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一十七章 澡房趣事

第两百一十七章 澡房趣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牡丹解释道:“那是以前与元灵儿妹妹及车瑞华妹的”

    李松石心道:“牡丹妹妹多次展示不俗的医术知识,居然只是平时无意中向善医的两位花仙子妹妹学来的,那两位花仙子妹妹该有何等神奇的医术?

    “唉,早说要让这两位妹妹复苏了,却一直没行动。现在,私人种植空间入手,又有两个不断提供灵气的‘灵气供应器’(两条内牛满面的神圣巨龙是也),那想要把诸多花仙子唤醒,便不是难事了。

    “接下来,便应该先唤醒那两位医术超凡脱俗的妹妹吧。”

    想着,不知不觉,没发现雨心妹妹已悄然离去,进到厨房,里面传来了水声。

    李松石好一会醒过神来,听见水声,忙道:“雨心妹妹,不用麻烦,还是我自个来放水吧?”

    一想到一个弱质纤纤的孩,却辛辛苦苦地给这个大男人放洗澡水,他却在一旁坐享其成,心中就有些过意不去。

    唉,若是一直用游泳池洗澡,连那热水器出了点毛病都没修,现在也不用雨心妹妹这般辛苦了。

    之后,进了房,拿过雨心妹妹手中的水瓢,舀了水,提着桶,进了澡房。

    关上门,脱掉衣服,露出壮的身躯。

    匆忙洗了一下头脸。要洗身子。忽听到敲门声。

    接着。传来一个细微地声音:“石哥哥……我……我……需要我帮你擦背吗?”

    李松石一怔住了。

    这声音。是雨心妹妹?

    她怎么变得这么大胆了?

    想着。一时间没回答。就在那愣着。

    好一会,仍听到门外有细微的呼吸声,听那呼吸的频率是雨心妹妹的小脸很发烫,红通通的,满脸羞吧。

    顿了顿,李松石道:“我……我还是自己洗吧……”

    “哦……”雨心妹妹应着,语气中带着一点点的少许失落,却又像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看来,她刚才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才开口的。她心里,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之前游泳池洗澡时,雨心妹妹不是没帮他擦过,可是,在那游泳池洗澡时擦背,与澡房里洗澡擦背,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啊。

    瓜田李下,孤男寡女尚怕闲话。而在一间澡房里洗澡,孤男寡女的……那就更易惹人瑕思了。

    更何况,雨心妹妹心中不定还有别的意思呢?

    只是,李松石既然拒绝了,她也不好意思再站在门外,不然,就太过不知羞了。

    所以,她离去的脚步声渐渐传来。

    李松石听着,反而,是他心中产生了点失落。暗想:“早知道,刚才答应就好了。若是一不小心把雨心妹妹的衣服弄湿……咳,那个属YYY,哈哈,纯属YY……”

    想着中却是不由产生一些向往。想起以前在游泳边,雨心妹妹穿着泳衣时现出来的傲人身材。

    同时,再想起那泳池中的水有着雨心妹妹的体香……那独特的三色堇花香的香味……

    一时间,他有点痴了……

    男人时侯,也是很容易陷入幻想中的。

    如此,过了好一会,李松石正拿起浸了水的手巾,在胸前一抹,还未及多作动作,门外却又传来敲门声。

    咦?怎么又是敲门?

    难道……是雨心妹妹去而复返?

    李某人心里忍不住YYY着。

    这时,门外正好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子声音:“石哥哥,我可以进去给你擦背吗?”

    呃,这声音……是飘零妹妹?

    不知怎的,她也改口称李某人为石哥哥了。

    只是,她提到帮他擦背,却是自然得多,问法与雨心妹妹却是完全不同,给李松石一种奇特的感觉。

    仿佛,雨心妹妹单独与他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红着小脸给他擦背,那是一种很新奇很刺激的感觉。

    而飘零妹妹单独与他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给他擦背,那却仿佛是一件天经地义的是。

    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念头呢?

    李松石摇摇头,道:“呃,不用了。飘零妹妹,我自己来就可以。”

    “哦……真的不用吗?石哥哥你很累了吧?还是我来帮你吧?”

    “呃……那个,不用,真的不用了。”

    这澡房,实在不大。自己和飘零妹妹单独呆着,实在是有点不妥啊。若是露天的游泳池,那倒是无所谓。

    他拒绝了飘零妹妹,待飘零妹妹离开后,又开始洗澡。

    先用水胡乱地浇湿自己的身体,随后拿起香皂……

    就在这时,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李松石忍不住咦了一下,暗想:“这回又是谁?”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个熟悉而动听的声音:“大哥,需要我进去给你擦擦背吗?”

    这声音,是那般的熟悉,声气之中,带着说不出的淡定从容。怕是在给人擦背时,她都能保持那种独有的雍荣华贵的气质吧?

    是牡丹妹妹?

    听

    静的声音,李松石心头忍不住一阵狂跳。

    牡丹妹妹,牡丹妹妹……居然是牡丹妹妹?

    长吸了口气,忍不住便要答应了。

    这时,那牡丹妹妹正好说道:“我曾学了些解除疲劳的按摩手法,需是在洗澡时使用,之前未曾展露,今天或可给大哥施展一下?”

    李松石听得,猛地点头,当即道:“好……”

    “不用了。”

    一个声音突然在李松石回答之前传出。

    那声音然是在李松石后响起,吓了他一跳。

    李松猛一回头,顿时看到一位长得千娇百媚,通体散发着诱人的芳香,令人轻轻一闻,便忍不住气血膨胀跳加速……

    她的身体,发着无边的诱惑。那一举一动之间,仿佛时刻都带着某种令人陷入瑕思的暗示。

    那种独特的风韵,那种沁入人心中的媚惑美感,除了淑瑶妹妹,怕是没有人能再拥有了。

    罂栗花,英雄花,又叫鬼之花。

    据说,这种花,对何品尝过它的人具有无以抑制的强烈诱惑。没有任何品尝过它的滋味的人,能轻易地拒绝它的诱惑。

    而身为罂栗花的花仙子,那池淑瑶妹妹,本身对男人又有如何强烈的诱惑呢?

    而这诱惑,在初次相见时,就是那般强烈,在没与她进行亲密接触时,就难以拒绝。

    而一旦与她发生了点什么。那试问,这世间有男人能抗拒,能忍受得住她的诱惑吗?

    哪怕是圣人,哪怕是柳下惠,都不敢打包票,自己能有那样坚定的心志毅力吧?

    起码,李松石就不敢保证,自己在和淑瑶妹妹发生点什么之后,不会深深地爱上她,不会深深地陷入她的温柔陷阱。

    他不敢保证,自己在和淑瑶妹妹发生点什么之后有摆脱她的诱惑的能力。

    所以,从那天被吻过后,就忍不住对她生出一种戒备。

    李松石在害怕害怕自己在爱上淑瑶妹妹之后,会把其它人都忘掉忘掉自己对牡丹妹妹,对飘零妹妹及对雨心妹妹的情感。

    因此,看到她突然就出现在自己背后李松石顿时一惊,下意识地捂住湿透地短裤:“你,你怎么进来了?”

    淑瑶妹妹微微一笑:“石哥哥,我进来帮你擦擦背啊。”

    说着,樱唇微启,呼出一口醉人的芬芳。

    李松石不经意一闻,发觉自己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了,内心深处,竟隐隐有一种骚动。

    “淑瑶……妹妹,我……”

    李松石咬了咬牙,定下心神,正要拒绝淑瑶妹妹的“好意”,那淑瑶妹妹已先一步上前,洁白如玉,芬芳沁人的小手轻轻抚在李松石的胸口,令他胸前一阵**。

    而后,小手轻轻一抹,便夺去了他手中的毛巾。

    “石哥哥,还是我来吧。你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害羞?”

    晕,正因为年纪大,才害羞的吧?

    若是三岁小孩,哪怕是脱光光,拿着小**站在几位花仙子的面前嘘嘘,也不害怕吧?

    李松石一阵小晕,尚未反应过来,池淑瑶已经按着他的肩膀,压着他坐到一旁的小椅上。

    道:“石哥哥,乖乖地别动哦。”

    右手,拿着毛巾,径自擦向李松石的胸口,慢慢地往腹部移去。

    这……这也叫“擦擦背”吗?

    李松石晕乎乎地道:“淑瑶妹妹,不用了。”

    池淑瑶顿时泪眼汪汪,小脸满是委屈的样子:“石哥哥,难道,我擦得不好吗?还是你讨厌我,嫌弃我,不愿靠近我?呜呜呜,难道……难道人家有什么做得不够好,惹石哥哥讨厌了吗?”

    说着,两只眼睛有些红红的,泪水都快要流下来了,那声音,听起来满是委屈,却带着一种媚,让人心里痒痒的,仿佛觉得自己真的亏欠了淑瑶妹妹许多,真恨不得一把抱过她,好好怜受一番。

    只是,她这声音听起来,却又似极真诚,没有刻意的媚惑的意味。

    一时间,李松石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只知道,周围空气的气温,似乎有点变热了啊。

    要不然,他的身体,怎么也跟着变热了呢?

    那脸上,为什么又流着汗呢?

    而且,这空气中,罂栗花的花香,似乎也变得浓重了。

    闻起来,心神忍不住一阵荡漾,有种想找个女人狠狠抱在怀里蹂躏的冲动。

    而面前,正是一位绝色佳人,那心里的悸动,却更是难奈。

    但,李松石却只得忍着,忍着,再忍着。

    虽然弟弟有点不争气,都直起来了,顶直了帐蓬,在那湿湿的内裤下,完全展露出自己的轮廓。

    可是,李松石还是能忍住,没有一把抱住池淑瑶。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哥,你在跟谁说话呀,里面……还有谁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