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零二章 无耻的伪劣产品

第三百零二章 无耻的伪劣产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击赵飞燕,李松石便蹑在那兰人身  那三人,俱是身形削长,最高的那个脸微长,最矮的那个脸圆,中等的那个是国字脸。

    三人面色俱苍白,粗看就像是酒色过度的样子,待细看,却现三人脸上都是阴气重重,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息。

    李松石距三人有三步之远。以融合灵气制造的幻境控制住他们,他们竟然毫不觉。也不知是李松石实力比以前高出太多,还是这三个家伙实在太废材了,随便一下子就被控制着。

    李松石是不动声色,偷偷跟着他们,竖耳倾听着。

    只听那脸长的家伙,神秘兮兮地左右张望,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偷听  ”只是,这家伙完全没现李松石跟在背后。

    他一挥手。布下一个全透明的隔音结界,”只是,这结界不小心,把李松石也笼罩了进去,那声音,李松石也是能听见的。

    只见他回过头,与另两人道:“许问兄弟,麻方兄弟,我跟你们俩说。你们可千万别透露出去啊

    那叫许问和麻方的,同时点头:“马大哥,放心,我们兄弟的嘴巴有多严,你还不了解吗?”

    那姓马的点点头,压低下声音问:“两位兄弟,你们听说了吧?有一位大神,下了任务,说是要抓捕花仙子”。

    另两人耸然动容:“当然听过,这个消息这么轰动,咱们要是连这事都没听过,那这些年也算白混了。”

    李松石脸色一寒。

    只听那圆脸的又问:“怎么,马大哥”您这次找上的,居然是花仙子?”

    “怎么会?!!”那姓马的哑然失笑:“许兄弟,若是我真找到花仙子,早就把她们给偷偷逮捕回来了

    说着,左右张望了一下,才低声道:“不瞒两个,在个面雇佣兵的任务布所那里,每抓到一位花仙子的奖励是五万信誉积分,十万能晶币。但这个价格,低了。如果找到适合的神主,甚至有可能得到一枚神格碎片

    “什么?!!神格碎片?!!!”

    两人差点跳了起来。

    那姓马的嘘了一声:”小声点,这我也是无意听人提到的。具体情形,也不清楚。”

    说着,姓马的又长叹一声:“唉,可惜兄弟我福浅,没那个机缘,不然,”嘿嘿

    那许问和麻弃面面相觑。

    那国字脸的麻方问:“那,刚才马大哥您又提到花仙子”

    姓马的神秘笑了笑:“两位兄弟,老马我这次找到的,虽不是花仙子,但其气质。却与花仙子极其相似,而且打手 身上还有一种神秘气息环绕,听起来与那传说中的花之灵气相差无几”

    许问与麻方一听,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马大哥,这回,你可真达了。”

    那姓马的笑得有点合不拢嘴:“没那回事,没那回事,不就是个长得与花仙子神似的凡间女子么?又不是真正的花仙子。”

    那圆脸的许问佯作不悦道:“马大哥。你这么说,可就不把我们当兄弟了。谁不知道,这三千大千世界中,最大方的,不是那些大神。而是大神们的后裔子孙?

    “若是有了个长得花仙子极神秘的美女,别说是一块神格碎片,就是神格,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想想。那长得神似花仙子的,只要稍微改造一下,玩起来跟花仙子可没多少区别,而且,还不会担心那些大神们会见猎心喜,抢了过去”

    “嘘”姓马的压低声音:“许兄弟,这话可就不对了。那些大神们。怎么会随便抢夺子孙后裔的东西呢?”

    许问笑道:“马大哥过于担心了,我们早先已布下隔音结界,哪有人会听得到?”

    “小心驶得万年船那姓马的说着。

    三人一路前行。

    路上,那许问和麻方不停地捧着姓马的,似乎真就要跟着去看看那凡间女子有何不凡之处,居然长得跟那连神灵都着迷的花仙子那般相似。

    而李松石尾随着,脸色越来越冷,几次就想直接出手,把这三人给抓了再说。

    只是,周围还是有不少人的,这么一动手,说不定会留有什么后患,像是打草惊蛇什么的,这种事”还是小心为妙。

    于是,李松石紧盯着那三人,同时控制着幻境与周围的场景差不多,让三人没走错路。

    那三人,一路走出了地府的中心广场,在靠近忘川河畔时,姓马的从手中掏出一本奇怪的书,翻开书页,里面有许多六芒星魔法阵。

    只见他手指头在那书上指指点点,凭空一划,那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正再形的空间门。

    那门绽放着蓝光,不时有一圈圈的白光从里面闪动,看不到对面是什么。

    不过,李松石却在一瞬间,直接感应到对方的具体所在。

    居然是人间?!!!!

    那三人,还真要去人间?!!

    李松石想着,那三人已穿过了空间门。

    他正要尾随过去,忽然又想:这通过不同的人,会不会导致空间门流逝的能量不同,会让这三人觉有异呢?

    虽然幻境屏蔽了三人的感官,但李松石对这魔法空间门的了解却不多,不敢乱动手脚修改三人的感应。

    当即,直接感应了一下那空间门对面的时空坐标,然后右手刑拉一下,打开了空间门,穿了出去。

    眨眼间,来到人间。

    这里,却不是华夏大地。而是另一个国家。

    此地此时,却已经是深夜。

    那三个花探,回过头,看着那个蓝色的空间门洞。

    姓马的道:“奇怪,怎么会没有异常?”

    许全笑道:“马大哥,麻大哥,我就说你们过于敏感的,怎么可能有人跟在我们身后,让我们一点都觉不了呢?”

    那麻方与姓马的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难道,真是我们敏感了?”

    “可是,刚才到了忘川河畔时,明明感到身后好像有股凉气,让人全身不舒服的样子

    姓马的说着。

    那许全笑道:“忘”河畔本来就多阴魂。那阴气充足点也正常。打手 。

    姓马的与麻方各自想了想。均觉有理。就没再多疑。

    而李松石站在旁,已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没想到,自己刚才心中怒,不经意间释放出来的少许杀意。竟被那两个家伙感觉到了,,

    虽然没能现他,但却感觉到异常。

    是六心情不平静,所以控制幻境的年法出了点瑕酣浔人虽然陷在幻境中,仍能感应到外界的杀意?

    李松石心想着,心里就决定,是不是趁现在直接下手,把这三个家伙给逮住,免得夜长梦多?

    就像刚才,他们在暗中悄悄通了话,李松石都没现。实在是让人心里不舒服,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点别的手段。

    就在这时。那姓马的突然惊叫道:“啊。我感应到了,,呵呵。真好运那个女的。居然正好出现在这里打手 而且那神秘气息比之前还要浓了许多,倒省得我们去找。”

    说着,手一招,将空间门关闭,就驾御着一股半红半白的云气,与另两人朝下方飞去。

    李松石急忙跟上。

    觉此地是某座大城市的上空,正朝一幢大楼俯冲下去。

    那大楼有五六十层高,灯火透明,透过一些开着的窗口,可以看出,里面居然是一间间的房子,极其奢华”当然,也有相对简朴一些的,但哪怕是所谓的“简朴。”里面的摆设都极精美,房间的布设,都极讲究。

    看起来是处供人住宿的宾馆。

    正打量着,下面那三人的身形突然间就消失了,仿佛融化在空气中一样。

    李松石又是微微吃了一惊。但幸好,仍能感应到他们,而且,那融合灵气,还束缚在三人身上。

    原来,那三个家伙,居然在半空飞行时,直接隐身了。

    路降到三十几层高的某间房间,那三个家伙又直接穿墙而入。

    如同鬼魂一般,又似勾魂的黑白无常,居然没受任何阻碍。

    李松石看得火大:“这三个人真麻烦。是不是干脆不顾惊世骇俗,直接把他们抓住算了?”

    没办法啊,李家人别的本事不小,偏偏就没有穿墙术”当然,每个花仙子都拥有这样的能力,但她们的灵气中可不带这种仙术。

    李松石右手抬起,一挥,一股红莲业火涌出,直接将那房子的窗户给直接蒸,然后身形便窜了进去。[][]

    只是,才进了房,里面便是浓浓的水蒸汽扑面而来。

    同时。耳边有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这是”这是,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美女入浴?!!

    李松石猛然瞪大了眼睛。

    果然,正好看到,这间小小的“房子。里,居然有一个大大的浴缸,浴缸里,坐着一今年轻美丽的女子。

    她的美丽,足可以用得上。肤若凝躲,娇艳若浴水芙蓉来形容。

    尤其是,她正沐浴在热水中。那热气渗透了她的肌肤,令气血循环,可见肤色白里透着嫩红,很走动人。

    此时,这空气中,充满说不出的沐浴露香味,并有着浓浓的水雾,衬托得她带上一点点神秘的美感”

    只是,这女子,此时是一丝不挂,正背对着李松石。

    而她旁边,还站着刚才那三个穿红衣的人。

    他们隐着身,站在一旁观察着,那女子。却毫无所觉。

    “马大哥,你说的,就是这个吧?”

    那许问问着。

    姓马的在那点头:“怎么样?资质不错吧?”

    “啧啧,不错,不错,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出瑕班来,犹其是身上那股子气质  ,只要稍微咱练一下,绝对又是一位倾国倾城的主”

    那三人肆无忌惮地评论着。

    李松石听得火大。

    就在这时。澡房的门口出一阵敲门声,接着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语嫣妹妹,我可要进来了喽。”

    语,”语嫣?!!!

    李松石吃了一惊,正要冲上前看看,那在浴缸里的女子是谁。

    却突然想起,自己没隐身。一旦上前,岂不是被现了?

    当下,右手一挥,也是一股融合灵气前涌,将那女子的泥丸宫包裹住,以幻境将之迷住。

    这一刹那,通过灵气的感应,李松石惊奇地现,那坐在浴缸里洗澡的,居然是那个刘语嫣?!!

    那姓马的,那三个花探,他们所说的长得与花仙子气质极相似的女子,莫非。就是这个刘语嫣?

    只是”有些奇怪啊。

    之前,在进入地府把皮尔特等人带出来时,碰到那个长得和史叶云一模一样的男子,他身边,不正是刘语嫣吗?

    观她当时的实力,极为不弱。

    但现在,怎么三个花探站在身边,她却是一点都没觉?

    难道,她看不到那三个花探?

    李松石想着,便现,那澡房的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同样很年轻很美丽的女子。

    这女子”嗯,长得挺美的,身形高佻,肤色白哲细腻。如象牙一般。身上披着一条浴巾,头高高挽起,走了进来。

    李松石看得一怔。

    这女子,”怎么看眼熟呢?

    只是,不论怎么看,李松石都想不起在哪见过。

    却见那女子走到了浴缸边,嘻嘻笑着,右手挑向刘语嫣的下巴:“打手 卜娘子”我可要下来陪你一起洗澡了哦,  。

    刘语嫣顿时笑骂不已,右手一泼,大片水花将那女子的身子泼湿了。

    那女子自然不依,扑进水中,与刘语嫣打闹了起来。

    李松石看着,觉得有些脸红。

    嗯,再今年轻女子,在澡房里洗澡,他却在这偷看”

    虽然,之前怕被她们现,所以退了出来,悬浮于数十层楼的高空中,透过之前融化的窗口往里面看”但,怎么说也还是偷看啊。

    倒是那三个花探,怎么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如果”如果一下子把这三个人给抓起来,会不会惊吓到佳人呢?

    李松石想着,又觉得有些不妥。

    现在,还不能确定,眼前这个刘语嫣。到底是不是位面雇佣兵,是不是那夭见过的那个。

    万一她是个面雇佣兵,李松石却这么出手,那乐子可就大了”

    所以,李松石暂且忍着,同时一直以幻境控制那三个男子,先观察看看。

    这时。那刘语嫣,就与那个很眼熟的女子,在水里嬉戏。

    过得一会,那刘语嫣帮那女子搓背。

    只听那女子问道:“语嫣妹妹,你之前说的那位大师,他算的,真的很准吗?”

    “当然。你别看他年纪轻轻的,但是,可是真正的高人啊。”

    “啊?真的吗?你怎么知道他是真正的高人?”那女子有些狐疑。

    刘旧佯旧!“因为他帮我算讨,非常非常之准六你记得我前三六二你家玩吗?去你家之前,那位大师帮我算了一下,说我坐车回来时,在半路离你家十公里处,车子肯定会抛钴,叫我小心些。还说我回到家时,大概晚上十一点二十五分这样。手指头会不小心受伤。

    “结果,那天晚上,我坐的车子,真的在离你们家十公里远的地方抛错了。而且回到家,快要睡觉时,我用水果刀削苹果吃,一个不小心,还把自己的手指弄伤了”当时,正好是十一点二十五分

    “啊?真的这么准?”那女子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顿了顿,又道:“可是,你说让他帮我算一算,他也是帮我算过了,但说的,很是离奇,让人不敢相信呢”

    打手 哦?丽蓉姐姐。你也让他帮你算了?那他说了什么?”

    那叫丽蓉的女子犹豫了一下,道:“他说,本来,我命中注定会有一段孽缘,会喜欢上一个姓李的年轻人,结果,却因为家庭原因,不能与那姓李的人在一起”

    “只是,好像有一位高人。把我和那个姓李的人的命运都给改了。所以,我在前几年就应该遇到的那位姓李的人,一直没与我相遇。”

    ,”居然还有这种事?

    刘语嫣很是惊奇。

    “对啊。所以,我听起来觉得太过离奇了点。而且,那个高人还说,命中注定的缘份,哪怕是经过了改动,命运,也会把改动的部份,慢慢修正回来。所以,大概再过一段不久的时间,我就会与那位姓李的人相遇

    不是吧?!!!

    “那位高人”他真的这么说?”刘语嫣问。

    那个叫丽蓉的女子点头道:“嗯,他是这么说的”所以,我最近这心里挺烦的。不知该不该相信的好,”

    顿了顿,又道:“因为,我最近,总是莫明奇妙的,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好像。好像是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答应了别人的事。应该到时间去办,却是忘记了似的。又好像,正要出门,有什么东西应该拿,却没记得拿似的,”

    那女子和刘语嫣说着,李松石在一旁一字不漏地听,惊呆了。

    那个女子,”那个女子”难道是”难道是”

    过  ”不大可能吧?

    居然会这么巧?

    李松石有点不敢置信。

    而且,她们说的,帮她们算命的那位高人,又是谁?!!

    李松石正疑惑着,又看看那刘语嫣,现她一直都没注意到周围隐藏着几个人在看她。

    就算是她看不见有人在隐身,那最起码。也应该能感应到周围有灵气变化才对。

    现存。却没有。

    这说明,她应该不是什么位面雇佣兵了。

    过  ,,可就奇怪了。

    难道,眼前这刘语嫣,跟地府里见到的那位刘语嫣,会是不同一斤。人吗?

    时间,李松石有些想不通。

    不过  ,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暂且不重要了,只要她感觉不到周围有异常,那就可以。

    想着,李松石冷森森地笑着,盯着那姓马的,姓许的,还有姓麻的,那三个人。

    右手一挥,一股冰冷的寒气朝三人同时喷涌过去。

    而且,其中还有千百道紫色的灵气,像是章鱼的触须,狂乱地挥舞着,向三人挥扫。

    就在这一刹那,眼看着将这三个人捆住时。

    突然,一阵铮铮的声响。三道金光同时从三人身上涌出,朝四周一扫,竟将李松石释放出去的灵气斩断。

    而且,之前用来控制他们的花之灵气,也被斩断了。

    时间,三人就脱离了幻境的控制。

    但是,不知是不是他们动手的缘故,这三人的隐身效果,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凭空出现在澡房中。

    而刘语嫣和那女子,现澡房里突然多出三个穿着诡异的男子,都吓得同时尖叫了出来。

    “不好!!”。

    那三人同时脸色骤变:该死的,居然暴露了!!!

    或许,有人会感到奇怪,这三个家伙,怎么会担心自己在刘语嫣面前暴露身形呢?

    嗯。其实,这也不难理解。

    因为这三个家伙,是要把刘语嫣抓起来,献与某位大神的后裔。

    如果让他们成功,那么有朝一日,刘语嫣便有可能得到宠幸。到时,如果刘语嫣说出,有花探在她洗澡时,在旁偷窥,那他们,可就麻烦大了。

    般来说,花探在探花时,理所当然会了解那女子的身体有没有缺陷。但却是暗中进行的,属于一种大伙都知道,却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但是,一旦把这种事说了出来,那就相当于  ,某些神灵的宠幸妃子,让别人先看了,先检验了,说出去,那神灵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面子问题,关系到神灵的信徒对这神灵的信仰的虔诚程度,所以,”没有哪个花探,敢把这事说出去。

    所以,现在现出身形,三人就知道坏了,肚子都是火大。

    他们右手一挥,一股浓浓的粉红色雾气布满整个澡房那刘语嫣和那神秘女子,同是昏迷了过去。

    而那三个人则背靠背,周体周围出现一个淡金的防护罩。

    那姓马的人左右张望着:“朋友,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

    那麻方则叫道:打手 “快出来吧,一路上,我们早就现你在跟踪了

    李松石冷冷一笑。

    既然事情闹大了。他也不怕再大一点。

    右手一挥,一股红莲业火涌出,瞬间将澡房的整面墙给汽化,人就窜了进去。

    那三人见状,脸色一喜:不怕你出来,也不怕你强大,就怕你躲着偷袭。

    这一刹那,三道红蓝白的光芒,从那三人手中亮起。

    李松石分明看道,三件不知明的法宝,挟着滚滚灵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心脏,咽喉,及印堂飞射而来。

    他毫不怀疑。若被射中,他绝对会被炸成一朵蘑菇云,直接朝拜上帝。

    脸色微变,右手急一刮。空中顿时出现一个空间门。直通自己的私人种植空间。

    便听嗖嗖嗖的声响,三道奇光同时射入空间门内。

    李检石立即关闭空间门,将三人与这三件奇形宝物的连系斩断。

    空间内部,三道奇光,直窜入混沌深处。最后,与混沌晶壁撞在一起,出轰隆隆的巨响,就似卜混沌之气封住。再也出不“下手果然够狠辣!”。

    李松石有些后怕。

    左掌当即裹着层层红莲业火,朝前一按。

    只听哧哧声响,三人身上那个淡金色的护罩被烧得一明一暗,几欲破碎。

    李松石再次利破虚空,空间门在那三人头顶上开启。

    股浓郁得让人完全看不透的灰色雾气从中涌出,挟着万钧之势,朝三人直压而下。

    “不好,居然是混沌之气?!!!!”

    三人大骇。

    这区区一股灰色的雾气,居然有万钧之重,除了传说中的混沌之气,却是再也想不出是啥东西了。

    这时,只听哗啦一声。那淡金色的护罩立即破碎。

    三人一个个双手结印,一件件盾形,碑形的宝物从体内飞射出来,撞向混沌之气。

    但是。混沌之气的质量实在太重了,只往下一压,那些着光的防御宝物都被反弹了回去。

    不过,就借着这时机,那三人脚下同时用力。

    便听一阵轰隆巨响,澡房下的地板被三人以灵力同时震碎。

    大块大块的水泥裂开,楼层中的钢筋纷纷断裂。

    只听轰隆一声,三人同时踏破地板,掉到了下一层。

    而大量的破裂水块块,以及断裂钢筋,也纷纷倒下,砸在三人身上,激起层层灰尘。

    只是,这区区凡物,根本不可能砸伤这三人的。

    李松石明知这点,所以不依不饶,身形一纵,便朝那地板冲了下去。

    右乎红莲业火一扫,钢筋与水泥板块同时汽化,而且”不损周围分毫。

    只是,阵阵热浪。狂烈的气流,朝四面八方汹涌喷放着。

    阵剧烈的哗啦声响,红莲业火汽化的物质形成的飓风,将下一层楼层的房间的落地玻璃窗全部震碎了。

    个手上紧紧抓着针孔摄像机的家伙,被气浪冲飞了出去”看来,应该想偷*拍刘语嫣的狗仔队,

    不过,李松石是没心情理会那个倒霉的家伙。

    左手同时一挥,灵气化作飓风,将周围的一切吹飞,便看到了那三人。

    只是,就在刚才这一刹那,耳边就又传来一连串的轰隆隆声响,那三人,脚下用力,灵气喷涌,连续踏破了数十层楼板,身形迅地朝下飞去。

    但到了第十层的时候,身形一个急拐弯,从那一层的窗口破出,飞到外面的空中。

    “是李松石!!!!没错。有八成的可能是他!!!”

    红莲业火啊,在人间晃荡的人,除了彼岸花仙,也就这位当代花主有可能拥有。其它拥有业火的,都是强得离谱,整天想闭关的老怪物,做事都是派手下,哪会来追杀他们?

    刚刚,明显感觉到。应该是男子。

    所以,极可能是李松石,这位传说中的当代花主”

    而李松石,却是与花仙子有关的”

    瞬间,他们想了很多,都知道,落到李松石手中,大概会是什么结果。

    所以,那三人在现斗不过李松石时,拼命地逃,李松石也是拼命地追。

    三人从酒楼里飞出,身形一晃,冲到旁边一条公路上,身形朝地面撞去。

    他们想自杀?!!

    不可能!!!

    应该是”,土遁!!

    李松石脑海里灵光一闪。右手一挥,嗖的一声,一道空间门从地面开启,大量的混沌之气涌了出来。

    三人大吃一惊,急停顿身形。

    而李松石手脚不停。右手连刮,空间门迅开启关闭,在周围不停地变幻,层层混沌之气涌出。

    而李松石掌心喷的红莲业火,也在四面八方燃烧起来”

    这一切,说起来迟,当时却快得几如电光火石。

    眨眼工夫。混沌之气与红莲业火就将那三人周围的逃生之路都封堵住了。

    “怎么这么快?!!”

    三人大吃一惊。

    李松石冷哼一声:若不是顾忌在洱店里会伤着人命,他是直接以红莲业火把整座大楼烧起来,都做得出的。

    只是,这样一来,枉死在他手中的人就太多了。积下来的因果,报在他头上倒不怕要是报在亲朋好友头上,可就头大了。

    所以,忍到现在,才全力出手。

    “怎么,不逃了?!”。

    李松石冷哼一声。

    “怎么不逃?”那三人哂笑着。伸手一晃,身体周围同时出现一斤。赤金色的防护罩。看起来很坚固的样子。

    同时,他们手中同时握着一块碧绿的玉符,道:“你是李松石吧?今日之“恩”必有后报!!

    三人说着,手上的玉符同时绽放出强烈的绿芒。

    李松石脸色骤变:“不好!!”

    难道是逃命专用的特殊道具?

    三千大千世界中的强者,数不胜数,制造出来的逃命道具,可多得要命。

    所以,说不定哪个不起眼的死跑龙套身上,就会有一件了不得的逃生宝物。

    像是一些逃生宝物,甚至能直接穿越混沌晶壁,破开大千世界的束缚,能从至强神灵的私人世界中,直接逃跑。

    李松石不知道这些人手上的宝物是哪种品级的,同时,也不想现在就有见识那宝物能力的机会。

    当下,右手急忙一晃,几道空间裂缝直接在那三人的防护罩内出现,切断了他们的手腕。

    三块玉符,从他们手上脱离。

    同时,红莲业火从那些空间门户里飞快的窜出,朝那些玉符烧去。

    只是,这些玉符,又岂是离开人的身体就停止工作的?那还叫什么逃生宝物?

    只要启用,只要那人的灵魂还存在,就能带着逃生,这才是真正的逃生宝物。

    而且,面前的这种逃生宝物,还是不怕红莲业火的那种。

    瞬间,化作浓浓的绿芒,将三人团团裹住。

    红莲业火烧之不进。

    混沌之气压之不破。

    “哈哈哈。我们得救了,果然不愧是神级大师的神作,花个五十万能晶币买救生符。值!!”。

    那三人笑着,真那绿芒没破空而去,就对李松石哈哈狂笑:“你肯定就是李松石,嘿嘿,等着我们的报复吧!!!”

    狂笑了半晌。那嚣张的气焰,令李松石气得几欲狂。

    不过,他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因为他现,混沌之气,生于混沌晶壁,是拥有封堵住空间门户的能力的。

    到时,四,一旦姚跑,李松石以混沌兰与裹着那绿芒,不论那七虚空跑到哪里,那混沌之气,哪怕不能封死那空间门户,至不济也能将他们破开的空间门户稍微延缓一下,李松石只要趁机感应到对面的空间坐标,那便能直接破开空间追上去。

    只是  ,这种事情,要非常讲究时机,机会一瞬即逝,李松石没做过,都没啥把握。

    但不论如何,都得试上一试!!

    李松石想着。静等三人逃跑。

    就在这时,那哈哈狂笑的三人,突然现,他们的绿光居然一直没有破空飞去,而是慢慢变淡了。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三人又惊又怒。

    这时,绿光中传出一今年轻男子的声音:“吝啬鬼,买我的逃生符,居然只付半价?那,便给你个半成品让你后悔去吧,哈哈哈哈

    那声音中传出哈哈狂笑的声音。

    那三人,听得傻眼了。

    而李松石,也傻住了。

    “世上,居然会有这么离谱的事生?!!”

    看着那三个人,李松石突然觉得很滑稽。

    而那三个家伙的脸色,却是红了又紫,紫了又绿,绿了又白。跟变脸似的。

    脸上,满是绝望之色。

    最后。忍不住狂怒道:“史叶云,你围圈叉叉你个老母”

    史叶云?

    李松石一怔,这跟史叶云有啥关系?

    心里有些迷糊。而那三个人身上的绿光,却在这时完全消失了。

    他也不停顿,右手一挥,混沌之气将三人镇住,动弹不得。

    同时,一阵梅香,夹着森森寒气,将三人给冻住。

    眨间眼,那混沌之气冉,便是三座冰雕。

    李松石手一晃,将三人收进私人种植空间内,而他,也径直穿过空间门走了。

    至于这里被破坏的大楼,还有后事”嗯,这斤”人民群众有了困难,当然是要找警察。

    李家人身为劳苦大众之一。有了困难。当然是留着给警察叔叔们伤脑筋吧。

    大不了”大不了回头卖点好玩意给皮尔特和梅耶,让他们丢点钱出来,砸晕那酒楼的老板,并给警察叔叔们献点爱心就走了,

    李松石就此离去。而在地府之中,那个位面雇佣兵刘语嫣,陪着一个穿着黑色魔法袍的神秘男子,正在街道上走着。

    走着走着,那男子突然打了几个喷嚏。

    刘语嫣问:“云大哥,怎么了?”

    那男子摇摇头:“不知道。刚才好像突然有点心血来潮,就想打喷嚏。”

    “难道是感冒了?”刘语嫣问。

    应该”,不是吧?

    那男子有些疑惑,他虽然失去的记忆,但并不是变成笨蛋。如今这身体健壮得比神圣巨龙还变态,怎么可能会感冒呢。

    只是,这神秘男子没有想到,就在他嘀咕的时候,在混沌晶壁的深处,也有人在嘀咕:打手 “奇怪了,明摆着标半价的逃生符,居然也有人敢用?还真是胆子大得直毛啊。换了我就没这种胆量”那种人,死了也活该!!!

    “不过,出售时早就说好了一分钱一分货的,他们还硬要买半价的,也怪不得我。而且,买东西的人都以为是“史叶云大师,的作品,再加上天机早就乱了,没人能算出来,这因果怎么算也算不到我头上,我才懒得去理会呢,,

    “嗯,等过段时间,缺钱了,再做一批去卖,看看还有没有这么胆子长得这么逆天的人敢买来用”。

    这两个人的嘀咕,李松石是听不到的。

    他心里,只是觉得很奇怪。打算回头,再想办法从那三斤。人的嘴里,或是记忆中,把这些事情的真相给掏出来。

    尤其重要的是,关于那些想要花仙子的神灵的讯息,特别是那个布任务的神灵”如果能探知到这点,那可就太好了。

    当即,便是风风火火地跑回了私人种技空间。

    这空间,如今可与之前不同了。

    之前还是有白天黑夜的。

    现在,可是一天到晚都是黑夜。

    天上,老是有“星星”不断撞来撞去的。轰隆隆地响个不停。

    而在那虚空之中,还有十几个个面扇佣兵,在乒乒乓乓地打个不停,各种大招不停地出,轰隆隆地响,光芒四射,极其华丽。

    当然了,所消耗的灵气,也极其之华丽。

    所散溢的灵气,可都被这空间的大地给吸收下来了。

    李松石看着,有些心痛:那些位面雇佣兵体内的灵气,可是很珍贵的啊,怎能这样用出来呢?

    让他们相互比拼“内力。”这样释放出来的灵气,不是损耗得少一点吗?

    如令人穷,少用一点是一点,要学会省钱啊”

    当然,像刚才那三个到霉鬼的那种“省”法,就不用了。

    李松石想着,便要去找那控制个面雇佣兵的纪念昔。

    却是现,她和其它花仙子妹妹,都是在房子里,在那厅子中。看电视。

    电视是通过网络直播,显示器播放的。

    里面,一个外国美女的声音叽叽咕咕地说着:“现在,紧急播放一则直播新闻,就在今天晚上默点炽分,也就是五分钟之前,位于我国炽地区炽城市的,默大酒楼附近,生了一起惊人的“灵异恐怖事件。!!”

    李松石一看,  晕,居然是他网刚大战过的那座酒楼。

    在电脑屏幕上,那酒楼看起来就像是废墟,到处还冒着烟,水泥板块碎裂,钢筋狰狞地凸出,外面街道上满是玻璃块。

    隐隐有警笛声与救护车的声音从远处阵阵响起。

    同时,还有一个头上受了伤,绑着绷带的男子,正在喘着粗气的声音:“各位观众,各位观众。我现在正炽城市的大酒楼附近,也就是几分钟前的“灵异恐怖事件,的事现场”

    他说着话,镜头却是猛摇着,不是很清晰。估计是用什么随身的摄像器材即时拍摄的。

    只是,这家电视台的记者”,那效率也太过于恐怖了吧?

    该不会,李松石还在追杀着那三个倒霉蛋,他们就守好在一旁了吧

    比:有读者大大能猜出,那陪着刘语嫣洗澡的女子,到底是哪位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