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少女的心(七)

第一百五十四章 少女的心(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犹豫片刻,风飘零终于伸手接过这本《驯夫秘录》,道:“谢谢云大哥。”

    这本东西……风飘零虽然接过了,却没打算就这么翻看。

    她心里仍有一点点固执,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也未必全错。或许,那般完全不顾自身地去爱一个人,可能会受伤……但,松石大哥他应该不是那种会负心的人吧?不是那种会让女孩子伤心的人吧?

    所以,她心下就决定,把这本《驯夫秘录》先收藏起来,备而不用。若与李松石真有个好结果,那这本东西就一直放着吧。

    若有个万一……万一……

    那时,也许会用得着。

    想着,就将这本东西收起。打算先镇封着。

    神云见状,笑了笑,道:“那,游泳池那边你可以不用过去了,我去看看松石那家伙。”

    说着,往房子西北方向走去。

    到了泳池边,远远的,便看到这里有一个发着淡淡光芒的身影。

    那是白牡丹。

    李松石在水中游着泳,周围有着萤火虫点点飞动。

    天上的月光,静静的洒落。

    那绝世佳人,赤着足,坐在池边,将脚探入水中,轻轻拍打着,任由那水在玉趾间流动。

    这静诣美丽动人的画卷,让刚走到附近的神云呆了,好一会,才走过去。

    “我一直奇怪,怎么不见松石你和牡丹妹妹?原来你们两个躲在这偷偷幽会啊。”

    神云笑着说着。

    白牡丹一听,转过头来,平静的脸映着天上照下来的月光,轻轻笑道:“原来是神先生啊。”

    李松石则道:“是啊,怎么,你羡慕了?嫉妒了?”

    这两人,前些时日单独出去,手牵着手走路,早被人取笑过,有免疫力了。而且李松石知道神云的嘴巴厉害,你表现得越紧张,他越得意,就干脆承认是幽会,看他能怎样?

    却听神云点头道:“嗯,是有点羡慕,不过,也有些奇怪——怎么牡丹妹妹没下去给你搓搓背呢?”

    李松石一噎。

    神云又道:“刚才,我碰到了飘零妹妹,她说是要过来帮她的心上人搓搓背的,我看到牡丹妹妹在这,也以为是同样的想法,唉,没想到……”

    说着,摇头叹气,“语重心长”地道:“牡丹妹妹,你这样可不行啊。所谓情场如战场,遇到好男人,就要好好把握,怎么能输给飘零妹妹呢?要努力点,加油哦,我很看好你的。”

    李松石暴晕,白牡丹却是俏脸飞红,嗔道:“神先生。”

    “呵呵,难道我说得不对么?难道,你不喜欢松石,松石他不喜欢你?你以前不是常常给他手引的嘛,这搓背,不就相当于在水里手引的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真的要发生点什么。”

    两人无语,很干脆的无视他。

    忽然,神云脸色一正,满脸严肃,一本正经地道:“对了,牡丹妹妹啊,我刚才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想问问你,听听你的想法。”

    看到他的表情,白牡丹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脸上红云也消散了,露出关注的神情,问:“神先生有什么问题?”

    “嗯,我的问题是。你……喜不喜欢松石?有多喜欢?你爱不爱他?有多爱?”

    啊?

    白牡丹一下子被这个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而李松石则干脆的一头栽倒进水里,好不容易才浮出水面:“神云,你……你……”

    神云瞪了他一眼:“怎么,难道你不想问,不想知道么?”

    李松石无语。

    没错,这问题的答案,他也很想知道。可是……可是……神云也不能就这么当着他的面,这么直接地把这问题问出来吧?这让白牡丹该怎么回答?

    说爱?

    那是在逼着她当着面向李某人表白?

    说不爱?

    那不怕她担心李某人伤感?

    这么问,难道神云这混蛋没想过弄巧反拙?

    这时,白牡丹的俏脸有些红,却仍保持着表面的镇静,咬着下唇,问:“神先生……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她饱满的胸脯微微起伏着,可见心里不如表面那么镇定。

    神云笑了笑,这笑容很有感染力。他右手一挥,只刹那间,头顶上的月光变强变亮,将池中的李松石笼罩住。

    神云道:“好了,我封住了松石的五识,他听不到我们的谈话,也看不到我们。”

    呃……李松石看不到也听不到……真的如此吗?

    事实上,李松石还好好地呆在池中,看着池边的两人。

    那什么光柱,完全是神云弄出来的幻境。白牡丹虽然拥有灵识,却也识不破的幻境,完全没料到,她说的话,李松石还是听到的。

    却说,神云又对白牡丹开始忽悠:“至于我为什么要这么问。嗯,一是作为松石的好朋友,当然要关心一下他的人生大事,二嘛,自然是有点好奇心。但最重要的一点是……”

    说着,从裤子的口袋里取出一个装身份证的小本子,然后从里面取出一张相片,递到白牡丹面前:“牡丹妹妹,还认得她吗?”

    白牡丹一看,只见相片上是个相貌清秀的女子,二十多岁,不算很漂亮,但……

    一看到那相片,白牡丹就惊讶得忍不住惊呼出声:“啊,这不是,这不是……”

    神云笑道:“她现在是我妻子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神云耸耸肩:“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像我这么帅得惊天地泣鬼神,又是这么的智深如海,才气冲天,同时又是古往今来,九天十地,三千大千世界内,最最专情,最最专一,最最有爱,最最强大,最最飚悍的绝世极品好男人……以她如炬的慧眼,怎么可能看不出,只有我,才是她最好的港湾,最好的归宿呢?所以,她沦陷在我的怀里,我也就娶了她了…………”

    白牡丹听得一阵无语。

    神云又道:“当她知道我当年不小心改了一下松石的命运,并令诸位沉眠初醒的花仙子都有情劫之厄的时侯,就劝我过来照看一下诸位。嗯,既然是她的委托,我当然得尽心办妥才行。现在看到你跟松石……就想问问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是不是真的陷入了情网,入了情劫。若不是,那便及早脱身,若是的话已经隐入了情网……”

    说到这,话锋一转:“因此,我才感到奇怪,牡丹妹妹你……是不是真的爱上那个家伙了?嗯,小心点哦,我偷偷地告诉你,他可是很花心的,可能少说也要十七八个老婆才能满足得了他,你看看是不是适合,如果实在不适合,就干脆把他休掉算了。”

    神云这边说着,李松石在那里却全听到了,当即狂呼:“神云,你这混蛋,居然敢当着我的面说我坏话?”

    一边骂着,一边就要游过来。

    可惜,神云弹指间又弄出一个幻境,那李松石立刻陷入鬼打墙的境地。看到人,听到声,却怎么也游不到目的地。

    而且,他的举动,白牡丹完全看不到,还以为他仍困在光柱中,被封住了五识呢。

    此时,她只笑笑:“神……云,大哥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正游泳中的某人一听,愣住了。

    神云问:“你……这么信任他?”

    “嗯。”白牡丹点点头。

    “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他啊……”

    白牡丹愣了,好一会:“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他的。”

    “那……你爱他?”

    白牡丹沉默了一下,道:“我……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他。”

    嗯?!

    神云猛地瞪大了眼睛。那李松石也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

    只见白牡丹眼神中有点迷茫:“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这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总像是少了点什么东西。若是隔了段时间又见着了他,这心里,就觉得很开心,心里满满的,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爱吗?”

    嗯?是爱吗?

    神云摸摸下巴,道:“你这种感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爱上一个人的感觉。不过,我倒想起了一句话。”

    “什么话?”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唉……牡丹妹妹,完了……完了啊。没想到,你居然中毒了,而且毒素已经深入骨髓,无药可救。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愿观音大士大慈大悲,救救这可怜的孩子吧。上帝保估,阿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