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十八章 献身

第五十八章 献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晚上,吃的是兔肉,猪肉。

    兔子是炖的,猪肉是炒的,虽然两人吃不完,但有冰箱也不怕变质。

    鸡肉早吃完了。据说,在十二生肖当中,鸡对应地支中的酉,兔对应地支中的卯,卯酉相冲,所以鸡肉和兔肉不能混着吃

    早上的鸡蛋早已消化完,应该没事吧?

    饭后,梅雨心很自然地接过洗碗的重任,还加火烧了水。

    李松石微微感慨:有贤妻良母的潜质啊,可惜偶心里有了牡丹妹妹。

    回到房中上网。

    不知为何,白牡丹却不在,原青青则转去梅雨心房中了,而风飘零则静静地坐在旁边。

    呆了大半个小时,李松石出门看了看,发现白牡丹呆在后花园里,望着天上的月亮。

    此时,天上下着细细的小雨,被风一吹,飘飘洒洒地落下。

    空中,其实还有很多乌云的,却未遮住月亮。

    但月亮之下,却是有薄云,让月光显得朦朦胧胧的,也不知明天是不是好天气。

    恬静的月光,照在白牡丹恬淡的脸庞上。她的脸色平静,看不出心里想什么。

    身边,牡丹花显得不大精神,却也散发着芳香。

    远远看去,细雨中,花中仙子坐在花上,身上笼罩着淡淡月色,倒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但不知为何,李松石总觉得,似乎有点不大对劲。

    “牡丹妹妹,在赏月呢。”

    “大哥。”白牡丹从花上下来,她总不能说,不是在赏月,而是在想心事吧?

    其实,也不完全算是想心事,就是看着月亮静静地发呆。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她也很喜欢这样,静静地,什么都不想。

    “又不是十五,这月色又什么好看的?我们回房中去吧。”李松石故意说得很暧昧。

    白牡丹似乎没听出来,只点了点头。

    一边走着,李松石又道:“牡丹妹妹,昨天晚上没得你按摩,我很晚才睡得着,今晚,你继续帮我按摩吧?”

    白牡丹犹豫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那我先洗澡去,你先上网。”

    当晚,白牡丹帮他按摩了一下,待他快睡着了,才离去。

    只是,李松石总觉得,白牡丹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的。就觉得,是不是该找原青青问一下?那丫头,可能会知道点什么。

    只是,没等他有所行动,这房子里,已多了一道身影。

    窗帘,拉开少许,月亮,照入房中。

    躺在床上,却见房中,有一道娇小的身影。

    犹犹豫豫间,那人走到了李松石的床边,便要躺上去。

    “谁!”李松石惊得忙从床上坐起。

    那身影更是吓了一跳,惊呼一声,退开几步。

    按下开关,房中灯亮了。

    一看,竟是风飘零。

    “飘零妹妹?你,你,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

    李松石觉得,这个时侯,她应该在花园里的本体花身里睡觉才对啊。

    “我……我……我来给你侍寝。”

    啥?!!

    侍……侍……侍寝?!!

    李松石惊讶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了,那鼻子差点都喷出鼻血。

    只见风飘零身子一晃,身上的衣物褪去大半,只穿着亵衣裤……嗯,这到底是哪个朝代的?看起来不是肚兜……而且飘零妹妹的身材……她的身材没想到居然那么好啊,该凸的都凸,还很傲人,而且该凹的地方……

    李松石眼睛只一瞄,就感到有种热血上涌的感觉——该死的,那虚幻出来的布料实在太薄了,把轮廓都衬出来了。

    他赶紧扭过头去,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犯罪。

    “飘零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快把衣服穿上。”

    风飘零犹豫了一下。她的性子让她比较容易顺从别人的意志,尤其是李松石。所以被喝了一声,差点就要把衣服穿上。只是……

    咬咬牙,风飘零有些可怜兮兮地道:“李……你,你今天白天,不是说,不是说,让我来侍寝的吗?”

    李松石听得一怔,差点吐出几十两血:“我,我白天让你来侍寝?这,这,我是什么时侯说过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他没敢回过头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意志似乎不是那么的坚定啊。对于风飘零,凭心而问,他还真没什么恶感。相反,还有种怜意。

    虽然怕她带来麻烦,但这绝不能成为他讨厌她的理由。

    一个他丝毫不讨厌的她,愿意主动献身,一副任君采颉的模样,同时他还血气方刚。这就像干柴跟烈火隔着几寸远,随时都会烧起来啊。

    只是,他今天,真的说过让风飘零来给他暖床吗?这种混帐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只听风飘零娇怯怯,可怜兮兮地道:“今天,在山上的时侯,你不是说过,我还不用叫你夫君的吗?”

    李松石回忆了一下,倒是记起来了。

    当时,风飘零说什么“妾身见过夫君”,于是,他就说:“呃,那个,还,还不用叫夫君……”

    嗯,确实是这样回答的,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吗?

    只听风飘零道:“你说,‘还不用’叫夫君,那,那就是说,我们,我们还没有……还没有那个,行夫妻之实,所以‘还不用’叫夫君。那,那不就是暗示,暗示我来侍寝,好早一日行夫妻之实,就能叫你夫君了吗?”

    她说着,一张脸红得跟大红布似的,羞得都不敢抬头见人了。只是,一股莫明的勇气撑着她,才能把话说完。

    而李松石却差点吐血三升了,心里是郁闷得不得了。

    没想到,风飘零居然是这样理解他的话?

    天哪,上帝啊,佛祖啊,怎么会是这样?

    不就是多说了一个“还”字吗?没必要这样搞俺吧?

    怪不得当时飘零妹妹说完话,脸又变红了,原来是想到这……

    只是,她也真是,怎么会这样也能误会得了?她怎么偏偏就能想歪到这种程度?无法理解,完全无法理解。

    李松石叹了口气……

    正叹气着,却发现,这房间里,多了一种香味。

    这是……飘零妹妹的体香?

    一想到刚才那让人想喷鼻血的场面,李松石心里又狂跳了几下。

    好不容易才压下心中涌起的绮念,道:“那个,飘零妹妹,我今晚有点累了,就不用……那个侍寝了。你,你先穿上衣服出去吧。”

    风飘零犹豫了一下,有点失望地应了声:“哦。”

    于是身上重新幻化出衣物,那后轻声道:“那,那……你今晚累了,就早点休息吧,我……我明晚再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