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七十二章 花仙子们的歌舞表演(再续)

第两百七十二章 花仙子们的歌舞表演(再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是,李松石没再在青青的问题卜纠缠下尖乃 只回过头,看着诸女,手里垫着那几枚仍未融化的冰微子。

    诸女被他目光望到,都稍稍有些紧张。

    唯有牡丹妹妹,依然那般淡定从容。

    但此时,却是微微闭着眼睛,似在思考着什么,又似在回味刚才的歌舞。

    而那紫董妹妹,却是面带自信笑容。

    只是,她却是看着其它花仙子,没有跃跃欲试的表情,没有争先的愿望。

    当然,若是其它人没有要表演,怕她要走出来的。

    这时,却是听到一个冷清的声音:“接下来,由我来吧。”

    李松石扭头一看,现说话的却是香凝妹妹。

    那香凝妹妹似乎早有定计要表演什么歌舞了,却是有意先让牡丹妹妹先来。但此时一眼看到牡丹妹妹正闭目,便出动走出。

    李松石微微一怔,便点头笑道:“那好啊。香凝妹妹看起来很自信的样子,那我们可就拭目以待了。”

    冷香凝微微一笑。

    那一笑,却恍如冰雪解冻。

    如同寒冬时节,降雪十日,乌云满天,却在不经意间,那云层微微散开,露出一个洞”那温暖的阳光,便从那里照射下来,给人间带来了无尽的温暖。

    看着她那带着和煦暖意的笑容,李松石忍不住呆了。

    就连那青青,都惊呼出声:“天啊,香凝姐姐笑起来真好看”

    雨心妹妹等人也是猛地点头不已。

    不过,这惊人的美景,却只展现了一刹那。

    那香凝妹妹的笑容很快就收敛了起来,那张脸,依然是那么冷冷的,眼神都是目无表情,像是被冰冻住的冰雪人”

    李松石见状,心底不由微微一叹,暗道可惜。那香凝妹妹”如果经常多笑一笑,那就好了。

    正想着,那香凝妹妹却是微微闭上眼睛,面对着众人,如同木头般,一动不动了。

    忽而。四周有寒气渐渐袭来。

    风中,送着暗暗的幽香。

    闻起好似极淡,细品,却是香气清而幽远,凝而不散。

    那香,不惧风吹,不惧寒意,越寒,而越香。

    是梅花香味吧?

    众人想着。

    却在这时,便见天空中,渐渐有雪花飘来。

    那雪,越下越大,却在风中被吹散打手 纷纷扬扬而落,却是在那香凝妹妹身体周围盘旋着,只袭卷方圆数十尺的空间,将众人都笼罩住。

    忽而漫天飞雪猛地一震,所有雪花都爆散,化为浓浓雪粉从天而降。

    那香凝妹妹的身子,都被雪粉弄白了。

    天地间,却是浓浓的冷霎。

    那冷雾中,隐隐约约的,看不清人。但是,却见一道美丽的人影,在其中翩然起舞。

    那身影,窈窕似灵魅,在雪雾中舞动着长袖,腰肢尽展,美妙动人。

    却是一段极优美的舞姿。

    香凝妹妹在舞动时,开始时,每走一步,那地面,都没留下多少痕迹,端的是踏雪无痕。

    但渐渐的,她所走过之处,居然渐渐地有一朵朵梅花,从雪地中钻了出来,盛放,绽放出阵阵梅香。

    众人见得,都是微微惊呼。

    步步生梅,梅香远溢,好美的意境啊。

    就在这时,香凝妹妹两手长袖一卷,刹那间,地上满满的梅花被她卷到了半空,然后,如果雪花一瓣瓣地落下。

    那梅花,落下的是花瓣。

    瓣,两瓣,,三瓣,四瓣,,

    十瓣,百瓣,千万瓣,,

    瓣瓣的梅花,白如雪,蕴浅红,散着梅香,如雨又如雪,纷纷洒落。

    渐渐的,天空中,竟是下起了梅花瓣雨。

    千千万万的花瓣,从高空中晃晃悠悠地飘洒落下。 ⒈

    落是落于众人头顶,或是落于众人肩头,或是或于身前的雪地上。

    那花,落在人的头顶,那头顶,便带着梅香。

    那花,落在人的肩头,那肩头,便带着梅香。

    那花,落在地上,那地面,便也带着梅香,

    时间,这天地之间,仿佛处处都充满着梅花瓣。

    之前那纷纷扬扬洒落的雪花,不见了,取代的,却是漫天的雪白的梅花瓣。

    那花瓣雨,便如同从天上,把梅香带来到人间,直沁人心脾,令人忍不住深深吸气,将那香留于心脾之间,”

    “好美的意境,好美的景像

    青青忍不住轻轻赞叹道。

    雨心妹妹,也连连点头同意。

    是啊,真的很美,就连青青这小丫头见到此情此景,都能说出“意境”这种对她来说,具有极高难度的雅词来,可见,连她都被深深震憾住了。

    望着那梅花雨,众人便看着香凝妹妹淡淡的身影在花雨中优雅,灵动地展现着舞姿着。

    她的身形窈窕,体态轻盈,一步步跃动间,却是在飘动中的梅花瓣上走动,从那一片尚未落地的花瓣,走到另一片花瓣,那般平静自如地走动,如履平地。

    身形,却是不快不慢,不缓不急,只轻盈着,快乐地跳着舞。

    而那万万千千的花瓣,也在随着她的身影,做出奇妙的律动,仿佛在给她伴舞,在为她的舞姿添景,增彩”

    久久的,那副梅花雨中的舞姿,深深地印在了众人的脑海里。

    直到许多许多年后,众人数胁这晚的情形,可能。都忘了香凝妹妹跳的是什么

    但是,那场美丽的梅花花瓣雨,以及那一抹花雨中的朦胧倩影,依然深深地烙在所有人的心底。

    不管过了多久,那个花瓣雨中轻盈跃动的身影,依然清晰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就如同是昨天网跳的舞”久久,不忘怀。

    众人,便沉浸在这迷人的美景中。呼吸着这浓郁的芬芳,欣赏着这迷人的美景。

    这本来是赏月的夜晚,却是变得赏梅了。

    梅花之美,梅雨之美,更胜月色,更是迷人啊”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香凝妹妹仙舞渐停,众人却仍是久久迷醉。

    许久,都没有人出声音。

    没有掌奂,没有赞吧…

    因为,所有人,都忍不住迷醉了。

    李松石,是幻想着,自己能于那梅雨中打手 携着心爱之人,漫步,共舞。

    而诸位花仙子,却是想着,自己若能在那美丽的花瓣雨中翩翩起舞,又该是何等的美事……

    直过了好一会,李松石微微吁了口气,才听到紫莹妹妹轻轻鼓着掌。而众人,也都有醒了过来。

    之前,淑瑶妹妹表演了,曼华姐姐表演了,而香凝妹妹也表演了。

    若说淑瑶妹妹的歌舞,是极尽歌声之美,舞姿之美,歌舞之技艺几臻至境。其它花仙子,若想在歌声与舞姿之上,更比之更胜一筹,几乎是不可能。

    但,那曼华姐姐的表现,却似是比她略胜一筹了。只因为,最美之处,却不在于歌舞本身,而在于那灵气控制的技巧,美在灵气之幻化,令人赞叹。

    她的歌舞,那种美,乃是极尽灵气幻化技艺之美。

    而香凝妹妹的舞,却又不同。

    她的舞,没有歌声,但却有种无声胜有声的感觉。她的舞之美,最美之处并不是舞姿本身,也不是那灵气变化出来的花瓣。而是意境。

    她的美,却是那花瓣雨之中,那抹朦朦脆胧看不清,却带着暗暗幽香的身影,那两者组合起来的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却能深深印于人的灵魂深处,令人为之震憾的奇妙意境。

    这意境,所表现的,唯独一斤。“美”字。

    若诺舞姿,未必如淑瑶妹妹,若说灵气之变幻,未必如曼华姐姐,但是,若让人选择最想再看一次,心中也最喜欢的表演,怕是大多数花仙子愿选的,却是再看一次那花瓣雨中的舞姿,而不是其它两位花仙子的歌舞。

    并不是说另两位花仙子的表演不好,而是因为,香凝妹妹的表现,却是更胜一筹。

    有这三位花仙子表演,接下来,其它花仙子想再胜过她们。却是更难了。

    而且,即便不在意表演得好不好,若是比她们逊色得太多,那心里也不好受。除非是破罐子破摔,跟青青这丫头和李家人一样,来个特搞笑的歌曲。

    只是,其它花仙子的性子都与青青不同,想学青青那样,心里却是拉不下那脸的。

    这时,李松石再看着诸女,现诸女都比之前紧张了。

    他手中拽着三枚冰微子,但是,此刻却觉得有千钧重,不敢随意抛下。

    因为,一旦胡乱选出一人,那接下来的花仙子若没准备好,表演时太紧张,集了点小差错,那时”那时不仅那花仙子心情不好,就连李家人,都忍不住有些尴尬啊。

    正想着,这时,却时紫董妹妹走了出来。

    这紫董妹妹笑道:“大哥,还有各位姐妹们,接下来,由我表演吧?”

    众女一怔,随即都松了口气,开心地鼓起掌来。

    众女之中,若说谁与诸位花仙子相处得都好,与谁都没有丝毫摩擦和矛盾的,似乎也就只有这紫董妹妹了。

    她的笑容,依然是那般温和,亲切,让人一见,便忍不住心生信任之感,愿意却相信她,信任她。甚至,在心灵脆弱时,会不由自主地,想找她倾诉。

    她,就有这样的魅力。

    此时,宁静地站在此处,她身上,便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让人浮躁的心灵,都宁静了。让众女之前的紧张,都渐渐缓和,渐渐地有些消退了。

    待得众人心气平和,那紫董妹妹才道:“大哥,还有各位姐妹,我是不大会唱歌,也不大会跳舞的,今晚,我就不给大伙表演歌舞了吧?”

    众人一怔。

    却见她随手从袖中取出一只玉笛,道:“我,就给大家吹一段笛子吧。”

    说着,把笛子横到唇边,纤纤玉指按着音孔。

    略一停顿,便听到一阵悠扬的笛声传来。

    李松石听着,怔了怔。这紫莹妹妹的笛子,那音域,却比普通的笛子要广,细听,那声音与寻常笛子大不相同。

    显得,比普通笛子的音质更悠美,还带着一点小提琴与洞箫的音色。

    李松石略一思索,便明白了。

    那紫壹妹妹,定然是用灵气,化为细丝,轻轻拉动那笛膜,于震动间,响出的声音,不仅有着气鸣乐器的音质打手 同时还带着弦鸣乐器的音质。

    两者音色混融一体,比例不时变化,竟有种说不出的优美。

    李松石听着听着,却是忘了思索了。

    恍惚间,耳边便只有那奇妙的乐曲声在响着。

    紫董妹妹吹奏的曲子,带着淡淡的哀伤,却又带着淡淡的希望。

    那曲声,就如同一凶柔的水流,缓缓地流动着。慢慢地,流讲人们的心二尸只

    那曲子,是那么的悠扬,那么的美妙,给人的感觉,却像是那小时侯,很冷很累很饿时,被父母抱在温暖的怀中,心疼地呵护着,安慰着,喂食着,那心中,感到无比的安全,无比的安心。

    那感觉,却又像,是人在遇到了艰难困苦,在穷途末路找不到出口时,竟有一丝希望,出现自己的面前。

    却又像,有人在看遍世间人情凉薄,在想做一番事业,却惨遭失败,面对着所有人的质疑,鄙夷,挖苦,取笑,厌恶,及种种不堪的目光,当自己以为自己已被全世界都抛弃,当那心中只剩下痛苦,哀伤,无奈,和绝望,当那心灵里填满了厚厚的寒冰,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要把自己的心全部冰封起来时”却是遇到了一双充满了真诚与关心的眼神。

    那一句亲切的关心问侯,那一声在你穷途末路之时的唯一的安慰的声音,那一句理解,以及对你的肯定,,

    就像暖流流进了冰封的心灵,将那冰化开,直涌入心底,把你内心深处的所有痛苦哀伤,所有的伤心委屈,所有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冲刷了出来……

    那种温暖,让人忍不住泪流感动,,

    众女,静静地听着,听着那笛声中淡淡的悲伤,听着那悲伤中带着的淡淡希望,,那如同绝境中的一丝温暖,,

    李松石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而青青,也伸手拭了拭眼角,道:“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很艰很痛苦的人,得到了人的帮助,一个心里充满了委屈,得到了人的理解川

    李松石微微点头,良久,又是微微叹了口气。

    紫壹妹妹这曲子,与其它花仙子不同,其中,却是带着一种浓浓的爱

    那是大觅

    曲声幽扬,很是令人感动。

    前面手段,令人感到哀伤,伤感,虽然感动,心里,却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堵住似的。

    但是,吹奏到了后手段,那乐声未变多少,但其中蕴含的意味,却有些许变化了。

    仍是那淡淡的伤感,带着淡淡的希望。

    可是,那种希望,却不是绝望中遇到的那一线生机,而是一种历经无数痛苦之后,一种大彻大悟的心灵解脱。

    那种看开一切之后,放开心结,产生的海阔天空之感。

    仿佛是人在经过了打击,以为前面没有前进道路了。终于,放下了肩头上的重担,把之前的种咱负担都抛下。

    却在一瞬间现,放弃之前的执着,那痛苦,那无奈,却也随之放下,面前,已变得一片坦途,,

    听着这笛声,众人的心灵,仿佛是卸下了什么沉重负担似的,心灵,变得一片空灵…

    听着,听着,人人都忍不住,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曾经憋闷在心里的东西,一下子呼出去了,轻松了许多,那心情,也变好了。

    脸上,都不由得带着淡淡的微笑。

    每个人的笑意,都是那般的平和,安祥,满足,仿佛遇到再困难的事,都能自信,从容地面对。

    因为,听了这曲子,那灵,都仿佛变坚强了。

    那心中,仿佛产生一种智慧,能在任何困难险阻中,都能看到出路的智慧。

    良知…紫董妹妹的笛子声吹奏完了。

    众人才轻轻地吁了口气,看着紫董妹妹的眼神,都带着温和与亲切,感觉,她刚才的曲子,就是吹入了自己的心里。

    她,仿佛能理解自己,在心灵上,有一种奇妙的亲近感,感到。她,很值得信任。

    “好动听的曲子。”淑瑶妹妹道。

    “不仅止走动听而已啊。”曼华姐姐赞叹道,很意味深长的样子。

    而雨心妹妹等人也是点头赞同。

    最后,却是李松石好奇地问:“这曲子,我听着后手段,却是有些许熟悉?!”

    紫董妹妹笑道:“大哥应该听过那《莫失莫忘》吧?”

    李松石一愣,便猛地回想起来了。

    《莫失莫忘》,那是某部连续剧的插曲吧。

    这曲子,很多人乍一听起来,算不上是很动听。

    但是,真正看过那部让人褒贬不一的连续剧,那部由电脑游戏改编而成的连续剧,应该是感受到那没有歌词的曲子的动人之处的。

    而且,也只有看过那连续剧,或是把这曲子细细倾听无数次的人,在某种心情下,才有可能真正感受到,这曲子当中蕴含着的某种神奇的力量…

    那曲子,李松石就曾保存在电脑里,还给诸位花仙子播放过。

    只是,当时,诸位花仙子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但没想到,紫莹妹妹,居然把这曲子记下来了,而且,好像还稍微改编了一下。

    李松石,有些意外。看着那紫莹妹妹。

    只听她道:“我刚才吹奏的笛谱,便是从那曲子改编过来的。说实话,当初初听到这曲子时,我还真的很意外,没想到,人世间一普通的曲子里,居然会蕴藏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这种力量,直击人的心灵。

    “于是,我就把这曲子的乐谱用笔记了下来,又花了不少时间,才初步改编成刚才的样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