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两百八十三章 猥琐D的试验

第两百八十三章 猥琐D的试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边的其它花仙子都现两人呆在一起了,青青便走了过来,问:“石哥哥,紫董姐姐,你们怎么都在这啊,在做什么呢?”

    李松石笑了笑,道:“我想把空间门开设在这里,与外界连通,就与紫董妹妹商量一下”对了,干脆,青青你和其它人,也帮着设置一下空间门如何布设吧”回头,我再过来设定坐标。 │”

    把这事交与青青等人,李松石径自离开空间,去到了落花村。

    李宅果树林外边,那皮尔特还时不时派着手下在这边转悠来转悠去的。

    见到李松石从林子里走出,一个装看来山里徒步旅游的外国佬赶紧打了个电话,只一下子,那皮尔特就一脸喜气地,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匆匆凑了过来。

    只是,一见到李松石的面,那小子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是被人丢弃在路边,被雨淋得全身抖的可怜小狗。

    以这家伙的演技,若是往娱乐圈展,肯定是新一代的影帝级人物。

    不过,李松石却是无视他的表情,只淡淡地道:“皮尔特,你上次那支烟,害得我好苦啊。”

    皮尔特一听,心中大喜,,

    这不是他喜欢被人骂,有受虐倾向,而是因为:李松石肯跟协说话  ”那不论是好话坏话,都说明李松石隐约有想原谅他的打算了。

    于是,皮尔特露出一副任打任罚随君意的表情,诚恳地认错:“是是是,是我不对,不小心,监督力度不够,所以手下犯了错,都没来得及现,以致于”

    顿了顿,又道:“现在,那犯错的手下,已经被我的人绑起来了,李先生您看

    李松石转过头,斜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直看得他心里毛,头上都有点冒冷汗了,才微微叹了口气,道:“罢了,这事,我也不想再追究了

    皮尔特一听,狂喜,但是,脸上却是不敢露出声色。

    “但是

    李松石说了两个字,就让他的心情又揪紧了起来。

    “但是呢,我也没打算就这样原谅你。”

    皮尔特听着,一张脸都皱得快跟苦瓜似的了。

    “我需要对你再考察考察,若是没再出现失误,那什么事都好办。若是…

    “若是再出现这样的情形,说不定,我就得考虑一下别的合作对像了,比如,罗特菲勒家族就不错”

    皮尔特脸色一来

    那罗特菲勒家族,可是当今天下最强国度之一的国政幕后操纵者之一,当初就是洛斯切尔德家族把这个家族扶持起来的。

    这点,并不是秘密。

    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那罗特菲勒家族在摆脱洛斯切尔德家族的控制之后,其最大的敌人,心中所帐恶的对象,却是洛斯切尔德家族。

    就像一个人欠了别人的一点钱,都是想着要还,以里不安。

    但如果欠下了一辈子都还不清的钱,还赖了帐。那么,欠钱的人,肯定比借钱的人更恨对方,直恨不得那借钱的人死掉”这样,他才会安心。

    若是李松石真要扶助罗特菲勒家族,那洛斯切尔德家族日后的境况,是可想而知了。

    皮尔特一想到这点,当即,不假思索的,指天赌咒誓,保证日后如何如何云云。

    李松石听着,也当耳边风去了。

    资本家的誓言嘛”在他没看到足够的利益的情况下,是会遵守的,但只要有更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之前的誓言,就会变成一句空话”

    不过,现在,这洛斯切尔德家族,还是很值得利用的。

    想着,便向皮尔特要了一批非常擅长做体力活的女工”最近,那私人种植空间要开,李松石不想什么都要利用灵气,以及花仙子的力量,那样,就太浪费了。

    还不如从皮尔特这里索取一批廉价劳动力”

    嗯,过后,直接敲晕了蒙上黑布,或是用幻境迷惑之后,再带往私人种植空间里吧,让她们当一段时间的苦力。

    吃住问题”就在沙漠那里划分一小块独立空间就伙了。

    接着,又向皮尔特要了一堆平时用到的器材。

    像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手提电脑,数码相机,摄像机之类。还有电力驱动的工程机器,像是电力推土机什么的玩意,给那帮女工使用。

    最后,再要一个单独的房间,要求连上一两的光纤带宽,方便上网什么的。 1

    至于这个宽带,会不会被洛斯切尔德家族偷偷监视,那可就顾不得了。反正真正秘密的信息,又不会在网上流通,怕什么监视?

    如此,把琐碎的事情安排妥定,李松石就要求见一下那些制造“檀香香烟”的专家。

    皮尔特自然也是从命,在得到李松石的允许之后,直接用电话把那群手下带着制作原材料和各种工具来见。

    没片刻,几个金头自皮肤的洋毛老外就出现在落花村李宅外面。

    这些老外,在华夏人的眼中,怎么看都长得差不多,而李松石也是没心思去仔细分辨,就让人当场制作了一枝檀香香烟。

    完成后,李松石接过,当着他们的面,注入了处理过的罂栗花灵气,然后道:“这支檀香香烟,被我处理过了,吸了,极有可能会上瘾  ”毒瘾”我想做个试验,你们,谁可以试一下?”

    众老外面面相觑。

    最后,却是一个两米出头,显得很是“长寿”又长又瘦,又高又瘦的老外走了出来,自愿试验。

    李松石似笑非笑,问:“你就不担心,吸了上瘾,后半生与毒品为伴?!!”

    那老外却是一本正经地道:“能为洛斯切尔德家族及李先生效劳,那是我无上的荣幸,区区毒瘾,算得了什么?”

    李松石一听,哑然失笑,问:“你

    “雷斯,雷斯特尔洛斯切尔德是我的名字,先生。”

    李松石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就把那檀香香烟递了过去。

    雷斯接过檀香香烟,自行退开数步,取打火机点燃。

    待烟气袅袅升起,那家伙用力一吧…

    也不知是不是吸得太过用力。

    雷斯身形微微一晃,那烟掉到了地上。

    整个人,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两眼直,望着虚空。

    眼睛的瞳孔略微和些舒张,嘴巴开着,口水直流了下来。

    李松石看着目瞪口呆。

    区区一点罂栗花灵气,居然对凡人的杀伤力这么强大?!!

    李家人向来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以为其它人也能撑得住那么多灵气,大不了上瘾罢了。

    但他却没想到,他已经属于“非人类”的行列了。

    而雷斯,只是个普通人,吸了一口这香烟的烟气,就有种变成白痴,快要挂掉的感觉。

    众人呆呆地看着雷斯。

    皮尔特忍不住问道:“他怎么了?”

    旁边的另一位手下道:“似乎”似乎是陷入幻觉里了。据说,如果有人吸入了毒品,是会产生飘飘欲仙的幻觉的”

    皮尔特哑然。

    这时,就见那雷斯突然张开嘴巴,张口便是一连串的鸟语。

    最后,竟狂嚎一声,声音怪异,竟如同情的春猫,直愣愣地朝皮尔特这边扑了过来。

    皮尔特吓了一跳,赶忙退开。

    但是,那雷斯却仿佛没看到皮尔特似的,根本没理会他。径自冲向不远处的一棵果树,便抱着那棵树猛亲猛啃,身子在那里摩裟着,就像是在抱着一个金碧眼的绝色大美女。

    最后,雷斯更是边亲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同时喘着粗气不停地喊蕊六昆昂  兰毖吧  些些碧魁  三帜腆

    “看来,”这香烟的效果很不错啊。”

    李松石说着,右手遥遥一指,一缕灵气激射而出,刺中那雷斯,便令他一瞬间晕了过去。

    李松石沉吟了一下,回头道:“再拿一根没加料的檀香香烟过来。”

    众人面面相觑,以为他又要找人试验。

    不过,却是不敢怠慢。

    很快,便有手下供上新制的一支檀香香烟,交给皮尔特,再由皮尔特亲手奉给李松石。

    李松石手指着那支烟,考虑了一下,便将一股牡丹花的灵气注入香烟里面,也变成了加料的香烟。

    接着,转手递给皮尔特:“你们找个人过去,点了香烟,给那雷斯吸上一口。对了,你们可以先把他弄醒,若是他醒不过来,你们用人工呼吸也好,什么办法都行,只要让他吸了一口这支烟的烟气,就可以。”

    人工呼吸?!!!!

    众老外面面相觑,然后,便盯着那雷斯瞧。

    说实话,雷斯这家伙长得还不赖。不论是在东方人,或是西方人的审美观点中,他的脸相,都还算是满可以的。

    嗯,虽然身材不够壮,不符合西方人对男性的那种网硬气质的要求,但是,也算不错了。

    起码,往酒吧里那么一钻,肯定会有金美女倒贴过来,很乐意跟他用舌头和舌头友好地交流一番,互相切磋一下某种源自于人类本能的特殊技艺……

    但,问题是,在场的诸位,可都是男的啊。

    而且,还都是没有背背山情节的大男人啊。

    跟他来人工呼吸?

    众老外都猛摇头。

    先别说那雷斯有没有口臭什么的。单只看到,前一支烟就把雷斯给弄成这种见树就抱着猛亲的和表现,谁还有勇气去试一试另一支烟呢?

    于是,他们就向李松石借了个桶,提了一桶水,好心地给雷斯来个冷水浴,让他好好清醒一下。

    那雷斯一清醒起来,就愣愣地抬头,叽叽咕咕着。

    忽然,就不停地打哈欠,然后全身不停地哆嗦,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松石手中的檀香香烟:“烟”烟”烟打手 ”给我烟”

    边说着,一边流鼻涕流眼泪,很痛苦的样子。

    荆情形,就跟毒瘾作的情形差不多。

    李松石定定打量着那人,手中的烟却没递过去。

    直到那雷斯的手下忍不住想扑过来抢香烟时,才一手挥出御物灵气,直接将他缚住:“来两个人,检测一下,他是不是真的犯了毒瘾。”

    于是,皮尔特的几个手下冲上去,抓人的抓人,抽血的抽血,摆弄仪器的摆弄仪器,乱七八糟地忙乱了一阵,才终于得出了结论”

    那个可怜的家伙,真的是中毒瘾了。

    而且,还跟那些毒瘾很深很深的瘾君子差不多。

    李松石微微点头,将那支补充了牡丹花灵气的香烟递上前去。

    同时,解除了御物灵气的束缚。

    刹时间,那雷斯竟像突然变成大力士一样,用力挣脱了周围人的拉扯,猛扑上来,一下子夺去那支檀香香烟,便点了火抽吸起来。

    看他的样子,简直就跟失去的理智的疯狗差不多。

    李松石微微摇头嗟叹:“毒品果真是害人不浅啊。”

    上百年前,洋毛鬼子就是利用毒品为主,坚船利炮为辅,才轰破了华夏大地的边关大门,在华夏大地倾销他们的商品,成功地毁灭了一斤。帝国。

    可见,毒品危害之大。

    同时,这玩意的作用,也极其巨大。

    若是见哪个国家不起眼了,拿这玩意去倾销,想必也能轻易毁灭那个民族,那个国家……

    李松石正想着,那雷斯已一连猛吸了两大口的烟气。

    只是,吸着吸着,这家怔了怔,诧异地道!“我刚才一一纹是怎么了”

    说着,看看手中的檀香香烟,似乎有种丈二金网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看来,这家伙根本就不记得之前生了什么事。

    而且,事实也证明,这补充了处理过的牡丹花灵气的檀香香烟,果然能解除掉罂栗花灵气带来的毒瘾。

    按理来说,牡丹花的灵气是没有解毒功能的,也不可能帮助瘾君子解毒。

    但是,牡丹花的灵气偏偏有一种功能,就是压制百花灵气。

    那雷斯的毒瘾,却不是因为吸了普通的海洛因之类的毒,而是因为罂栗花的灵气,才生出了毒瘾。

    那,当牡丹花灵气将罂栗花的灵气全压下时,那罂栗花的灵气不起作用,他的毒瘾,便会消失不见了。

    这牡丹花灵气,用来针对凡世间的普通毒品造成的毒瘾没多少用处,但偏偏,就是那加了罂栗花灵气的檀香香烟的克星。

    李松石见状,心中惊喜:“看来,我那个计划”应该是可以实施了  ,那个既能够利用毒品在地府赚取大量能晶币,却又不会伤害到善良的好人”这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真有可能实现。”

    想着,就对皮尔特说:“皮尔特,我有一个很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你看怎么样?”

    皮尔特一惊,随即就是大喜。

    李松石有事要他帮办,那若是能办好了,李松石岂能不给他好处?

    那任务越是艰巨,就代表着奖励更是喜人啊。

    可是,也代表着,任务可能很难完成,万一弄出个漏子,可就麻烦了。

    于是,忐忑不安:“是什么艰巨任务?”

    李松石瞥了他一眼。

    皮尔特顿时打了个激零,立马道:“没问题,只要李先生吩咐,我绝对会给您办得妥妥贴贴,绝不会留下任何问题的。”

    李松石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是笑笑,道:“不用那么紧张,说起来,也不是很难”

    顿了顿,才道:“对了,你是跟我去过地府的吧?”

    皮尔特猛地点点头。

    李松石又道:“你”是见过位面雇佣兵的吧?”

    皮尔特又猛地点点头。

    李松石便道:“那好,我给你个任务,就是制造大量的檀香香烟出来,然后,来我这里加工一趟,再经过我留给你们的空间门,进出地府,把这加工过的檀香香烟,给那些位面雇佣兵。”

    把,把这些加了料的檀香香烟给位面雇佣兵?!!!

    皮尔特眉头一阵急腻

    “不错,只要是位面雇佣兵,就给他们上一根。要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每一位个面雇佣兵都能抽到一根。另外,先说明,地府里的其它阴魂鬼魂什么的,看起来很有钱的,也可以给它们,但是,穷光蛋,坚决不!!”

    皮尔特一听,凛然,忙点着头:“明白,明白,那穷人  ,没钱嘛。”

    李松石听着,呵呵一笑。

    卖毒品的人,肯定是找有钱的人卖,到时,才可以源源不断地榨取钱财。

    这是毒贩子常用的手法”嗯,在普及法律知识的各种读物,以及报刊和影视作品上经常看到的,这一招,连小学生都懂。

    不过,皮尔特却是误会李松石的想法了。

    李松石,根本就没打算通过贩毒来赚钱。因为这样,实在是太缺德了,先就过不了李家人自己的心理一关。

    虽然,他觉得自己不是啥好人,但是,一想到大量毒品流入地府,把好人坏人一起给弄成瘾君子”这可是多大的因果,多大的罪孽啊,怕是老夭都看不过眼。若他修仙修真的话,非得当场来个九天金刀雷火劫,把他给霹成灰灰去。

    他可是要追求永恒,追求长生不老,永生不死的。

    贩毒这种缺德事,怎么能干呢?

    不过,李松石也没多做解释,只道:“你明白不明白无所谓,只要能按照要求做到就好。另外,我提醒你一句:千万千万不能让人现你们的来历,我也绝对不会承认你的人跟我有关系的。因为,这种因果,连菩萨佛陀都不敢沾,我更是不敢碰”你们要小心为是。”

    皮尔特听着,猛地点头:“明白,明白  ,对了,那香烟全部是的?都不收钱?那若是有人抽了,想再来买,怎么办?”

    “只要你们把香烟都派给了大部份位面雇佣兵,剩下的,谁想买,你们喜欢卖就卖,不喜欢卖就不卖,喜欢卖多少,得了多少钱,全都是你们的事与我完全无关。

    “记得,与我完全无关,我是一分不取的”

    李松石郑重地说着,把皮尔特都搞得有点糊涂了。

    这家伙不明白,李松石如今达到这种程度,也开始有点明白天地间所谓的因果循环之说,怕是招惹因果惹天忌,所以不敢收毒品钱了。

    而事实上,若不是神云还有太上老君这两个家伙,把李松石周围的天机都搞乱了,让人算不出来,李松石都不敢来这一招损招,怕是让皮尔特去大量派毒品香烟都不敢,更不用说是收钱了”他怕招因果。

    不过,现在天机既乱,只要李松石没有真正从毒品中谋利,就不会沾上太大的因果,,

    他现在都快穷疯了,为了能晶币,没办法,只能出这个损招了。

    他,是绝对绝对不会从毒品上赚钱的。但是”却因为这毒物横行地府,他将有机会大一笔”嘿嘿,嘿嘿,,

    口:在书评栏悬赏一下:李家人的赚钱大计,到底是如何的呢?提示一下,跟那包含着改造过的牡丹花灵气的檀香香烟有关。猜对的书友,先到的,奖!!

    小  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