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三十二章 针尖麦芒

第两百三十二章 针尖麦芒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寸抽办在旁见得顿时哼了一声,直接以幻境控制皮尔不污诧,切断,大州川以尔特们影响。[][]

    而史曼华却是不动声巴

    但,她的胸前,却散出一点红色的灵气,彳七作一点红莲业火,在那静静地漂着业火散着红红的光照亮了她宁静而美丽的脸庞挂那脸,红扑扑的湿得更是美有

    但懈间仍是带着淡淡的愁绪,她的眸毛仍是那淡淡的温柔之有似乎思索,似在回十公

    让人一见,就会忍不住觉得,她心里,不知背负着什么要的悲痛。

    这种神情滇是令人见了,就会忍不觅心生怜意汁良不得把她抱在怀中,好好怜蕊

    她,是那么羌娇羌柔头凄羌

    如同一朵静静开放的彼岸花不动声色,静静地释放自己的羌

    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娇柔,无力,对人无毛

    但是”关羽的脸色却变工

    刘备的脸色也妇。

    就连东方朔和张飞池们的脸色也都变工

    别的栖,他们或许不认得。

    但是姚在地府上千年,他们会认不出红莲业火吗?

    刨门会不知道,红莲业火拥有焚尽万物的特性吗?

    显然不会。

    所以他们的气势,下子就弱下来了汗良是顾忌地看着那业火仿佛都不敢大力吸纳面前香火的感觉。

    而李松石现他们的目光移向史曼华面前的业火妾现他们目光中隐菇得极深的敬畏之意顿时,放下心来。

    而皮尔技更是大松阳气

    他也是个极擅察颜观色的家伙,见到众人时史曼华的顾忌,再帮丝夹曼但一直跟在李松石背加   这就更确定了他心中要抱紧李松石大腿的信余  ,李先生,果然强大啊…”

    这么想着心里就有了底气。

    当即轻咳了两声站直身子,脸的淡然地面对东方朔和立联张等人。

    恍惚间他仿佛又回到解高对着家族诸多长辈的考验时的情形。

    时间他感到自己的气血沸腾了意志赌所未有的凝聚就像是将军站在沙场上面对着敌方年年万万兵马时,那庄重的神情那临泰山崩于顶而丝毫不动的凝重气势。

    “诸位,你们当知道我们o丛李先生及晏华仙子都与奈何桥边的那位孟前辈相识前些天,得蒙孟前辈指点路经此地府中心广场碰巧遇到几位位面雇佣兵得知某些人,对如今位面交易中心的物资传送收费标准和有不满 ”

    “恰巧我们的得知自身私人种植空间拥有神奇之能力愿意为诸位位面雇佣兵提供传送服务池愿意为更多的位面肩佣兵以及所有需要进行位面物资传送的人,提供一定的服务…却只收取少量报酬。

    “虽惜乎传送阵造价解等待位面雇佣兵寻找布阵材料又需要稍待些许时日,所以在听到位面交易中心有意合作后周贵方恭恭盛着便有试看来恰谈合作事宜的举动。

    “但若贵方只想一味以势压人,那我们o《,却是不介意稍待时日的…”

    皮尔特话声未落东方朔等人却同时是砧大变了。

    听皮尔特的意忍李松石这边似乎想要另起卑灶撇开位面交易中心自行给位面雇佣兵们提供物资传送服务啊。

    如此一来那位面交易中心的跨位面物资传送业务就不再是袭断行为了此事呵  大刹气

    东方朔想着忽然呵呵期起来

    笑着笑着竟是哈哈大笑,边芜一边用手指着皮尔特,好像他是天底下最可笑之人。

    般人若遇到这待遇瓒是要当堂躬。

    若是在演儿,说里被东方朔指着笑的人怕是会当堂怒喝:“那厮,你笑甚么宾,

    然后,东方家人就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和…

    尤其是古代的说客,快被人砍头了在往会来这哈哈大笑这一招往往是无往不利。

    不过,如今。时代变土

    而且洋毛鬼子跟华夏人似乎也有点不一样。

    那皮尔特,居然当作没看见东方朔狂笑似的只微笑地寿着他熊毫不动艳。

    东方朔笑了好久,觉阶刘关张三人觉得莫明其敌不知他笑什么敌而一脸好奇的样芜

    但李松石和皮尔特等人鼻是一爵隙坐钓鱼台,声不咙的样系

    因此东方朔笑得甚无滋味很是无趣就忍不住郁闷地凤“皮尔特先生不奇怪我在笑什么吗?”

    皮尔特只微笑地摇摇头二东方先生爱笑便笑,爱哭便哭,在下的好赤心向来不重航”

    东方朔一噎汰感无趣郁凡

    微微叹阳气才道六我之所以笑啊是想起以前的一个故事…”川

    说着瞄了瞄皮尔特。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波尔特应该会凤“不知东方先生想起了私故扣”

    这味东方朔就可以把话接下 ”

    但是波尔特却是不上苏

    他算准了东方冉这时肯定是要借着这话题反驳刚才他的话。“酷以片尔特很可恶地说了句六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东方先生现存  ”

    入必来是把那故事想完工嗯,那我们就接着刚才说乱…百儿大帮女的我就暂且放去一边不 ,”

    轻轻一个太极推手,就把东安朔本来想好的攻击招术给卸到了一边让那家伙郁闷得差点楼

    不过,东方朔的脸皮向来是厚得很枫

    皮尔特不想听他的“故事”狞,他就偏要说浩你爱听不听他想说就说谁也管不着

    于是苏方利这货就当作没听见皮尔特的话似的只悠悠然地吸纳着面前的香火,脸上充满着神色仿佛一位睿智的老人流回忆往昔在用他那丰富的阅厮丰富的人生经验给后辈们上一场无此重要的课。

    这神情汗良是容易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不过除孜联张其它人都不用他。

    因为聪明人都知道冻方朔这货肯定是在装睢备着要忽悠呢。

    这时便听东方朔武了毛得,以并有人给我讲过一个笑话脱是有一天,只猫现一只老鼠就跑着追上去,那老鼠一边跑,就一边回头喊你这死猫敢追我信不信我回头把你家东西全偷走?”

    说到这东方朔似笑习膜地看着皮尔特。

    这家伙是把自己当猫把李松石他们比作老鼠或者是”

    总之依东方诲的推断这个时候波尔特应该是怒气勃的大骂他离是脸色大毛那吐他就可以借题挥工

    但没想到波尔特听着,居然是脸不改色装作升么也听不明白的样子,本正经地道:“哦的确是很有意思的故孰不过,东方先生请恕我多说一句你,应该好好骂一骂那个给你讲笑话的人工这猫和老鼠毒友会说话呢?那人丰皋是把你当傻子耍呢。”

    东方朔一啦…好一会才道:“那个 嗯那个人的确该骂不过我还听过另一个故事…”

    “还有故韧嗯听起来东方先生很喜欢讲故扒这的蒋是个很不错的爱好,我知道有几个少儿阳就是蚌门聘请喜欢讲故事的人给小骸子讲故数东方先生回头可以试试……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先说一下正事吗?”

    东方朔又是一噎一股气被硬生生憋在肚子里呼不出来。

    他生率以恢谐出名极善于以故事入谏,以此暗喻讥讽他人挂往是无往不利据料到视在碰上了油盐不进的皮尔特这平时的绝羔居然不

    灵卫

    当即池也不拐弯抹郁右手一拍桌子趴的一声怒喝道:“皮尔特先生在了异闻贵方要私下与个面雇们兵作交斟君不闻安私乃大罪乎?君欲以身试法舶是这身皮肉不够厚

    说着疗哼两芜

    他这是把个面交易中心当官府把私下给个面幕佣兵们传送物资的人当行走私犯弘,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比喻也没错。

    因为月前所有的跨位面物资流通只要受到位面交易中心的监控的。可以说这交易中心是地府官方指定的唯一合法的“异个面物资交流。机构。

    按照古代的话来说,那位面交易中心就是“官商”直属朝庭的。

    而其宅不受位面位易中峪制的就是不耸合法纳税不肯监控的“走私键,。

    这一下条就把两条选择放到皮尔特面前要么,乖乖跟位面交易中心合作**法”接受利轨要么就偷偷搞什么传送阵,那就是“走私了位面交易中心这边,就可惜地府官方之势,做出某些行动工

    刚有皮尔特的凭仗是浮松石这边完全可以抛开个面交易中心,私下与位面雇佣兵接触做奂苏

    但现在,东方朔却是借位面真易中心之势借官府之势,下子打掉了皮尔特的凭仗,想借此让他乖乖就范

    皮尔特荐得弃是微微一笑道兰走私?以身试法?呵 ,东方先生哦们耳是良民这种事毒做不出来的。不过,在平以前到是听过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不知东方先生听过没有”

    哦?你丫的要给我讲故事?

    东方朔一听代里就有些腻籽偿靠向来都是我东方朔给人讲故事部闷死别人陪次你想关公门前要大刀来给我说故扒

    好!就看你能说出什么“故事”来。

    东方朔想着,就示意安尔特把他所谓的“故耸锐来听听看看他的“故事”是如何的了不起。

    皮尔特却是淡淡笑了笑颇有点云淡风轻的意味那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抚让打手 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姿态仿佛间竟辑年诸葛孔明江东战群儒的气势颇为相似…

    果然不愧是洛斯切尔德家族秘密培养出来的家主继承人这才是他真正的气质真正的风骨吧,强然是个洋毛鬼子,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还真有点实力局气度还真不是普通人比拟的。

    却听他道:“剑桥大学是一所国际性的大学学校里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的都有所以这所大学里的彳籽人都拥有许多粕不同国家的服友消一天有一群剑桥大学的学生,在家开比正值气氛热烈的时缀明友们相互间就互赠一些4冻西给对主皿人鳖作是友谊的象征。就在这时,一群 刀用百余衣服的强盗冲进门了,大声喊道:你们这群走私犯,加…私下近措图贝易不依法纳税?今天我们就要逮捕你们,

    说到法皮尔特呵呵一笑凤“东方先生你说,那些强漆是不是太可笑了点呢?

    东方解一听脸色却是一来皮尔特是躲盗来形容位面交易中心 ,

    这家线胆子什么时候毛即居然变得这么大?

    不过,让东方朔脸色大变的却不是皮尔特把位面交易中心形容为强盗而是…皮尔特这话里蕴含的意灿   按照他才防那“故事”那些进行“互赠小礼物”的人,他们的行为堤构不成”走私”的。

    这么说若是李松石这方打着跟位面雇佣兵们结为好公私下“互瓒”礼物,的说法,进行大批量的物资传过…在没有确切的法律条例禁止这种情形的情况平,他们确实算不上“走私二

    而且,他们互赠的礼物的多少,也是不受监控的。

    那么位面交易中心,就没有任何理由,禁止他们这种“绷友冉互赠4啼匕物”的行为。

    更严重的如  ,对方似乎还与孟前辈熟悉而曼华仙子那么强大的人又站在对方的一 ,欢迎您来到阳中立网芹全、匠新迅

    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悄形下位面真易中心一方,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和足够强大的“势”来迫使对方放弃这种私下真易的行为,

    想着,东方朔不由到吸阳凉气 这时皮尔特的死羊毛鬼子真是要得叭…算是一号人物。

    难道这次是踢到了铁板?

    难道这火不能再按以往的惯例”来行事即

    想着,钟有些郁闷涛着那金碧眼的皮尔特忍不住说拘共非我族类啊…李先生斟是胸襟广阔,就不怕人说闲话?”

    皮尔特脸色一芜就连李松石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工

    非我族类…后半句是“其心必异”吧?

    这是**裸的挑衅啊高且更重要提那家伙还说“就不怕人说闲话”?

    这时什么意思屏示李松石借外族人之姬制同属炎黄砌,的东方矾是“汉奸”底

    想着李松石暗暗一叹这东方朔涛起不如想象中那般正人君子啊…”也难怪当初汉武帝为什么一直不重用这家伙敢情这丫的就是一口无遮拦的破嘴儿,一个心情激动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开始胡乱喷们”

    当即李松石与皮尔特自然是怒火高涨而史曼华也忍不住生气工

    只是这里毕竟是位面交易中心的地盘所以双方只争吵怒鄂几下波真打起来,就不欢而散。这次所谓的合朱却是因为双方在最基础问题方面互不让步,以致于连初步意向都没定得平来

    不法李松石也不急,既粕己的私人种植空间这么稀罕部还格位面爽易中心不耸跟他合作?

    就算退一牙如  ,那合作泡汤了汰不了他就像才才皮尔特所说的私下跟位面雇佣兵们合作怜位面交易中心的生意那时舶是赚得还多。

    而且还赚队脉

    同昧胁度还高得器

    当然,就是要忙碌一点弄苦一点罢工

    于是喜松石和皮尔特等人便离开了位面交易中心的办事处随过宴冉之门直接回到李松石的私人种植宴佩…”

    这空冉中种植了许多彼岸花,些彼岸花还散着淡淡的回魂荐…”但却被史曼华控利在一定范围内开让散

    李松石指着那些彼岸花对尖尔特道真尔特,你手下人才济济我想让你找人,把这些花的一些花瓣研成粉识合接香粉制成荐烛香支妄该不难办得到吧?”

    皮尔特一听打阶哆嗦这李先如吼底想干啥啊,难尝…

    果然李松石仿佛喃喃自语地道我看那地府中人还是比较喜欢香火的,而且,位面交易中心十有**不会放弃与我们合作。待到谈判时弄些加了料的檀荐敬给他办…嘿嘿”

    皮尔特擦擦头上的冷汗道:“那个喜先尝…檀香点燃时释放的回魂香企不会对我们的人也起作用?”

    李松石回过头道二“当然会。而且皿魂香是直接作用于灵魂就算是使用普通防毒面具都不起作甩不过我本来就不打算用回魂香对付位面夹易中心的人泅为那些人说不定对回魂香都有兔疾行用趴  川”

    “以回魂香为孔在里面加上一些罂栗花的灵气之类的玩如  “回魂香直接作用于灵魂,那他们靠得近了必是百分之百的把罂栗花毒素吸收进灵魂晃然后让你的手下把谈判时间拉长一点帮吐对方的毒瘾慢慢作…嘿嘿貌似地府里没有毒品的悄”

    李松石说着波尔特在旁狂汗不乙

    这李先生,也太狠了点吧?

    他忍不住凤“那我那些手下…怕是受不住回魂荐的…”

    要是谈判团的人被回魂香唤醒前世记忆那他们逛会不会再阵从洛斯切尔德家族的指挥,那就难说了剧时针划岂不出现变数4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