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四十五章 李松石的变异(中)

第两百四十五章 李松石的变异(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掼雨心泣心里很是纠结,既恨不得想转身就老,却叉芯”不听听李松石的解释,那心里,总是有着一丝幻想与期盼:希望能从李松石的话里,听到一些让她心情好一点的消息。()()

    这时,李松石走了过来,顿了顿,才道:“雨心妹妹,今夭白天那事,其实是不关……呃,是这样的

    李松石说着,就把白事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包括自己不小心抽了枝烟,包括那烟里被加了料  还包括池淑瑶把他带到床上的事

    当然,他的说法比较委婉,没敢直接在这解释的过程中,又把他和池淑瑶上床的事给再说一骗。

    而且,最后灵光一闪,还道:“今天我网晕迷的时候,先是青青见到我的,那时生的事,她应该明白,雨心妹妹你要是不信,我们可以去问问她。”

    梅雨心听了,心里郁闷稍解,但,对于李松石今天不小心当面骗了她,说是与池淑瑶一同去游泳的事,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李松石和池淑瑶生的事,她可以谅解。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说开,过一段时间气也就消了。

    但问题是:最可恶的,她的石哥哥今天居然当着她的面撒谎”

    记得,以前,石哥哥几乎都不曾对她说过假话的啊。

    就这点,让她很是伤心。

    而且,,还有刚才那个电话,,

    想着,梅雨心就沉默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纠结感,好像什么东西堵在心口,很是不舒服。

    李松石在旁看着她沉默,心里也是焦急,暗想:雨心妹妹,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于是,悄悄地在那打量梅雨心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梅雨心有道:“石哥哥向来不会骗我,你说的,我是相信的,不用问青青妹妹,”

    李松石听得一喜,正想说:这么说打手 你是原谅我了?

    可是,这时,梅雨心却又说了一句:“不过,刚才那电话”石哥哥你明天,打算是带牡丹姐姐回家去吗?”

    李松石一听,感觉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这个”这可是个大难题啊。

    该怎么回答?

    没见过牡丹妹妹之前,他根本就说不出个答案。

    要说带牡丹妹妹回家那牡丹妹妹要是不答应咋办?而且,还有可能会让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更伤心生气。

    而若说不带牡丹妹妹回家”那要是牡丹妹妹听到了这回事,怕是十有**是要生气的。

    唉,难办啊。

    难道说要问过牡丹妹妹的意思?

    那”雨心妹妹心里肯定会想:“石哥哥这么重视牡丹姐姐,什么都要问她的意思,听她的话,相比起来,我”

    雨心妹妹心里一旦这么想,那以后想改变她的想法怕是更难。李家人,岂不是更要找块石头撞死算了?

    郁闷啊,头痛啊。

    李松石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之后,他也是迷迷糊糊的,不知怎么的,就跟雨心妹妹分开了。

    算是不欢而散吧。

    雨心妹妹自回房,他则不知所往地在周围走着。

    心里,很是烦乱。

    不知过了多久,才突然想到:牡丹妹妹  ,

    刚才老爸老妈在电话里说,要带牡丹妹妹回去过节的,这”怕是要问问牡丹妹妹的意思才行。

    想着,就在周围找起白牡丹来。

    可是,整个李宅周围,都没有白牡丹的身影。

    凭李松石现在对灵气的控制能力,很清楚地感应到,这房子附近,并没有特别强烈的牡丹花灵气凝聚的迹像,说明,牡丹妹妹不在附近”

    那”…应该就是在私人种植空间要了。

    李松石穿过空间门,进入了私人种植空间,在那空间附近可视的土地上,也没现牡丹妹妹的身影。

    最后,却是灵光一闪,想起那一天晚上,与牡丹妹妹在那雪山顶上看流星雨,他曾对她信誓旦旦地说了许多甜言蜜语。那她,会不会就在”

    想着,李松石直接去到大雪山。

    那雪山顶上,立着一个白衣如雪的年轻美丽女子。

    周围冷风吹着雪花,嗖嗖地从她身边吹过。

    许多白花花的雪片,轻轻松在她的身上,堆积了起来。

    那身影,在这雪夜之中,显得是如此的孤单。[][]

    她虽然身穿白色,却与周围一片雪白的景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李松石看得,就感到一种莫明的心痛,快步走了过去,右手一挥,一股红莲业火将两人团团笼罩住,驱散了寒气。

    白牡丹回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李松石。

    李松石也没有出声,只静静地看着她,好一会,才伸手,温柔地帮她把身上的雪花拍落。

    “牡丹妹妹,这儿天气太冷,你要过来,怎么不让我陪着呢?冷坏了怎么办?”

    白牡丹回过头,望着远方,透过座座雪山,视线穿过的空间的边缘,只望着那空间外黑漆漆的一片”

    两只美丽的眼睛,微微有些失神。

    那平常雍荣淡定的美丽脸庞上,也带着淡淡的酸楚愁绪。

    她道:“你有你的雨心妹妹陪着,,哪有空”哪有空来陪我?”

    说着说着,两行清泪,竟不争气地从美丽的眼睛里溢出,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滴到地上,渊七了地面的冰雪”

    但她,却是有些许倔犟地将头面向另一边,不肯把头转过来,怕让李松石用叮肥响脆弱,,

    可是,如今的李松石何等的敏感?又岂会不知她流泪了呢?

    花仙子”本是灵气凝聚而成。

    可是,,现在,却落泪乒  ,

    而且还是牡丹妹妹,这平常很能控制自己感情的花仙子  ,摔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想着。看着,李松石一阵心痛。

    不由得,伸出右手,想要帮她拭去眼角的泪。

    可是,牡丹妹妹却是有些倔地别了一下小脸,避开了李松石的手指”

    李松石怔了怔,好一会,才道:“对不起”

    “你就只会说对不起么?”白牡丹回过头来,定定地看着李松石。

    那脸上,仍挂着泪痕”

    李松石微微一叹,道:“牡丹妹妹”明天是中伙,我带你回家,见见我的父母,陪他们过节,好不好”

    白牡丹芳心微微一颤,惊讶得小嘴有些微张。

    李松石现在说要带她回家”那里面,蕴含的,可不仅止是带着回家转一圈这么简单的意思啊。

    在这种时刻,说出这样的话,那是不是代表着,这次见他的父母,是”是”蕴含着,另一种意义的见面呢?

    她的芳心。有些剧烈的跳动了。

    不知李松石这话是不是失言,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误会。

    反正,这心里,是有些激动。

    但,这激动,却只是一瞬间,她就平静下来了,问:“那雨心妹妹怎么办?”

    李松石一听,心里一颤。

    牡丹妹妹两次提到雨心妹妹,,

    这说明,她应该是已经知道,李松石跟梅雨心所生了的事的。

    白天。他与池淑瑶几近全身**地抱在一起,还当着她的面接吻这牡丹妹妹虽然生气,但看起来,最让她介意的,却不是淑瑶妹妹啊。

    她所介意所生气的,居然是那雨心妹妹?

    李松石惊讶着。

    但细细一想,又觉得有道理。

    李松石待雨心妹妹如何,而雨心妹妹待李松石如何,这事明眼人都看在眼里。

    而淑瑶妹妹的禀性如何,明眼人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牡丹妹妹虽然有点生气今天李松石和淑瑶妹妹之间生的事,但却不会吃醋,不会伤心。

    可是。她却对李松石和梅雨心之间的事,吃醋,伤心了。

    其中区别,不过是一个有心,有情,另一个是无心失之

    牡丹妹妹是聪明的女子,所以能清楚其中的区别,能一眼就辨别得出其中的差异,知道哪件事更为重要”

    这两天,她因为雨心妹妹的事,就一直等着李松石的解释,可是,这解释没等到。却见到了白天那一幕让人生气的场景

    这,才让这位牡丹仙子忍不住失态的啊。

    现在,她问到雨心妹妹的事,李松石顿时就愣住了。

    这是”牡丹妹妹让他表态吗?

    这是。牡丹妹妹想让他选择其中一个吗?

    李松石犹豫着。

    该怎么回答?

    说是只要牡丹妹妹?

    那,牡丹妹妹会怎么想?

    她心中,定会在想:“大哥今天能为我放弃雨心妹妹,也太过无情无义,会不会,有一天,他为别人放弃我呢?”

    这样的男人,太没有安全感了,女孩子会喜欢?

    而若是李松石说他只要雨心妹妹,要对她负责

    呃,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句,这样的话,是不会从正常人嘴里说出来的。

    只要李家人没进精神病院让人研究的打算,断不会在牡丹妹妹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而若说两个都要,,

    李松石的皮现在还没那么厚,他也担心,牡丹妹妹会不会直接给他一个巴掌。

    唉”难办悄,,

    李松石嗫嗫地。说不出话来。

    白牡丹见到他的神色,凄然一笑,却未多说什么,素手轻扬,开了道空间门,回到了李宅后面的花园中。

    空间门合上了,李松石呆呆地,一直想叫住白牡丹,都没叫得出来。

    “那雨心妹妹怎么办?。

    “我与她,你选谁?”

    这样的问题,他一天答不出,一天都没没有底气能直接面对牡丹妹妹啊。

    看着那双美丽而清澈的眼神,李松石”害怕自己会抬不起头。

    愣愣地,李松石在山上又呆了好一会,才迷迷糊糊地回到了李宅中。

    此时,夜色渐浓了。

    但是,他却把自己的身体丢到床上,就那么仰躺着,一动也不动。

    过了片刻,外面月华渐升,渐渐升到了半空。

    冰冷清冷的月色,从窗外照入,将李松石躺在床上的影子映到了地上。

    显得,”是那么的孤单,清冷。

    如此,又不知过了多久。

    李松石觉得夜渐深了。

    忽而,门口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郸  !

    李松石讶然,下意识地抬起头望向门口。

    此时。他心里仍想着牡丹妹妹与雨心妹妹的事,所以眼神有些茫然”

    就那么呆呆地望着门,也没出声。

    只听敲门声又敲响了两下,门外便传来一个嘀咕声:“石哥哥,睡着了吗?快开门呀”

    话声一落,门口便砰的一声响,门外露出一张很清秀。带着些许调皮之色的脸庞。

    却是那原弃青。

    青青这丫头双手捧着碗,碗里装着一些汤”曰肴腾腾的热与,而右脚,却是高高抬起不用想了,这丫头才才定是用脚踹门了。

    李松石见状,有些讶然,正想说话,就听青青叫道:“石哥哥,快……快起来了,吃夜宵

    说着,眼睛望着李松石,脸带着笑意,就那么疾步走上前。

    却不料,右脚居然在门口处一绊,那身子顿时猛地往前一栽

    小心!!”

    李松石吓了一跳,右手挥出一股灵气,将那碗和原青青分别托住,有点胆战心惊地道:“青青,走路小心点啊。”

    青青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道:“人家很小心的啦。”

    “小心还会跌倒?”

    “人家若是不装着跌倒,石哥哥你怎么舍得从床上爬起来啊。”

    …装着跌倒?

    李松石苦笑无语了。

    “好了,石哥哥,先把这碗汤喝了再说吧,这可是专门给你炖的”啊小心点。很烫的哦。”

    青青说着。把那汤碗送到李松石手边。

    李松石接过,现那汤碗里散出浓浓的鸡汤味,气味很是熟悉,就疑惑了:“这鸡汤

    “这鸡汤是飘零姐姐煮的,刚才,我突然想到石哥哥你晚饭定是没吃好,所以就跟飘零姐姐说了一下,她就把雪山脚下冰冻的鸡肉取来,给石哥哥你煮汤喝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却不肯捧过来”

    雪山脚下,,

    嗯,私人空间里的雪山是很冰的,可以当今天然的冰库,用来冰冻食物很不错。

    可问题是……

    那冰冻食物的地方,却是雪山脚下一处冰窟,那里  好像正好是在上回李松石和牡丹妹妹看流星雨那座山的脚下”

    如果。如果刚才飘零妹妹去雪山那取鸡肉。

    那她会不会听到了他和牡丹妹妹的话”

    李松石想着,微微有些失神了。

    愣愣地看着手中的鸡汤,良久,才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石哥哥,莫非今晚这鸡汤,做得不好吗?是不是不好喝啊?”

    “哦……没有,我试试

    李松石说着,用汤匙勺了一勺,放到嘴里”

    好浓的鸡肉香味。

    可是……

    好苦。

    好咸。

    还很酸!!

    这鸡汤里,盐放得太多了,而且。好像还放了食醋

    这是飘零妹妹煮出来的吗?

    她的厨艺,不至于这么差吧?

    李松石讶异地,忍不住问了青青。

    青青很确定地说:“是飘零姐姐煮的,因为我担心我煮的不好吃,石哥哥吃不下,”

    的确。花仙子不吃凡间烟火。这煮出来的东西好不好吃。自己是不懂的。所以想要学厨艺,很难很难”

    青青这丫头,就学不会。

    不过,难得这丫头今晚记着李松石吃不好,这倒让他心里有些小小的感动。

    只是。这碗汤”真是飘零妹妹的手艺?

    李松石心中更是讶异,有些不解。

    于是,忍不住又用汤匙勺了一下,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苦。

    有

    酸!!!

    还很涩!!

    味道跟前次喝起来是一样的,证明,味觉没出错,这鸡汤的确是又苦又咸,还酸溜溜的,,

    酸,酸溜溜的?!!

    想着,李松石隐约明白了点什么

    这是”飘零妹妹用汤的味道,来说明她的叫情吗?

    看着面前这碗汤,李松石苦笑了。

    牡丹妹妹和雨心妹妹的问题没考虑明白,现在  ,却是多了个不小心被忽略掉的飘零妹妹,

    以往只知死心眼爱着李松石,不求回报的飘零妹妹,现在也

    李松石微微摇头,感觉前途一片黑暗”

    窗外,那八月十四的月亮,高悬夜空。

    天边,一片乌云,渐渐飘到月亮下方,将那光,给全部遮住了。

    天地间,一片漆黑。

    只有凡间凡人的房子里,透出点点亮光。星星点点的,洗如天上露出来的稀疏星知  …

    此时,青青已被李松石打走了……

    本来她是要帮李家人按摩。却被拒绝,

    而那汤碗,却还留在床头。散着淡淡的热汽,以及浓郁的香气

    李松石就躺在床头,心里一时想着牡丹妹妹,一时想着雨心妹妹,偶尔,还不断闪过飘零妹妹的身影。

    脑海里,不断地想着这三位女子,,

    该做何选择?

    牡丹妹妹很好,李松石一直是想要娶她的。

    而雨心妹妹也很好,是青梅竹马,还生了关系

    而飘零妹妹,,

    唉李松石越想越觉得心烦,心神不宁,这心神越是不宁,思考时消耗的精神越厉害,人就越是容易疲倦。

    如此,直到半夜,哪怕是以李松石的精力,也是很困顿了。

    罢了。明天再想吧。

    李松石打算睡觉。

    但是,人虽然很困,却因为心事太重,而睡不着。

    这种情况下,心情烦闷的人,一般会想找个人来倾诉。一边倾诉一边喝酒,借酒浇愁。

    而若是找不到人倾诉,那则可能会独自喝闷酒,或是在喝酒的同时,顺便抽一点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