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二十九章 刘语嫣?!!!!!

第两百二十九章 刘语嫣?!!!!!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示方朔耸耸肩,道!“很离谱吧不讨。二千犬于世界乏一仁,都有特权,只要有钱,就有特权”这里。不过直接一点罢了。”

    李松石无语了”这也时直接“一点”?简直就是**裸的拜金主义啊。该章某蟹叫鄂炽  愁  券赞  。

    这什么能晶币,他是一点都没有。

    嗯,就是不知道像那些生死灵花之类的玩意,能不能兑换一点能晶币。若是可以,多种点出来,做个的狱小富翁也不错。

    或者  ,等到跟位面交易中心的合行事项完成,那时,应该能有一些收入。

    想着,回过头盯着那奸笑着走近前的五个死跑龙套的,道:“五位。你们想必听过了吧?在这里动用暴安,孪是要进十八层地狱的啊。”

    五人脸色微变。

    李松石笑了笑,道:“不如。咱上擂台试一试手脚?”

    正说着,五人未及答应,云清扬却出来劝道:“李大哥,李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李松石耸耸肩:“云姑娘,你说得有道理,我也觉得我跟他们之间是有一点点小误会,不过,他们是不是这样想的,那可就不清楚的了。”

    点点小“误会”?

    五人一听,登时火了。

    那一个充满屈辱的夜晚,那是叫“误会”?

    俺刚之!!!!

    想着,五人登时答应李松石上擂台试试身算。

    不过,却是要五人“单申巳”李松石一个,直令旁边的皮尔特大骂无耻。

    而冷香凝和史曼华则看着那五个家伙。眼中寒光闪烁,不知在转什么心思。一直看得五人背后凉嗖嗖的,却不知何时得罪了这两个大美人。

    嗯,闲话少提,却说李松石与五人一同向西北方向走。

    穿过了一条大街,最后见到前方人群密集。

    围观之处,中间是块空地,搭了一个长宽各于丈的巨大擂台。

    擂台四周升起防护光罩,老卓内部。却是一个奇怪的必场,里面有两个身高不过手指头大小的人在互相拼斗着。

    仔细一看,原来那内部的空间。居然是压缩空间。乍看下是方圆不到十丈的沙场,其实占地过百亩。人一走进去,从外面看,就觉的里面的人缩小了。

    估计,是因为这里的地皮昂贵。又为了方便观众观看,所以擂台空间才使用压缩吧。

    不过,这地府中心广高本身就已经进行过空间压缩了,擂台处再用空间压缩,就已经是二次压缩了”这空间技术,怕是不低啊,不知成本高不高?

    李松石想着,与五人走上前。

    来到擂台右侧,那里有个报名处,只要双方在那翼报了名,便可以上台解决恩怨。

    使用擂台,可以选择生死决斗,也可以一般的决斗方头  可以让战斗情形隐藏起来,也可以让战斗情形全展现出来,让观众看到。

    不过,如果想把双方的战斗情形隐藏起来,是要付一笔擂台使用费的,而把战斗情形展现给观众看。那擂台的使用,就可以免费。

    李松石在地府是穷光蛋,而史晏华虽有点能晶币,但李松石却不愿在这用“女人”的钱,,因为太失面子了。

    至于那五个死跑龙套的,却都是吝备鬼,跟一毛不拔的钱公鸡似的。所以。没人愿意支付擂台使用费。

    所以,就选择了完全展现战斗情形给外人看。

    之后,恰巧擂台里的对决已结束,里面是一个熊头人身的壮汉通过小型传送阵老了出来,而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身穿黑白丧衣的服务人员冲进擂台中,把里面的尸体拖走。不知带向何处。

    至于对决中死掉的人的灵魂”却是魂飞魄散了。

    李松石看了看里面的情形,回头对五人道:“怎么,要签生死状吗?还是玩玩?”

    那五人虽是位面雇佣兵,估计也经历过一些位面任务,但胆子却仍是不大  想来也不难理解,这五个家伙以前还是大太滴良民,祖祖辈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出生在农村,生长在农技  从小受到的教育又是那叭…咳,良民教育。

    所以。内心深处,还有点小杂氓思想的,哪怕他们之前扮过劫匪。哪怕经历过位面任务,但还达不到动不动就要杀的地步。

    因此,只想好好教李松石一顿,就没签生死状。

    于是”李家人跟那五个家伙。一同进入擂台了。

    本来,要进入擂台参赛,是要排队的,并不是随到随进,因为这里的位面雇佣兵日常产生的摩擦实在太多了,动不动就要动刀动枪。

    不过,凡是生死对决的,或是以妾打少的,有优先使用权。

    此次,李家人是一挑五,自然就能先行进入。

    却说,五人上了擂台,从旁边开设的小型传送阵直接传送到防护罩内部。

    李松石等人一进入,便是先朝叽冉打量,现这块方圆不知多宽广的沙场中间,突然多了一道巨大的防护墙,将两批人拦在左右两边。

    上面,却有个三十秒的倒计时在倒数。

    而沙场上空,居然是万里无云的晴空,骄阳高照。

    看起来,匹个空冉有点特殊。从沙场内部看不到外界,而外界的观淡。  厂以通过防护罩,直接看到沙场内部。

    比如,史曼华和冷香凝,包括东方朔和皮尔特等人,现在就可以透过防护罩,看到里面“变小”了的李松石等人。

    而擂台外围,却是有两块悬浮于半空的数字显汞板,同时有一个女声传来:“这次的对决是,一挑五。其中一方,是神秘的未知人物,种族是人类,性别为男,年龄不详,战斗力不详,而另一方,则是五位位面雇佣兵,种族是人类,性别都是男,年龄”

    那女声介绍着对决双方的情况。最后道:“这次开出的赌注,分别有一人方胜,五长方胜,一人方完胜。五人方完胜四种,不支持单注压其中一方战斗多长时间失败”需要投注的各位观众,请在十秒钟内尽快完成投注,决斗倒计时”十”九”八”七”

    很显然,李家人选择了免费使用擂台。外面的人,却是要借用他们的战斗结果来设赌注。这,大概也是这地方的潜规则,所以众人都见怪不怪了。

    却说,擂台防护光罩内部的沙场中凤的隔离墙,终于撤走了,李松石就与龙套五人组在沙场中间面对面了。

    外面的观众,都紧张地盯着他们。

    就在这时,却见李松石突然一挥手,然后就定定站着。

    而那五人,神情却变得奇怪了,也甩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是嘴巴不停地动着,不知在说什么。

    场外的观众都是面现疑惑,忍不住议论纷纷:那些家伙怎么还不快点决斗?还在浪费时间啊。

    而史曼华和冷香凝,却是心丰了然,知道李耸人又施展了融合灵气,让那五个家伙都陷入了幻境,只是,不知幻境是什么场景,让那五个家伙都是一动不动的。

    如此,过得五分钟。的外的观众都不耐了,不停地叫嚣着卜

    就在这时,场内的情形一变:却见那五人,突然拔出了刀子,朝四周胡舌抛狂砍着。

    那刀光形成一个银色的光圈,将他们团团护住。几乎车且说得上是泼水不进了。

    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是很奇怪,一个两个都是睁大着眼晦侧着耳朵倾听四周,仿佛,他们都看不到也听不见了。

    同时,他们还分别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事。或是符篆,或是小飞剑,或是黑乎乎的炸弹一样的玩意,或是玉片,都不知详细功用。但,想来应当是他们战斗时惯用的东西。

    而那刀,想必只是近战护身的。

    就在这时,李松石却是笑了笑,手一挥,一股狂风涌起,迅刮起一阵风沙,朝四周八方挥洒着。

    只眨眼间,黄沙漫漫,李松石和那五人周围就被黄色的泥尘所布满。

    场外的观众,完全看不见六人的身影,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就在这时,便听得五声痛呼。随后。周围的黄色泥尘被卑风吹走。

    而那沙场中,只有李松石一人站弄,那五个家伙却是全倒在地上,昏迷着,不醒人事。

    但有点出乎意料的是,那五仁家伙身上没有丝毫伤口,没有血流出。而手中的刀,也没血迹。

    难道”他们不是被自己人手中的刀伤到的?

    那才才那一瞬间,到底尖了什么事?那李松石,到底用什么手法,把五人会都弄翻在地?

    场外的观众都疑惑着。

    但是,在离那擂台很远的一处街口。有一个全身穿着黑斗蓬,头部都被斗蓬的头套给完全挡着,看起来。就像魔幻电影里的魔法师。

    那人盯着台上的李松石。喃喃道:“他刚才使用的,应该是花仙子的融合灵气吧?这么说,他就是当代花主?

    “只是”怎么好像有点不对劲啊”这家伙的修炼资质,顶多是十年一遇,也太废材了点。按理来说,想要纯熟操纵融合灵气,起码要一年以上的时间。而且,想要突破花之灵气的束缚,慎是终生都没有可能。

    “但刚才出手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却怎么着。都像是完美地突破了花之灵气的束缚,直接利用天地之力”这也太奇轻土

    “难道,有哪位大神通者,在他身上动过手脚?”

    那穿得像魔法师一样的人定定地凝视着擂台上的李松石,好半晌,想不通,只道:“看来,这个李松石,倒是值得好好关注一下了”

    说着,目光萨向擂台下的史曼华。突然间,眼神中透出一种极复杂的神情。

    似茫然,又似惊讶。

    “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她?

    “她,她是谁?!!!

    “为什么,我一看到她,就有种很心痛的感觉?!!!”

    那个穿得像魔法师一样的人正疑惑着,喃喃自语着。

    就在这时,他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云大哥,你怎么还在那里啊,快过来,我们要走了。”

    “啊?”那穿得像魔法师一样的人耻了怔,一回头,就见一乍二十来岁左右的年轻车子在不远处招手。

    那女子,乍看下,们貌平凡。但是。身上却有种很独特的气质,那

    竹很高雅的,很自然的髅脱几俗一般的柔和点

    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让她那本来不算玉出色的相貌,让人一见难忘,便觉得仿若仙子下凡,便觉得她的一颦一笑,皆是完美。

    看到她,不知何来由那穿的像魔法师一样的家伙刚才的异样感觉就消失了。

    看着那女子,他似乎一了子忘了刚才的事,就摇摇头,朝那女子走去。问着:“语嫣,,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嗯。”那叫语嫣的女子点头道:“就差等你了。”

    顿了顿,又问:“对了,云大哥,刚才你在看什么?好像很入神的。

    是不是,,想起你以前的事了?”

    “以前的卓

    那穿得像魔法师一样的家伙愣愣的,摇了摇头:“没,只是现那擂台上的人有些古怪罢了

    “哦”不要紧,云大哥,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的。”那叫语嫣的女子安慰道。

    那穿得像魔法的家伙点了点头,看不清他的表悄,只道:“但愿吧对了,刚才我听到有人提到一个叫神云的人,似乎会制作一种很强大的追踪符,不知,”

    他与那女子说着话,渐渐远去了。

    而此时,擂台下的史曼华,却愣愣地,望着这个方向,不知何来由州心里竟突然有种很想哭的感觉。仿佛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渐渐离她远去。

    甚至,,会永远失去。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好像有种瑕心痛很心痛的感觉?”

    史曼华有些迷惑。

    旁边的冷着凝现她神色有异,就问:“曼华姐姐,你怎么了?”

    “ ,”史曼华摇摇头,没有多说。

    倒是跟在一旁的皮尔特,顺着史曼华的目光,望着刚才那神秘的一男一女远去的方向,喃喃道:“真有好像”不大可能吧?”

    “什么真的好像?”网从擂台上下来的李松石问。

    “哦,没什么,刚才我突然看到一位美丽的姑娘。好像是我曾经在电视上见过的一位明星,大概是眼花了吧。”

    眼花?

    不可能!!

    皮尔特在这里,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他所“看”到的一切,分明就是李松石利用幻境,把外界的东西投影入他的脑海里。

    所以,刚才李松石一进入擂台,皮尔特就什么都看不见了。直到李松石比赛结束,从擂台里出来。重新用幻境迷惑住他,他才“看”到周围的一切。

    所以,他所“看”到的东西。李松石却是全问看得到了。

    而那个神秘的女子,还有那个穿着魔法师衣服的男子,李松石也看见了,只是因为那两人用隔音结界挡住了声音的外传,李家人听不到他们的谈话罢了。

    “你说的,是那个长得很像刘语嫣的女子?”李松石问。

    皮尔特猛地点点头:“对对对。就是她。那个叫刘”刘语嫣的姑娘。她的经纪人,好像还跟我手下一个电影公司的人接触过,而且我也看过一部她扮演女主角的武打片子,所以印像很深刻。”

    李松石听得,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她吧?”

    “不是她?可是,真的长得好像啊。”

    皮尔特说着。

    李松石沉默了一下。

    他记得,花仙子妹妹们都认为刘语嫣很可能是某位花仙子转世。而且,那刘语嫣身上,也时刻有着花之灵气的环绕。

    只不过,她的花之灵气,似乎是从骨子里散出来的,不大像是从外界吸引过来。

    而刚才那个女孩子,虽然跟刘语嫣长得一模一样,连气质都极为相似。但是,身上却没有花之灵气,,

    “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李松石想着,摇摇头,道:“算了。我们现在是要去位血交易中心办事,其它的,迟些再说。”

    至于可怜的龙套五太组,华丽的晕倒在擂台上,被服务员拖走,却是不去理会了。

    “对了,那胡汉三呢?。

    李松石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回过头问。

    “跟云清扬姑娘一同去找那五个被李先生你击败的人了。”东方朔在一旁道。

    “哦”那就好,省得我还要再上擂台一趟,嗯,趁着胡汉三不在。我们赶紧走吧。”

    于是,一行匆匆离去,拐了个弯,朝那城逊访向走去”

    快到城门处时,史曼华突然问:“东方先生,你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学贯古今。三丰天年世界之事。大都了如指掌的东方先生?”

    东方朔怔了怔,回过头:“不敢,不敢,那都是地府中的诸位朋友抬爱而已。”

    “盛名之下无虚士。”史曼华道:“之前未认出东方先七失礼了。小女有几问题,一直想找人问个答案,适逢先生,不知先生可否为小女解惑?”

    “哦?能为曼华仙子解惑,那倒是在下的荣幸。不知”是什么问题?”东方朔毫不歉逊地问着。

    “忘情水”可有解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