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曼华的过往

第一百七十四章 曼华的过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众人正疑惑着,就听到一个声音:“叶子……叶子……”

    转过头,发现说话的,却是把手按在石碑上的史曼华……真实的史曼华。

    她闭着眼,眼角处流出了泪水,嘴里喃喃道。

    忽然,仿佛一声晴天霹雳,整个领域发出哗啦的破碎声响。

    如同脆弱的水晶掉到地上,被摔得破碎。

    整个领域都消失了,那些构筑出领域的灵气,全部被史曼华收入体内。

    她眉间的愁绪,更浓了。

    令人见得,不禁心生怜惜。

    “那个……叶子是谁?”问的却是原青青。

    史曼华一怔,问:“你们都看到了?”

    众人无法否认,只能点了点头。

    史曼华目光移向那石碑,道:“没想到,这石碑居然能诱发和催化我体内的领域……不过,作为一个空间的控制中枢,能有这种能力也不奇怪。”

    这个空间,也算是一个微型世界了,花仙子的领域能进化为小世界,随着不断成长,世界还会进化。而石碑作为这个空间的控制中枢,能对花仙子的领域起作用……倒还真的不大奇怪。

    只是,这事有点突兀有点意外罢了。

    史曼华看着那石碑,良久,转过头来,叹了口气,道:“叶子……”

    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突然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出去吧。”

    众人面面相觑,不过,这么多人,曼华姐姐心情又不好,实在不好再多说什么。

    于是,众人离去。

    李松石把这空间的时间改了一下,原青青跟暮朝颜则拿了草种在周围种下。

    史曼华提到“叶子”,李松石心里总有点疙瘩,又隐约想到了什么,就开了电脑,上网查询。

    搜索了一下彼岸花的资料,在网上是看到一些关于彼岸花的传说故事。

    比如:“曼殊沙华”,这里说的就是彼岸花的花和叶之间的爱情故事。那彼岸花的叶子……很容易令人想到史曼华说的“叶子”。

    只是,看着这个故事,李松石总觉得,这里的“叶子”,跟史曼华提到的“叶子”不同。

    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像连牡丹妹妹都不清楚。这么说……这故事最起码是发生在牡丹妹妹和曼华姐姐认识之前。

    那是多久远的事了?

    最起码最起码,也有三千年以上,甚至,四千年?五千年?

    那“叶子”,怕是早就做古了吧?

    可惜,神云那家伙不在,若是问他,估计是十有**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那家伙,不想他出现的时侯,莫名其妙的就跑出来,想要找他的时侯……还真不知道该往哪找。

    据皮尔特说,那家伙跟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交易结束后,直接就离开了。而且,还把长生术的价格稍微降一点,以此让他们帮着照看梅雨山,不让人去打扰他的火锅事业发展计划。

    至于李松石这边,神云那家伙倒是不担心了。

    但是,那家伙也找不到了。

    那曼华姐姐的事……该问谁?直接问她?

    李松石皱着眉。

    而此时,还真有人去问史曼华了。

    不是别人,却是白牡丹。

    因为谢紫萱陪着梅雨心,没上到那湖心巨石,对上面发生的事不大清楚。而且,关于史曼华的那种事,没经过她同意,也不好随便传出去,哪怕是亲密的姐妹,也不好乱说,不然,就是不尊重史曼华的个人**了。

    白牡丹与史曼华坐在泳池旁的藤萝架下,周围清静,没有人声。

    这么静静地,坐了很久,白牡丹都没出声,史曼华忍不住道:“妹妹,你是想来问叶子的事吧?”

    白牡丹点点头:“不知道,方便告诉我吗?”

    史曼华沉默了一下,道:“本来,这事过了这么多年。我早以为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这几天……不仅没有忘,当年的一幕幕,反而更清晰,记得更深了……”

    顿了顿,仿佛陷入了回忆。

    过了许久,才回过神,道:“牡丹妹妹,反正这事,你们也能从其它渠道知道,倒不如就由我说给你听……牡丹妹妹,你可记得,我曾跟你们说过,历代花主,都得成正果了?”

    白牡丹点点头,这事她确实记得。史曼华当初提到花仙子的情劫时,就说过。历代花主,都与一位花仙子共伴,得成永恒,永远超脱这世间。

    史曼华忽然叹了口气:“其实,这是我骗你们的。”

    骗……骗我们?

    白牡丹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不可思议。

    “其它的,我都是说真话。不过,以前的历代花主之中,是有一位花主,没有得成永恒,而殒落的。那就是……叶子。”

    叶子……竟是以前的花主?

    而且,居然还殒落了?

    白牡丹满脸不可思议。

    史曼华道:“他没能得成正果……并不是他的资质不行。恰恰相反,在历代花主当中,以他的天资最高。可以说得上是,天纵其才。人世界,古往今来,无数圣贤,自行开启大道,影响人世数千年……但,这些所谓的圣贤,都是比不上他的。”

    白牡丹吃了一惊:“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吧?”史曼华凄然笑道:“在当年,世间的凡人,哪怕是超脱凡尘的神灵,仙家,也都不相信世间竟有如此惊才绝艳的人。你记得青囊姐姐吧?青囊姐姐的智慧,我不需多说了。但,青囊姐姐将叶子比作明月,自己比作萤火虫,不敢与月争辉。”

    白牡丹骇然。

    史曼华说着,目光望向远方,仿佛陷入了回忆当中。

    “你知道,我们当年生活的,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吗?

    “那时,天地之间,许多世界,许多位面,都与我们生活的世界连通。只有那些世界的最强者,最惊才绝艳的人,破开时空壁障,才会到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

    “当时,我们的这个世界,到处都是能移山填海,开天辟地的人物。那时,是诸神的黄金时代。凡是能在大地上拥有些许名气的,无一不是万年难得一出的绝世奇才,无一不是站在无数世界无数位面无数强者的头顶上,才能获得那强者的称号。

    “可是,当时年仅十二岁的叶子,因为不忿这些异界来客到处破坏,就把自己平时写的日记,撕去头尾,秘密传了出去。那本没名没姓的日记,因为蕴含着不少大道感悟,对修行之人极有好处、所以,竟引来得无数强者争夺,无数异世界的强者纷纷殒落。最后夺得残本的几个人,就靠着那些残破的资料,修炼得道成仙。

    “那年代,同时也被称为诸神黄昏……也是在那些人得到叶子的日记,得了道之后,重新规划天地规则,才有了后世数千年的安定……”

    白牡丹在旁听得,骇得花容失色。世上,竟有如此逆天的人物?

    虽然,虽然听说此人早已殒落,但……听到他的故事,仍让人感到一阵惊骇与震憾。

    只是,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殒落呢?

    只听史曼华道:“事实上,以他的能力,若是个普通人,怕是只随便修炼着,现在天地间的至强者当中,都能有他的位子。而且,他也很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运数推算的能力也很强,趋吉避凶的能力堪称当世第一。就是丢出了秘谱引人争夺,到头来,也都没人能怀疑到他头上。”

    “那,他怎么会……”白牡丹疑或地问着。

    “你是问……他是怎么殒落的吗?”史曼华凄然笑着。

    白牡丹点点头,忽然心中一动。

    那个什么“叶子”,当初是花主,难道……是因为太过花心的缘故?

    历代花主,都能成道,偏偏他就不行。

    可是,这人却是那般的天资……这样的人,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材,乃是支撑大厦的幢梁。天才,也是给人用的。但那人……却无人用得起,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可是,他却殒落了。莫非是……历代花主只能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多了也出问题?

    史曼华看着白牡丹,心中一动。她见过的人和事很多,经历丰富了,就有了一些看人的本事。虽不如紫萱妹妹那般通透,但隐约也能从脸色上猜到别人心里大致的想法,就问:“你是不是在想,他可能很花心?”

    白牡丹点点头。

    史曼华摇摇头:“花主能不能成正果,与花不花心没关系的。事实上……叶子却是个很专一,很专情的人。当时,世间强者,哪个不是三妻四妾三宫六院的?只有叶子,虽有惊人的能力,但为人却很温和,待人温柔,性子善良,对感情专一,矢志不渝,若是谁嫁了他……怕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那他怎么会……”白牡丹疑惑了,若真如此,那个叶子,怎么就会殒落了呢?

    “六千年前……那时,我是当代的花王。无数强者降临这个世界,到处破坏,我为了保护其它的花仙子,一不小心,所有本体花身都损坏了,不得不把灵识转移到一个怀孕九个月的人类女子的肚子里,转世为人……”

    呃,不是说,历代花王都没有过陷入深眠的经历吗?怎么……

    不过,曼华姐姐当时是直接灵识转移,确实没有殒落陷入沉眠……这样说也没错。

    白牡丹闪过了这个念头。

    “成为人类女孩之后,当时的我,就跟现在的雨心妹妹差不多,把前世的事,都忘掉了。而且……认识了叶子……

    “他……他是世上最关心我的人,最爱我的人。我也对他……

    “可是,可是……”说到这,史曼华说不下去了,只看着远方,目中有泪水流动着,却忍着没流下来。

    白牡丹以为她说不下去了。就拉着她的手,让史曼华把脑袋靠在她肩上。轻轻拍她后背,安慰着。

    叶子那样的人,那样的性情,又是当年的花主,而史曼华曾是花仙子转世,那他们遇上了,之间的感情,可想而知。

    但,看史曼华的样子,却似乎不幸福,反而是发生了不幸。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本应很相爱的两人分开,又让那花主陨落,却又让过不了情劫的史曼华还多活了六千多年的时光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

    凭那叶子的手段,让过不了情劫的花仙子继续存活,应是不难。

    可是,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让那叶子,都守护不了他的爱人?

    白牡丹心里充满了疑惑。

    以前,她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的。也不会有诸多想法。

    但现在,心里有了情,有了爱。就对这种事变得很敏感。可能,幸福的人,对不幸感触都更深吧。因为,害怕自己也会遇到那种不幸。

    所以,看到史曼华现在的样子,白牡丹又是疑惑,又是担心,还有点紧张。

    过了良久,史曼华才问:“妹妹,你是奇怪,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

    白牡丹点点头。

    “因为,我不能爱他,所以,我们分手了。我不敢见他,更不敢让他见我……”

    “为什么?”

    白牡丹不理解。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以他们的能力,有谁能阻止得了他们在一起?

    “因为……因为…我是叶子的……的……双胞胎亲姐姐……”

    ————————————

    PS:冷了,感冒了,精神不振……嗯,准备有新的花仙子登场了,票票,收藏,来得更猛烈此吧!!!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