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一十一章 轮回大混乱

第两百一十一章 轮回大混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松石深深地凝视着冷香凝,似想看穿她的心,知道她处的秘密。

    只是,现在实在不是询问的时机,就没多说什么。

    而冷香凝静静的凝视着那散发着回魂香的彼岸花,片刻,微微一叹,脸上恢复冰冷的神情。

    将花递了过来,淡淡地道:“曼华姐姐长年处于忘川河畔,久吸回魂香入体,对此香已有极强免疫力,所以,怕是要采摘上万朵乃至数万朵释放回魂香的彼岸花,围于曼华姐姐身侧,借彼岸花之灵气为引,将回魂香渡入她体内,方能起作用……”

    说着,遥望忘川河下游,喃喃道:“可惜……若是能将曼华姐姐带到此处,直接安放到花丛中,怕是效果更佳……”

    是啊,的确可惜。

    李松石那私人植空间的门户,无法在这忘川河畔直接打开,不然就不用去**那般麻烦了。

    话说回来,这忘川河畔……呃,该,大概,或许是没有城管吧?

    万一在**,跑出一个冥城城管来,说是要罚款什么的,或是抓起来蹲大狱,那乐子可就大了。

    嗯,不管了,先找到大批发回魂香的彼岸花再船头桥头自然直嘛。

    于。一行人继续往下游行去。

    李松石手中则拈着那回魂香把玩。

    不知怎地。他鼻端闻到一股神秘地香。

    那香味。正是回魂香地气息。奇怪地是芳香只稍微浓了一点点。李松石就感到。它似乎多出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地诱惑力。

    让人从灵魂深处产生一种**。想要把这散发着回魂香地彼岸花放到鼻端。狠狠嗅上一记地**。

    不过。区区一朵散发回魂香地彼岸花。还无法影响到李松石地心志。

    只是,心中却起了戒备:这回魂香如此古怪,到了下游,香味更浓时可不要控制不住才好。

    万一吸入大量回魂香会发生什么事,还真不好说。哪怕他有肉身护着灵魂,也是危险。

    所以,需得小心行事才对。

    于是,打定主意若觉得周围的气味有怪异,就得赶紧用衣服布料沾湿水气捂鼻子然后尽早退开才行。

    如此,众人渐行渐快,很快就沿着忘川河行走了好长一段路。

    空气中的回魂香气味更浓了。

    忘川河岸两旁出现情形有异的灵魂越来越多了。看样子,那些灵魂都是因为吸收了回魂香的气息,才变得古怪。

    正当李松石这样想着的时侯,他突然听到河岸边有一个惊叫声传来:“啊~~惜弱弱,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不认得我了么?”

    扭头望去见两个灵魂在河岸边追逐着,前面一个灵魂身形娇小计生前是个人类女子。

    而追在背后的灵魂,却是身形高大计生前是个人类男子。

    那男子右手灵魂物质化作利刃,不断地朝前面那女子追砍着。

    一边追杀,那男子一边怒道:“无耻的畜牲,别跑,你给我站住!!”

    李松石见状惊,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追砍一个弱女子,未免太过份了。

    心中不忿着,却听那被追杀的女子惊叫道:“惜弱,惜弱,为什么呀我们前前世不是恩爱夫妻么?你说过,要生生世世都嫁给我,我们要一起厮守,直到天荒地老的么?难道你忘了?哪怕我前世是女的,你前世是男的,年龄相差了几十岁,也无缘再见面,更无缘再成为夫妻,但前前世的恩情,你怎能就忘了呢?”

    背后那男人一边追砍着,一边吼道:“忘记?没忘,我什么都没忘!!恰恰相反,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没错,前前世我们是夫妻,可是,前三世前四世,前五世,你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前五世的父母,前四世的妻儿,前三世的丈夫,都惨遭了你的毒手,而且,你还……你还……你这恶魔”

    那男人嘶吼着,前面那女子却是极度震惊:“什……什么?这怎么可能?前世的前世之前,我们……我们居然是仇人?不,不可能,不可能的……惜弱,惜……啊”

    一声惨叫,背后那男人一刀确中前面那女子,那女子的灵魂物质掉了一块,随后,伤处自动愈合……但可以看出,她受伤不轻。

    李松石等人在旁看得,极是震惊。而云清扬,却是一脸淡然:“很震惊吧?若见得多了,便习惯了。”

    说着,却听到不远处又是一阵嘈杂声传来:“杨玉环,你这贱人,居然卖夫求荣……”

    杨玉环

    那……那不是传大唐皇帝唐明皇亲封的贵妃吗?

    李松石转过头却是见到一群灵魂围拢在一起,其中一头驴在对着一个娇滴滴的女子相貌的魂魄怒吼。

    这驴……也能说话?

    是了,驴的前世,或者前世的前世的前世,说不定就是人类,此时恢复了记忆,自然会说话。而灵魂状态的驴,控制得住喉咙,也是能说人话的。

    只是,那驴骂的“杨玉环”,似乎身形很瘦啊,前世真的是传说中四大美女中的杨贵妃?

    那头驴,难不成还是杨贵妃的前夫?

    正想着,却见那被称为“杨玉环”的女子,则手指着对面一条狗,满脸悲愤:“无耻赵高,不杀你,吾誓不为人。”

    “汪……汪汪?”

    那条狗满脸奇怪,见到“杨玉环”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朝它砸来,吓得忙逃到一边。

    “玉环,杨……”那头驴见到“杨玉环”不理会它气得冲了过来,身子一转,**对着那女子,后肢扬起,用力一踢。

    那女子反应极快,身形向旁边一纵:“你是谁,为什么要踢我?”

    “我是谁?我是你前世的丈夫……”

    那驴怒叫着,“杨玉环”却是满脸惊诧,随即大吼:“胡说,吾前世乃堂堂大秦帝国太子扶苏生虽为女子是一直守着冰清玉洁之身,何来的丈夫?休要胡”

    “扶苏?你是公子扶苏?”那驴惊讶道。

    讶然间,

    突然有一个巨吼声传来,却见一头牛身形一涨,竟变身:“吼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牛眼一瞪四周然看到那驴,便吼道:“高俅?居然是你?吼,还我家哥哥命来!!”

    “高俅?”那驴惊了一下,看到牛头人身的家伙,右手变成巨斧,朝它劈去。

    那驴惊得猛跳过一边知是不是前世记忆觉醒的缘故,闪避之间身形有些幻化,渐渐变成了人形。

    这一变形之间动作缓了许多,眼看就被牛头劈中在这时,一只马从旁边跳起,猛地撞向牛头,将他冲到一旁,然后扑到驴的旁边,一边关切地道:“母亲大人,您没事吧?”

    母亲大人

    那驴狂瞪眼,那却道:“母亲大人,我是小冲啊,曹冲,我……”

    “曹冲?你……等等,你,你是曹冲?对,你是金莲?潘金莲啊~~没错!!潘金莲,你这贱人居然合伙西门庆将我毒杀,你这毒妇!!我要杀了你!!”那驴狂吼着,身形已渐渐化作人身,突然扑过去,一把抱住马脖子,死命地勒着。

    那只马大是惊:“母亲大人,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它几乎没想到要反抗。

    此时,在一旁莫明其妙狗突然精神一震,道:“啊,我……我想起来了,妲己,妲己,你是孤王的妲己?”

    它脸不敢置信地看着那只马,忍不住扑上去,一把咬住那头驴:“啊……慈禧,你这贱人,敢动孤王的妲己,孤王与你誓不两立”

    “妲己,纣王?你是商纣王?不对,你,你是侩秦侩,贱人,我与你何冤何仇,不过辅助岳元帅迎高宗回朝,你居然连我也一起加害!!”

    旁边那牛头人身的家伙朝扑了过去。

    那狗惊得跳到一边,看了看:“咦?居然是你?哼,你也不是什么好路数,说是辅助岳飞迎高宗回朝,其实是金国的人悬了岳飞的头颅,你想趁机刺杀的吧?”

    一狗一牛斗在一起,而那自称公子扶苏,又被人称作杨玉环的女子,看到这一幕,却是身形一震,眼中暴绽中精光。

    “吴三桂啊,吴三桂!!哈哈哈,好,好好你这王八蛋,居然敢放清军入关,前世转世为狗,的确是对得起你这条老狗了……”

    她指头那条狗,忽然又看着那个牛头人:“咦?你……你,你是闯贼?哈哈哈,闯贼……咦?等等,我是谁?公子扶苏?不对,杨玉环?陈圆圆……啊,陈圆圆……我是陈圆圆不对,我是……我是……我到底是谁啊谁来告诉我,我是谁”

    那女子忽然失神,眼中一时精明,一时迷茫,一时充满了霸气,一时陷入废,一时似悲似喜,一是怒愤满腔,神情变幻莫测,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回忆中。

    而旁边的那条狗,那牛头人身,那驴,那马,在那斗着,但接着,就停止了争斗,一个个精神陷入了混乱,在那里迷茫,失神,喃喃自语着:“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李松石等人在旁边把这事从头看到尾,刚开始觉得有些惊讶,有些好笑,如同在看闹剧。

    但随后,就笑不出来,也说不出话了。

    心里,只感到一阵悲哀,感到阵阵的毛骨耸然。

    这……就是死亡后,闻了回魂香的后果吗?

    太残忍了

    难怪,那么多人会去喝孟婆汤,干干脆脆地把一切都忘掉。

    如此想着,李松石等人都沉默着,继续往前走。

    路上,回魂香越来越浓,李松石心里却是越来越紧张,不时运转着灵气,将吸入的少许回魂香不断地排出体外,戒备着。

    那回魂香对他有着一种神秘的诱惑力,但是,他看到之前那些回忆起前世的灵魂的行为举止,心里就发毛了,不敢再轻视那回魂香,更不敢再有“闻多几下好回忆一下前尘往事自己前世是做什么”的想法。而是打定主意,只要体内一有不妥,就立时停止呼吸,停止前进,全力运转灵气护体排“毒”。

    如此,一路上变得小心翼翼的。

    路上,情况失常的灵魂越来越多,各种稀奇古怪的行为越来越常见。

    像是老鼠抱着猫痛哭,蛇张开灵魂幻化的翅膀追杀老鹰,鸡在欺负野猫,羊在攻击大象。

    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屡见不鲜。

    而随着回魂香越浓,那些趴在地上痛哭失声,或是眼神呆滞陷入无限回忆的灵魂越来越多。

    整个忘川河畔,竟如同疯人院一般。

    不,疯人院里疯的只是人,这里,连动物都疯狂了,混乱不堪。

    不过,也有异数的。

    比如,李松石等人就看到一个灵魂,刚从忘川河畔爬起来没多久,陷入了回忆中,一时哭一时笑,一时悲呼一时狂号。

    但到了最后,那灵魂却是突然变成一个和尚的样子,随即大声道了句:“咄!!十世轮回之苦,红尘迷障尽上心头,今日堪破因果,真觉一朝得悟,阿弥陀佛吾乃西方灵山伏虎罗汉,今日归位!!”

    说着,一道彩光不知从何方传来,穿破天际,笼罩在那和尚的身上。

    那和尚全身散发着金光,朝四周张望了一声,念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众生皆苦,吾今正觉,待见过佛祖后,定当回此渡尽诸魂!!”

    言罢,身形浮空而起,顺着彩光冲天而去,瞬间消失,而彩光也自消散。

    此外,还有一人,也是在河边痛哭知声,不知所何,突然一声长叹:“罢了罢了,轮回,轮回……轮回无外乎修行,红尘即是修心之所……不外如是,不外如是啊!!”

    说着,身形一展,化作一道七彩霞炼,冲天而起,也自消失。

    李松石看得惊奇,询问一旁的云清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