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零四章 修罗圣女

第两百零四章 修罗圣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怎么会在这?

    李松石惊讶着,而梅雨心脸上也是有些惊讶,有些喜意:“石哥哥?!!”

    她发现自己没眼花,便要从空间门走了进来。

    “不要!!”

    李松石急步上前,拦住她。

    这里,可是阴间:府啊。空间中飘浮的灰色雾气,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了的。

    雨心妹妹现在的身体仍凡人之躯,尚未能完全自如地操纵灵气,若被雾气侵入体内,起码也要重病一场。

    却说李松石过了门户,拦着梅雨心,两人身形贴得极近,却未发现不妥。

    梅雨心也只好奇地张望,问:“石哥,那门背后是什么?怎么黑乎乎的?”

    李松石犹豫一下,道:“地府。”

    地……地府?!!!

    梅雨心骇然。小手惊讶地捂着小嘴。

    李松石点点头:“没错。就是那传说中。死后地魂归之处……那天。白无常就是通过那门户。进入那个地方。所以。应该是地府没错。

    “只不过。那空气中流转着雾。能抑制几乎所有生命体地生理活动。活人若是随意进去。哪怕不死。也会大病一场。折损阳寿。”

    他解释着。梅雨心更是吃惊了。担忧地道:“那石哥哥你……”

    “没事。”李松石道:“我体内地灵气足以抗衡这灰雾地侵袭。而且。现在发现能打开私人种植空间地空间门。那也安全得多了。在地府中行走。若是遇到不妥之处。还可以随时回来。”

    说着,他是有种大大松了口气的感觉。

    的确,有一条随时开启的后路要安全得多。

    更何况,他每回来一次,就可以重新定位一次空间坐标,随时能回来补充灵气,再进去寻找忘川河了。

    梅雨心听得,也微微点了点头,忽然道:“对了哥哥,现在找到忘川河大概在哪个方向了吗?”

    “没……”

    “既然没找到,不如先回家吃饭点再去寻找吧?曼华姐姐现在的情形,怕是也不差那么一点时间……”

    李松石考虑一下,觉得梅雨心的话倒是有道理。现在地府里四处灰蒙蒙的一片找都不知从何找起。

    刚才在地府里,那手机铃声传了出去,大半天都没见回声,说明那地方大得不可思议不知要多久,才能到地方呢。

    还不如,先回家吃饭,顺便打个电话给梅雨山,叫那家伙帮着买些亮度光照得远的车灯和电瓶下来,那探察地府多了许多方便。

    于是,回过头尚在地府中的冷香凝先回来,然后关上了空间门。

    这门户对面的坐标已定下,那何时开启都得。

    接着回落花村李宅,见众女都是在屋中了,不知如何,他们居然从~那里得到消息,说是李松石要去地府,都紧张得不得了,打算要去找他呢。

    李松石忿忿地盯着欹,以为是它泄露了他的行踪。

    ~是一脸的委屈,没敢声辩,一旁的谢紫萱却上前道:“大哥,不怪它,是我感应到它心里的想法,才知道的。”

    李松石神色稍霁。

    不过,~是解脱了,李松石却反而陷入了众女的埋怨声中,怪他不该独自冒险。尤其是一旁的冷香凝,更是她们的声讨对象,怪她不该单独跟李松石一起涉险。

    最后,总算是吃过饭了,李松石给梅雨山打过电话,便拿着手电筒要下地府。

    众女都要跟着去,李松石却是不允,因为花仙子们在地府中消耗的灵气要大得多,而还不是花仙之体的梅雨心也受不了那灰雾的侵袭。如此,还不如由他一人进去,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要战要退都方便容易,不用分心。所以他是坚决要一个人前行,而冷香凝想到到忘川河畔,却要等他找到那河再通知了。

    于是,经过协商,他只能与众女达成协议:李松石进出地府,那个空间门必须一直开着,坐标要始终固定在在起始之处,以方便前行的路不对,就能立即到起始点,重新找路,不用多费时力。

    另外,李松石每行进一段距离,还必须再开启多还需要多开启一扇空间门,每前行一段距离,就把那门的坐标移到身边,保证随时能在两分钟内通过那门回到这个私人种植位面。

    如此,时时能进能退,众女才感安心。

    至于开启门户消耗的灵气太多,却是不担心的……欹和玄火这两头神圣巨龙中的怪胎,可是不缺灵气,从它们身上多压榨一些就是了。

    饭后,李松石带上手机电筒,继续进地府探险。

    这次,却是他独自一人。

    他下了地府,迎面便感到一股森寒的阴气直透过皮肤,渗入骨髓中。

    不过,灵气只稍运转,体内气血转活,那寒意就变淡了。

    回过头,却见众女眼巴巴地地门后看着。

    那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周围,是淡淡的灰雾环绕着。

    一丝丝,一缕缕的雾气,轻飘飘地荡到空间门处,却被那空间门排斥出来,进不去。

    远远看去,方圆千百米,唯独一处地方发亮。那昏暗阴沉的世界中,唯一的光源,是那么的显眼。如同黑

    当中的一线希望。

    而那黑暗之中,发着光芒的门户里,众女的身体在光的沐浴下,也都像在发着光,如同镜画中的仙子,有一种难以言述的美,直令李松石看得微微一呆。

    好一会,定了定神,收拾心情,才转过头,朝着之前选定的方向前进。

    地面,依然是小石头铺着的路,那小石头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可以看出,居然是赤红色、红褐色和水泥般的灰白色杂着铺在地面。

    地府里不知从哪传来光线,让这个世界不致于完全陷入黑暗,只是那光源,显然没包含有红色,所以,不用手电筒,是无法认清地面石头的颜色的哪怕是再好的眼力也一样。

    千百万年来,怕天荒头一遭有人拿着手电筒在地府里赶路吧?

    李松石想着,忍不住自喃地道:“是不是该给梅雨山那家伙多打个电话来时顺便带部电动车或摩托车什么的,那时赶紧也方便得多了。”

    嗯,骑着电动在地府里赶路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时间一晃,两天过去了,李松石依在探路。

    不过,这次他的装备好了许多。

    左手拿着指南针手拿着一个特号的白光LED灯手电筒……

    说来也怪,这地府,居然也场?居然能用指南针?真是太神奇了。

    脚下的旅游鞋踩着石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在这昏暗而单调的世界中,显得很刺耳。

    本来李松石是要听听MP3或MP4的想到周围可能存在着危险,就只专心赶路。

    周围的景像依然不变周围的灰雾却是比之前少得多了,很可能地方走对了。

    而这天下午李松石终于发现,自己来到一处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地方。

    那是一座山座大山。

    脚下踩着石子发出的声音,居然在这里出现了回声。

    想来就是面前的山把声音反射回来了。

    只是,这山却是黑黝黝的,看不到上面长什么。

    李松石提起精神,小心戒备着往前行。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现在,可是望山跑死李某人了。

    没敢把摩托车电动车带进来横冲直撞的李松石,一直走到晚上,才来到山脚处,发现这山上,居然是光秃秃的,就一块巨大的石头而已。

    这山,这石,就如同海底被海水冲刷了千万年的海底礁山。

    所不同的,就是这山是干枯的,没有海藻之类的玩意,也没有鱼群在上面寄居。

    此时,李松石已经感到有些疲惫,本打算回去休息一下的。

    忽然,前边传来一阵巨吼,那吼声有些奇怪,似巨獒,又似虎吼,很是耳熟,一时间却是辩认不出。

    正诧异间,便见山的背后,突然升起一阵红光,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从山后冲出,在半空中盘旋飞翔着。

    见此情形,李松石心中一惊,顿时将彼岸花灵气控制在身体周围,形成业火,身体四周,也绽放出了红光。

    天上的那红影,显然注意到了他,还注意到了那个发着白光的空间门,就发出咦的一声。

    李松石抬头仰望,见那红影是包裹在熊熊烈火中的某种生物,在半空中悬浮了,似在犹豫,犹豫着该先冲向那空间门,还是先来到李松石面前为好。

    约莫过得两三秒钟,那团烈火突然一阵呼啸,身形朝下俯冲,直朝李松石扑来。

    李松石大惊。

    但,那团火,却只扑到他头顶三尺多高的地方,就突然一个拐弯,朝旁边落下,只有炽热的热浪从头扑下,吹到李松石的身上和地面上,才朝四周发散。

    再看,却见那团火已经收敛了,露出里面的情形……居然,居然是一只身高近十米的巨兽。

    那巨兽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拍拍巨兽的脖子,它便缩小的身形,变成只有一米多高。

    原来,那“巨兽”,居然是一头地狱三头犬。

    那家伙身体黝黑,如同岩石一般,却又红光从皮肤地下射出,如同开裂的岩石下火红的岩浆一般,释放着热力。

    而且,它身上还有一种很浓重很浓重的血腥之气,随时散发着强烈的暴戾杀气和死亡气息,一双眼睛,冷酷而无情,里面,只蕴含着死亡,只要看到它的眼睛,任谁都会想到死亡。仿佛它随时都会扑过来,将死亡引领到人们的头顶降临。

    而那巨兽上的人,却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女子。

    那女子看似十七八岁,居然穿着一身不染半点尘埃的雪白衣裳,相貌端庄娴静,眉目清丽,发色纯黑,肤若白雪腮微红,扑面而来的一般纯净气息。

    细看,越是觉得她相貌端正,那眼神里居然纯净得没有丝毫杂质,黑白分明,而脸上,却隐隐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难以言述的高贵圣洁的光芒。

    站在她面前,竟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正在朝圣的感觉。

    “好强大的气场!!”

    李松石暗骇,以他现在的见识与能力能认出,这女子的实力定然强大之至,单凭身上自然而然散发的气息能影响到李某人的心志。

    单凭这气息,就让李松石不

    起十二万分戒备了。

    只是,这么一位如同天使一般纯净无瑕的少女,怎么会乘坐在这种暴戾恐怖的残暴凶兽上呢?

    地狱三头犬可是传说中地狱之门的守护者,是灵魂的吞噬者。

    而这女子,却纯净得跟天上刚降下的雨水,那眼睛,如同天使一般。她与那三头犬的气息,是如此的矛盾们又怎么会呆在一起的呢?

    疑惑间,背后传来一个惊咦的声音:“修罗圣女?”

    听声音是牡妹妹。

    那女子诧异着,目光从李石的脸侧穿过直凝视到光门背后的白牡丹脸上:“你是谁?怎么会认得我?”

    她惊凝地盯众女,而李松石和诸位妹妹也都惊地盯着她。

    李松石与她近在咫尺跨下的:狱三头犬还虎视眈眈地释放着不友善的气息和神情,这种情况下,双方不算是友好吧?

    而李松石身上环绕的红莲业火,可不是善与之物,哪怕那地狱三头犬再强大,也会被焚为灰烬。

    这种情形下,她应该对李松石满怀备才是。

    但是,看她此刻的神情,却人完全没有戒心,如同一个好奇的小女孩,对一件有趣的事情而感到疑惑一样。

    就在这时,远处的高空中,在那浓重的灰色雾气之上,传来一阵声彻万里的巨吼,那吼声,却如牛在狂叫……~~~

    那少女抬起头,朝那虚空处张望,道:“啊,又在催了。”

    说着,一拍跨下三头犬的脖子,那巨兽的身形又迅速变大,接着身形一纵,飞上了半空。

    很快,穿过高空的灰雾,不见踪影。

    李松石呆呆地看着半空,半晌仍是满头雾水。

    这算什么?美女和野兽吗?

    只是……灰雾上居然可以飞行吗?

    靠,早知道俺就让~或玄火变身为巨龙,载着咱飞了。

    那巨龙,哪怕再菜再废材,也比地狱三头犬要强大吧?

    她都可以骑着三头犬纵横地府,咱骑着神圣巨龙,再不济,也足够赶路了吧?

    李松石想着,眼睛瞄向空间门背后的私人种植空间,似乎想寻找两条龙。

    但,他却发现,白牡丹、谢紫萱和池淑瑶几位,居然跨过了空间门,站在地府阴间的土地上,抬头仰望灰蒙蒙的天空。

    李松石心中一动,边往回走边问:“牡丹妹妹,你们认得她?”

    谢紫萱与池淑瑶微微摇头,只道:“感觉有些熟悉。”

    此时,原青青也跟着走出来,道:“好像是哪位姐姐的气息。”

    李松石讶然,问:“莫非,那也是花仙子转世?”

    目光,却是移到白牡丹身上,而诸女的视线,也都同时转了过来,看着白牡丹。

    白牡丹收回仰望高空的视线,道:“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哪位姐姐或妹妹的转世,不过,她应该是这一代的修罗圣女了。”

    修罗圣女?

    那是……啥?

    好像,有点耳熟啊。

    似乎在哪听过。

    白牡丹解释道:“传说中,修罗族是生存在六道轮回最底层的一个种族,是远古一位大神通者,集聚天地间最为污秽的气息所创造出来的种族。所以这个种族,不论男女,都是生性暴戾,残忍好杀,而且……性喜**……

    “此族没有家庭,没有父母兄弟姐妹之分,只有男女之分,一切行为都凭一时喜好,一时不合,便是拔刀相向,所居住之城,日夜血流飘杵,血腥漫天。

    “在六道中,惟有恶贯满盈十恶不赧,却又气数未尽的邪恶灵魂,才会投生于修罗族……”

    李松石听得,微微有些皱眉。

    刚才……那女子,居然会是修罗族的人?

    那种气质……不大可能吧?

    只听白牡丹又道:“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修罗族这个种族,每过若干年,就会诞生出一位天地间最纯洁,最善良的女子。这女子与其它修罗族不同,生性洁身自爱,最是讨厌修罗族的所作所为。此女,必为修罗族的圣女。

    “而且,在传说中,这修罗族的圣女,至纯至净,以她的灵魂,足以净化修罗族整个种族的大部份罪孽,延长修罗族气运,若是集齐多位圣女,甚至有可能让整个种族全部罪孽洗尽,净化,让整个种族得救,死后可以重入轮回。”

    众人一听,都是大惊。

    凭一已之力救赎整个种族?凭一已之魂,净化大半个种族的罪孽?!!

    这,这不可能吧?

    白牡丹看着众人的表情,道:“本来,我也是不信的。不过,以前却是听曼华姐姐说过……”

    哦,史曼华长期居于地府,而且,她也没必要对白牡丹撒谎。

    这么说,此事倒是真的了?

    只是,听起来仍是不可思议。

    而且,这么多年来,修罗族应该出现不少圣女了吧?

    那为什么,修罗族这个种族还存在呢?

    他们,为什么不集齐多位圣女,把整个种族的罪孽都洗净,让整个种族得到拯救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