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二十三章 闺房趣事

第两百二十三章 闺房趣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两百二十三章闺房趣事

    和……和死神谈判?”

    皮尔特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忍不住用手揉着自己的耳朵

    “嗯,是有这个可能。我们这次的谈判对象,应该是地府的高层人员,但却应该不是最顶尖的那个层次,所以,十有**是东方传说中的判官,或是你们西方世界传说中的死神,嗯,或者……大死神。”

    说到这,李松石顿了顿,好一会才笑道:“不知道,皮尔特你们家族可有相关的谈判经验?或是,有相关方面的资料?”

    皮尔特一听,无语了。

    他心里有太多疑问想问出来了,可是,现在是用无线电联络,虽然线路是保密的,但似乎还是不太保险。

    于是,就道:“李先生您稍等,马上,立即,就带着专家团到您那里去。”

    说着,便要挂电话。

    而李松石却在电话挂断之前说句:“别把声势搞得太大啊?万一让地方政府敏感,那就不好了。”

    那边的皮尔特应了,挂了电话,才急冲冲地朝旁边的管家怒吼着:“把家族里最精英的智囊团和谈判团队的人员全部给我叫来。不管他们在忙什么,不论是跨下的玩意还插在娘们的肚子里,还是在跟哪个家伙谈多少个亿或是多少千亿的生意,都要他们给我统统,全部,把手头上的事都放下,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给我赶来,如果谁慢了点,小心我崩了他!!”

    这一瞬间。皮尔特身上地贵族气质全都不见了么绅士地涵养举止。统统都丢到一边。脸上只剩下紧张奋和激动地神色。

    天哪。有可能跟死神面对面谈判打交?!!

    这是真地吗?

    Mr李跟Mr~神地关系很好Mr~神连长生术都拿得出。那Mr李跟死神有关系。也不是不可能地吧?

    天哪死神。死神……嗯。这死神。可以有什么利用价值呢?

    Shitt须命令下面的人尽度,把死神,包括东方世界的什么地府判官相关的传说的资料,统统打出来,进行分析……

    皮尔特在那忙得团团转,李松石却是悠闲得多了。

    青青打发去通知冷香凝和史曼华白无常这边要两天时间才能答复。

    到时侯,用曼华姐姐的资料上洛斯切尔德家族的智囊团的分析,那谈判时必会相当的有利。

    所谓专业的事情交给专家去做,虽然李松石向来对许多所谓的专家不感冒也不得不承认,那谈判专家在谈判桌上,可比李松石要来得强悍。

    至于洛斯切尔德家族会不会借此跟地府方面搭上线,捞上什么好处,李松石是不大在意的。

    毕竟,这次谈判,他最大的本钱,就是那个特殊的私人种植空间的特性,而这个空间又与他灵魂绑定了,别人根本夺不走,那就注定了他是肯定得利的,关键只在于得利多或得利少。所以他是稳坐钓鱼台,一点都不慌。

    而洛斯切尔德家族会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出卖李松石的利益来讨好地府方面,以谋取利益。

    这点,李松石也是不担心的。

    当初神云只凭一点超出凡俗的力量,就把整个洛斯切尔德家族搞得团团转,李松石现在拥有的实力,不在神云那天表现出来的实力之下。

    想对付洛斯切尔德家族,并不难。

    大不了,等他们到这里的时侯,来个下马威,那凭他们的智商,就断然不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来了。

    想着,李松石心中安定,回想一下身边的事情接下来要做什么。

    忽而看到自家房子,便不由得心中一动:那雨心妹妹,还在房子里呢。

    今天一天,她也就是趁着诸位花仙子姐妹不在的时侯,才悄悄出来一下,但吃了饭,却又急急忙忙躲了回去,李松石都只听见脚步声和房门声响,没见到她。

    不知……雨心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想着,便向里屋走去。

    来到梅雨心房前,屈指轻轻敲击房门,问:“雨心妹妹,在里面吗?”

    里面静了一下,才发出她的声音:“是石哥哥吗?”

    “嗯。”

    李松石应着,像做贼似的,左右张望了一下,又悄声道:“其它人都不在,你快开开门,让我进去一下。”

    屋里的梅雨心大羞,好一会,才听到推开椅子的声音,随后,脚步声传来。

    接着,门口吱呀地开了一条缝,探出一个小脑袋。

    那雨心妹妹钻出头来,左右张望一下,果见没人。正想说什么,却发现李松石居然在呆呆地看着她,盯着她的脸。

    梅雨心一羞,惊得小手捂住脸蛋:“啊……石哥哥,你,你在看什么?”

    李松石笑道:“我在看‘我的’雨心妹妹啊。”

    说着,拉着梅雨心的两只手,进了房,合上房门,都没上闩,就一把抱着梅雨心,背靠在房门上。

    梅雨心吃了一惊地惊呼一声:“石哥哥……”

    那张小脸都红透了。

    李松石看着那红苹果似的脸蛋,左看看右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低下头,在脸上亲了一记。

    趁着梅雨心大羞之际,李松石问:“雨心妹妹,你脸上的印记……怎么好像突然消失了?”

    梅雨心含羞着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今早照镜子

    现本来还有一点蓝影的胎记,突然就消失了。”

    梅雨心本来就是位大美人,嗯,若不是脸上那胎记,其美色对可以用倾了倾城来形容。其气质,绝对不是如今这时代的人文能培养出来的。

    堪称绝色。

    本来,她脸上的印记一日比一日淡是一天比一天美,但估计,最后的印记要完全消除少说也得要好长一段时间。

    可是没想到,才一个晚上,那印记就完全消失了她本来尘封的美丽,终于能完美地展现出来。

    就如同一颗绝无双的夜明珠,因为染上了灰尘而黯然失色,现在尘土尽去顿时变得如同光耀万里的明珠,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夺目,光彩照人。

    李松石虽然日日与花仙们相处,对美色早有了很强大的免疫力,但仍不免为梅雨心的美丽而失神。

    大美了。

    李松石心里喃道。

    女子什么时侯最美最诱人?当然娇羞满面时的样子最诱人!!

    而雨心妹妹现在是娇羞满面的样子。加上她本身的美,李某人为之失神不难理解了。

    呆呆地看着她,李松石忍不住右手托着她的后脑向前凑,狠狠地亲上那朱红温润的小嘴婪地**着其中的甘甜,直到雨心妹妹娇喘吁吁,才放开她,看着眼神迷离,胸脯起伏,脸若朝霞的可人儿。

    雨心妹妹……

    我生命中注定的女人。

    我生命中第一个女人……

    想着,李松石下面竟不由得起了冲动。

    而与他身贴身的梅雨心,顿时感觉出的反应,忍不住娇躯一颤,颤声道:“石哥哥,不要……”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反倒是激发了李松石的**。看着她这娇怯怯,有点害羞,有点害怕的样子,直恨不得紧紧地抱着她,好好地怜惜,好好地疼爱一番。

    那只大手,在她后背抚摸着,同时将她身体搂得更紧,而她却是眉头微蹙,似乎有点痛苦的样子。

    细心的李松石一下子注意到,便低下头,凑在她耳边,柔声问:“怎么,还疼么?”

    雨心妹妹大羞,咬着下唇,玉手捏作拳,轻轻捶了一记李松石的肩膀,声若蚊地道:“还不都怪你?”

    那声音中轻微的嗔怪,不经意带着的撒娇味道,让李松石不由得嘿嘿笑了笑。

    “你还笑?!”雨心妹妹一跺小脚,两只小手捂着脸,便要转过身。

    可是,娇躯被他箍着,却是转不过身去。

    “昨晚是我不好,把你弄疼了。不过,我保证,这次,绝对会很温柔很温柔,不会再把你弄疼的。”

    啊?这次

    现在来?

    雨心妹妹羞急,猛地摇头:“不要不要……”

    又道:“要是让其它姐姐妹妹们发现了,这,这……”

    “不要紧,我们小声点,动作轻点就是了。”

    李某人无耻地说着。

    只是,梅雨心始终不依。

    李松石想要,梅雨心虽然很害羞,但却是愿意给的,只是现在这情况,其它人实在容易进来撞破她们的好事啊。

    雨心妹妹初经**,与李松石的关系又没明告其它人,所以现在还是很害羞的。

    而李松石顾着她心里的感受,虽然有点冲动,却是自行抑制住了。

    来日方长,不说它日,就是今天晚上……嘿嘿,只要钻进雨心妹妹的被窝里,那时,她还能反抗不成?

    而现在,还是不要太让她为难了。心中既是真的爱着她,便当尊重她才是。若是在这强行要,那会给她带来羞耻感,岂是真疼她的所为?

    想着,就只搂着她,轻轻抚摸着。

    见到李松石没霸王硬上弓,梅雨心也微微松了口气。又觉对方下面还挺着,心里有些愧疚,虽是还羞着,却也任由对方摸着,还轻轻亲了亲李松石的脸,的唇。

    李松石心里一动,两人又是一阵拥吻,如胶似漆,不愿轻离。

    好一会,李松石放开她,平缓了呼吸,想到梅雨心脸上的印记,就道:“雨心妹妹你说,一个晚上,脸上的印记就消退了。莫非,真是和你哥哥说的那样?”

    “我哥哥?”梅雨心一惊:“他说了什么?莫非石哥哥你……”

    她误以为李松石把昨晚的事告诉梅雨山了。

    李松石却是笑道:“还记得我们刚使用碧落泉眼的那天晚上么?你不小心碰了魔核,脸上的印记也消失了,结果在脸上涂了花汁,第二天出汗时小心擦去,被你哥哥发现了。他当时就说你和我会不会是发生了关系,所以脸上的的印记才消散?”

    梅雨心一听时回想起来了。

    当时的情形,可真是够险啊,还很好笑。现在回想起来是觉得很有趣。

    那时,梅雨山就说,梅雨心脸上的胎记能是因为破了身子才消失,就跟电影里的一样。

    这一段话,梅雨心没当场听到,但事后是得知了。

    现在,听李松石提起,就不由得想到,自己是不是真的因为破了身子,才胎记消失的?

    那小脸,又红了。

    而李松石着梅雨心脸红得可爱的样子,就道:“说来也怪上次你脸上的印记消失,虽然也是极美没有美得现在这般惊心动魄,诱人心弦……莫非……”

    “莫非什么?

    “莫非是因为我的关系?有人说人得了爱情的滋润,会变得美丽。雨心妹妹突然变得这么美,我看十有**是因为我昨晚的滋润,还有雨心妹妹多吃了我的口水的关……咝~~”

    李松石不要脸地说着,突然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一看,却是脸红得不能再红的梅雨心,小手掐着他的脸,狠命地一拧,那小嘴更是咬着他的肩膀。

    不过,她却是有分寸,没捏得太用力,李松石这吸气,却是夸大了。

    看到李松石似乎很痛的样子,梅雨心有些解恨,却又有些心疼,暗想:没捏疼咬疼石哥哥吧?

    正要关切地问上一句,忽然又想:若是问了,气势就弱了,石哥哥得寸进尺怎么办?

    刚想着,李松石是用手揉揉自己的肩膀,然后捏捏梅雨心的小嘴:“你是小狗狗啊,怎么乱咬人?”

    梅雨心嘟着小嘴:“石哥哥是小狗狗……谁叫你乱说话的?”

    “乱说?哪有?”李石大喊冤枉:“我哪句是乱说啊……雨心妹妹,你告诉我,我哪句是乱说。”

    梅雨心一听,噎住了,小脸再次羞通红。

    这石哥哥,真是太可了。

    忍不住又是掐着他的脸,又咬他的肩膀。

    这次,李松石却是避开了一边肩膀,道:“啊,又想咬我?那我也来咬你谁咬到谁,啊……”

    说着,嘴巴“咬”向梅雨心。

    梅雨心大惊,忙一把推开李松石,却不防李松石用力一搂,紧紧将她揽住,那嘴巴拱到她娇嫩的小脸上,鼻子呼出的热气喷在她的分颈上,与耳廓上,痒痒的,惹她娇笑连连,连声不依。

    没片刻,在李松石怀中挣动着,衣衫渐渐有些不齐了,那羞美之态,看得李松石直咽口水,忍不住把她抱到床头,好好疼爱一番。

    “雨心妹妹,我们……”

    说到这,李松石呼吸剧促,却是说不下去了,只直勾勾地看着她。

    梅雨心也一下子停止了动作,娇躯僵住了,小脸低低的,热得发烫。

    听李松石的语气,不难猜出他心里想要做什么。

    更何况,下面那坚硬的东西,也在抬头了。

    再愚蠢的女子,直觉中也该知道了点什么。

    更何况,梅雨心还是那般的冰雪聪明。

    当即,头低低的,娇躯有些微颤,很是紧张。

    小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却是嗓眼里似乎被激动的心给堵住了,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时,李松石一激动,狠狠搂紧她,一下子吻了上去,那只大手,却是从她腰间的衣襟处伸了进去,一下子碰到滑腻的腰间肌肤。

    摸着那光滑馨香的美玉一般的肌肤,大手慢慢地向上滑去。

    而梅雨心受这一刺激,那腰腹间的皮肤忍不住一颤,皮肤都微微起了些小粒了。

    “雨心妹妹,我……我,我爱你……”

    李松石趁着嘴间留有空隙的片刻,说着。

    梅雨心一阵激动,也不由搂住了李松石。

    两人一阵热吻。

    唇齿交接。

    津液引渡。

    娇喘吁吁,体温互沁。

    两人紧紧贴到一起,呼吸越来越剧促,李松石几乎是抱起梅雨心了,梅雨心整个身体,都软绵绵地倒在李松石身上,没有丝毫反抗。

    随即,李松石一蹲下身,猛地就抱起梅雨心,便要往床头走去。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原青青的声音:“石哥哥,石哥哥,你在哪?我联系到香凝姐姐了,石哥哥……”

    原青青在那叫唤着,李松石与梅雨心听得,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看着打横抱在怀中的梅雨心,李松石有些发呆:这青青,怎么偏偏在这要命的时侯跑来啊……

    嗯,他这却是有些乱埋怨了,原青青又不知他要做“坏事”,怎么算得准时间?

    更何况,这个时侯来还是好的。万一等到他跟梅雨心都“坦承相对”,拥抱于床头,翻云覆雨,即将进入灵肉完美融合的那一刹那……那时再出现,才真叫要命呢。

    试想想,门口都没上闩,那丫头要是闯进来……嘿嘿,那才真叫有趣呢。

    所以,他现在应该值得庆幸才对。

    不过,“好事”刚刚被人破坏,任谁的心情都不太好。

    起码,李松石就有点郁闷。

    而他怀中的梅雨心,本是两手环抱着他的脖子,此时却是红着脸,空出一只小手,轻轻捶了捶他的脸口:“快……快放我下来。若被看见了,可就不好了。”

    李松石到雨心妹妹发鬓微乱,脸上红潮未退的样子,心里不禁一荡,便调笑道:“被看见了,又怎么样呢?”

    梅雨心羞得银牙直咬下唇:“石……石哥哥……”

    说着,眼睛却是瞄向了那门口。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原青青的声音:“咦?雨心姐姐的门怎么是开的?难道雨心姐姐起来了?”

    说着,便听她的脚步声走到门外,还隐约透过没合紧的门缝,看到她的身影。

    似乎,正要用手推开门口。

    而此时,房间里的李某人,正打横抱着梅雨心呢。

    更重要的时,两人身上的衣服,似乎……都有点乱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