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逆天推断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逆天推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到梅雨山一脸见着鬼的样子,李松石有点奇怪,侧过头一看,正好见着雨心妹妹脸上的胎记变形了,旁边有一抹淡淡的蓝痕,是纯天然颜料留下的擦痕。

    李松石吓了一跳,看看梅雨山,又看看梅雨心。

    这梅雨心一脸天真地问:“哥哥,还有石哥哥,你们怎么了,怎么表情那么奇怪?”

    李松石不出声,双手抓着梅雨心的香肩,将她扳过另一边:“嘘,别出声。”

    说着,从口袋里捣出手机,对着梅雨心:“照照你的脸……”

    嗯,现在太阳挺大的,现且手机屏幕当镜子也不太合适。但……手机屏幕用影子挡着,脸上对着光着,那么一看,屏幕上的黑白人影脸上的东西还是能看清的。

    一眼瞄到自己的脸上的变化,梅雨心就吓了一跳:“这,这该怎么解释才好?”

    后边的梅雨山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李松石悄声道:“快,尿遁。”

    梅雨心脸有点红,慌乱中也就点点头。她只记得这胎记的秘密需要暂时保密,为什么要避开,一时间也没想,只转身就走:“我,我去一下卫生间。”

    说着,小脸更红了。

    梅雨山下了车:“哎,妹妹,等等。”

    李松石走过去,正好挡在他前面:“喂,山角,你不是要回去了吗?怎么又下车了呢?”

    梅雨山脸色表情恶狠狠的:“怎么下车了?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刚才我妹妹脸上的胎记,你是看到了吧?所以你才支走她的,对吧?你肯定知道点什么,是不是?”

    李松石装傻道:“胎记?哦,对,雨心妹妹脸上是有胎记,那又怎么了?”

    梅雨山一噎:“你敢说不知道?刚才我妹妹用手帕把脸上的胎记擦掉了……”

    “不会吧?!!!”李松石一脸吃惊,满脸不可思,伸手摸摸梅雨山额头:“没发烧啊。难道是早发性老年痴呆症?”

    早……早发性老年痴呆症?!!

    有这号病吗?

    梅雨山气急,一把推开李松石的手:“你别给我装傻。我妹妹你上的胎记是不是早就消失了?然后用什么东西描上去,所以刚才才会不小心擦掉的?你肯定就明白点什么,不然就不会突然支走我妹妹,对不对?”

    呃,一语中的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第七感吗?

    也不对,应该是柯南的推理吧……嗯,是山男的推理。

    李松石被揭穿,头上冒冷汗了,但心里念头一转,脸上又装出很镇静地样子,语重心长地道:“山角,我知道你一直在挂心着雨心妹妹脸上的胎记。作为一个好哥哥,想让妹妹变得漂亮点,以后能变得快活点,这无可厚非。可是,你总不能异想天开,大白天发梦的,有了幻觉,就硬说雨心妹妹脸上的胎记消失不见了吧?

    “雨心妹妹脸上的胎记是如何顽固,这点你是清楚的,不然,这些年来早就该治好了。现在,你居然说这胎记会在没治疗的情况下就莫明其妙地消失?这么离奇的事,你相信吗?

    “更重要的是,这胎记消失了是好事吧?如果真要有这样的好事,我们干嘛要瞒你?还‘用东西描上去’,你也太会异想天开了吧?”

    李松石说着,梅雨山被噎得无话可说了。

    的确,在看到梅雨心脸上的胎记突然被擦掉一部份,他刚才也惊奇得要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要不是亲眼看到,如果有人把这事告诉他,他打死也不相信。

    只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刚才明明亲眼看到的,还揉了好几下眼睛,应该不是眼花。

    虽然离奇,但…………柯南不是说过的吗?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那剩下的,哪怕再离奇也是真相。

    嗯,所以,他刚才就怀疑了。

    现在听到李松石这么说,他心里就有些动摇了,但仍不死心,问:“那,如果不是因为我妹妹脸上的胎记有问题,你干嘛伸手扳过她的肩膀,劝她赶紧离开呢?这其中,肯定有鬼。”

    “呃,这个……这个,今天雨心妹妹喝的汤水多了点,刚才一直停在这被晒,不停地喝水,我担心她尿急,所以才劝她去上厕所的。”

    是……是吗?

    担心她尿急?所以才劝她去上厕所?!!

    梅雨心差点都抓狂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一个大男人,因为担心一个二十来岁的成年女性尿急,所以“好心”地劝她上厕所?

    天哪,这种混蛋,怎么没被女人的耳光给扇死?

    老天啊,降下几道雷把他给劈死吧,这种混帐话居然也说得出来,他当俺是三岁小孩吗?认为我会相信吗?

    “不行,说什么我也得去看看,确认一下。”梅雨山说着,就要往里去。

    李松石忙拦住:“喂喂喂,不是吧?一个女孩子上厕所,你也要跟过去看看?太下流了吧?”

    梅雨山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上,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李松石一眼。

    忽然,他心中一动,脸色变得有点奇怪,问:“石头,你刚才……真是担心我妹妹……那个,才让她去卫生间?”

    李松石当然得点头了:“嗯,怎么了,哥哥关心妹妹,有错吗?”

    呃,哥哥再关心妹妹,也不会关心到这么离谱的程度吧?这里又不是什么难找卫生间的地方,那梅雨心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孩子,那这种“关心”,不觉得太诡异了吗?

    梅雨山不语,走过来,一把揽住李松石的肩膀,问:“石头,老实跟我说。你和雨心她,是不是……是不是……那个了?”

    “那个?什么那个?”李松石一时有些糊涂。

    梅雨山轻轻一拳擂在李松石肚子,恶狠狠地道:“就是问你是不是变成我的便宜妹夫了?”

    啊?便宜妹夫……

    李松石差点吐血:“你怎么会想到这上面去?”

    “难道不是吗?你刚才伸手扳过我妹妹肩头的样子,看起来很熟络啊,不是第一次吧?而且,刚才那种关心,超出正常的兄妹范畴了何况你们还不是亲兄妹?哼哼,刚才你们那么慌慌张张的样子,我看到了,你猜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想到什么?”李松石问。

    梅雨山道:“我想到我们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记得吗?那电影里面有一个叫什么小霸王周通的,还有一个女得长得满脸大胡子,腿上有长毛,脸上有痣,要多难看就多难看。结果,跟一个男的好上了,第二天早上,那女的身上的大胡子和痣啊毛啊什么的,全都转移到那男的身上。

    “虽然那电影有点夸张,但艺术来源于生活嘛。我就在想,是不是有种胎记,一旦被破身之后,就跟着慢慢消失呢?就像武侠的守宫丹砂一下。

    “所以,我妹妹那种胎记,会不会也属于那种,而且是以前祖辈上就有的,现在隔代遗传,然后,就被你这混蛋不小心给得手了,所以,她脸上的胎记,也才因为破身,而消失不见。

    “但是,你这家伙跟我妹妹又担心这事被我们知道了会责怪你们,同时也担心你那个牡丹妹妹知道了会因此而跟你分手,所以你才让她用颜料在脸上描一下胎记,不让人发现有古怪。结果,刚才我妹妹不小心把胎记擦去一半,你们害怕我知道其中有问题,害怕我问出你们之间的事,所以才显得慌慌张张的,对不对?”

    梅雨山把他的推断说完,李松石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不得不说,梅雨山这种推断,简直是太逆天了,还真他爷爷的有那么一丁点儿的道理。

    如果不是知道实情,说不定李松石都有点相信了这种可能性了……

    只是,这种说法也太搞笑了吧?

    李松石苦笑道:“山角,你也太会乱想了吧?”

    “乱想?哼,那要不然,你怎么解释我妹妹脸上的胎记突然少了一块?怎么解释你们刚才为什么那么慌乱?别拿什么尿急来塞搪,污辱我们彼此的智慧啊。”

    李松石哑口结舌。

    “哼哼,我就知道。被我猜对了吧?”梅雨山扬扬拳头:“石头,我跟你说,要是你敢对不起我妹妹,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不过,如果我妹妹你上的胎记不见了,你也不吃亏,反倒是捡了天大的便宜了。如果我妹妹不是脸上的胎记,那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你积三辈子的福也娶不到啊,这要上哪找去?”

    李松石满头黑线,一本正经地道:“我跟雨心妹妹之间是清白了,你可别胡乱说,冤枉了我不算什么,你这么说自己的妹妹,不太过了吗?”

    “哦,这样说,我这个做哥哥的倒有点不对了。不过……我很相信我妹妹的人品,但石头你的人格……实在令我难以相信啊。”

    李松石一噎。

    梅雨山又道:“如果事情真不是我想的那样,到时我再道歉,如果事情真是这样,你娶我妹妹就可以了,我不介意你配不上她的。”

    说着,不顾李松石的劝阻,就要进屋里去,看看梅雨心脸上的胎记是不是真的消失……如果真的消失……嗯,没经过什么治疗手段,那么顽固的胎记却不见了。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

    嘿嘿,肯定跟李松石这家伙有关。

    这段时间,梅雨心就是住在这里,然后脸上的胎记就出了问题。那么……哪怕可能性再低,也只有他们之间发生了关系,才产生出这种奇迹了……

    梅雨山想着,大步往里走去……

    ————————————

    PS:三更了啊,字数不少啊,同是时还是小**……各位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们,是不是该收藏一下,再来点票票了?

    另:设个悬赏,诸位猜猜,后面的情节,会怎样发展呢?嘿嘿……有兴趣的朋友,在明天更新之前,发点书评出来吧,让偶们看看广大读者朋友们的推理想象能力。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