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零一章 猎艳花探

第三百零一章 猎艳花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小提那神秘男子与刘语嫣做何决定。   却说另一边的李松石,已是易了容,化了妆,变成神秘老年魔法师的模样,下到了地府。

    见到了赵飞燕。

    那赵飞燕很是吃惊,看着那老年魔法师,目光中带着一点奇异的神彩。

    看来,这丫头是猜出,这段时间地府里的风风雨雨,跟面前这个神秘的强者有关系了。

    李松石打量着她,笑问:“怎么,见我来,很惊讶?!!”

    “不,没,您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呵呵”李松石微微一笑:“我答应过要帮你赎身,自然会履行诺言。对了,你的赎身钱,大概需要多少?”

    赵飞燕一阵犹豫。

    李松石道:“说吧,我早有心理准备了”这段时间,嗯,赚了不少。”

    赵飞燕想了想,一咬牙,道:“我的赎身款  ,是不固定的”只

    “不固定?”

    “嗯。”

    赵飞燕解释道,身份越高的人,要帮她赎身,所需要的钱越少。相反,身份越低,帮她赎身,需要的钱越多。

    而如果是自行赎身,那需要的钱的数量”就更离谱了。几近于普通凡人给她赎身所需的价格。

    李松石听得,有些皱眉。

    手一翻,掌心中出现一张卡片:“老夫向来很少以真面目与地府中的人接触,只有不久之前,随意要了个位面雇佣兵的身份,你看,如果是癸亥级的个面雇佣兵”大概需要多少钱才能帮你赎身?!!”

    癸亥级?!!!

    赵飞燕有些无语了。

    这可是最低级的位面雇佣兵等级啊。

    位面雇佣兵的等级,从甲子级到癸亥级,共分六十个等级”而李家人的等级,正好是最低的那个。

    属于入门级菜鸟当中的菜鸟,就连云清扬和胡汉三手下的五个死跑龙套的家伙,都要比李松石的等级要高出许多。

    赵飞燕略一犹豫:“怕是”怕是需要很多。”

    “很多是多少?”

    赵飞燕说了个数。

    李松石顿时到吸了口凉气,心里直叫唤:“俺靠!!!这也太黑了吧?!!!”

    赵飞燕有些不安地看着他,心想,他该不会是想毁约吧?

    可是,这笔钱虽然很庞大,对于赵飞燕来说,已是天文数目。但相对于李松石那天表现出来的那种,能与冥河老祖平起平坐的实力,这点钱,不过是九有一毛啊。

    李松石在那脸色变幻不定着。

    他敢肯定,若换了云清扬,或是胡汉三之类,甚至是那刘语嫣,梅耶,或是沈幻云,所需的钱都会少上一半不止。

    而如果他以当初见冥河老祖的身份再去见他,那别说要个赵飞燕,再要多两个,都是免费的。

    但问题是,李松石的身份,当他强大到一定程度时,这身份始终会暴露的。现在看起来是能占冥河老祖的便宜。

    但是”到了以后,现在占的便宜就变成个人情了。

    要还冥河老祖的人情?

    还是省省吧,虽然说小人情,那冥河老祖不会怎么刁难,但到对付出比现在多出几倍几个倍是肯定的,那就亏大了。

    而云清扬之类”他们又知道李松石的身份,现在,实在不宜让他们把李松石的身份跟这神秘魔法师的身份联系起来啊。

    罢了罢了,反正剩下来的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真要用起来不够,而要给赵飞燕赎身,却是多赎几次都没问题的。

    罢了,就先这样吧。

    李松石想着,大手一挥,便做了决定。

    只是,仍有个疑问:“最近,你帮我收集个面雇佣兵的资料,不久后就有檀香香烟事件生,有没有人怀疑到你头上?”

    赵飞燕摇摇头:“荐时没现。”

    那就好,免得夜长梦多,到时有人盯住了赵飞燕,守株待李松石,那便麻烦了。

    于是,依着流程,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总算是把赵飞燕的事情给办妥了。 www.⒐1

    她,成了自由人。

    两人离去,临行前,回望那大酒店一样的地方。

    里面,仍是人来人往。

    无数的绝色佳再,进进出出,笑语迎客。

    曾几何时,她也是其中的一份子?

    而现在,却如脱笼的鸟儿,一下子获得了自由,不再受困手里面,不用再每天都戴着个假面具迎客。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自由,却让她有些茫然了,有种不知该何去何从的感觉。

    李松石问她:“接下来,你有何打算,想去做点什么?”

    赵飞燕茫然道:“我也不知道。”

    顿了顿,又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做个位面雇佣兵,试着四处走走,如果看到哪里合适了,说不定就会安定下来”

    李松石沉默了一下,道:“位面雇佣兵的工作很是辛苦和危险的”想必你是知道的?”

    赵飞燕微微点头,看着李松石,颇有些欲言又止。

    李松石见状,道:“不如这样吧,我有点事需要人帮忙,如果可以,你倒可以在暗中帮我做点事当然,你给我做事要保密。但是,你什么时候不想做了,我也会随时放人的。你可愿意?”

    赵飞燕想了想,有些犹豫。

    李松石道:“你放心,我不是挟恩图报。你不想,我也不会有任何勉强一不用担心我以强势压鲨何况 老夫若是”做事,也不会随便花那么大笔钱把你赎来,只需随便花点钱,就有一大堆人愿意来给老夫做事了。这是实话实说,老夫从不撒谎的。”

    赵飞燕考虑了一下,便点头:“您需要我帮您做点什么?”

    李松石笑了:“你又能帮我做什么呢?”

    赵飞燕一怔,不禁想起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就笑道:“您之所愿,我之使命

    李松石一听,有些无语:“我可不是神灵,你也不是什么信徒。”

    说着,右手一指点出,浓郁的融合灵气瞬间射向赵飞燕的印堂,直钻入她的泥丸宫。

    只刹那间,赵飞燕脑海里幻象四起。

    前后不过一弹指间时间,赵飞燕却在幻境里经历了好几天时间。大量的讯息,被注入了她的脑海中。

    猛然间,赵飞燕张开眼睛,惊骇地看着李松石:“刚才刚才那是川

    李松石刚才那一手,虽然极为高明,但那赵飞燕早知他的强大,所以也不会很惊奇。

    而令她惊讶的是,刚才李松石留给她的讯息里,居然包含着一斤。惊天动地的秘密。

    她敢保证,如果她一不小心把这个秘密透露给第三者知道,那不用多久,她就会立即被人轰杀成渣,且魂飞魄散。

    而灵魂深处的那个秘密,则会被别人得有

    而如果她把这个秘密宣扬得世人皆知,那只要李松石不保护她,只要小半个时辰,她就会灰飞烦灭,而且”三界大乱。

    乱象,必会因此而起。

    所以,她看着李松石,直倒吸凉气。

    真没想到,李松石居然会拥有这样的秘密,还告诉了她,而且而且让她帮做的那件事”也未免太可怕了?

    忍着心中的惊悸,好一会,赵飞燕才平定下心绪。

    李松石一直观看着她的脸色,道:“我也只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这一手,也只是备而不用罢了。”

    顿了顿,又道:“如果你现在后悔,不干也还行。”

    赵飞燕脸色微变:“我现在还能后悔?”

    “当然可以。”李松石道。

    赵飞燕摇摇头:“不,你允许我后悔,可是,我不允许我后悔

    ,

    李松石一怔,随即,笑了:“很好。刚才给你的讯息里,包含着的一肛法,你可以随便修炼,只要,把我想要做的事,帮我安排妥当就可以了。”

    赵飞燕微微点头。

    随后,李松石手一挥,赵飞燕身形一震。

    再看四周,现已经远离了刚才那幢酒楼,来到了位面雇佣兵接受任务的大厅附近。

    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了那么远。

    只是,李松石刚才一直以幻境控制着赵飞燕,她却是全然无知。

    虽然说,这只是不想让两人的谈话被外人听到,但李松石这手段,着实把赵飞燕骇住了。

    如此实力,若是李松石刚才稍有不轨,她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而且,更可怕的是,李松石想随便整她,她都不会现。

    比如:在幻境中让她以为过了几天时间,已经回到自己房中。那又累又饿时,肯定先要换衣服洗澡。

    但实际上,她却是站在大街上,心里陷入的幻境,却以为在澡房。

    那时,那么一脱  她以后的声誉全都不用要,也别想再出来见人了。

    如此想着,赵飞燕脸色很是不好看。

    李松石见得,也没办法相劝。如同一只老鼠在猫的面前,那猫再好言相劝,老鼠也会害怕。

    匹马在巨龙面前,巨龙哪怕不吃它,它也悚悚抖。

    这是实力间的差距,令心里产生的极度不安全感造成的,只能慢慢适应。

    “好了,先随我过来吧。”

    李松石说着,与赵飞燕一同走舟一个较偏僻的角落。

    只片玄,那赵飞燕脸上的形象却改变了。本来白哲的俏脸,却是变得微黄。

    虽仍然美丽,但却不再是那么倾国倾城。

    想要做位面雇佣兵,一个孤身女子,太过漂亮,也不是件好事啊。

    而且,让熟人认出来了也不好。

    李松石看了看赵飞燕的脸,丢了件宽大的魔法袍和一瓶香水给她,道:“你先披上,再喷洒一些弃水”这香水味道虽浓且俗气透顶,但正好掩饰你的体香等下你寻处地方,再行换别的衣物吧,别让人再认出你原先的身份。”

    赵飞燕默默点头,披上了魔法袍,喷洒上香水。

    李松石看着,又递了一枝檀香香烟过去,道:“这支烟里,我刻意加重了料,遇到了危险,点燃后,把烟释放出来,可以让人产生一定的幻觉,可救你一次

    赵飞燕默默接过。

    李松石点头道:“嗯,好了,先这样吧”我也要回去了。有事的话”按照我之前给你的讯息里说的那种联系方法相互联系。”

    说着,转过身,便要离去。

    赵飞燕却是叫住了他:“等等。”

    嗯?!

    李松石回过头。

    忽然,一阵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团温香软玉,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

    李松石低头一看,现披着魔法袍的赵飞燕,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把身子都埋进了他怀里。寸月刃小愕。

    他明显感觉出,这赵飞燕的心情,似乎很紧张”

    通过自己身上流转的紫董花灵气,根本不用玄意感应,李松石就有种直觉:她,并不走动了情,也不是真的爱上了他,舍不得他走。

    只是,她为什么扑到他怀里呢?

    李松石略一思考,便明白了。

    他与赵飞燕几乎是萍水相逢,或许打手 他说得上是对她有救赎之恩,却不至于让她产生以身相许的相法。她也有自惭形秽的心思,更不会想要以身相许。

    只是,李松石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大,让她产生一种不自信,不安全的感觉。

    所以,在李松石临走前,才突然想要抱住他”献身。

    若是自己的身子被李松石要了,那两人便亲近了少许。那时,面对如此强势的李松石,才稍感心安。才会觉得,他不会因此而随随便便把她当蝼蚁,当棋子弃掉。

    因为,她害怕,自己的利用价值实在太少”少到随时都会像被扔垃圾一样,被李松石当炮灰,所以,才会忍不住”

    想要贡献自己的身子,只为换取一份安全感。

    李松石感应到了她的心思,不禁微微一叹:他从来没想过,女孩子的心思,也能这么集杂。

    “她在害怕?心里一直没安全感?所以,只要面对比她强得太多,又斩时把握着她生命的人,就会忍不住想尽办法获取一种安全感?。

    这是什么样的心理啊,,

    “可惜,我不是心理医生”李松石想着,轻轻推开赵飞燕。

    那赵飞燕的脸色有些惊惶,看着他,心想:他难道在嫌弃我长得不够漂亮,在嫌弃我不够干净吗?

    虽然说,那酒楼的女子,时不时就会以特殊手段换过一副身体  ,而灵魂也不比那忘川河畔的灵魂差到哪去。

    但是,一些强者,还是会嫌弃的。

    李松石按着赵飞燕的香肩,盯着她的眼睛,道:“赵姑娘,我可是个正人君子”

    赵飞燕无语。明显是不信。不然  ”他下边为什么好像有些凸了?

    李松石苦笑,道:“好吧,我知道你不相信,可是,我出门之前,家里娘子盯瞩过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赵飞燕又无语了。

    “所以,虽然你很美,很漂亮,只要是男人都不会不动心。但是,我可是很爱我家娘子的李松石说罢,定定地凝视着她。

    好一会,赵飞燕不知想到什么,俏脸微微一红,才低着头,轻轻退开了一步。

    李松石见状,笑道:“放心吧,我既然让你知道这秘密,就不会轻易把你当棋子”我天生就不是什么上位者,没那种习惯。”

    赵飞燕一怔,看着他,透过法师袍的头罩,可以看到一双澄净的眼神。

    不知为何,她竟然相信了,心里,便感稍安。

    她大松了一口气。

    李松石也微微吁了一口气,道:“好了,那么”

    话才说到一半,附近却隐隐传来人声:“马哥,你这次匆匆忙忙的,是不是又找到什么货色了?”

    李松石与赵飞燕站在两幢房子之间的暗角落”嗯,这些地方,是故意弄出来的。

    许多房子之间,是刻意留下灰暗角落,好方便那些个面雇佣兵,可以随时做一些私下的勾当。

    此时,三个穿着大红色衣袍的男子,从附近走过,谈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听到这声音,赵飞燕突然脸色就变,直勾勾地盯着那三个男子,出了:“咦?!!”的一声。

    李松石略感诧异,问:“怎么了?”

    赵飞燕看看那三人,又看看李松石,没现周甩有隔音结界,就忍不住微一犹豫。

    李松石道:“放心,他们听不到我们的谈话的。”

    赵飞燕俏脸一红。随后,看着那三个男子,脸上又露出了寒意:“那三人,好像是花探!!”

    “花探?!!!”

    李松石心想:花探,好像是专门寻找好花的那种人吧,这有什么好惊奇的呢?

    赵飞燕却道:“先生,您应当知道,我们那地方的姐妹的来历吧?”

    李松石微微点头。他是听那个叫迈拓的位面雇佣兵说过的。

    说是什么红颜薄命,人世间凡是长得几近完美的女子,都会被夺去生命,魂魄勾来地府,以供神灵收藏,玩弄”

    命运实在是可怜”当然,不能否认,其中也有幸运儿,但毕竟只是少数。

    只听赵飞燕又道:“那花探,便是专门探寻三千大千世界中,哪里有绝世奇女子的。他们基本知道某一些神灵需要哪方面的女子。可能单为一位神灵做事,也可能”在寻到某些绝世奇女子,就推荐给地府方面的中介处,或是推荐给神灵”

    李松石听得,脸色一寒!!

    那些花探,居然是专门为神灵猎艳提供讯息的?

    这么说,关于那个想要抓捕花仙子的神灵的讯息  他们也有可能知道喽?!!!

    好,好得很。

    妙,实在是妙极了,哼!!!

    李松石微微冷哼:小燕燕,你先走,我到要看看,那几位,到底又看上了什么“好货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