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六十八章 赏月

第两百六十八章 赏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众女面面相觑,相对苦笑。

    的确,李松石说得有点道理。人不永恒,其情焉能永恒?

    若逢无常来到之日,那往昔柔情蜜意,也不过是妄作画饼,一朝空亡。

    那情,再真,也将作虚幻。

    只是”永恒啊。世间,真有永恒存在吗?

    古往令人,求道之人,数不胜数。真能得道的,几人?

    虽然说,花仙子若渡过情劫,应该能得永恒的,但时这点,就连白牡丹,都不抱多少幻想,毕竟花仙子的情劫,太难渡了。

    所以,众女忍不住心中在想:她们的石哥哥”莫非是性情又变,变得只喜求道,不喜世俗男女之情了吗?

    这时,却听到李松石沉声道:“你们也知道,那史叶云的记忆,是藏在我的灵魂中的,如今,我已能从那记忆里得了不少益处。就连那造化秘录的总纲,全本,我都记下了,”

    众女一听,同时一喜,又是一惊。

    喜的是,传说中的史叶云无比强大,那造化秘录更是极其逆天,李松石若能学会,说不定还真能让他的到那所谓的“永恒”。

    而惊的是”李松石会不会受到史叶云的记忆的影响?日后”还会待诸位妹妹好吗?

    李松石又道:“那造化秘录。虽然我现在仍参悟不透,但却也大概了解了求取永恒的法门。若是我与诸位妹妹都能达到那不死不灭的境界。那时,再谈那情情爱爱,不是更好么?”

    说着,看着那三女,道:“如今,让我真从你们中选一个,我选不出。舍弃谁,我都会于心不安。而要让我三个都要,姑且不论三位妹妹心里是否舒服,单说那永恒之情,就如同修道之人寄托执念,如同花仙子渡情劫时寄托的情意,寄托的执念。试问,一份执念,如何能同时寄托于三人身上?

    “老君云:一阴一阳之谓道。那一阳而三阴,成就的就不是太极。不完美了。  焉可永恒?!”

    若是同时取三女,必安只会将心意,执念,都寄托在一女身上。那女子,才是他的挚爱,才是爱人。而其它两人,却只是“女人”罢了。

    哪怕是古封建时代,上至帝王,下至黎民,正妻,也都仅有一个的”

    如此,对其它人而言,何其残忍?

    这事,李松石是断然不为的。

    想着,匆匆吃了饭。

    而三女,却是沉默不语。

    女人的想法,大都是感性的。

    哪个女子,不曾幻想过一次轰轰烈烈的爱情?

    只是,那种爱情,往往就像流星一般,虽能在一瞬间绽放出光耀千古的璀璨,但却也只有一刹那的辉煌,之后便是无边的沉寂。

    可是,世人往往只想到那一刹那的辉煌,而不会想到之后的无边沉寂。

    在李松石说要永恒之前,她们想要的,说不定还真只想要得到那一刹那的美丽,说不定”里还会想:只要爱情之花,能曾经绽放出那一刹那的美丽,那便心满意足了。

    只要他的心中,曾经只有我一人,那便满足,死也甘心了。

    这便是所谓的“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只是,这种想法,是正确的吗?如此,真能让人满足吗?

    不,绝对不会满足的。

    很多事情都是看起来美丽,但真正生在自己身上时,却是一点都不美。

    试想想,那流星般的璀璨爱情持续了一年,十年,或是百年若干年之间,李家人只与其中一位花仙子相好,日日夜夜朝夕相对,柔情蜜意,岁岁不改。而若干年之后。那花仙子便死去,而李家人则换过另一位花仙子,将之拥入怀中。相亲相爱,心中只有那人,而早已忘却前面一人,只与另一人相好,,

    这结局,她们真能接受得了吗?

    凡世之人,百年”已是一辈子。百年好合,已是最好的祝福。

    可是,对于花仙子,对于李松石来说,喜欢上这种刹那芳华,却如同喜欢上毒药。

    所谓的刹那芳华,便胜却永恒的说法,只不过是那些求不得永恒的人。自我安慰的想法罢了。

    人的**是无穷尽的。()()

    不,应该说,生命体的**,是无穷尽的。

    能有一年的幸福,会想十年。能的十年幸福,会想百年,能想百年幸福,会想千年,万年,,

    若有万年幸福,到时必定会想要永生永世的幸福。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若未证得大道,人人随时都会有灰飞湮灭的可能。

    而人与人之间,相处得越久,那感情不是越浓,就是变得越淡。

    百年,千年,万年的相处,一旦其中一人死去,另一人,怕是要相。

    那情,曾经的一切,都将化为尘土。

    曾经的爱,也不过一场笑话罢了。

    如此,还不如今就证个永恒,,

    眨:今日特累,精神都不集中。这段东东解释得都不够通俗易懂了。望见谅,,

    李松石把自己的想法说与三女听。

    三女面面相觑。觉得他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可是,没能把石哥哥的心意定下,总是觉得有些不甘啊。

    内心深处,总仍觉得,先将石哥哥的心意定下,那时才求个永恒,才是心安。

    可是,毕竟现在是一颗心难分四一不,而李松石叉决意凡下,二女心中有些幽怨,却也都以,心言

    不论是李松石下了什么决定,她们心里,大都是会支持的。

    “既然他要寻求永恒,那我便陪着他,与他一同追寻就走了

    这是三女的共同心声。

    这三女,虽然是不满意李松石的“花心。”也想着李松石当真从她们中选出一个。但同时,也是害怕李松石真的就选了一个,而弃她于不顾的。

    况且,花仙子受李松石救命之恩。以及她们生性对情之一字的痴,就不用再多说了。而梅雨心,今生今世,却也只爱过一人,而心性保守的她,还与他生了关系,都把自己当作了他的人了。

    所以,即便李松石真只选了其中一个,那另外两人,又岂会真放的下他?只后,怕也仍然是纠缠不清。

    不论他选了谁,那结果都会一样。另外两斤”虽心里哀怨,伤心,却都会无悔地跟着,愿意默默伴在他身边的。

    而以她们间的情份,以她们那善良的心性,哪怕是自己被李松石选中,而另外的两女仍跟在李松石身侧,她们都会狠不下心来赶人”

    对这点,李松石如今看得通透,于是,也就没真做出选择。

    如此,三女对他的选择都不大满意,但也暗暗松了口气。

    同时,也隐隐有些明白,在李松石追求永恒的道路上,她们,都会是他的臂助”而且,也可能会是竞争对手啊”

    却说,晚饭过后,李松石以带着两女出去游玩为由,离开了家。

    出了门,却是通过空间门,一同进到那私人种植空间里,只把那两只小龙和小白猫丢在家中。

    此时,众女的“空间次高管权限”已经取消,不能随意离开私人空间。跑出去玩了。但,仍能随时随地打开空间门进入”

    至于那两只打手 白猫,却是在三者同时同意的情形下,才能打开空间门一瞬间的权限。

    毕竟,空间门随意打开,不是什么好事 从理论上来说,李松石虽能阻止任何没经他同意的人进入这空间。但在空间门打开的情形下。像太上老君那种牛人,想要进入,还是不太困难的。

    所以,为了众人的安全,那几只小家伙,可不能让它们随意开门。而为了父母的安全,那几只小家伙。却又须呆在李松石父母身旁,暗中充当保镖。

    四人一同回到私人种植空间。

    此时,却已经是八月十五的夜晚了。

    李松石玄意在头顶两米高的地方开了一个空间门,与落花村李宅楼顶上空相接。

    那月光,便洒落了下来。

    抬头仰望,便与呆在人间一般。

    那天上的明月,那隐退的星辰

    夜,很宁静。

    月,很明亮。

    李松石等人摆了桌椅,立了香案。又布设月饼瓜果等物,一齐祭拜月亮,一同赏月。

    而诸个花仙子,却是采来灵气浓郁的鲜花,布色于香案之前。

    袅袅灵气凝聚一束,缓缓升腾,直至高空。

    李松石等人,仍寻来一些椅子。坐于桌案前,那般静静地坐着,望着。

    气氛宁静,详和。

    众女都是很安静,唯独原青青。左右张望着,忽道:“石哥哥,这样坐着,好无聊啊。

    不如,找些有趣的事来做做吧。”

    有趣的事?!!

    李松石本来正在月下静静沉思。忽然被她的话打断了思绪,就笑了笑,问:“什么有趣的事?”

    原青青想了想,拍手道:“啊,不如,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捉,,捉迷藏?

    李松石瀑汗,看看众女,便摇摇头:“不用了吧?都长这么大了,还玩捉迷藏

    “那,不玩捉迷藏啊,玩什么好呢?”

    原青青嘀咕着小指头顶在小嘴下方,嘟着小嘴,皱了眉头好一会。那双黑溜溜的眼睛一亮:“那不如,我们来说鬼故事?”

    鬼故事,”

    李松石苦笑。

    看了看周围的诸位花仙子妹妹。又是不禁摇了摇头。

    若说陪着一般的美丽女子,在夜里。那说说鬼故事,到是一个好主意。或者,看看恐怖片,也是不错。

    那时,那女子便可以找个借口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扑到男子的怀里。而男的,也可以趁机吃一吃豆腐了。

    只是,现在,周围的妹妹实在是多了点啊。

    而且,李松石连地府都去过几次了打手 那鬼故事说起来,还会害怕吗?

    诸位花仙子妹妹也都不是常人,鬼故事能吓得了吗?

    要说害怕,只有雨心妹妹有可能害怕吧?

    可是,这么多女孩子当中,只让她一人吓到,那”那岂不是故意让她丢脸?

    所以,此事断然不可。

    李松石正摇头着,青青这丫头有些不满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做什么才好呢?石哥哥”石哥哥”快想想办法嘛,这样坐着。好无聊啊。”

    说着,猛抓着李松石的肩头猛晃着。

    李松石苦笑,刚想说:不如上上网吧?

    就在这时,那池淑瑶妹妹却突然道:“不如,我们来唱唱歌,跳跳舞?”

    唱歌?

    跳舞?!!

    众女面面相觑。

    诚然,诸位花仙子,大都是天香国色,绝色天香。

    即便是

    “   火一不举的飘零妹妹,在如今灵与渐足的情形下,也变得比啊”引集了。

    加上身体散的灵气,那便有一种凡脱俗的气质,与众不同。

    哪怕是在万千上万的人间绝色当中,飘零妹妹往当中那么一站,那也是最容易引人注目的。

    毕竟,那气质,远乎众人。

    而其它花仙子,那便更不用说了。

    就连那雨心妹妹,如今身体有了花之灵气环绕,也不逊色于任何一位姐妹。

    所以,以妇们的天姿,若是跳起舞来,肯定是美得不可思议。

    花仙子,体态娇柔,相貌倾城。气质无双。兼且身轻体健。那舞肢中种种不耳思议的姿势动作,种种轻盈的跃动,花仙子们都能做到最好。做到令普通人不敢想象的优美程度。

    她们若跳起来,想必可以称的上是仙舞了,非世间能有。

    而她们的声音,那嗓音,那音质。却也都是无比的优美动听。若真唱起来,却是比世间任何一位女歌星都要动听。

    其音只应天上有,人间世俗岂堪闻?

    以夭簌形容,怕是不以为过的。

    可是,问题是凡间女子学舞,学唱,大抵是为取悦他人,为展现自身。

    然而,花仙子是何等身份,用的着向凡间之人展现自身?用得着以舞肢和唱曲去取悦他人?

    所以,可想而知的是,那诸位花仙子,又怎么会唱歌,怎么会跳舞呢?

    就连那只是花仙子转世的雨心妹妹,也都不懂这些玩意啊。

    雨心妹妹很害羞,以前一直以自己脸上的胎记为丑。不敢去学舞蹈的。唱歌,却是自个听着听着,关在房间里吭吭,不敢放开喉咙唱。

    此时,让她跳,断然跳不出。让她唱,那是没勇气,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会唱了。

    所以,众女都不吱声了。

    这时,原青青却拍着小手,道:“不如,让石哥哥唱一支歌,跳上一曲,如何?”

    李松石大圃:“青青别胡说。我哪会唱?更不会跳”

    “是吗?可是,石哥哥,我记的。你以前洗澡的时候,好像唱过。

    李松石听得暴汗。

    男生洗澡时,十人之中,怕是有五人唱歌的。而若是遇着天气冷”那唱歌的人就更多的。

    可是,那挂叫唱吗?叫嚎还差不多。

    于是,猛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我那唱腔,能入得了耳吗?不如”不如让淑瑶妹妹来一曲。怎么样?。

    “我?!!”池淑瑶手指着自己。

    李松石点头道:“不错,淑瑶妹妹既说要唱歌跳舞,那想必是会的了。而且,我记得,淑瑶妹妹似乎曾是瑶池仙子。而我又听说,那瑶池畔,常有天上仙子在那里练舞的。”

    他说着,那青青在旁边听得大奇:“石哥哥,我听说,那瑶池,好像是天仙们洗澡的地方啊。怎么会在那练舞呢?难道她们一边洗澡一边跳?而且,你又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你见过?”

    李松石听得为之绝倒:他见过?

    呃,要是真见过可就好了呢。

    试想想,一群天上的仙女在那里洗澡,顺便嬉戏玩水,跳跳舞”还是不穿衣服的那种,那多令人兴奋啊。

    可惜,偏偏他没见过。

    当即,轻咳一声,道:“那个。我只是听来的。而且,我又怎么会有机会去看呢?”

    青青眨巴着眼睛,而那淑瑶妹妹也是面露古怪之色,奇问道:“那,石哥哥你是不是很想去看看啊?”

    话声一落,周围众女同时齐刷刷的盯着李松石。

    饶是他脸皮极厚,也忍不住老脸红热了。

    “那个”咳,那个事情,我怎么会想呢?我可是正人君子。更何况。诸位妹妹,比天上的仙女都漂亮得多了”

    话声未落,原青青接口道:“说得也对,石哥哥就经常看我们洗澡。尤其是牡丹姐姐,长得肯定是比天上的仙女还要漂亮许多,石哥哥看惯了牡丹姐姐洗澡,看不上那些仙女也是正常的。”

    圃!!!!

    李松石无语了。

    众女更是一阵羞愤:什么叫做经常看我们洗澡啊?那是游泳好不好?虽然虽然穿得少了点。但,但是,那可是泳装,不是浴装

    只是,这羞人的话,岂能这么当场说出来。

    所以,众女都羞恼地瞪着青青。直看得她莫明其妙。

    唯独谢紫董悄悄拉了她的小手,以心念感应的仙术,将话与她说了。直把青青这丫头羞得脸都红了。

    “原来不算是洗澡啊”而且。只有夫妻之间,才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洗澡?!!”

    青青这丫头想到自己也有份一起洗澡,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时,李松石不想这尴尬的气氛持续下去,嗯,虽然他挺喜欢这氛围的,尤其是看着众女那脸红的样子。可是,再扯下去,难免她们会恼羞成怒了。

    于是,话题转过池淑瑶身上。道:“淑瑶妹妹,还是你先来一曲吧?若是能跳,连跳带唱也行。大不了”等下我也唱几句,只是唱的不好,你们不要笑就行了。”

    旺:祝大伙春节兼情人节快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