看到村民们在外边等侯着,那张道公就说,这里没发现有鬼气。

    李松石心里松了口气,但心中却很奇怪:“这些神棍,不装神弄鬼,他们怎么骗吃骗喝,怎么赚钱?”

    却见那些村民议论纷纷,因为昨晚是真见了“鬼”的。

    那张道公解释:“这鬼,跟人也是差不多的。有些人实诚点,有些人就喜欢撒谎。而那鬼,也有喜欢撒谎的。说不定,你们昨晚见到的那鬼,是从山那边的古代乱葬岗溜过来的,跟这果树林没关系,但想找个地方住下,就想骗你们说这里是她的地方,让村子里不得安宁,最后把李小哥逼走,她反而能呆在这里长期住下去了。”

    顿了顿,又问:“那昨晚,被鬼追的人,没事吧?”

    村里的人说,是病了一场,感冒了,想来是被吸了阳气。

    那张道公就笑着说:“被鬼吸阳气的人,要不就直接死了,要不就是瘦得皮包骨头。那人只是病了一场,应该是昨晚被吓晕,又被雨淋了一场,才感冒了,到村里诊所去开点药,吃了也就好了。”

    村民听到张道公的话,将信将疑,有些人因为张道公做这行几十年了,也就信了,有些年轻的,就怀疑了,在那低声地嘀咕:“分明有鬼,却说没有,他连鬼都抓不了,会不会是冒牌的?”

    张道公身后两个年轻人冷哼一声,刚想说话,张道公却摇摇头,笑道:“后生仔,我今年六十八岁,做这行五十四年了,不敢说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多,起码对这些东西比你了解得多吧?你看李小哥的脸色,红光满面,健康得不得了,如果这果树林里有恶鬼作祟,如果他被恶鬼缠上,他能有这么健康吗?”

    村民相互看了看,也觉得有点道理。

    张道公又道:“这样吧,这么多年来,我也没认真斩妖除魔过,不过,祖师爷倒是传下了点手段。像是避邪驱鬼的符箓,倒是有的,还有一些符箓,一遇到阴灵就会自动烧起来,起到示警作用的,我在你们村里各个路口贴上一些符箓,要是有鬼来,也可以挡一挡,还可以从这符上看出,那鬼是从哪来的。到时想要对付恶鬼,也好有个方向。”

    村民听了,老一辈的是点点头,年轻的大都是面面相觑。李松石听了也感到有些疑惑:“你这穿袈裟的老道士,说话都不敢打包票,人家村民能信你?那些村民能因为你这几句话就安心?”

    这时,却见张道公身后的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上前了,对着村民们大声说道:“各位,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师爷老了,他的能力就不大行了?那称告诉你们,如果你们这样认为,那就太过有眼不识得认行家了。我师爷刚才那是谦虚的说法,你们也听不懂?没错,这年头什么妖魔鬼怪大都躲起来了,所以我们没机会让大伙亲眼看我们表演斩妖除魔。但是,你们知道为什么那些妖魔鬼怪都躲起来了吗?那是害怕我师爷。为什么害怕我师爷,就是我们这一脉的创派祖师爷,是鼎鼎有名的八仙之一,吕洞宾吕大仙师。吕大仙师是谁你们懂吧?那是能飞天遁地,上山伏虎下海擒龙的大仙人……”

    接着,那年轻人把吕洞宾的丰功伟绩说了一通。

    对于吕洞宾的故事,这村里人也是听过的,大都信服地点了点头。只是,那年轻人吹得有点过火了,居然把禅宗六祖慧能法师,地藏王菩萨,还有娶过观世音菩萨的马王爷,都统统说成是受到吕洞宾指点过的后辈,或是生死至交。

    最后还说了点,就是张道公这一脉,不仅继承了当年吕洞宾仙师的道统,还继承了八仙的其它七位仙家,以及什么慧能法师,地藏王菩萨,马王爷的道统,这些大能的道统技艺,全都继承下来了,简直就是牛B得不能再牛B了,这方圆百里,再没有这么牛叉的道统传承了。

    只可惜,因为先辈的玄门大道太过于深奥,他们后辈资质有限,很多东西都没能参透。但即使如此,先辈留下来的符箓,也是非常非常的牛叉,非常非常的逆天的。只要一道符,就能让方圆数十里内的恶鬼退避,不敢靠近。

    村民们被他一通天花乱坠的说法讲得目瞪口呆。

    那张道公却是谦虚得很,说:“年轻人说大话了,也不懂得谦虚点,没错。祖师爷道法神通非凡不假。但我们后人资质实在太差,哪能学得了当年祖师爷的法术?也就只能靠着祖师爷当年传下来的技艺混口饭吃罢了。平时画画符箓,驱驱鬼,或是帮乡里乡亲的做做法事,那还可以的,真要说什么其它的,那就是汗颜了,每每想起来,总觉得有点愧对祖师啊。”

    李松石在旁听得,愣了好一会,最后才忍不住佩服万分:“俺靠!这哪是什么实诚人哪,分明就是一头狡猾得不能再狡猾的老狐狸。”

    谁都知道,现代人变聪明了,乡下人虽朴实,但也不好糊弄。如果有谁说,自己真有什么厉害得不得了,牛叉得不得了的斩妖除魔能力,那还真不容易取信于人。

    万一有人怀疑,让他拿出点证据,那就抓瞎了。哪怕一时间能凑出点斩妖除魔的“证据”,这伪造出来的东西,可不大保险,谁也不知道,这一个谎,会不会要用十七八个谎去圆,最后捅出蒌子,这行饭就吃不下去了。

    所以这张道公干脆,光棍点。真说了,俺真就没斩妖除魔过。而且看八字做法事这些手艺,也全都是祖师爷传下来的,到底灵不灵,咱也不能肯定。

    但是呢?俺祖师爷是谁?那可了不得。堂堂八仙之首,吕洞宾吕大仙人。而且这一脉,还传承了某某菩萨,某某法师的道统,可是牛得不得了。他们那些事迹,不是咱吹的,你要不信,自个翻书去。

    问俺学了多少?有没有真本事?

    嗯,咱还真没学多少,资质还不行,也就比祖师爷的十分之一还差一点吧,看八字纳吉取名做法事出丧什么的都懂一点,驱驱邪避避鬼也会一点,还都是祖师爷传下来的正统,就是没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但是,虽然咱这资质不行,但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了得啊。这十里八乡的,你能找出谁比咱祖师还牛叉的?你不信俺的能耐,你又信谁去?

    想到这,李松石暗暗挑拇指,这老道公,真是要得。

    他爷爷的,他把这话放出来,就是再挑剔的乡下人人,也难抓到他把柄。他只是借着祖师爷传下的口艺混饭吃,没说一定准一定就有用。而且,还没人能证明,他祖师爷就不是那几号牛人。

    所以,什么斩妖除魔的,其它装神弄鬼的害怕被人捅破那层谎话。他就不怕,他就是用祖师爷的手段去降妖除魔的,那里有没有妖魔鬼怪,他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真要说错了,那也只是暂时学艺不精,资质不够,你就不准他下次学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妙招,突然变得很厉害?

    只是,李松石对这有点不明白:“那张道公为何要直接说这里没有闹鬼呢?直接说有鬼,然后做场法师赚多点钱不行?”

    嗯,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