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七十四章 花仙子们的歌舞表演(续终)

第两百七十四章 花仙子们的歌舞表演(续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从女听得。[][]娇躯震一一二震,再震。狂震一

    十余道目光,同时转向池淑瑶妹妹的脸上。

    那淑瑶妹妹的脸色,一下子微微僵住了。

    只是,看到她脸色不夫好,兼且牡丹妹妹唱得很走动听,众人的目光。很快就收了回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牡丹妹妹身上。

    唯有那紫董妹妹,却适时站到淑瑶妹妹旁边,握着她的小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背。

    那淑瑶妹妹略略一怔,看着紫董妹妹,脸上便绽放出了笑容,微微点头,给了个放心的微笑。

    那心情,却似轻松了不少”

    而此时,那牡丹妹妹,却是完全没注意到这边。

    她只凝神经唱着那支《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她所唱的歌词,所跳的舞,居然与之前的淑瑶妹妹所唱,所跳,完全一致,就连那韵律,都相差无几。

    不过,这却不是令人惊奇的。

    令人惊奇的是,牡丹妹妹唱起来,跳起来,虽与淑瑶妹妹是同一歌。同一支舞,但其中的韵味,却韵是大不相同。

    若说,淑瑶妹妹之前跳的舞。便如天上的婶娥下凡。那天上的月光,便是为她的舞增色,为她的舞姿作衬。

    其美,有凡脱俗之感,却是带着淡淡的伤感。

    套用《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词里的一个句子,那淑瑶妹妹所唱的歌,所跳的舞,所展示的。却是那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无奈感叹。

    将这一句词的意境,表现得几近淋漓尽致。

    而牡丹妹妹的呢?

    她那种气质,在唱这歌,跳这舞时,所表现出来的,给人的第一感受。却是那种“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同样是“凡脱俗”但在这点上,却是那天生雍荣华贵,美色倾世绝伦的牡丹妹妹,在表现这点上。更胜一筹。

    因为,她本身的气质,就是最适合“凡脱俗”这四个字。

    这是她的本色演出,那淑瑶妹妹,却又如何能媲美?

    而且,与淑瑶妹妹所唱歌所跳舞时不同的时,两女同是在月色下轻歌曼舞,但是,当那天上的月光,照射在淑瑶妹妹身上时,是为她做衬托。是衬托她的美。

    而当天上的月光,照射在牡丹妹妹身上时,那月光,却是在因她而自惭形愧,甘为绿叶。

    当淑瑶妹妹唱歌跳舞时,众人还能感觉到月光,感受到月光之美。见人与光相交融,成一幅几近完美的画卷。

    但当牡丹妹妹唱歌跳舞时,却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还有月光的存。[][]

    那夭地间,仿佛就只剩下牡丹妹妹。

    天地间,唯有她的歌声在流动。

    天地间,唯有她的舞姿,能映入众人的眼中。

    那淡淡的牡丹花香,盈溢着,弥漫于周围的空气,

    众人的眼神,那心神,都集中在那牡丹妹妹的身上。

    那种美,那种至美,让人为心醉。

    而更让众人为之痴迷的是,那牡丹妹妹,向来平静恬淡的脸容上,却是带着淡淡的愁绪,有种说不出的,淡淡和稠怅之感。

    她那气质,不用刻意而为,就已将那“凡脱俗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韵味全表现了出来。

    此时,眉间再带着一抹淡淡的。却是如何都化不开的愁绪。

    其中,有着愁怅。

    但,脸容却又是带着恬淡,有着一丝洒脱。

    刹时间,那洒脱之中带着一点愁怅之感。尽欢之后略带的一点点小略显美中不足的遗憾之情,全是表现了出来。

    与这一词的意境,竟是完全融为了一体。

    最后,当她唱到“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的时候,那目光,却是看到了李松石身上,令他不由为之一颤。

    那眼神  她那眼神,平静中带着淡淡的伤感,却像极是历尽无奈之后不得不看透世情的人的眼神。

    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变。带着一种让人见之便忍不住心生怜惜。愿尽自己所能,为她抹去那一抹淡淡的,却是挥之不去的愁绪”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牡丹妹妹唱着,却是没看向玉上的月亮,只静静地凝视着李松石:“但愿人长久,,

    “牡丹  ,妹妹”李松石心神失守了,只知呆呆地看着她,呆呆地看着她。

    而耳边,依然唱着她唱的歌曲:“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许久,许久,李松石才回过神来,轻轻吁了口气,轻轻鼓着掌,看着那牡丹妹妹。

    牡丹妹妹的神色已是恢复一惯的恬淡,平静,身上依然是那种雍荣华贵,临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气度,大度,端庄”至美”

    仿佛,刚才那歌,那支舞。不是她跳似的,就像她一直站在这,与刚才那歌,那支舞完全没关系似的。

    只是,李松石凝视着她的脸。又岂能忘记,刚刚那种眼神?

    凭心而论,那牡丹妹妹网唱这歌。网跳这支舞时,李松石,包括另外几位花仙子,都不大看好的。

    因为,一开始,那牡丹妹妹的气质,就将那“我俗乘飞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意境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可是,这意境与淑瑶妹妹玄意展示的那种“人有悲以册小,月有阴脐圆缺”的意境相是孙了

    相比起来,却是不如那淑瑶妹妹唱的,跳的好。

    牡丹妹妹想要比淑瑶妹妹更胜一筹,那接下来,必须要将歌词中所要表现的其它意境作为最亮点,表现出来,从意境上压她一头才行。

    可是,牡丹妹妹的气质本如此,毛经将那“尘脱俗”的韵味展现到淋漓尽致了,连月光,都无法压过她表现出来的这种意境。

    那当她唱到歌词中的其它词句时,如何能把里面的意境表现得更好。以致于能把她天生气质中带的那种尘脱俗的意境压过去?

    所以,众人都以为,牡丹妹妹的这种天生气质,反而让她不容易唱好这歌,跳好这支舞。

    最后,大抵不过是把种种歌词中的意境都尽量表现出来。

    但那时,种和意境没有主从之分,就没有亮点了。

    那,最多最多也不过是把歌词完美唱出来而已,不过是把那舞完美地跳出来而已,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没有那一点灵魂。

    而这一点区别,那便是技艺高的匠人与大师之间的区别,

    因而,众人虽为她一开始的表现惊叹,虽为她的美有些沉醉,但心底。却不是很看好的。

    只是,没有想到,那牡丹妹妹跳着,唱着,整个人的气质,居然在不经意间,缓缓地变化着。唱到后面,跳到后面,那整个人的气质,居然已与她平时完全不同。

    那看向李松石的那一眼,更是神来之笔。

    其中蕴含的东西,在场的花仙子都能看得出来。

    而且,最神奇的是,那一眼中所蕴含的韵味,居然与那歌词中的意境完美融合,将那词中之意,瞬间推到颠峰。

    之前的所有表现,种种意境,虽已极美,展现得已是淋漓尽致,但在那一刻,众人才现,最后那一眼,才是焦点。

    之前的一切,全是为最后那一句,最后那一眼做铺垫,并成功地,完美地,把她所想要表现的东西,完美地表现了出来。

    令这歌,这舞的表演,已可“技近于道”来形容。

    毫不客气地说,若是让一位古代极富有气的大有子,在没有听过《水调歌头》这词的情形下,只看她在月色下那舞,只听她轻哼的歌调,不须听那歌词,那大有子,绝对是能当场挥毫,把那《水调歌头》给写出来。

    因为,她在唱,在跳时,整个人。已与整歌词,岩美到极致地融合在了一起。

    给人一听那歌声,就能想到那水调歌头中的意境。

    给人一看那舞姿,就能想到那水调歌头中的意境。

    而最后那一个眼神,更是能令人在一眼之间,就能完全感受到,她所想表达出来的所有意境,所有感觉……

    而她所想表达的种种,所想表达的一切,都在那一个眼神中,完完全全地,完全地表达了出来,,

    此时,种种赞誉,种种评论。此时。都是粗陋的,苍白的。

    众人除了鼓着掌,满心欢喜与赞叹之外,说不出任何评语来了。

    而那雨心妹妹,更是不由自主地轻轻念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猜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娟婵”

    念着,念着,看她的神情,可是有感同身受?

    而那飘零妹妹,怕也是忍不住因此而有感慨吧。

    只是,李松石,仿佛也注意到了几女的表情,都没敢看过去。

    牡丹妹妹刚才的那个眼神,给他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谁都能看得出,那牡丹妹妹之所以能变幻自身气质,能将自己的性情仿佛在一时间改变,能将这歌唱好。能将这支舞跳好,所凭籍的,无非是对李松石的情意。

    凭籍着,心中对李松石那复杂的感情,将之由心里释放出来,却是奇妙地,完美地,把那支歌,那支舞,给展现了出来。

    并非她的歌舞技艺真的胜于淑瑶妹妹,而是她对李松石的心意,胜于淑瑶妹妹罢了。

    同时,这一点,也才是她最想表现出来的东西。

    否则,这牡丹妹妹,岂会热心于这歌舞,而以她的心性,又岂会以此挑衅淑瑶妹妹?

    李松石想通这种种,心中微微一叹:此情,他何德何能承受?

    再看那雨心妹妹与飘零妹妹,更是不由得暗暗叹息。

    只是,他这次,情绪却没陷入低落,也没困诸女的情而显得迷茫。

    只在心中低声道:“唯心无情御诸有情”自古余恨唯因多情生”爱之,必欲得之,守之。如之未必能令之好啊,若是真爱,唯欲彼好便可,又岂在乎此心中动情与不动情?”

    喃喃念着一些零零碎碎的句子。很快,神色又变得平静。

    他转过头,看着朝颜妹妹,笑道:“朝颜妹妹,便只剩下你未表演了。”

    “啊,,啊?!!到我啦?”

    暮朝颜怔了怔。

    李松石笑道:“当然,大家都表演了,岂能只缺你一个?”

    比:惭愧啊,牡丹妹妹是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都表达出来了,但作者今天想要描述的东西,却是无法完好地表达集来。今天精神不佳,只恨笔力不振,都没能把牡丹妹妹这一段写好。惭愧”,

    另:作者在考虑,下一章,是不是该算第四卷了?卷名叫《绽放。相伴,永恒》,,如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