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二十五章 震慑……恐怖的实力

第两百二十五章 震慑……恐怖的实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话声一落,皮尔特等人惊恐地发现,周围的空间在一瞬间变暗了。

    现在,虽然是在晚上,可是,李松石的房子里是有光透出的,而背后不远处的村民们的房中,也有灯光透出,就连天上,也是有星星月亮的。

    所以,皮尔特等人,还是能够借着这些微弱的光线,看清周围的地形,看见彼此等人的身形。

    更何况,其中一些保镖的眼镜,还附带有红外线视物的作用。

    可是,在这一瞬间,他们却像是眼睛突然变瞎了似的,什么也看不到。

    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就连手上戴着的腕表,口袋.里装着的手机,那荧光屏,都没见有光线释放出来。

    而令他们更为恐慌的是,他们居.然还听不到周围任何声音。

    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天地间,瞬间万籁俱寂。

    下意识地,他们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惊吼着,想让同伴听到自己的声音。

    但是,却又发现,任嘴巴张得怎么大,那喉咙里,居然.发不出任何声音。

    瞎了?聋了?哑了?

    一群人都只惊恐地站在那,两眼呆滞,不知所措。

    可是,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不到两秒钟,他们就发现,.自己又能看见东西,又能听见声音了。

    只听得呼呼风声响起,一阵悠扬动听得如同天.籁一般的乐声响起。

    同时,天空上,有一缕金se的光芒照射下来。

    抬头望去,却见.天空中乌云密布,层层乌云之中,开了个洞。

    洞中,金光柔和地洒落下来……

    那洞,渐渐变大。

    金光,越来越亮。

    那光,往下照。按理来说,应当是照射在李松石的房子,或是果树林,或是林中的池塘上的。

    可是,在这一瞬间,随同皮尔特一起来的人却发现,周围的那些果树,全都消失了。

    树林中本该存在的池塘,也都消失了。

    就连李松石的家宅,也都消失了。

    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长满柔嫩青草的草地。

    而在草地上,却多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建筑群落。

    最中间处,居然是一扇金光闪闪,高达十多米的巨门。

    而巨门两端,却是连绵不见尽头的金se巨墙,墙高数丈。

    皮尔特等人见得,都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他们是去过京都的,见识过华夏古代的皇宫。

    而眼前这建筑群落的风格,就与古代皇宫极相似。

    而周围建着巨大的宫门……莫非,这里竟是一座皇城?

    所不同的,估计就是这座皇城的材质不同,不是用砖瓦制造,而是用黄金打造的吧?

    一座用黄金打造而成的皇城!!!!

    城中的房子,道路,门口,全都绽放着金光。

    那屋顶,却是七彩琉璃瓦,或是水晶铺就。

    雕梁画栋。

    精美,而又大气!!!!

    可是,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座皇城?

    而且,这世间,还没有谁这么有钱,会花那么多黄金,来打造这么一座皇城吧?

    皮尔特的家族算是富有了,他生平见过的珍宝也绝不算少。

    可是,在看到这一座皇城时,还是忍不住两眼发直,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可是比联合国金库里的各国储备黄金加起来还要多啊。

    这么多的黄金加起来,给人的感觉,与普通的黄金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已足以让这位大平时把黄金装饰的东西当作俗气的大家族继承人,觉得这些黄金,不仅不俗,反而显得高贵,大气了。

    只是……他们怎么会突然跑到这座神奇的城池面前?

    那“李先生”呢?

    他的房子,他的果树林呢?

    正疑惑间,忽然又听到那个爽朗的声音:“哈哈哈,贵客临门,不曾远迎,失礼,失礼……还望恕罪啊……”

    说着,大门发出一阵重物磨擦的厚重声响,缓缓朝两连打开。

    却在这时,皮尔特等人的眼睛却又直了。

    只见那皇城大门之后,居然跑出两列重甲战士,整齐的脚步声轰隆隆地响着,一直跑到皮尔特等人两侧,然后停住脚步,同时转过身,夹道面对着他们。

    随后,众重甲战士同时举起手中一杆金se的方天画戟,朝天一指,又同时重重地放下。

    戟杆末端同时砸到地上,同时发出一阵铿锵声响,地面金屑四溅。

    而这时,皮尔特才发现,这里的地面,也早已铺着长宽各一尺二寸的金砖,砖面分别描缓着不同的精美花纹,上面还有着一些大篆文字,形状古朴,se泽略暗,显得大气厚重。

    只是,细认却又认不出写什么,而且被众战士用方天画戟一磕,就有不少刮花了,令皮尔特看得住有些可惜。

    这么精美的金地砖,绝对称得上是艺术品了,怎么能这么粗暴地对待呢?

    正微微叹息着,却见前面宫门里跑出几个身穿宫装的少女,推着一个卷起来的红地毯,一直推到皮尔特身前。

    皮尔特细看,发现那地毯,居然是用赤金抽丝织成的?!!!!

    他倒吸了口凉气。

    这时,又见前面有两列宫女行出,手中分别持着宫灯,捧着盘子,上面还有一些金玉镶制的金瓜灵芝之类的古怪物事。

    而一些宫女,却是手持花篮,素手从篮中取出一把把的鲜花花瓣,抛洒到半空。

    同时,又有一些宫女,手持羊脂玉净瓶,以柳枝浸入,沾了水,朝四周轻轻挥洒着。

    刹那间,空气中充满了花香,还有一些说不出的香气,很清爽,让人闻之,顿时精神为之一振,心旷神怡。

    “好大的排场!!”

    皮尔特正惊叹间,却见前面又有人走来,却是一队配剑的护卫剑士,剑士背后,却有一顶十六人抬的大轿。

    轿子以整块羊脂软玉雕就,四面挂着几近透明的蝉翼薄纱,里面却是端坐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细看,相貌却与李松石极似。

    只是,这人真是“李先生”吗?

    皮尔特惊疑间,剑士们来到他身前,大部份朝两旁退开,作戒备。

    而小部份。却是跑到轿前,四个并肩背站得笔直,另四个并肩背,身形略沉,又有两个弯着腰,相互背对。

    最后又有两个跪,五体拜倒。

    接着,身穿休闲服饰,脚踏拖鞋的李松石,从十六人抬的轿中站起,走了出来。

    先是踩在四个并肩背的人肩上,然后一步步走下,直走到五体拜倒于地的人的背上,才落地,站到皮尔特面前。

    “皮尔特,有些时ri不见了吧。”

    皮尔特愣愣着,说不出话来了。

    “您……您是……李先生?”

    皮尔特惊愕地问着。

    李松石却是潇洒地笑道:“可不就是我么?”

    “可是……可是……这,这……”

    皮尔特指着周围的东西,惊讶得说不出话了。

    他记得,自己是和手下一起乘着直升机,来到落花村的啊。

    那落花村,只不过是华夏大个很不起眼的,相对落后的小村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碍眼”的建筑。

    而刚才,他们也曾用卫星拍摄过落花村方圆百里的详细地形,又从直升机上俯瞰了一遍落花村周围,都没发现有什么皇宫啊。

    那现在,这一切,该怎么解释?

    皮尔特觉得,自己有点迷糊,摸不着头脑了。

    面前的李松石,却是微微笑着,没说什么。

    皮尔特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以前神云去他们家族**时的情形,忍不住就道:“莫非,这是幻境?”

    “幻境?”李松石轻声笑了笑:“真真假假,都不过是人心的念头变化罢了。古贤云:此心之外,再无它物。若到那等境界,外界的真假,又有何区别呢?”

    说着,手朝旁边一招,一名武士手中的黄金巨剑飞了过来。

    李松石抓着剑柄,看着黄金巨剑上描绘的山川草木,虫鱼鸟兽,看着上面雕刻的农木牧副渔教化编章,笑了笑,用力一挥。

    剑尖指天,只见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瞬间将天空的乌云剖开两半。

    空中,金光大放,雷声轰鸣不已。

    李松石手一晃,天空的乌云全部被搅碎。

    刹那间,云破天开,明亮的月光从天上照射下来。

    这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凉风习习,银光满地。

    随即,收剑,剑尖指地,剑柄朝上。

    右手一伸,递与皮尔特:“拿着看看。”

    皮尔特接过,发觉入手温暖,但却是一沉,差点就把持不住。

    他两手握紧剑柄,看着这金剑,动容道:“好沉。”

    李松石笑道:“你说,这剑是真是假?”

    皮尔特心中一动,细看那剑,还伸手抽了一根头发,放到剑刃旁,试了试传说中的吹毛断发。

    最后,用手敲了敲,听着,又用鼻子闻了闻,用舌头试尝了一下,才惊疑道:“这是真剑?”

    “真剑?!!”

    李松石笑了:“假作真是真亦假,假的,即使再像,又岂能成为真的?”

    说着,手一挥,刹那间,天摇地动,只见整座皇宫都晃动起来了,天上雷霆震怒,地底龙吟闷响。

    接着,皇城外围的城墙,开始发出哔剥声响,出现一道道裂痕,裂痕朝四周八方蔓延,只眨眼间,所有城墙上都是裂痕了。

    只听一阵哗啦啦的声响,从皇城大门处开始,城墙开始倒塌了,两端不知多长的城墙,倾刻间剩下一堆碎裂的金砖,lou出城中的建筑。

    皇城中,空旷无比,街道上都没有行人。

    忽然,一阵强烈的晃动,地底的闷响变大了。

    皇城中间的大片房舍倒塌,中间的地面,向地下沉陷。

    随即,一股直径数百米的岩浆从地底涌出,直冲上半空。

    又化作火雨,纷纷落下。

    很快,城中落满了火雨,岩浆,那些以黄金建造的房舍,纷纷在岩浆中融化了。

    如此,地底的爆发持续着,高空中就开始不断地有紫se的闪电劈下,轰隆隆哗哗哗地响着,劈块了一座座房舍。

    那闪电,有粗大如水桶,有细如指头的,都密集如雨,持续不断劈在建筑物的房顶,劈在废墟中,电光四溅。

    这天雷地火同时肆虐,直过了十几分钟,整座皇城都消失不见了,天上的雷霆止息,大地也停止了动摇。

    原先皇城所在之处,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岩浆湖。

    皮尔特等人看得目瞪呆呆。

    李松石却笑问:“怎么样?”

    皮尔特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的幻术……还可以吧?”

    李松石说着,手一挥。

    刹那间,周围的岩浆湖消失了,旁边的剑士,宫女,和十六人抬的大轿,也全都不见了。

    但是,却多出了一片果树林。

    细看,发现正和皮尔特等人刚近果树林时的景像一模一样。

    这里,还是落花村。

    没有什么皇宫。

    也没有什么剑士和宫女。

    一切,都是幻境……

    只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场景,那种声响,还有手中拿着的黄金巨剑的沉重感……这一切,全都是假的?

    说到黄金巨剑……

    皮尔特忍不住低头一看,却是脸se一变。

    因为,他竟然两手空空,刚才还抓着的重剑,已经不见了。手里,轻飘飘的。

    那种触觉,那种触感……都能用幻境制造出来?

    真是不可思议啊。

    就和当初的神先生的幻境……

    皮尔特正想着,突然眼神一凝,死死地盯着地面上两截金se的毛发。

    那是……我的头发?

    皮尔特惊骇着,蹲下面子,捡起头发,一看,没错,应该就是刚才自己试着用来进行“吹毛断发”试验的头发。

    这头发,中间切削得极平整,放到眼前细看,没有断裂,没有拉伸过的痕迹。

    分明……是使用非常非常锋利的利刃,几乎没有丝毫阻碍地,把这头发给削断了。

    这是……怎么回事?

    皮尔特骇然间,旁边一个戴着红外线夜视眼镜的手下,突然走过来,小声而惊讶地道:“B,时间……”

    时间?

    皮尔特一怔,却见那手下指着他的手表。

    于是,赶紧抬起手,一看。

    这刹那,他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背上,汗津津的。

    因为,他那手上,戴着一只白金钻石手表……某位大师亲制的。

    上面,指针正对着……八点十八分。

    八点……十八分?!!!

    他明明记得,在近李松石的果树林时,看了一下手表。

    那时……分明是八点十六分。

    之后,就出现了幻境。

    在幻境中……单止李松石在幻境中的排场,就花了不少时间。而皇城被破坏,又经历了十多分钟的时间……

    可是,现在,怎么才是八点十八分?

    忍着心中惊骇,回过头看那手下。

    皮尔特知道,他走近果树园时,别处的手下,定是用卫星盯着这里的。所以,时间肯定是不会搞错的……

    那手下却是微微点着头,嘴唇动了动。应该是在用唇语,把自己想说的话,告诉那些通过卫星临控这里的家伙吧。

    只是,那手下说着说着,脸se却变了,变得惨白一片,惊骇地看着李松石,手脚发颤,嘴唇微微抖动着,那眼睛,那瞳孔,都不由得放大了。

    “诺顿,怎么了?”

    皮尔特悄声叱喝道。

    那手下咽了咽口水,嘴唇动了动,好一会,都没说出话来。

    李松石见状,笑了笑,道:“好了,别吓坏了他了。毕竟,你的手下保镖再怎么厉害,也是普通人,见到灵异的事,总是惊奇点。”

    说着,对皮尔特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先在游泳池边等你,你自己一个人过来吧。”

    话声一落,人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皮尔特一惊,愣了愣,回头惊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叫诺顿的手下毕竟是训练过,比普通人强得多,见到李松石休息了,才松了口气,道:“刚才007他们说,我们走近果树林,是八点十六分零二秒,一直发呆了十五秒钟,就开始对着空气说话……”

    对着空气说话?

    皮尔特一愣,那手下却是点了点头:“没错,刚才那位李先生……他根本就没来到这里……”

    皮尔特瞳孔一阵收缩,倒吸了口凉气:“你的意思是说,刚才在这里和我们说话,还拍了我的肩膀的那位……”

    “是幻觉……起码,在卫星拍摄的画面中,红外线成像摄像机和超声波定位仪之类的仪器,都没发现我们面前有任何人存在……”

    皮尔特一惊,又倒吸了口凉气。

    刚才,那个李松石,居然……居然也是幻境弄出来的?

    想着,看到衣服上留下的淡淡的湿手印,顿时,被彻底地震住了。

    李先生的幻境,不仅能控制人的视觉,听觉,触觉,就连对时间流逝的感觉,都能影响到。

    而他的幻像站在面前,像活人似地与他打交道谈话,一群大活人,都没发现端倪?

    更重要的是……那两截毛发?

    既然李先生从没来到这,那两截毛发,又是怎么切断了?而切口,还是那么的光滑。

    想着,伸手到衣领处,捏了捏一个扭扣,道:“通知家族,李先生的能力,估计不在神先生之下,说不定……”

    说到这,就停止说下去了。

    李松石和神云的能力,他们都没接触过,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分辩强弱。更何况,这是他们的全部实力,还是一部份实力呢?搞不清楚。

    不过,有这话通知家族,家族里的老头们,也应该知道要怎么对待李先生了……起码,不会再有人想做蠢事。

    长吸了口气,皮尔特捏了捏扭扣,犹豫了一下,一把将扭扣扯下,丢到一边。

    之前担心被李松石发现,都没敢把这通讯的东西打开。现在看来,在面对李松石与神云这样的人……gan脆,连这种小东西都不带在身上,还会更妥当一点,免得他们会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那就麻烦了。

    之后,把那两截毛发递给诺顿,让他派人送去检查那切口。

    而皮尔特,整理了一下面上的衣服,便独自一人朝果树林里走去。

    脸上,带着弱者面对强者时的恭敬,如同朝圣,一步一步地往里走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