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又见龙套

第两百二十八章 又见龙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躲在李家人背后的皮尔特也赞叹道。

    东方朔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李松石却是用力噢了鼻,似乎闻到了点什么,面色有点古怪。

    这时,皮尔特又赞叹道:“耳惜要是身上那几片小皮料也不穿戴在身上,那就更养眼了。”

    咳,说到这,有人可能会疑惑:前面不是说了,这美妊身上“不着一丝一缕”的吗?

    其,的确是“不着一丝一缕”。你没看见,那女的身上除了头,都没有丝状,也没有缕状的衣饰了吗?

    完全没有一点布料啊”她用的都是皮衣,所以这就叫“不着一丝一缕。”

    哈哈”

    不过,即使是穿着皮料,但那三点式皮制泳装,也够养眼的了。

    就在这时,那美妇人却看到了李松石,顿时忍不住惊呼一声只“哎哟喂,这不是我那亲爱的小冤家所李吗?”

    说着,朝李松石抛了个媚眼。就一摇三摆地走了过来。

    李松石一听到那声音,脸色顿时变了。

    就连一边的东方朔和皮尔特的脸色。也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皮尔特高心深处更是狂呼:“天哪,上帝啊,主啊,你怎能这么不公平,让这么一位拥有魔鬼般身材的成熟尤物,居然只能拥有一把粗扩得不像话的声音?”

    他在那睁大着不可思议的眼睛,一脸怜悯地看着那美女人。

    而李松石,脸都快绿了,那表情,看起耸就像是随时要吐似的。

    盯着面前这位极有熟妇风韵的美女,李松石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你你你,,你的声音,,莫非

    “哎哟喂,才妾久没见,就不认得我了?我是胡汉三呀?那天,是你把我的小肚兜给钓走的,”

    胡汉三?那死变态人妖?

    李松石脸绿了一下,暗道:“没错。果然就是那死人妖的声音。只是,这家伙不是满脸大胡子,一身横肉的吗?怎么现在居然”

    正想着,那胡汉三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来到近前处,张开樱桃小嘴。呼出一口混合着大麻味,香烟味,香水味,酒味,大蒜味,还有隔了几天没刷牙的古怪口鼻味,外加其胃部涌起来的一股胃酸味”

    呕,说不下去了。

    总之,那气味简直是,能直接把上百头有一下子就熏死了”

    李松石更是立即释放灵气,形成屏障打手 不让这恐怖的地狱版级生化武器吹到脸上。

    “唉,这家伙的口臭如果堆积起来打手 那地方,肯定是比十八层地狱还要恐怖的第十九层地狱,若是他到十八层以上的地狱转上一圈,给每个沉沦的灵魂喷上几口,怕是那些罪恶沉重的灵魂,斤小个都忍不住要扦悔。幡然醒省吧一,悔不该,当初作恶多端,今次才要闻上这死人妖的口臭啊。”

    李家人在心里夸张地腹诽着。

    那胡汉三似乎也意识到自弓的嘴巴都有点那个,本来张开的樱桃小嘴,刚想要说什么,却立即捂住了。用一条粉红色的,香啧啧的丝巾捂着,“俏脸”微红道:“嗯,那个。最近吃多了点,忘了刷牙,那个。就不用跟你们来个兆,下回吧

    四

    皮尔特一听,也忍不住要吐了。

    那东方朔更是闭上眼睛,暗念:“心若冰清,天堤不惊”。

    ,,这丫的怎么也懂得冰心诀?

    李松石疑惑间,却没理会某东方古人。而是上下扫视着胡汉三,问:“胡兄现在的形象”似乎与前些天有些不同啊。”

    胡汉三“听,脸色骤变:“什么?你叫老娘什么?胡兄?!!!!你看清楚,老娘身上,什么地方像胡兄?。

    说着,拿开嘴边的丝巾,狂吼着。口臭阵阵传来。

    李松石暴汗:“那个,胡姑娘”岖…呃,网本在下一时失言。还望恕罪则个”一姑娘胸怀丰满。饱满,宽广,实在是一等一的绝世大尤物,是在下眼拙嘴笨,一时说错话,姑娘大量,就不与在下一般见识”

    自认“威武不能屈”的李家人,在明汉三的口臭下,也不得不“识时务者为俊杰”暂时屈服于胡家人的“淫威”之下了。 1讠1

    而胡家人一听,顿时大为得意:“你真觉得我是一等一的绝世大尤物?”

    “是是是”那是当然。”李松石猛地点头,随手一指东方朔:“不信,你问他”还有他”说着,手又指向皮尔特。

    这两人被李家人一指,顿时脸色骤变,猛地点头:“是是是,李先生说得对。胡一,胡小姐果真是绝色天香,不愧是一代尤物。”

    说着,心里却恨不得一头撞到在的上”丢人哪。

    幸好,周围的人  ,那个,都不是很注意这里”嗯,只是有一点点注意而已。

    而那胡汉三听了,一双“媚眼”不停地眨着,放着电,看着三个大男人”嗯,是三个正常的大男人”道:“你们这么赞美我,说得我都害羞了。这样吧,我陪你们好好找个地方,喝喝酒,唱唱歌,跳跳舞。上上床,打打*炮,,怎么样?”

    李松石一听,虎躯一震,全身寒毛在一刹那全竖起来了,连忙摇头又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在下家中已有娇妻,术有如!失,而且在下对妻子极为忠诚,绝不令做出对不巍…”事  所以,你找他们两个就可以了。”

    说着,安即指着东方朔和皮尔特。

    就在这时,高方朔和皮尔特还没说什么,就连胡汉三都没来得及说什么,附近却传出一个很耳熟,很好荐的声音:“咦?李大哥你已经娶妻了吗?我还以为是单身着呢”

    李松石一听,便回头,一看,,脸顿时又绿了。

    这回说话了,却是一位女子,一位美女。一位彻头彻尾,真真正正的美女,而不是像胡汉三这种“漏鹏”货。

    而这个女子,他也认得”正是那天苹他去忘川河畔的云清扬。

    而向他打招呼的,正是这云清扬。

    不过,关键的问题,却不在云清扬身上,

    关键之处,却是云清扬背后。正款款走着两位绝世大美女。

    位美女身穿红纱衣,眉间却是带着淡淡的愁绪。眸中温柔之中透着哀切”正是那史曼华。

    而另一位美女,脸若寒霜,眼神冰冷,却是那楼花仙子冷香凝。

    不用说,刚才李松石说到他已娶妻。运两位,定是听得一清二楚。

    而且,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在李家人说那句话时才到。

    所以。李松石现在一张脸。苦的都快掉下胆汁来了。

    想要否认刚才的话?说是乱说的,不当真?

    嗯,强大无比的胡汉三还在一旁等着跟他约会呢。

    因此,李松石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愣了好一会,才于笑两声道:“是云姑娘啊,还有。曼华姐姐和香凝妹妹,这么巧七?”

    史曼华与冷香凝抬起头,讶异地看着李松石,一个道:“原来是石弟弟?”

    另一个道:“是李大哥?。

    看样子,到像是在想心事,没注意听到李家人刚才的话似的,只是。这是真的吗?

    李松石心里满是怀疑,但却没敢多问,只道:“这是东方先生,个面交易中心的西南片区负责人,我正有事要与他相商,没想到竟在这碰到你们  ”曼华姐姐,还有香凝妹妹,还有卓要忙吗?若是不忙,不如一起来吧?”

    史曼华与冷香凝还没来及得出声,旁边的胡汉三却是跳起来。拍着“小手”道:“好啊好啊,我们一同去”

    冷汗,又从李家人头上刷刷流下来了。

    “这个,就不敢劳烦胡姑娘了吧?”

    “不劳烦不劳烦,反正我没啥事,陪陪你们,顺便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也是好的。”

    胡汉三摇头晃脑的道。

    李松石的脸,又变苦了,左右张望一下,猛地皿头,朝东方朔问:“东方先生,这里”禁不禁止使用暴力的?”

    东方朔微微叹了4气:“在这里。无故耸击他人,或是私下斗殴,是要关入十八层地狱拘留十五天的”

    李松石无语,看来,是不能再把这胡汉三踢晕了。

    于是,就忍不住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云清扬。

    云清扬知道李松石所想。就回头,对胡汉三道:“胡汉三,我们不用跟去了吧?你不是说手术没动完,还要再去申请进入阳间的吗?。

    胡汉三一听,苦着脸道:“可是。我们的集誉积分不足了,队长又不背借给我  ”你看,我的喉节都没整过来,就这张脸给整了”早知道就把那什么胎县寒县的医生给直接绑来地府就耸了省得要经常往阳间跑。”

    李松石一听,有点有语了。

    挂情这胡汉三,是有变性癖啊。那张女人脸,应是整容整出来的,那身光滑细腻的皮肤,应该也是整容整出来了。

    只是。这家伙之前皮粗肉厚。跟魔鬼筋肉技似的,怎么转眼间就变得这般苗条了?

    从来只听说过有抽脂瘦身的,没听说过肌肉还可以抽细啊。

    莫非”这家伙在施展什么缩骨功缩肉功之类的玩意?

    疑惑着,李家人忍不住偷偷打量着胡汉三。

    只是越看,这家伙就越像个女的。若不是那把声音和口臭,把皮尔特跟东方朔泡上床应该没问题。

    就在李松石这么想着的时候。前面又来了一群人。

    为之人大声道:“胡姐,云姐,你们都在这啊。”

    李松石一看,顿时愣住了,眼珠子也忍不住瞪大了。

    暗道:这些上,该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吧?

    而那群人”嗯,确切地说,应该是五个人。

    这五个人,都是留着不大长的头。身上却穿着汉朝的服饰。那衣物是白色的,袖口却分别镶着蓝红黄白黑五种不同的颜色的纹饰。而左手上,还都戴着一个红宝石戒指,靖款式,上面印的魔纹,似乎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啊。

    “这五个家伙,什么时候混的这么好都没储物戒,他们怎么几个月没见,就变得这么拉风了?太没天理了吧?”

    李松石心里暗想着。就忍不住问:“五位,好久不见啊,当初我送你们的“神器”还在吗?”

    说到神器,那五个人也顿时想起李松石了。

    事实上,就算李松石没叫破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忘记李松石的。

    在那一个令他们五人感到无限屈辱的夜晚”

    那一夜,李松一化池们五个人的衣服都脱掉了,” 而且,还非常非常猥琐的,对他们施展了传说中的绸秘技之一的“捆绑”

    更离谱的是,李家人,还对这五个人,从生理上,到心理上,从身体上,到心灵上,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催残。

    所以。对这五个人来说,这辈子,最难忘记的事,就是那一晚的事。最难忘记的侨就是李家人  这个化成灰,他们都认得的人。

    没错了,他们,就是当初李松石跑到隔壁村唤醒谢紫数  回家路上碰到的五个劫匪。

    这五斤。到霉的家伙想要抢劫李松石,结果被李松石三拳两脚揍扁,又用衣服绑起来,还用武力“感化”了他们,让他们签下某份凭据。

    所以,他们是一刻都不敢忘记李松石啊。

    老其是来到了地府,踩了狗屎运的成为了“位面雇佣兵”还拥有了一点非人的力量,那就更是想着啥时候有机会回阳间,一定要找到那晚“欺负”他们的李家人,要把仇报回来

    但是,位面雇佣兵想去其它世界是容易,想回到地球,那可就太困难了。

    他们本以为要过很久很夫才有机会找到李松石,报当初之恨。

    没想到,现在……真是老天开眼啊。

    几个人内牛满面,望天哽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啊。

    报仇,有望了啊。

    想着,死跑龙套五人组奸笑着走上并,那袖口上绣着黄边,一副未老先衰之相的家伙道:“真是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啊。当初。你欺负得咱哥们,,很爽是吧?”

    而另一个袖口上绣蓝边的,看起来最年轻的家伙则摇头晃脑地道:“你当初那些异能,其实不过是位面雇佣兵掌控元素的小手段吧?你唬的俺哥们几个好惨啊。”

    那袖口上绣红边的,看起来脸色有点红的家伙,则道:“我们是日日夜夜都想念你啊”

    “想着把你当初给我们的,统统加十倍还给你!!?”袖口上绣白边。脸色有点惨白的家伙道。

    而那绣口上绣黑边的家伙,脸色暗黄,眼神有些浮肿,则摇头晃脑地道:“这就叫做:滴水之“患  。当涌泉狂报”若不是你,我们也不会有今天,所以。我们会好好地“报答,你滴”

    李松石听着五人说相声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就忍不住有点笑了。

    这五个家伙,成为位面雇佣兵有多久了?

    没多长时间吧?

    那哪怕是遇到的奇遇再多,运气再好。也强不到那击,估计也就三流货巴

    若是凭奇遇就能成为真正的强者”哼”亨,神云那种连史叶云都能吞噬的变态,早就让李家人变成绝世强者了,何苦还要搞出一本花之灵气的使用方法给李家人慢慢摸索?

    更何况,李松石还对自己现在的实力很自信”能轻松干趴两头神圣巨龙,那幻境,还不够强大吗?

    想着,便笑着看着几位“可敬可爱可虐”的死跑龙套:“这么

    …你们想

    正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回过头,问:“东方先生,在这里使用暴力,真的要进十八层地狱呆十五天吗?”

    东方朔一直在旁听着,没有插手李家人的恩怨的意思,此时被他问着。却不好意思不出声了。

    只点点头道:“这是所有位面雇佣兵中的至强者,以及地府里的大人物们共同签下的管理规则

    “那”如果想要在这地方使用暴力而不用被拘留,有什么办耸吗?”

    东方朔一听,道:“到是有几个办法。”

    “什么办法?”员。而第三嘛,”

    东方朔说着,忽然从腰间一抹,取出一块令牌。

    那令牌上雕着两条金龙,中间有两个古怪的文字,背后还有奇异的

    纹。

    “这是什么东西?”李松石好奇地问。

    “城管令!!!”

    “城管令?!!!”

    李松石怔了怔。

    东方朔道:“没错,只要你手上有这块令牌,另外再加上一身捕快装。就可以在这地方随便打人都不要紧了。”

    李松石一听,吃了一惊:“那令牌”谁拿着都有效?”

    东方朔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这令牌只有专人拿着才有用。不过,谁想拥有这令牌都可以买正好,我有权放这玩意,要不要买一块?”

    “怎么卖?!!”

    “盛惠,十万能晶币一块

    “十,,十万,,能晶币?”

    “没错,只要区区十万能晶币,就能拥有一块时限三个月,可以随意在这大广场里使用暴力也不犯法的临时城管令,加上一套捕快装,成为传说中英明伟大的临时城管

    李松石一听,无语了,,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地府里,传说中连通无数个位面空间的交界点”这翼的耸理。不会这么乱搞吧?

    不大可能吧?

    难道,是东方朔这个传说中特别谭谐。特喜欢搞怪的家伙,突然想要忽悠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