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吃定洛斯切尔德家族

第两百二十六章 吃定洛斯切尔德家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头上,明月皎洁。

    四周,一片宁静。

    唯有不远处,蟋蟀声此起彼伏。

    或有荧火虫飞于池塘伴。如天上的星星,降临到人间。

    好一派悠闲雅致的田院风光。

    此情此景,总能让人心情宁静,感到分外的轻松惬意,仿佛日间的繁忙劳累,都在这一瞬间许失了。肩头上压着的沉垫垫担子,仿佛在这一瞬间,都卸下来了。

    整个人,忍不住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当然,这是正常人在正常情况下的感觉感想。

    而皮尔特,现在不仅一点都不感到轻松惬意,反而是心头沉垫垫的,仿佛压着什么。

    他的心里。绝对是不平静的。

    虽然脸色没有变化,但心底却是种神情绪,种葬念头,翻覆变化不已。

    他虽然早料到,李松石不简单。

    但决没想到,李松石居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他那样的能力,已足以无视凡人的任何力量了。

    普通人的强大,无非是强大在可以使用种葬武器,种种工具。但当人的心灵。人的知觉,全部受到李家人这种力量的影响和控制。那哪怕拥有的再强大的武器,再强大的工具,又有什么作用呢?

    皮尔特是个聪明人,在意识到李松石不可力敌时,就很自然地降下了身段,心里却是想着  怎么样才能借助李家人的力量,为自己赚取利益了。

    就那么一步一步地往果树林里走去。

    顺着小路往前。

    穿过小桥,来到李宅庭院前。

    皮尔特现在是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所以,他也没敢就运么闯进门去。

    悄悄朝左右打量,没见到人影。惟见足子里依稀有灯光传出。

    仙…门,却是关着的。

    不知为何,皮尔特突然想起圣经上说过的一段话:上卑说,那门……是窄的……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种想法。

    当他正为自己这想法感到古怪的时候,却突然现,周围的地面,突然光了。

    没错。那地面,散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芒,却是形成一条路,从屋子的旁边,一直延伸到屋后的西北方向。

    见此情形,皮尔特有些恍然了。

    那条路,应该就是通向游泳池的吧?

    上次来,曾见到神先生和李先生他们,就是从这个方向去那所谓的游泳池的。

    而现在,李先生应该是利用他的能力。给我指引道路吧?

    想着,就没再犹豫,沿着那散出白光的道路,往屋后走去。

    这条路从屋子旁的紫藤萝架延伸,经过花园和果树林交接的边缘处”,

    远远的,就看见有一片高大的树木连在一起,那里。应该就是游泳

    了。

    果然,皮朵特来到近前,现隐约有水面反射着月光,从树与树之间的间隙射出。

    再一走近,便能看到,对面是个大池子了。

    穿过高大的树丛,便见到游泳池。见到池边搭好的棚,以及棚下的。

    但是,这些桌椅都是空着的。

    那李松石,此时却在游泳池的对有两只脚丫子伸进了水中。

    他穿着休闲服饰,宽大的四角短裤及膝,上半尊的白色,恤也很宽松。

    手里端着枚果汁。

    身旁的池边,放着果盆。上面是一些剖好的柚子,一些哈蜜瓜,还有另一杯果汁。

    见到皮尔特,李松石似乎很高兴。就这么站了起来一手拿着果汁,一手拿着果盆,慢慢地从水面走着过来”

    没错,就是从水面上走着。如履平地,没有沉下去。

    “皮尔特,本以为你在国外,最快也要明天才到,没想到,今晚却到了。来,过来陪我喝一杯,我不善饮酒。()()就用果汁当酒吧”。

    说着,肩不摇手不晃,就那么潇洒地踏水而行。

    脚踩入水下,不足半公分。水不湿踝。

    皮尔特见着。心中先是一凛,随即又释然,暗想:李先生估计又是在施展幻术吧?

    所谓的幻术,那就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别说走在水上,就是活人飞在天上,也是正常。

    他是这么想着,所以就觉得理所当然。

    但是,皮尔特绝没有料到,李松石现在没有施展幻术,而是使用御风术和驻物术,让自己身体变轻,同时对池底施加反作用力,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水面上。走着过来。

    而通过卫星画面监控着皮尔特,以此保护他安全的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看到这一场面,顿时都掠呆了。

    那些岳控着卫星画面的人。能清楚地看到,李松石居然就从水面上走过。

    是的,从水面上走过。

    不是幻觉。

    因为,那一幕,能被上星拍摄平来,能被电脑对图片映像作分析了。

    所以,一大群站在屏幕前的老外,都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好半天都合不拢。

    有人更是不由得惊呼出声:“上帝啊,那是什么?耶酥?耶酥出现了?!!!”

    伟说中的耶酥,是上帝之子。

    他曾经给人表演过赤足从水面上走过的神奇能力。

    这帮信奉基督教的老外,一看到李松石这样的情形,就忍不住想起了耶酥。

    有人甚至用手在胸前划个字架,嘴巴里喃喃祷告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而另一些人,则把这惊人的场面,加密后,通过加密线路传给家族里的重要成员……

    而此时,李松石却仿佛不知道自己被人偷*拍了”尤其是,还是被一大群金头绿眼睛的老外给“偷*拍”了”,

    当然,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就说不清楚了。

    反正,这种惊人的影像,就算传播出去,人们也只会以为是电脑合成的场景,不会相信。

    而洛斯切尔德家族的高层,在获得李家人的友谊之算,也不会愚蠢到让这种影像流传出去的。

    至于以后,会不会被有人心盯上,天天用卫星来打探”嗯,那些人。应该是有资格知道李家人的能力吧?那没斤。借口,敢乱来?

    更何况,导松石也打算在私人种植空间里弄温泉了,以后专在皂面泡澡,也就不怕舟己纯洁的处男之身…哦,已经不处了”反正,是不用担心自己纯洁的小屁屁和小暴光。

    此时,就笑得那么和煦,走到游泳池的另一边,走上水面,将果盆递过去。

    皮尔特恭敬地接过了果汁。与李松石一同到棚架下的桌椅上坐下。才湃  “前段时间跟着神先生到这个县家旅行了一段时间,现这个国家很有意思,就多呆了一个月,打算准备过了中秋,就回国闭关修炼了。”

    闭关修炼?

    看着皮杀特一斤。金毛老外嘴里说出的这四个字,李松石心里有种想笑的感觉。

    老外要闭关修炼?

    嘿嘿,想着,微微摇头。

    就道,“我所说的,要跟死神谈判,估计你们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吧?”

    “是的,正要亲自来,向李先生求教。”

    李松石摆摆手,道:“不用这么狗谨客气,放轻松点,就当是跟好朋友谈话”嗯,我们本来就是朋友了,不是吗?”

    皮尔特听利“朋友”两个字,两眼一亮,顿时大松了口气。猛地点点头:“是极是极”

    “叫我松石就好。”

    皮尔特略一犹豫,想到这么称呼似乎有点不敬,但却能拉近彼此距离”

    况且,他堂堂洛斯切尔德家族的继承人,本来就是心高气傲之羊,虽然因为礼仪的关系,平时表现得平和近人,但心中总是有股傲气的。

    所以,被李松石的气势压僻,心里早就觉得很不舒服,很别扭了。总觉得自己仿佛一下子低了一头,有种憋屈之感。

    此时,听到李松石这么一说。池顿时就心动了,忙点头,以松石称之。

    李松石道:“说起积这次也是要请你们帮忙,却是你亲自上门,反而让我有点汗颜了”嗯,事情是这样了。最近,我要跟地府里一个叫位面交易中心的强大组织做笔交易,但我不擅长谈判什么的,所以就想借助一下你们的力量,”

    说着,随意解释了一下交易的情况,羊把地府里的情况随意解释了

    下。

    心想:“神云那家伙,连长生术这么逆天的东西都随便出手卖人,  我把地府的情况透露给凡人知道,那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反正曼华姐姐没说过不行,那就应该没犯什么禁忌。”

    而皮尔特,却是侧耳倾荐着。越听越是惊骇。

    当听到那个位面交易中心,居然控制着无数个宇宙位面的交流门户。还获愕了掌控万物生死轮回的地府的全力支持时,他惊讶得了巴都快掉下来了。

    好庞大好恐怖的组织。

    这个组织,可以说是掌控着无数个宇宙的生死命脉都不为过。

    而李家人,居然要跟这个组织做交易?

    而且,似乎还是对方先主动上门要求交易的?

    想着,皮尔特忍不住头上冷汗连连了。

    这李先生,隐藏的实力,比展露出来的,怕是要强大千百倍不止啊。

    时间,心灵县,竟烙下了对李松石深深畏惧的印子。从此以后。竟丝毫产生不了对李家人不利的念头。

    “怎么,有信心帮我谈好这场商业谈判吗?”

    商业,,谈判?!!!

    皮尔特苦笑,他们家族手下,虽然是人才济济,精英无数,但这种“商业谈判”没有谁有过经验吧?

    有没有信心?

    谁说得上啊,毕竟,对方可是头一次听说略终大到逆天的位面交易中心啊。

    暗暗摇头:有压力啊,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压力。

    不论是李先生这边,还是位面交易中心这边,都轻易得罪不得,两头不讨好啊。

    不过,如果做好了这件事,那以后获得的好处”

    想着,皮尔特狠狠地咬牙道,一定要帮李松石办好这件事。

    李松石见状,笑了。

    之前的下马威,没浪费啊。

    而且,后舟学着电视上大腹便便的“成功人士”打几句官腔,没想到。还真就把皮尔特给完全震慑住了。

    当然,这件事对皮尔特的家族有很大的利益。也是缘故之一。

    不过,毕竟目的是达到了,皮尔特的家族,应该会全力帮他向位面交易中心讨价还价,这就足够了。

    其它的,用得着想太多吗?

    顿了顿,李松石道:“皮尔特,我想,你应该是有很多情况要向家族里的人,还有属下们一起商量

    说着,右手摊出,掌心中是一颗扭扣。

    皮尔特一看,眼神不禁一凝。

    因为,”删必扣,居然是他在老讲果树林点前扯掉的

    按理说,属下应该会立即把这玩意回收吧?

    可是,这李先生”什么时候把这玩意拿到手上的?

    李松石却是没多做解释。

    如今整个李宅附近,遍布花香,那花香中蕴含着淡淡的花之灵气。

    由于李松石得了两条神圣兵龙之助,在私人种植空间中,可以迅种植出大量花之灵气,也就不再吝啬这点,任由花之灵气充满李宅的周围。

    如今,借着这空气中的花之灵气做介质,把自己体卑的融合灵气传递出去,施展幻境迷惑住别人,再以驻物术把皮尔特的通讯工具弄回来。一点都不难。

    只是,这什么灵气不灵气的,是李家人的秘密,就没多说了。

    当即,只道,“你可以就在这跟你们的人联系,有什么问题,再问我。或者”也可以到果树林外,跟他们通好话。再进来。只有一耸”我这里不怎么欢迎外人。也不想惹人注意,所以,只有你进出就可以了。”

    李松石说着,皮尔特一听,却是又惊又喜。

    这么说,以后洛斯切尔德家族里,能跟李先生打交道的,不就只有他一个人了吗?

    如此一来,抱住李先生这粗大腿,那家族里的地位,就更加稳固了。

    车于李先生的要求,那太简单了,他想做隐士,不喜人打扰,那还不容易吗?

    当即,以里喜滋滋地,就道:“我就在这跟他们连系吧。”

    于是,通过通讯仪器,通过卫星。与手下取得了联系。

    他在那边嘀嘀咕咕的,李松石却是说了句:有升么疑问,十点钟之前可到我屋子前来找我,过了时间,就明天再说。而且这黑不大方便,就絮不留客了。

    然后,径自回屋子去。

    路上,却是心潮起伏,还有点恍惚感。

    皮尔特,,他是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吧?

    那家族,据说是强大得恐怖,就连掌控着当今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任免的几个势力,都只是他们培养出来的愧儡。

    而现在,这个家族的继承人,却在他面前低头了,毕恭毕敬,卑不的把他当大神来供奉似的,

    什么时候,他已经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看起来,似乎不比普通人强大得太多啊。

    似乎,与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差别啊。

    可是,就因为这点点能力,却让他一下子,税了凡人的范畴。人世间的力量,已经很难约束到他了。

    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滋味。

    回到屋中,见诸位妹妹都到私人种植空间里,开挖温泉去了。

    他是想跟着去的,但因答应了皮尔特,不好失信,就呆在房里玩电脑。

    心中却想:若是温泉弄好了。她们应该走了水的吧?雨心妹妹昨晚才”咳,那个,泡温泉应该不要紧吧?不会再流血了吧?

    心里不断地转着古怪的念头。

    如此,一眨眼,就到了第二天。

    这天,洛斯切尔德的商业谈判团成员都到了。

    事实上,凌晨时分,就赶到了,一个个恭敬的要命。

    不过,都没敢再天张旗鼓地乘坐直升机来落花村,而是在附近省城那里,租了地方商量研讨谈判事宜。

    而他们背后洛斯切尔德家族。也组织了大量人马,在通宵达旦地研究李家人给的资料。

    直到第二天下午,那个家族做好了准备,才由皮尔特通知李松石。

    说来也巧,李松石呆紧不慢地想留皮尔特吃顿晚饭,刚到晚餐时间。天还没暗,那白无常,就又到了。

    不是说,黑无常喜欢白天出门,白无常喜欢晚上出门的吗?

    怎么现在,天都没暗,就跑来了”看来,是个急性子啊。

    看着抓着哭丧棒挠痒痒的白无常。李松石就笑道:“说无常,无常到。我们正嘀咕你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说我?”白无常有点好导。

    “啊”昨天不是说,要过两天给你答复的吗?我今天突然想通了。就斑  早知道把考虑的时间减一点,那现在就能见到无常先生了,没想到,你这就来了。”

    白无常一听,惊喜道:“李先生,您的意思是说”

    李松石点点头:“我觉得,位面流通交数  是一件有利于三千大千世界交流的大好事。是大势所趋7其中有大功德,我能有幸让自己的私人稚技空间为六十大个世界的物资流通提供一点帮助,那是无上的集车啊。于是,就决赶为位面交易中心提供一点小力所能及的贡献只是。详细情形,还需要跟位面交易中心的专门负责人面对面荐谈之后,才能决定。”

    白无常并完,当即喜道:“这好办。我这就去通知”哦,李先生。麻烦您稍等一下,我通知一下。再回来陪甩您前往个面交易中打手 屋说,小。”

    说着,身形一闪,就不见了。

    李松石一愣好一会。才摇头笑道:“还真是个急性子。可是,,之前怎么一直没看出来呢?”

    说着,回过头,却见一旁的皮尔特,满脸煞白,冷汗直冒地盯着网才白无常站的地方。

    “皮尔特,你怎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