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四十九章 前世的记忆?!!!

第两百四十九章 前世的记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家伙的性格改变,怕是谁都能看得出了,哪怕是这家伙”如果他的记忆没有任何改变的话,怕也是知道自己的性格与以前不同的。

    果然不出所料。

    只见李松石轻轻一笑,道:“曼华姐姐和诸个妹妹或许不知道,自从我醒来过后,我就现,自己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好,头脑比以前清晰了许多,心里仿佛突然间就开窍了。想起以前的事  唉,我以前怎么那么愚昧呢?

    “诸位妹妹对我的心意,我心中是知道的,可是却犹豫不决,不仅害人又害己,何其之愚昧?

    “所以,我心里就决定,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个全新的自己,我要做个全新的李松石,”

    说着,目光凝视诸女:“诸位妹妹心中但凡有我的,我心中也喜欢诸位的,定会一视同仁,娶之为妻的,定不负诸位之情。而且,几位妹妹现在是姐妹,日后嫁与我,也仍是姐妹,这不是很好么?”

    李松石说着,诸个花仙子虽心性纯良,都忍不住暗骂无耻。

    以前的李松石,虽然有些优柔寡断,在感情上如同墙头草,害人又害己”

    但那时的李松石,众女都可以感觉得出,他是从内心深处,真正爱着牡丹妹妹,雨心妹妹,和飘零妹妹的

    而对青青,也是真真切切的兄妹关爱之情”

    对其它花仙子,也都抱着至诚之心,,

    但现在这家伙,”

    人虽没变,但给人的感觉,却不像是原来那个人了。

    这家伙看诸位姐妹,心中便只有占有欲。他所喜欢的,只是诸位花仙子的美貌,喜欢诸位花仙子的身体,对于她们的内心深处的细腻情感,和种种感觉感受,却是完全不理会。

    这样的李松石”哪怕他曾用血救活过诸位花仙子,花仙子们都忍不住感到不喜欢他,,

    这样的李松石”绝对绝对,不承认他是她们心目中的李大哥  ,

    这样想着,众女自然对李松石所谓的“全新的李松石”不感冒,对他所说的话,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还是喜欢以前的石哥哥”原青青说着。

    而池淑瑶,也不由得轻轻避开他的怪手。

    李松石觉众女的异样,不由得左右张望了下,问:“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得不对么?牡丹妹妹,雨心妹妹,还有飘零妹妹和淑瑶妹妹,你们都不是想嫁与我,与我一同相伴到天荒地老的么?现在,我要一起娶你们,大伙一直厮守在一起,不也是很好吗?这样,就不会有人伤心了。

    众女面面相觑,,

    就在这时,一道火红色的灵气喷涌而出,一下子将李松石团团笼罩住,眨眼间,这家伙就晕到在地上。

    众女见状吃惊,原青青更是急问:“曼华姐姐”你,你”石哥哥仙,”

    “没事,我只是把他弄晕了,”

    史曼华说着:“我想,大伙都不喜欢他这样的性格吧?而且,他每晕一次,醒起来之后,每次性格都会改变一下,难道你们就不想看看,他到底要变多少次性格才够吗?”

    众女愣了愣,却没说话了。

    史曼华刚才下手很有分寸,算准李松石体内的灵气含量,知道多大的力量能把他弄晕过去。而且有心算无心,实在是太容易碍手了。

    之后,走上前,右手点在他的人中处,,

    片刻,李松石又悠悠醒转。

    这家伙眨了眨迷蒙的眼睛,忽然左右张望一下,道:“这”这,我这是怎么了?”

    说着,从地上坐了起来。

    众女都没动,想看看李松石这次变了什么性格。

    这时,李松石看了看众女,有些吃惊:“曼华姐姐?还有各位妹妹,你们”你们怎么都围在这里?生了什么事吗?”

    青青在旁异得,问道:“石哥哥,刚才生了什么事,难道你都忘了?”

    刚才?!!

    李松石略一回想,突然脸刷地白:“难道难道我刚才梦见的事情是真的?”

    众女面面相觑”这家伙,居然记得刚才他做过的事情?

    这时,李松石脸色却是又红又白,苦笑地看着众女,片刻,叹了口气:“对不起,各位”刚才,我也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

    “我只是心情烦闷,喝了些酒,抽了枝烟”

    说到这,李松石神色怪异地看着谢紫董身边放着的那本书,脸色一阵尴尬:“那个”那个”也没想到神云那混蛋居然会在书上下药”

    “那,你知道自弓性格改变的事情了?”史曼华问。

    李松石有点尴尬地点点头。

    这性格改变”说到底,也不完全是改变。因为神云都在书上说了,每个人都拥有着全人类的全部性格,只不过大部份的性格特片是隐性的,而显性的性格特怔,却是唯一的。

    所以,大多数人的性格都显得比较单一。

    而李松石刚才所谓的性格改变,其实不过是他内心深处,灵魂深处的部份性格,从隐性变为显性而已。而他原来的显性性格,又隐藏起来罢了。

    但说到底,那些乱七八糟的古怪性格,所表现出来的,又何尝不是他内心深处,曾偶尔想过,却没敢做出来的事呢?

    只不过,那些事实在有些太离谱,做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他能有能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想法罢了。

    就好比很多男人,在海边见到沙滩美女,会忍

    甚至,心里头会忍不住冒出一些很邪恶的想法”人的内心,总会有些许阴暗的念头的。哪怕是佛陀,都不敢保证自己的念头全部是咙,明正大的。

    可是,正常人心里想着怎么怎么样,却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去做,表面上还很道貌岸然地跟那些美女打招呼。

    但要是性格突然改变,变成邪恶暴戾的性格,那说不定,就会当场把那沙滩美女给扛在肩上劫走,跑到某一个阴暗的角落,在那里强行把人家给圈圈叉叉了,,

    李松石刚才的情形与此类似,,

    而史曼华见识过的事情多,自然能看出来。而谢紫莹善察人心,知人性,也能知道其中的玄妙。

    李松石心虚,怕众女看出他心里面曾经有过的不良想法,就脸红耳赤了。

    此时,只尴尬地看着众女,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

    就在这时,史曼华突然问:“那,石弟弟,你现在,应该变回原来的性格了吧?”

    李松石怔了怔,微微点头:“这个”应该”大概,或许,是吧?。

    他自己也不敢肯定。

    因为,不论是变成什么样的性格,他李松石都还是原来的李松石。同样的肉身,同样的灵魂,同样的记忆,,

    性格不同,只不过对待问题时,潜意识中喜欢做出的选择方向不同罢了”

    史曼华点点头,又问:“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们也放心了。不过,刚才你性格改变时,好像说过你跟雨心妹妹生了关系  ”。

    话一说出来,李松石和梅雨心同时面红耳赤,梅雨心更是想直接跑出去了,不过,却是被谢紫董偷偷,拉着她不让离开。

    李松石嗫嗫了一会,看着娇羞满面的雨心妹妹,轻咳了一声,像是下定了决心,对梅雨心一本正经地道:“雨心妹妹”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而且,你也知道,其实我”我也是爱着你的”

    “那牡丹妹妹怎么办?”史曼华像是要快刀斩乱麻,直接把这问题问出来。

    李松石一怔,顿时哑口结舌,,

    好一会,看着白牡丹,他的目光中,满是怜爱浓浓的爱意从眼神中透出。

    随后,却又看向雨心妹妹,,

    视线在两女之间摇摆不定,许久,才不由唷然一声长叹,随手从旁边抄起酒瓶,一下子砸在自己脑袋上。

    砰的一声”李松石这家伙又晕了过去了。

    众女看得瞪目结舌,,

    这个,不子于如此吧?

    要在雨心妹妹和牡丹妹妹之间做个选择,难道会让他这样痛苦?

    时间,雨心妹妹和牡丹妹妹脸色都黯然了。

    紫黄妹妹却在旁劝道:“牡丹姐姐,雨心妹妹,别伤心。以前的大哥,是个有担当的人,虽然稍微稍微有点优柔寡断,但还不至于因为无法在你们之间做出抉择而敲晕自己刚才的大哥的性格,怕是那种柔弱得经不起打击就想自杀的人。你们想”以前的大哥。会是这样的吗?”

    两女听得,自下稍感安慰。

    是啊,刚才的石哥哥”不是“真正”的石哥哥”

    真正的石哥哥,所做出的选择,断然不会如此的。若是真正的石哥哥,他肯定能会做出不伤害到我们的选择的”

    梅雨心心里想着,但随即,又想到:可是,刚才的大哥性格虽然变了,但记忆却未变,难道,一直以来,在大哥心中,我与牡丹姐姐的份量,竟是如此不相上下么?

    梅雨心一时羞涩,一时又黯然。

    虽然一直知道她的石哥哥也爱着牡丹姐姐,但其实在她的内心深处,却是期盼着,自己在石哥哥的心中,所占据的份量,应该要比牡丹姐姐重一点才好”,

    但才网,,却是让她受打击了。

    而白牡丹心里,也是这般想。

    至于那风飘零,更是神色黯然:“刚才的石哥哥,都没看向我  ,莫非,在石哥哥心里,我的份量,一直都不如雨心姐姐和牡丹姐姐吗?”

    虽然这飘零妹妹向来自知讨好李松石,不在意对方是否在意自己。

    但随着时间的流转,她现自己越来越爱李松石了,是那种真正的爱,想要一直在一起,又想占有对方的心的那种爱”

    在日常生活的相处中,这种情,渐渐渗入了飘零妹妹的心中”根植于她的芳心里,生根芽,,

    所以,现在觉自己在石哥哥心中份量不重,便黯然神伤,心里酸溜溜的。

    不提众女心情各异,只见这次,又是史曼华上前,纤指点着李松石的人中,又将部份彼岸花灵气渡入他体内,震动他体内的灵气

    过得片刻,李松石果然再次醒转,,

    只是,这次又变成啥性格?

    众女心中各有担忧地看着李家人。

    这时,李家人伸手揉了揉脑袋,忽然看到面前的史曼华,顿时一怔:“姐姐

    刹那间,他眼中满是浓浓的关切之意,还有一点点孺慕之意,以及,深深的爱意,,

    看着,看着”

    看着史曼华,他眼中,渐渐涌起了泪水:“姐姐”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你”,受苦了,”

    史曼华一震,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满脸不敢置住地看着李松石。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看着那流泪的男子,史曼华不禁轻轻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忽然,李松石一下子扑上前来,抱住史曼华,胭她的怀里!,“姐姐,我好想你,一一,   史曼华娇躯一颤,身子稍微僵硬一下,随即就猛地推开了李松石,然后退开了好几步,满脸惊恐地盯着他:“不”不会的,你不是叶子,叶子,,叶子已经,,已经

    叶子?!!!

    这,这不可能吧?

    众女听得,同时震惊地看着史曼华和李松石,最后,目光久久停留在李松石身上,凝视着这个男子。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看着眼前这泪流满面的男子,看着他那眼中浓得化不开的深情,与那痴痴的目光,众人都惊呆了。

    这时,却见李松石凝神着史曼华,念道:“道之为物,无形而显于诸形,非物而形于诸物。天地之间,诸物芸芸,皆作无常,夫惟元,常,故能演化诸相;夫惟穷尽诸相,故能载道。是以,道以无常为常。以始作因,以“的,作果,周而且全,往复不息,以藏终

    李松石缓缓着念诵一篇博大精深,却又略显艰深晦涩的经文。

    众女听得有些模糊,史曼华却是脸色骤变,满脸不可思义地盯着李松石。

    好一会儿,李松石停止了念诵,只定定地看着她,目中柔情似水,绵绵不绝。

    史曼华咬着红艳的下唇:“是”是《造化玉联》总纲?!!”

    造化玉楼?!!!!

    众女面面相觑,她们最近曾接触过一些民间神话,当然清楚这是啥玩意。

    只是,这东西,真的存在?

    白牡丹却在旁喃喃道:“听曼华姐姐说,叶子那笔记,被后人称为,造化笔录”其总纲事先被撕去,只有她与叶子见过,莫非。这造化笔录竟与《造化玉楼》有何关连?”

    这时,只见李松石点点头:“没错,便是当年那份笔记,只有我与你见过开篇总纲,还被我亲手撕掉的”现在流传于世的,仅是不全的残篇  ”

    众女一听,不由得出“丝”的倒吸凉气的声音。

    她们吃惊的不是那造化玉牌的来历,也不是当年那叶子居然如此牛叉”

    身为女性,她们更关心的是”眼前这李松石”他,他居然懂得只有史叶云和史曼华知道的经文,而且,他刚才还叫史曼华做姐姐,还对着史曼华流露出那样的眼神”,

    难 ”难道,他竟然,竟然,,

    众女心中都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只是,不是说史叶云已经是魂飞魄散了吗?

    就算没有魂飞魄散,他要转世为李松石,那也早就该记起史曼华了,现在怎么会”,

    众女一时间,都是面面相觑。

    而史曼华,也是满脸不敢置信,盯着李松石:“你”你是叶子?”

    李松石脸上带着淡淡的苦笑,很苦涩很苦涩,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又说了句:“所谓人伦,不过维系人道运转,若我等皆脱人道,或为仙,或为神,凡间俗世之血缘,焉可阻挡我们之间的情?姐姐不见那伏羲女娲,身为兄妹,也可结为夫妻的么?”

    史曼华一震,神色更是骇然,这话,当年是叶子当着她一人的面说的,当时有叶子在,所以当时的话绝对不可能泄露出去的,如果这李松石不是叶子,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可是,如果说这李松石是叶子,,

    那她,那她以前,为什么没有感觉出来呢?

    要知道,她和叶子,可不仅止是姐弟,不仅是产生了不伦之恋。更重要的是”哪怕叶子轮回转世千百载,哪怕叶子的灵魂变化再大,她也能在第一眼认出,第一眼就感应出来的。

    为何,,之前一直都无法感应得到?

    史曼华心里念头乱窜,种种念头,种种情绪,纷涌而来。或是激动,或是疑惑,或喜或惧,或是迷茫,不一而足。

    因此,她只是呆呆地,就那么定定地看着李松石,完全没有反应。

    而李松石,则是紧紧地盯着她,道:“这是”当初对你说的话。而你,当时则说:“伏羲女娼为夫妻,皆因当时人伦未定。

    此时人伦既定,我们岂能乱之?否则如何面对世人目光?哪怕日后万一能脱人道,为仙为神,也是不行。因为我等本心本是人心,再修炼,再脱,本心也是不变的,人道的总总约束束缚,总在心中,总在灵魂深处,若是违逆伦常,便是违逆本心,心性不进,又如何谈论脱?所以,姐弟不伦,总是不可”。

    李松石说着,史曼华眼中渐渐涌出了泪水。

    两行清泪,从她眼角滑落,顺着两侧脸庞,流到下巴,滴落到地面。

    而史曼华的眼神,也渐渐变了。

    往昔那眉间的愁绪消失了,眸中的温柔之间,渐渐化作浓浓深情,以及一种,说不出的,藏得很深很深,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感情”

    “叶子”,叶子”

    史曼华哭着,终于忍不住,扑上前,将李松石紧紧地抱住

    比:李松石真的是叶子的转世吗?呵呵,作者保证,绝对绝对不是。可是,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裂魂散回魂香中寄魂石粉末作之后知道那么多东东的呢?

    嗯,读看中有没有喜欢专门猜剧情的啊?若是猜对了,悬赏书评处,有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