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零五章 谁的肚兜?

第两百零五章 谁的肚兜?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牡丹道:“曾听曼华姐姐说,修罗圣女,是要千年,才能出一个的。而且此族的族人,寿命大都不过三五百年,而且是人人自私,只顾自身的。

    “在修罗族中,流修着一个传说,说是谁得到修罗圣女,便成为修罗族的至强者之一,神通力量强大至不可思议。

    “所以,每次圣女出世,总会引来数百年的修罗族内斗,血流成海。而且每代圣女,大都不得善终。惟有传说中一位圣女,因不堪逼婚,从修罗族逃出,此事才为世人所知。”

    李松石听了,愣了愣,这故事,咋有点耳熟呢?

    顿了顿,想起刚才那声巨大的牛吼,心中一动。

    牛……

    修罗圣女……

    难道……

    是了,记得《西游》里提到,那牛魔王的老婆,牛魔王的老妈,名叫修罗女。据称,便是修罗族的圣女。

    只是,那修罗女可不是善啊。跟至纯至净这四字,可是一点都不配呢。

    不过。话说回。《西游记》不过是小说罢了。关于修罗女地来历。也多有牵强附会之处。未必就真与修罗族有什么牵扯。

    想了一会。觉得这些事现在与自没多大关系。就暂且把这事搁下。还是赶跟为妙。

    “对了。几位妹妹。这地府阴气过重。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李石劝退了白牡丹和原青青等人。自己也回私人种植空间了。让梅雨心把~和玄火召唤过来。

    商量了下。因玄火是火属性。身上地火系灵气对地府地阴气排斥比较厉害。乘坐在上边会舒服一点……当然。地府地阴气对他地克制也比较强。对他也有影响这点李某人华丽地无视了。

    于是。玄火就乖乖地穿过空间门。来到这阴间。身形变大李松石走到他背上。

    来到玄火后背,左右观察一下,发现极是宽阔可以在这建房子了。

    这家伙,真的是未成年的小龙吗?

    这样做?算不算是使用童工,虐待未成年龙啊。

    不过,这家伙跟~都属于龙族中的怪胎能以常理论断,所以,也能以常理来判定他们是否“童工”,所以,李松石倒是坐得心安理得。

    只是,这龙的后背未免太硬实了点。

    用力跺了跺李松石感慨道:“要是有一副固定好的龙鞍,上面固定好沙发床铺之类那乘坐起来就舒服得多了。”

    可惜……可惜啊……现在要再找龙鞍,那就太费时了。

    李松石摇摇头到龙脖子处,张望一下:“太大了,变小一点。”

    玄火没办法,只能把身形变小,直到李松石跨坐在龙脖子处,两手抱头龙项,觉得合适了,才算。

    “这样坐正好合适,就是**下有点硬,回头拿个厚垫子来才行,现在就先这样吧。”

    李松石嘀咕着,拍拍玄火的脖子,道:“飞吧。”

    玄火昂首挺胸,扇扇翅膀,两条强壮的后肢用力一纵,便跃起上百米高,直接冲入高空中的灰雾中。

    然后双翅一展,身形便飞了起来。

    只眨眼,巨龙冲破厚厚的灰雾层,飞到更高的空中,李松石顿时感到豁然开朗。

    这灰雾上空,居然有光,而且,是红光。

    头顶,是一个红色的,如同太阳一般的星体。但光芒却很黯淡,里面有血一般的红影在流动。

    红光照射下来,映下的雾都变红了,如同绵延万里的红霞。

    背后,红霞绵延无尽,看不到尽头。

    但是,却没有雾气遮目了,可以看到,非常远的地方,有一些发光的小点在飞动,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在飞行。

    而李松石与玄火的前方,却是有许许多多的磷峋怪石,那是从雾海之下穿出来的高山。

    这些高山的山顶,透出雾海,也被天上的光所染红,腥红如血,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而穿过这些红色的怪石,在数百里之外,却是有一个巨大到极点的透明光罩,外侧呈弧形,似乎把一大块地方都护着。

    那里,应该就是目的地了吧?

    最起码,也可以在那里打探到点消息吧?

    李松石想着,一拍玄火的脖子:“飞过去!!”

    玄火发出一声龙吟,声彻万里。

    双翅一展,体外涌起熊熊烈火,身形便如疾风迅雷,迅速划过天际。

    轰的一声巨响,那是龙躯冲破音障,达到超音速时发出的声音。

    如此,没过多久,便来到了离光罩不远之处。

    李松石因被玄火用灵气护着,自身也运转了灵气,倒是不怕被强风吹着,只轻声说着:“飞慢点吧,先观察一下有无危险再说。”

    毕竟这里是地府啊,地方不熟,连鬼也不多见一只,万一这光罩里是危险之处,玄火这么一头冲进去,可就麻烦了。

    于是,玄火降低速度,越飞越慢,最后竟只悬浮在离光罩十余米远的半空。

    李松石朝光罩里张望着,发现里面是灰蒙蒙的一片,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而光罩之外的灰雾,却是一碰到光罩,就自滑开了。

    李松石沉思了一下,从身上摸出一张一毛钱的纸币,揉搓成团,凝聚灵气,屈指一弹,那纸团便飞射向光罩,落了进去。

    片晌,没见反应。

    想来,这光罩里能通过灵气和实物的,但却不允许灰雾进去。

    只是,不知里面是否有危险。

    “玄火,先降到地面吧。”

    玄火身形一沉,坠入雾海,直降到地面。

    这里的地面,也是灰蒙蒙的一片,头顶的红光全被灰雾挡住,而光罩内的东西,仍是看不见。

    李松石也没多作观

    过身开私人种植空间的空间门,让原青青去拿杆……

    那钓杆原先是李松石看到池塘有些鱼可以吃了,才托梅雨山带来的。那家伙听到钓鱼,大感兴趣带来了两副。

    只是,因事急,他匆匆就又回去了机会钓。而李松石最近忙着,也没闲情,现在倒是用上了。

    原青青拿来的钓杆,是一副三米多长的碳纤钓杆不溜~的,不过,弹性很好。

    李松石抓起钓杆,甩了甩,嗯,不错面系了钓鱼线和防脱鱼钩,若甩进光罩里面再拖出来该能**点什么,那时可以分辨出里面是否有危险了。

    只是……这钓杆,似少了点什么?

    李松石一时间没想出来摇摇头,没多想了。

    两手抓着钓,用力那么一甩…………

    李松石现在的力气,可是已经达非人类的程度了。而这钓杆上的鱼线,又是死命的长……

    所以,只听嗖的一声,那钩飞射了出去,那鱼线一下子拉出了几百米长……呃,之前贪多,买的鱼线长达五百米,可以从李某人家中池塘的这头飞射到屋后的山那边去了。

    没;到,现在倒是适用了。

    远远地,着鱼钩射入光罩中,李松石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啊,想起来了,这钓钩前似乎应该绑些小动物什么的,那时,才好试出光罩里面有没有危险啊。”

    而且,这钓钩,也没必要射出去那么远吧?

    下回,丢进点就OK了。

    李松石说着,旁边的原青青道:“前两天在山里又抓了只兔子,正好拿它绑在钓鱼线上丢进去……嗯,石哥哥你等等哦,我这就把它抓过来。”

    李松石一听,暴汗——青青这丫头,对兔子的怨念,还真是难消啊。

    想着,点点头,右手随手一扯,便要把钓钩拉回来。

    只是,那钓钩怎么好像挂着了什么似的?这么难拉?

    李松石抽了抽,发现不动。

    难道,钩到对面什么东西了?

    下意识地,用力一抽……

    前面说到,李某人现在的力气已经很大了。

    所以,这数百米长的鱼线,居然被他一下子抖得笔直。接着,嗖的一声……

    鱼钩钩着一件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直扑向李松石。

    李松石下意识伸出左手一抓……

    但觉触手柔软,迎面却是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

    一看……

    晕~~~

    这,这手上抓的,居然是一块红色的绸布料。

    四四方方……呃,也不算是很四方,总之,四周系着绸布条,上面,却是用金线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案。

    同时,还散发着一种香气。

    呃,怎么这么眼熟呢?

    李松石抓着那布料,展开来,左望右望,突然灵光一闪:“咦?这,这不是古装电视上经常出现的,传说中古代女性的贴身衣物……肚兜吗?”

    这玩意……这玩意怎么会飞出来?

    而且,摸起来还有点温意……

    该不会,该不会是谁刚才还穿在身上。结果,却被他用钓杆给钓出来了吧?

    这么一样子,李松石头上的冷汗就刷刷直冒了。

    身子有些僵硬,脖子有些机械化地扭转过头,一看……

    果不其然,诸位妹妹正盯了过来。她们的眼神可好着,那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李某人手中的红色布料。那脸上的神色,可就值得玩味了。

    “呃……那个……意外,意外……”

    李松石干笑两声,正要解释,突然感到附近出现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

    “你这该死的卑鄙无耻低贱下流的淫贼!!”一声娇叱从身前传来。

    李松石骇然回过头,便见玄火化身为小正太,右手伸出,轰出一掌,撞到一股迎面扑来的金色能量上,发出一阵巨大的闷响。

    罡风四溢。

    碎石飞溅。

    玄火一步不退,李松石却是赶紧避开一边,以灵气护体。那龙族皮粗肉厚不怕打,而且体内灵气充沛,他却是灵气用点就少一点,可不能浪费了。

    “你是谁,怎么帮着那淫贼?!!”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李松石一看现居然是一位身上穿着古汉朝服饰,两手抓着一杆金色长枪的女子。

    那女子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标致,肤色光滑细腻身材极其傲人。

    其眉间英气勃勃,美目却是蕴着怒意,盯着李松石……没办法这家伙手里还抓着红肚兜呢。

    而且,更离谱的是,李某人的眼神,还忍不住在那女子的胸前打转乎在诧异,自己的鱼钩,怎么就那么准就钻进那个地方呢?这也太过巧合了吧?

    而且,看那女子一身汉代服饰,她里面怎么就偏偏穿上肚兜了呢?那年头的亵衣,似乎不是这款式啊。

    想着发现那女子眼中怒火更炽,李松石忍不住咳了一声:“呃个,误会属误会而已,对了个……还给你。”

    李松石抓着肚兜递了过去。

    那女子脸色顿时涨得通红:“你!!!”

    右手长枪一指,便刺了过来:“我刺死你这淫贼!!”

    这时,李松石背后传来几声娇喝:“住手!!”

    同时,一道牵牛花藤飞射过来,一下子缠在长枪上。而旁边的玄火,也迅速伸出变化成龙爪的右手,抓紧了长枪。

    诸位花仙子都跑了过来,尚未多说什么,那女子却是猛地抽回长枪,一抖,震碎了牵牛花藤,退开几步:“你们,你们都是一伙的?想人多欺负人少是不是?”

    说着,眼看她便要转身逃像光罩方向,李松石害怕这误会会因此扩大,事后

    一群人来报复,那可就是一大串麻烦。

    于是就拦住靠前的众女,道:“误会,误会而已。姑娘,我们没有恶意。而且,刚才也是纯属误会,我只是想用鱼钩来探探路而已,没想到竟然……”

    那女子脸色微红,目光中蕴着怒意:“你还敢说。”

    李松石干笑着,在那陪不是。而诸位花仙子妹妹也是站在他一边,帮着说话。

    池淑瑶妹妹道:“这位妹妹,你看看,我们都长得不比你差吧?若石哥哥不是好人,怕现在想对其它女人使坏,都脚软得有心无力了,哪还会去钓你的肚兜呢?”

    李松石一听,差就哐当一声,载倒在地上了。

    淑瑶妹妹这话,也太,太……那了吧?

    回过头,悄悄着众女的脸色,发觉都有些诡异,但却是装着没听见似的,没答话。

    倒是原青青那丫头,不知何时,已着一只兔子的俩耳朵,从空间门那里走出,就好奇问:“淑瑶姐姐,刚才你们说什么?石哥哥脚软了吗?”

    李松石虎躯一震,内牛面啊。

    罢当作没听见吧,不然解释起来,那可就是越瞄越黑了。

    于是,没会原青青,李某人与众女继续说服那拿着长枪的女子。

    至于原青青的目光一直惑地盯着李某人的大腿……那个,李某人就没心思去理会了。

    如此过得片刻,那女子似乎有些相信了,目光闪动着:“你们……说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当真只是误会而已。”李松石连连点头。

    “误会……好吧,我不知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不过,就当刚才那是真的误会,难道你们想一句误会,就能让这事当作没发生过?怎么说,也该给我个交待吧?”

    交待?

    李松石一怔。

    的确,就这么钓走别人的肚兜,岂能一句误会就能摆平?

    只是,她要怎么个交待法?

    疑惑间,那女子右手平端长枪,左手温柔地抚摸着那枪杆,眼神中露出一种不经意的温柔:“我,是一名位面雇佣兵。我们位面雇佣兵最注重的是名声,刚才,你既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易钓走我怀里的东西,那,别人会怎以想?定以为你也能轻易取走我的性命……哼,如此一来,你让我以后如何接任务?”

    这……

    李松石大感意外。

    看样子,这女子之前的羞怒和羞愤,似乎并不是因为自己肚兜被钓走的原因啊。而是因为那肚兜被轻易钓走,而感到自己的实力被轻辱了。

    她的羞,她的怒,她感到的辱,是因为自身实力被轻贱,而不是因为女儿家的帖身物事被人拿去啊。

    李松石有些郁闷了。

    微微叹了口气:“那,你想要怎样?”

    那女子轻哼一声,右手的长枪刷的一声,横指过来,直对着李松石的咽喉:“我,要和你单挑!!”

    单……单挑?!!

    李松石吃了一惊。

    那女子道:“不错。刚才你在众目睽睽之下,那样……那样……羞辱于我,以后让我怎么见人?我要用这杆枪,击败你,来向人证明我的实力!!!”

    李松石愕然,好一会,才苦笑:“姑娘,这个……不用了吧?我投降认输还不行吗?”

    单挑?嗯,面对面PKK的话,李某人铁定是一个照面就被O的结局。而如果使用灵气施展幻境……

    啧啧,那女的就算来一百个,也被李松石轻易玩死啊。

    可是,好男不跟女斗,罢了,反正他李某人又不是啥位面雇佣兵,自个的实力,自己知道就可以了,何必暴露给别人知道呢?

    正这么想着,旁边传来两个声音:“不行!!”

    一个声是那女子的,而另一个声,却是玄火的。

    玄火对着那女子,道:“哼,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大人认输?若是想向大人挑战,须先过我这一关。”

    说着,体内灵气涌动,顿时,一股强大的龙威从体内涌出。

    那威势,扑天盖地。

    那气势,竟令周围的灰雾都翻滚不息。方圆千百米内的灰雾,都如同锅里翻滚的热水,沸腾了起来。

    造成这一切的中心,竟然就是眼前这一位小正太般的可爱小男孩?!!!

    “好强大!!!好可怕!!!好恐怖的实力!!!”

    这是……这是……

    那女子脸色惨白,退开一步紧张防备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玄火,脑海里灵光一闪,隐约回忆起许久以前在某一个神秘的地方感应到的气势。

    这是……龙威?!!!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前面的光罩一阵剧烈波动,里面钻出一个身穿大红色旗袍的人。

    呃……没错,是穿着大红色旗袍的“人”,而不是女子。

    因为,那家伙,满脸横肉,须发箕张,跟个黑脸张飞似的,却是穿着一袭旗袍,露出两条粗壮的手臂,腰间的裂缝开得高高的,露出一条腿毛滑刮干净的大腿。

    那家伙脸上涂了胭脂粉末,擦了口红,头戴红花,手上还拈着一条粉红色的丝巾。

    因是脚上穿着高跟鞋,所以就那么一步三摇地走了过来,用一种令人全身鸡皮疙瘩都忍不住竖起来的尖细声音“娇滴滴”地笑着说道:“唉哟,造孽哟……我今天刚买的大红肚兜,还没穿上半天呢,怎么就被人钓走了呀?到底是哪个小冤家,这样对人家,真是……真是羞死人家了……”

    说着,做出一副娇羞满面的神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