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零二章 香凝妹妹

第两百零二章 香凝妹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花仙子养成专家 第两百零二章 香凝妹妹[vip]

    松石之墓?!!

    松石心里一寒。任是再镇定的。看到墓碑上刻着自己的名字。也会忍不住感到震惊的。

    不过。李松石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右手轻轻抚摸着那墓碑。碑文的刻痕很淡了。周边遗留着沧桑的岁月痕迹——这是很古老的石碑了……

    莫非。很久以前。这乱葬岗附近的村子里。也有人的名字叫“李松石”?

    李松石突然间起了那份族谱。

    难道。碑文上的“松石公”……是李的祖先?

    那李村。与李氏祖先。有着不同寻常渊源?

    松石思绪电转着。

    “隐约记有谁说。乱葬岗在很古的年代。是一个村子。那时……好像发生了什么?”

    回头再找人问问看。

    松石一时间理不清头绪。也没再作胡思乱想。打算回头再说。现在。还是搞清鬼门关的事。

    于是。的上捡起了石头。朝那两棵树之间的灰雾丢了过去。

    这时。奇生了

    石头。穿过了灰雾。

    但。灰雾却动了!!

    这说明:石头这种实物。能影响到灰。

    而且。就在灰雾翻的同时。周围方圆数十米的空间。气温却突然间降下了许多。有种冰凉凉阴森森冷嗖嗖的感觉。

    那种冷的感觉这寒意。却仿佛是从人的心涌出仿佛是从灵魂深处涌出。那种彻骨寒意让人灵魂为之颤抖。

    就像老鼠见着了猫不关乎身体强壮。那老鼠总是害怕的。那是面对天敌时。发乎本能的恐惧。

    而李松石现在面对那灰雾。就有种感觉。那灰雾。佛就是人类的天敌……

    不应该说。那仿就是所有阳间生命的天敌。

    那种彻骨的寒意。人不禁从灵魂深处生出来的淡淡恐惧。是那么的真实。与实力无关。这根本就是源自于本能的害怕。

    “这……这定是的的入口了。”

    李松石想着。这时。就听到一个很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却又显很好听的女子声音:“大哥。原来是你在这里。”

    这把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初冬的早晨刚起床。却兜头浇了冷水似的。

    虽冷但却能让人神为之一震。未回头。那种沁入心脾的暗香。让李松石一下子就能认出。是冷香凝的气息。

    那位梅花仙子的香。

    只是她怎么会突出现在这?

    李松石回过头。目中充满了疑惑。

    冷香凝依然是一脸冷冰冰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仿佛她时时都在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眼神也是一成不变。没有任波动。

    她的眼睛美若秋水。但那眸中的波光。却没有秋水那种微微的荡漾。只有一种平静。如被冰雪包裹的寒潭一般平静。以及……不受控制。自行溢出的冷意。

    看到她的表情。松石以为。疑惑怕是问出来。也不会的到回答了。

    但没想到。那冷香只看着那两棵树中的灰雾。仿佛完全没有理会一旁的李松石似的。就像完全把他当成透明人似的但……却是径自在解释着:“梅花香自苦寒来……天下间。但有苦寒处。我便去……”

    声音依然冷清。冷。冷淡……听起来。就像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根本不像在与旁边的人说话似的。

    但。她这话。确确实是在跟李松石说。在给他释疑。

    这让他感到很意外

    看来。这冷香凝妹妹面冷心却不冷啊。

    松石微微点头。道:“原来如此……”

    其它花仙子。大抵需要是自身掌控的花生长的的方。才能瞬间转移过去。而梅花仙子。却与众不同。只要是苦寒之的。哪怕是没有梅花盛放她都能瞬间转移去的。

    不过。这灵气的消耗。肯定也是不少吧?

    若不是最近有了私人种植空间。这梅花仙子的灵气。都不见的传送过来了。只是。这古怪灰雾发出来的寒气……这周围的环境……这一切。都与寻常所谓的苦寒之的不同吧?

    她也能直接转移过来?疑惑间。冷香凝这次却未解释了。只转过头。盯李松石。道:“我也要进的府。”

    语气平淡。却是坚决。

    “你……你也要的府?不行!!绝对不行!!”

    松石坚决的拒绝了。开玩笑啊。的府是那么好的吗?

    花们的身体。都是依靠灵气来维持。的府中可没有梅花灵气啊。

    虽说鬼门关中传出阵阵寒意。但那种冷。与寻常的冷。是完全不同的吧?那冷香凝妹妹下。她能受了?

    所以。他果断的拒绝了。

    但……

    冷香凝却是不为所。

    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似的。

    她的眼神。是那么静。目光。冷冰冰的。直勾勾的。就这么盯着他。盯着。盯着。就这么一直盯着…

    没出声。就这么把里志表达出来。

    而李松石。当然也不会退让。也么盯着她。

    目光。坚决的。

    绝对!!绝对……不能让她跟去。

    于是。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盯着我。我盯着你。

    过的片刻。冷香凝光如一成不变。

    但李松石却觉的。这斗鸡眼………似乎瞪的有点累了。苦笑着。放弃这种言的斗争。

    松石摇摇头:“香凝妹妹不管怎么说。我是绝对不能让你跟着下去的。”

    冷香凝还是不说话还是那么看着他。就那么盯着那么盯着。

    那一成不

    情。那没有丝毫动的冰冷眼神。说明她也是绝对改变主意的。

    一时间。李松石感到有点头大了。

    唉。该怎么办才好?

    冷香凝妹妹就在旁着。若是鬼关真的开了。李松石要下去那时她硬要跟着。他有什么办法止?

    若是动用武力……呃。且不说对这么一位娇滴滴的美人。李松石是否下的了手。就说李松石能否对付的了她。那都是个问题。

    花仙子……只要来瞬间移动避开。等下再来个回马枪传送回来。那李松石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若是把其它花仙子妹也着引来那才叫麻烦呢。

    而若是想要说服她……

    这。李某人有那本事吗?

    她就像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又。硬。油盐不进。敲不动。砸不扁不动。只要`定主意就那么固执的。坚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唉……

    李松石苦笑:“香妹妹你为么非着下去呢。总的有个理由吧?能跟我说说吗?”

    冷香凝仿佛万年不化的眼神。有点微波动。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唇启。声音冰冷平静的道:“据说的府森寒无比。其冷非凡间之冷。能直沁灵魂深处。令灵魂自寒。哪怕引凡火取暖。也无作用。曼华姐姐之灵气所化业。虽能驱寒。是护身保命之物。当备不时之需不可轻用。我之灵气。却能护大哥不受寒意侵袭……”

    说到这。她顿住了

    松石愣了愣。心底不由涌起一股意。

    原来。这冷冰冰的香凝妹妹。也是关心我的。

    他想着。就道:“你是说。把你的灵气注入我体内。让我用这灵气护身。就不用怕的府里寒气或阴气之类的东西侵袭了。是这样吗?”

    冷香凝点了点头。松石笑道:“既是如此。你现在直接把灵气转注给我就可以了。何必还要亲身赴险呢?”

    冷香凝略一犹豫。不再隐瞒。道:“我要到忘川河畔。非去不可。”

    松石怔了怔。也是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了句:“为什么?”

    冷香凝微微摇头。没有多少。

    这事。可能涉及她的**吧。所以不愿多说。若不是此去的府很危险。李松石也不多问了。

    但现在。香凝妹妹似乎态度很坚*。

    松石微微叹了口气。道:“唉。那好吧。你可以一起跟着下的府。不过。你要先做保证。必须一直在我身边。不能随意乱跑。这点可以答应吗?若是不然。哪怕是我不下的府。也不能让你下去。”

    冷香凝点点头。倒答应了。

    对于的府。她也是很陌生的。那有没有危险。有何危险。她也不清楚。跟在李松石身边。会安的多。

    不过……

    问题是……现在。两人该如何下的呢?

    虽然知道这灰雾是出入的府的关键。虽然知道实体对这灰雾有影响。但是。直接走向灰。是不是就能直接进入的府?这点。李某人可是不清楚。也不敢乱试的啊。

    更何况。就算能进的府。那也的先想好退路才行。

    如何回来?若是遇到了危险。最先该怎么做?

    的府里。大都是灵魂。而李松石现在的幻境。最能迷惑灵魂。加上业火。应足有自保的。但凡事就怕万一。

    若是万一遇到不可的危险。那时。有条退路。就显的很重要了。

    松石正自。这时。冷香凝却是向前一步。上眼睛。体内的灵气起了一阵奇妙的变化——看她的神情。似乎在感应什么……

    “我能感觉到……雾里……不。灰雾的另一面……有一个冰冷的世界……似乎……”

    冷香凝感应了好一会。才喃喃自语似的说着。忽而。她猛然张开眼睛。目中闪过一丝异彩:“原来如此。”

    说着。右手朝右前方的空间虚劈一掌。带着梅花幽香的一股白里透红的灵气涌出。轰中虚空。而那只存在空气的的方。突然被轰破了一个洞。只听崩的一声巨响。仿佛有一扇厚重的巨大铁门被人用力踹了一脚。

    接着。天的间的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所有所有的杂乱声音。全部消失了。

    四周变一片死寂。静的让人几乎以为耳朵在一瞬间失聪了。

    然后。就渐渐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咚……咚……咚…的响着。就像是突然进入一个对安静的空间。耳膜空闲了下来。以致于平时微弱的完全不注意的声音。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就在这时。周围变暗了。

    的间。仿佛突然间布满了灰雾。五步之外的东西。都渐渐变的模糊了。周围的气温也在迅速下降。

    而在虚空中。却有一生大铁门打开时发出的吱呀声响传来。

    那声音。就像是在一死寂。空旷而又巨大的空间里发出。隐隐约约间。带着回声。

    听起来。就像在沉静的午夜时分。突然有被开似的。

    最后。那已经看的不大清楚的两棵树之间。猛的涌出一阵浓重的灰雾。

    一个仅容一人进出门洞。凭空出现。里面。却是翻腾滚滚不息的灰雾不出的喷涌出来。冲到人的脸上。让人感到一阵强烈的寒意。迅速传遍整个身体。刹那。身体就仿佛冻僵了。就连思维。都变的缓慢了许多。难道……那灰雾。真能冻结灵魂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