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五十九章 恶梦

第五十九章 恶梦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明……明晚再来?

    李松石差点从床上栽倒下来。

    俺……俺,俺靠!!!!

    刚才那句话,她居然还能听出误解来?

    天才啊。

    李松石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甘拜下风,有气无力地道:“那个,明晚也不用来了。”

    “啊……”风飘零失望地问:“那……那我哪晚再过来才好呢?”

    ………………

    无语了。

    彻底无语了。

    李松石真想掐掐自己的大腿,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他真想朝后面吼一声:“你哪晚都不用来,我不用你陪睡!!!”以此当头棒喝,应该能震醒风飘零。

    只是,一个女孩子……而且,肯定是没被男人拉过小手,没亲过,还处得不能再处的女孩。

    她主动献身,衣服都脱了大半,最后还被拒绝,这种打击已经足够她难受的了。

    难得她只以为李松石是不想今晚要,想改天再要,所以没有伤心得哭出声……

    如果就这么吼上一声……会不会太残忍了?

    李松石有些心软地想着。

    过一会才道:“那个,我想到再通知你吧。”

    这话也不知如何,就说了出来。一说完,他就后悔了。

    但,此时能再改口?

    反正他没那么硬心肠。

    “哦,那……那我先走了。”

    于是,风飘零变成一缕轻烟一般的物质,穿过门口直直走出去。

    李松石等了好一会,悄悄回头,没见到风飘零的身影,当即长吁了一口气。

    正要关灯,忽然看到窗口处有一双贼溜溜的眼睛。

    李松石吓了一跳:“你……青青?你在那干嘛?”

    “啊,没,没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

    原青青慌慌张张地就跑了。

    这小丫头,本来是感觉到了动静,想来看看,真人版的妖精打架跟电脑AV版的有什么不同。

    嗯,只是好奇。

    但没想到被发现了。

    而李松石看到原青青跑掉,愣了愣,头更疼了:这丫头,该不会把这事说给牡丹妹妹听吧?

    有心要阻止,但是花仙子神出鬼没的,尤其是原青青的速度,更是瞬息千米,哪能追得上啊?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关灯,睡觉。

    迷迷糊糊的,李松石心里有种期盼,要是现在是古代,能三妻四妾就好了。

    可是,以花仙子的身份,肯几位一起侍奉一个凡间男子吗?

    难哦。

    只是,这种臆想,是不以理智为转移的。梦中,李松石就看到了刚才的风飘零……

    刚才她主动献身,他没要,现在,却又想了。人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捉摸,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思想。

    看来,这一晚他是睡不好了。

    但是,在这个夜晚,睡不好的,不仅止他一个。

    就在很远很远的一个地方,某个城市,一位女孩子的房间里,床上,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在沉睡。眉头,有些皱皱的,似乎,在做恶梦。

    梦中,这女孩身处在一个大花园中。

    四面八方,都是花。

    红的,黄的,紫的,白的,蓝的,绿的,粉红的……

    各种数不尽的颜色,各种数不尽的品种,无数似曾相识或未曾见过的花卉。

    从脚下,一直绵延到天边,连绵不绝。

    头顶,是蓝天。

    一朵巨大的白云,将阳光遮住了。

    周围,是微微轻风。

    一阵风吹来,大地上飞起漫天花瓣,在半空中飞扬着。

    好美!

    她轻声赞叹着,踩着柔软的花瓣铺成的地毯,在万花丛中行走。

    走着走着,她见到了一朵大红花,那花她依稀认得,好像是山茶花吧?

    只是,这山茶花怎么才在地上,只有半尺来高?

    她走上前去,伸手要采,那花突然从地面滑开了。就像有生命一样,退避开。

    “不要碰,这不是属于你的那朵花。”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那声音,竟与她的声音完全一模一样。

    她惊得朝四周张望:“谁?是谁在说话?”

    没有人回答,但在不远处,却有一个哭泣声。

    谁在这里哭?

    她朝那哭声走去,发现发出哭声的,竟是一朵紫色的蒲公英。

    花居然会哭?

    她走近前,但,那紫色蒲公英突然发出声音:“不要靠近我,我不是属于你的那朵花……你把我的花还回来……你把我的花还回来……”

    声音在四周回荡着,突然,天色变暗了,那长满鲜花的大地,也在一瞬间变得看不清了,天地间,只剩下她和那株紫色蒲公英,周围,只留下一片黑暗。

    一阵不知从何吹来的风,将那蒲公英吹散,变成千千万万朵紫色的小降落伞,飘向黑暗。

    而那株蒲公英的花径花叶花根,也突然消失了。

    她惊恐地看着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黑漆漆的,这一刹那,心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这些,都不是属于你的花,不是你的,不是你的……”

    脚下的地面,突然沦陷,一刹那,她仿佛掉进了无尽深渊。

    猛然张开眼睛。那女孩发现,自己仍好好地呆在床上。

    又做恶梦了?

    那个恶梦,好久没做了……

    只是,还是那么可怕。

    她有些心悸,打开了灯,静静地躺着。

    很小很小的时侯,她就经常做这个梦。那时是断断续续的,醒来后就不大记得了,后来有一段时间很频繁,渐渐的,梦的次数又变少了。

    只是,今天虽然有点特殊,但最近经常吃补血的东西,气色也都挺好的,又没有着凉,怎么就做了这个恶梦呢?

    心里有些害怕,不敢再睡,就想找人倾诉。

    于是,从床头拿起手机,翻查了一下,找到一个人的号码,便拨打过去。

    而此时,在另一个城市,某间房中,一个男子正呼呼大睡。

    手机铃声响起,好一会,他才迷迷糊糊地接了过去。

    普通的号码,在晚上都是选择自动拒听的,有事都是经纪人帮接洽,这么晚还能打进来的电话,不多。

    瞄了一眼,嗯,是她啊。

    于是,按下接听键:“喂……”

    “段郎~~”那边传来一个带着委屈和撒娇语气的声音。

    那男子一个哆嗦,醒了过来,看看手机号码,没错,是她,是那个小丫头的手机号码没错。

    只是,当初拍戏时,这两个字她怎么都开不了口,拍完戏后更是提不都用提,怎么现在……

    今天好像不是愚人节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