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十四章 符箓

第五十四章 符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般那种乡下“道公”,都会点看相的手段,或多或少而已。察言观色,乃装神弄鬼之基础也。

    其它人学的是麻衣相术,或是市面上卖的那种看人面相的书,也就糊弄一下普通人。但张道公这一脉,学的相术,不是从面相书上学来的。而是从中医上学来的。

    中医有望闻问切之说,当年扁鹊,能一眼看出蔡桓公得病。这就是看面色看出来的。

    但是,中医的看面,能看出一个人的前程未来和祸福寿夭吗?不能。但是,却能看出一个人的身体健康状态,并且,从中推断出一个人的性格。

    张道公他也不求学得多精,大体看得出一点就得了。像是面色泛红,心火过盛,其人必易躁,性格多是暴躁,或是近期易怒。不然就是看出某人耳廓大,就断定他必是先天肾气充足,其人多是意志坚定,较为聪明之辈,且父母多有钱,不然在胎中营养不足,先天肾元也不会如此充沛。

    这些简单的性格推断,不难。而且,对自己的这个能力,张道公的信心还是很足的,毕竟这些东东经过了他几十年的试验和实践。

    刚才他一眼就看出,李松石面色红润,血气充足,健康得不得了,跟城里人常见的亚健康状态体质完全不同。想找个毛病来忽悠一下都不行。

    所以,不论这村里有没有闹鬼,不论这里是不是真有鬼,反正那鬼肯定没缠上李松石的。

    对这点,张道公非常之有信心,

    而且,他还知道,城里人大多是不是鬼神的,如果他们没能亲眼见鬼,真要说这里有那种东西,真想要做一场法事,那还真是一桩麻烦事,干脆,也就直接就说没鬼了,不想在这多生事端。

    至于村民们说有鬼,哦,你们说有就有?好,有也可以,俺就说那鬼太菜了,是小鬼,菜鸟中的菜鸟,法力不够,不然早死人了。

    不过,小鬼也是鬼,你们害怕鬼吗?怕?那就好。拿钱来吧,符卖给你,保你平安……

    这,就是张道公的手段。

    此时,那张道公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果然开始游说了,说是除了贴在墙上驱鬼避邪的符,还有戴在身上的护身符,但想要个护身符,就得付点香火费。

    于是,村子里昨晚见“鬼”的,开始陆陆续续付钱买了,也不论这符到底是不是真灵,反正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先图个心安吧。反正也不贵,才六块六毛钱一个,六六大顺嘛。

    但是,薄利多销,这一村子的符,得多少钱?

    李松石看得暗暗赞叹不已。吕大仙家的后辈,果然不同凡响,随便写写画画……哦,还要在香炉前摆一下,然后就能赚钱了。

    看着村民大都买了符,但人多符少,张道公就让那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当场画。而他则对村民们说:“既然那鬼说这果树园里有她的红围巾,那她要么撒谎,要么就会来转溜一通,我就亲自画几道灵符,在这贴上。如果有鬼来了,符上定会有变化,你们有人发现了也可以通知我一声。如果没有鬼,那我过几天再来一趟,要是再没有发现,那鬼大概就是被祖师爷传下来的符给吓跑了。”

    说着,当场取出几张黄纸,以毛笔醮墨水,摆好架势,气沉丹田,笔落纸上,手腕那么一动……一道龙飞凤舞的鬼画符就那么画好了。

    李松石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那跟出来看热闹的白牡丹却赞了一句:“这手草书写得不错,没有几十年的功力,写不出这个水准来。”

    李松石一怔,嗯,这张道公果然敬业…………没想到,什么职业都有学问啊。想做好一个神棍,还得有一手不错的毛笔字才行。

    这一手当场画符的能力,果真能镇住不少人,让村民们大为信服。普通的神棍,还真没这个实力,想当场表演都没那实力。

    于是,当那张道公一边念着嗡嗡嗡乱响一通的经文,一边把符贴到果树林周围的树上,那些村民也都心安了很多。

    心想:“这就不怕鬼来了。”

    最后,张道公还把几张符给了李松石,李松石一看,啧,不错,“诛邪斩煞”,“百鬼见避”,“雷令速敕”,好字啊,好字,有机会看到省城里什么时侯搞书画作品展览会,就拿这几张去,说不定还能得奖。

    你还别说,不少写毛笔字的,水准跟这张道公一比,还真差了一大截,毕竟五十多年的毛笔字功力,还是很牛的。

    至于那展览会的收不收这几张玩意………嗯,如果他们敢不收,那就告他个歧视华夏文明的民间传统文化艺术,再把这玩意贴到他大门上,看谁还敢来。

    只是有一点让李松石郁闷,就是这符不能白送,因为这是规矩,按规矩,必须收香火费。这规矩,是祖师爷订下的,哪怕是送符给亲友,也不能坏。

    当然,那张道公也不收多,就拿了他三两米,还有三块六毛钱。

    但是,不知是不是那张道公想到李松石那棵荔枝树,觉得以后有求到荔枝苗或荔枝种的时侯,于是这家伙居然非常厚道地回赠了三斤沾了香灰的米,还有半斤肉。

    他说那三块六和三两米是香火费,绝对少不得。而这三斤米跟半斤肉,是祖师爷赐给信徒的,却是另一回事。

    只是,李某人是信徒吗?

    当然不可能是。

    但是,不论是不是信徒,这白拿的肉,不要白不要,是不是?于是,就收下了。

    看着众村民散开,张道公也走了。李松石才松了一口气,狠狠瞪了原青青一眼。就因为这丫头乱来,才会引来这场麻烦的。

    不过,幸好这麻烦也快过去了,只要她不再装神弄鬼,以后应是不会有人来这果树林看看鬼长什么样了。也算大幸,幸好那张道公是聪明人。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爽快啊……如果遇到那种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装作大仙上身,在那里乱跳鬼叫,说要降魔除妖,那才叫头痛呢。

    所以,如此顺利地把原青青闹鬼的后遗症给摆平,李松石心里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家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呃,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NO!!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因为,他身边多出了一个风飘零。

    那风飘零一直就跟着李松石,小脸一直面对着他,如果眼睛是张开的,说不定那一双痴痴的眼神,就会无时无刻地停留在李松石身上了吧?

    一男数女回到屋中。

    梅雨心正把中午的饭菜翻热了,让李松石能吃得好点。之前那张道公等人过来,她也只见面点点头,就一直呆在屋里,也没出去。

    此时,帮李松石乘了饭,菜都端好上台了。

    李松石就直接端了碗,开吃。

    那风飘零看看李松石,又看看梅雨心,她心中突然有种危机感:“那位是大嫂吗?对李大哥这么好,这么温柔……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吧?”

    嗯,这风飘零是花仙子,虽不张开眼睛,单以灵气感应,也能知道周围的大体情况,简直比花满楼还要牛叉N倍。

    那白牡丹和梅雨心也在打量风飘零,之前有人来,一直没能细细详问,很多情况都搞不清楚。

    但看到李松石拿回一株蒲化英花仙子的本体花身,也大抵猜到风飘零的来历了。

    “这位妹妹,应该就是蒲公英花的花仙子,风飘零妹妹吧?”白牡丹问。

    风飘零点了点头。

    旁边的原青青介绍道:“这是牡丹姐姐,还有,这是雨心姐姐。对了,雨心姐姐可是三色堇花仙子转世哦。”

    风飘零又点了点头:“见过牡丹姐姐……”

    “看”了“看”梅雨心,风飘零有点为难了。花仙子的排名,在白牡丹陷入沉眠之前,是有的。但是,蒲公英花的花仙子和三色堇花的花仙子都是在白牡丹沉眠之后才出现的,她们之间,没有过排名,所以谁是姐姐,谁是妹妹,这很难说得清。

    按理说,梅雨心转世了,现在才二十出头的样子,而风飘零却是以花仙子的身份复苏,年纪可大得多了。

    最后,风飘零心中一动:“我以后迟早是李大哥的人,梅雨心却是先到一步,按照大户人家的排法,先到的,应是大夫人,我后来,不论年纪如何,都要称她一声姐姐的。”

    于是,她就对梅雨心行了礼:“见过雨心姐姐。”

    却不知,她心里已经误会了梅雨心与李松石的关系。

    换了某些花仙子,一眼就能看出梅雨心仍是处子之身,定不会有这种误会。而风飘零,却是没这本事,只看到那李松石与梅雨心既不是兄妹,却住在一起,在世人眼中没有花仙子的存在,梅雨心肯不顾世俗眼光和李松石住在一起,那就是孤男寡女同居,在古代,只有夫妻才能如此了。

    所以她就下意识地把梅雨心的身份当作李某人的妻子了,心里还想着,该怎么讨好这“大夫人”,才能让她不反对自己进入李家,成为李某人的二夫人呢?

    ————————————

    PS:猜到有可能有读者不喜欢乡下道士出现的情节。不过原青青的闹鬼之事须摆平,不能一笔带过。但下几章,就有意思了……嘿嘿,风飘零,还有那位被怀疑是花仙子转世的大明星……呵呵……会发生点什么呢?期待吗?

    连更三章,将近一万字啊,强烈召唤票票的支援!!!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