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花仙子养成专家 > 第三百一十章 李松石的杀手锏

第三百一十章 李松石的杀手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寸松石的望远镜从空间门捅了出尖。 www.⒐1眼睛猛地往下瞄啊一川

    只见周围群山环绕,中间一个小山村。

    那片花红柳绿,流水潺潺,包围着的一处雅致的房子,便是李松石在落花村的家了。

    那房子附近,倒是有几股灵气在涌动着。

    李松石通过望远镜看了看”嗯,的确清晰,非常非常的清晰。

    像是房子背后,站在花园旁边的那个人,他的头里出现的一小片头皮霄,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嗯,的确看得很清楚,因为他也只能看到那些人的脑袋”实在是太失策了。

    仔细数了数,有十三个人头,一边在池塘边,一些在花园旁,一些在树林里,还有几个”坐在游泳池边的棚架下。

    大多数人都是盘膝而坐,打坐着。

    只有五个人例外,其中两个白苍苍的老家伙在房前棚架下面下棋,嗯,下围棋。

    不知是否太过专心,李松石之前在那房中出现过,那两人居然都没觉。

    而在游泳池边,则有一人在拿着个装酒的玉葫芦喝闷酒。

    在西北面的碧落泉眼下,还有两个在那相拥着,看起来是一对情侣。

    只是,不论李松石怎么看,下面那些人的相貌,都看不清。

    只大致认得出,每个人的身手应该都不弱。

    看着看着,便要转移阵地,换个角度再偷窥。

    这时,那碧落泉眼旁,突然有个男的猛抬头,朝李松石这里望来。

    相隔千米,竟能隐约感应到有一丝杀气。

    李松石微微一惊,便见一道亮光闪过。

    他迅缩回头,就见到一支寸许长的小剑从空间门射了进来,堪堪从他脸侧滑过,将一丝头给削落。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李松石直接将空间门合上,手一挥,空气中的灵气便朝那支闯进来的小剑困住,将之带了过来。

    李松石伸手指过,一看,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好家伙,这支剑”这支剑,居然”居然”

    它居然只是一支非常非常普通的小木剑。

    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也没感应到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力。

    上面即没有铭刻符文,也没什么奇异的法阵。

    就像是一个雕刻手艺还不错的凡人木匠,用小刀削出来的一把普通小木剑。

    可是,就是这把小木剑,居然能射出千米远。

    而且那度,还快得李松石几乎反应不过来。

    虽然说,他当时自觉安全,所以稍微有点大意,反应稍慢了点。

    但也能肯定,这支小木剑从射出到来到面前,绝对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它的度,绝对过了音。

    这样的度,那小木剑居然没有形成音爆,没爆出强烈的巨响,也没有因为剧烈的摩擦而起火,,

    那个男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李松石有点后怕,心道:“若是要对下面那群人动手,怕是要先解决掉这个家伙才行。不然的话,在对别人动手时,他跑过来帮上一把,那想要捕获其它个面雇佣兵,可就困难了。

    “而且,这家伙居然对千米之外的窥视目光都能感应得到,身手又不凡,如果要对他动手,怕是要一击必杀才行。必须在第一时间,对他造成极大的打击!!!”

    但是,要怎么做呢?

    李松石在那苦思着。

    是不是,干脆在那家伙周围直接破开一堆凌乱的空间门试试?

    嗯,把握不大啊,前一两道空间门容易开启,后面的,一旦他有了防备,就不好动手了。

    不如,再观察观察。

    李松石想着,右手在空气中一划,一道空间门出现在落花村李宅千米之外的山头上。

    这次,李松石又偷丛凑到那空间门处,使劲地瞄着,看看那人有没有反应。

    就在这时,前面的山头有风声吹来,里面,竟有着隐隐约约有人声。

    李松石听到一个动人的女子声音问:“大师兄,刚才生了什么事?”

    个男子的声音道:“没事,刚刚好像被镜子之类的反光东西照了一下,就下意识地出手了,”

    “被镜子之类的反光东西照了一下?”那女声诧异地问。

    “是啊,以前实力低时,做位面追饵任务,时常被那些暗黑位面雇佣兵用狙击枪瞄,有好几次都差点挂掉了,所以我对这狙击枪的瞄准镜反应有点过敏”

    “哦”那刚才也是有人在暗处用狙击枪瞄准吗?”

    “应该不是,那光是从头顶上照射下来的,那里又没有突出的灵气反应,怎么可能有人在那用狙?估计是刚刚飞过的飞机,把光线反射下来的吧  ,不过,奇怪的是,我那飞剑射出去,应该不会射失才对,就算是飞机,也应该射穿了,怎么天上的飞机还没出问题呢?”

    那一男一女叽叽咕咕着,声音从风中传来。

    不过,却瞄不过李松石的耳朵。

    以紫莹妹妹的灵气,加上飘零妹妹的灵气,以不同比例融合,可以得到一种倾听风中声音的仙术。哪怕是数万米之外的蚊子飞动的声音,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只不过,这声音是直接在心里听到,而不是耳朵听到罢了。

    李松石听了两人的话,却是一时间有些呆了。

    本来还以为那男的实力如何高强,原来竟是望远镜镜面反光惹的祸。

    看来,太过小心,反而出了砒漏。

    干脆,这次,直接以雷霆之势,把那对男女给逮下。

    想着,便要撕裂虚空。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人声,似乎提到了梅雨山。

    李松石改变一下空间门的方向,便见落花村外,有一部挂着假车牌的破烂面包丰朝落花村李宅方向开去。

    那车中,坐着两个剃着寸长头的男子。

    两个都有三十来岁这样,长着国字脸,稍瘦,肤色黑,太阳穴都是高高的隆起,好像那些武侠中的内功高手。

    其中开车的那个,一直盯着前方,坐副驾驶座的男子道:“孙平,你说这地方,真的有世外高人?”

    开车的道:“我也不晓得,不过,上面说了,那梅”的火锅城。所用的鸡肉,很有问甚,居然能大幅度山…一不的细胞衰老,但却分析不出有效成份,所以就怀疑到那鸡肉中,会不会是包含了古神话中所说的灵气之类的成份。而经过一组的人秘密查访探问,可以肯定,就是这里一个叫李松石的花农,给梅雨山提供的鸡肉”只

    坐副驾驶座的男人问:“哦,怪不得,难道,上面的人怀疑”

    “嘘”孙平道:“好了,别说了。现在已经进了落花村。如果这里的李松石真跟那个破碎虚空的神秘人一样的世外高人,说不定会有什么办法听到我们的话,从现在开始,不要乱说”

    李松石偷听着,眉头一阵乱皱:“怎么什么人都往这地方跑来了?看来,这里是不平静了。”

    该怎么办?那群该死的位面雇佣兵呆在落花村那里”呃,还有两个混蛋,那两个混蛋刚才不是打坐打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想到要把那树林放养的鸡都抓去烧烤呢?

    罢了罢了,看来,自己这套房子,在位面雇佣兵当中,已不是什么秘密。

    只要这些人一日不干休,便会不断有人跑来,那想瞒,也是瞒不住。

    不如,,

    想着,李松石手一指,一道空间门凭空出现在那两个抓鸡的人脚下。只瞬间,那两人脚下一沉。

    待要反应过来时,一股混沌之气,夹着大量的寒气,以及阵阵梅香袭来

    那两人大吃一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要施展法宝。

    便听砰砰两声,两块板砖似的混沌晶石,狠狠地砸在两人的后脑勺上。

    接着,便看到他们背后出现一双手,抓着两块混沌晶石往回缩。

    而那两个倒霉蛋,还有手中的鸡,也一同掉到脚下的空间门中。

    待那门合上,周围的一切,都没啥变化,仿佛没有人在这里动过手似的。

    李松石的脑袋在千米之外,从空间门里探出来,瞄了瞄,道:“果然还是偷袭省事啊。”

    眼睛一瞄,那开进落花村的面包车,心想:“要不,让这两个家伙也直接人间蒸算了?”

    嗯,不好,要是让他们在这消失,肯定会怀疑到俺身上。

    那他们背后的什么什么领导之类,找不到咱,肯定会猛地调查老爸老妈…

    还是算了。

    回头先问问老爸老妈有没有什么到什么非常规打扰,如果有,就想办法把他们带走,如果暂时没事,就让那两条龙先护着。

    唉,就是不知怎么通知太上老君,不然让这老祖宗帮上一把,就省了许多麻疑事了。

    想着,李松石转过身,以偷袭手段,一个个地将个面雇佣兵们给敲晕。

    最后,只剩下正在下棋的两个,喝酒的那行”还有在碧落泉眼旁,不知是在研究那泉眼,还是在研究对方身体的那对师兄妹”

    就在李松石考虑着向谁动手时,那李宅附近的空气中,便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回响着:“呼,碍眼的家伙都被清除完了,这里的灵气倒是宁静了许多”朋友,刚才闷棍打得很爽吧?何不出来见见?”

    李松石听得一怔,便见那游泳池边喝闷酒的人,转过身来,望着他千米之外的这空间门。

    原来,这家伙才是最强的那个啊。

    那人,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相貌平凡,却是长着一头长,一袭淡蓝色的长袍。

    也不知如何,他背后,突然多出一把巨剑,绑在他背上。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松石这边。

    “你早知道我在打人闷棍?”李松石问。

    声音,被约束在一条直线上,顺着风传输了过去,只有那人能听到。

    那人点点头:“你是李松石吧?可惜,我的目标不是你。”

    李松石冷哼一声:“你的目标是花仙子?”

    那人摇摇头:“昔日,我欠冥河老祖一个人情,所以,受他委托,帮他把修罗圣女梵冰莲姑娘带回去”

    梵冰莲  哦,就是那沈幻云的另一个名字吧?

    不过,冥河老祖找这沈幻云,估计也不是啥好事,八成是要那沈幻云帮忙救赎修罗族之类的事。

    而其它人慑于冥河老祖之威,不敢动沈幻云的原因,只不过这个女人,已被修罗族定下罢了只有冥河老祖才能动。

    所以,李松石听到这男的是帮冥河老祖抓沈幻云,那心里就一阵不舒服。

    那沈幻云再怎么说,也是花仙子转世啊,怎么可以让人给轻易弄走呢?

    李松石想着,问:“那你要抓梵冰莲姑娘,怎么跑来我这儿来了?”

    那男子道:“不是抓,是请

    李松石一阵冷笑。

    那男子又道:“而且,李先生这话,不是明知故问了吗?这些天,梵姑娘,可是一直呆在你这儿啊。”

    “梵姑娘呆在我这?”李松石轻轻一笑:“那如此说来,梵姑娘便是我的客人了。有人要动我的客人,那我这个主人,又怎能视而不见了?”

    那男子目光一寒:“这么说,李先生是要保那梵姑娘了?梵姑娘,可是修罗族的人,理应回修罗族。断人乡情,似乎不是君子所为啊。”

    李松石呵呵一笑:“我本来就不是君子。另外,朋友你毁人自由,也不是君子所为啊。”

    那男子听着,目光闪烁,却没再说话了。

    说得再多,似乎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动手。

    只是,面前的李松石,颇有点高深莫测之感。而且,有个私人空间可以随意进出,实在有点头疼。

    等等,,私人空间?!!

    那男子暗暗冷笑:好像,有不少人对这个私人空间的坐标感兴趣啊。

    想着,目光瞄向那半个身子还藏在空间门之中的李松石”他现在这样子,别人要感应空间的座标,很容易啊。

    “真是个白痴啊。”那男子心中一喜,已悄悄感应李松石这边的空间变化。

    而李松石,则把那男子的表情收在眼里,心里也是暗暗冷笑。

    略一沉吟,也没从空间门中出来,只道:“这位兄台,此地毕竟是我李家人的地盘,若是谁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抓人就抓人,想放”仙叭人,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要不然  你想抓梵姑娘,只要在我这里,是不行,但离开了这里,你想怎么抓,我都不阻拦,如何?”

    哦?!!

    那男子有些讶异,那李松石服软了?

    他也沉吟了一下:“这个嘛,”

    “如何?”

    李松石再问。

    那男子洒然一笑:“也不是不行,不过  ”

    “不过什么?”

    “不过”,我不愿意!!!”

    那男子一声长吼,右手抄起巨剑,狠狠朝李松石这边一劈。

    只刹那,剑气横贯万米。

    哗啦一声,李松石那空间门破碎,变成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直通他的私人空间。

    李松石则在刚才千钧一之际,缩了一下头,避过这一剑,暗道:“好险!!”

    身形一晃,窜出空间门外,也只是一眨眼,熊熊红莲业火从那男子身体周围的虚空里喷涌了出来,将他团团裹住。

    而李松石则趁机一挥手,把那空间裂缝给合上,脚下踏前一步,直接穿越虚空,来到那男子背后。

    就在这时,他惊愣了一下,现那男子居然站在红莲业火中,转过身,一脸哂笑地看着他。

    “你不怕红莲业火?!!!”

    李松石大惊失色道。

    “哼,莫非你没听过避火珠吗?”那男子手一晃,一道剑气劈来。

    李松石侧身闪过,却有一小块布料,被剑气带过,飞到半空,瞬间震得粉碎,化作尘埃。

    而他的腰际,也被剑气划伤,流出了鲜血。

    刹那间,那男子双手提剑,快挥舞。

    眨眼间,便是数千道剑气喷涌。

    李松石双手迅连抖,空间门迅开合,将那些剑气统统吞入私人空间中,以混沌晶剔当着。

    而后,两手一合,大量的混沌之气从空间裂缝里涌出,将周围方圆数十米的空间全部笼罩住。

    那混沌之气,感觉不冷不热,但不知如何,才一出现,周围的地面便冰冻出一阵冰霜。而游泳池里的水也瞬间冻结了。

    然后,在混沌之气的重压之下,池子里的冰出一阵咔嚓声,产生一道道裂痕。

    接着,裂痕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遍布整个池子,就连游泳池壁,也都破碎。

    整个池子,看起来都漏水了。

    且那冰,点滴灵气俱无。

    难道,是那混沌之气对这碧落泉眼流出来的水所蕴含的灵气有所克制?

    李松石闪过一丝念头,都来不及为那游泳池崩坏而感伤,就迅收敛了心神,专心对付那男子。

    大量的混沌之气围笼着,两人的身形度,都变慢了下来。

    那男子本来每一瞬间能劈出数千剑,再在只能劈出数百剑,而且每一剑的力量,大都被混沌之气所吸收。

    李松石之前闪避得有些狼狈,现在却好似克强能跟得上了。

    不过,那男子的每一剑,都带动了混沌之气,形成漩流,那漩流的力量,也带动着李松石的身体,令他东倒西歪,控制不住身体,几次险象环生。

    李松石双手招来紫色的花之灵气,白色的花之灵气,红色的花之灵气,种种灵气,或形成风,或是冰,或是火,抵挡着那剑气。

    但他体内的花之灵气,却是越来越弱,控制得越来越手忙脚乱,快要抵挡不住的样子。

    那男子见状,冷哼一声:“看你还能支撑到几时?”

    之前,还觉得李松石有点高深莫测,现在看来,哼,修为还有待加强啊。

    那男子心想:“毕竟只是个能力觉醒不到一年的普通人,能有如今这实力,如此的进境,在历史上已是屈指可数,只有极少数天才能比拟了,但是,跟我多年的修为比起来,还是差得多。”

    想着,手上剑气涌动,将周围的混沌之气卷起。

    那重逾泰山的混沌之气,竟完全被他的剑势所牵引,反而将李松石团团困住。

    李松石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落入了漩涡中的小蚂蚁,只能作无用的挣扎。

    “李先生,这就是你的实力么?如果,你只有这样的水平,那,就只能饮恨于我的刀下,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祭日。”

    那男子冷然道。

    李松石脸色严峻,一言不,满脸的寒霜,只死命地摧动体内的灵气,不停地乱窜着。

    就在这时,两人的打斗,已惊把另外四人给引来了。

    那些人来到游泳池附近,距混沌之气还有一段距离,盯着这灰气中的战斗,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那是那是传说中的花之灵气?哈哈,他肯定就是当代花主李松石,抓住他,不愁找不到花仙子。”

    个自苍苍的老头子说道。

    另外又有一个打扮得很是妖娆的年轻女子,偎依在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身旁,眼神闪烁:“哦?花主?呵呵呵,我到是要瞧瞧,那花仙子怎么个美法,能有我这么漂亮吗?”

    李松石在打斗中,回过头,见到四人,脸色微变。

    这一失神,右肩却被那神秘男子的剑风戈过,留下一道伤痕。若不是及时反应,手臂都要被卸掉。

    李松石脸色大变,哼了一声,道:“好,今天你们人多,算你们厉害。不过,你们也不见得能奈何得了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说着,右手一划拉,空间门大开,他身形一闪,便窜入空间门中。

    那与他相斗的男子哈哈大笑:“你没有以后了!!!”

    手中兵剑一晃,劈向那空间门,将李松石正要关闭的空间门又拉开少许。

    愕哼,本来就算准你会打开空间门,这次,连你老剿你的花仙子都不放过!!!”

    那男子心念电转着,身法却未停。在李松石未及反应之际,已经窜入了空间门。

    那空间门内,李松石像是呆似地呆在一旁,愣愣地看着空间门,似乎对门被刀破开有些震惊,脸上有些惶然失措的样子。

    那男子不假思索,提刀朝前便一劈。

    只听哗啦一声,那李松石被劈得粉碎。

    他一惊,再看,现劈碎的居然是一块”叭上,反射着李松石的身影。   猛一回过头,却见李松石就站在不远处,神色与冰上反射的一般无一。

    只是,很快的,李松石脸上的惊惶之色就已经消失了,换上一副淡定从容,一副智珠大握的表情。

    那样子,就如同一个钓鱼人,花费了许多心思,才好不容易把一条滑溜无比的大鱼给钓了上来似的。

    那男子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时,就听李松石问:“朋友,你觉得,周围的环境如何?”

    那男子朝四周张望”嗯,他是想找那扇空间门的,现在觉不对劲,便要寻个退路了。

    只是,他却现,周围尽是浓浓的混沌之气。

    身边,还有一些混沌晶石在飘浮着。

    远处,不时有混沌晶石相互碰撞,出剧烈的爆炸声响。

    “这时,就是你的私人空间吧?花仙子”应该就在附近吧。”那男子试探性地问着。

    李松石却没回答,只嘿嘿一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那便是,我体内的花之灵气,可是几近于生生不息的。”

    那男子脸色骤变:“那你才才

    “我刚才装着灵气不支,是想要引你上勾啊。”李松石冷声笑道:“从你现我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担心,你会不会已经现了我的私人空间的坐标。所以,就没打算过让你离开。只是,你的实力,很强,即使我要击败你,也要非常耗费心力。而万一你感觉我不好惹,一心逃走,那时,我的空间坐标就会有暴露的危险。”

    那男子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所以,你就装败,故意把我引到这空间来,再对我动手?”

    说着,冷声一笑:“你就这么有把握能打得赢我?而且,你这空间再大,我转上一圈也不用多少时间吧?那些花仙子,肯定是藏在这里,你就不担心,”

    李松石哈哈一笑:“你还想打着跑去攻击花仙子,让我投鼠忌器的想法啊。或者,你觉得应该拥有一些杀手铜,我也未必就能打得过你?更何况,我还听说,位面雇佣兵都喜欢准备不少逃命的手段,有些人甚至拥有直接从神灵的神域中逃跑的神奇符篆,你所凭籍的,就是这些手段吧?”

    那男子的脸色,这次是真的变白了,面无血色:“你”你怎么知道?”

    李松石一笑:“猜的”你既与冥河老祖有交情,有些逃命的异宝,也正常

    说着,脸上满是自信从容之毛

    那男子心里一紧:“这李松石明明猜到我有那种在神灵的神域中都能走掉的宝物,怎么还这么有把握?”

    他左右看了看,没看出什么问题,又想:难道,那李松石是在虚张声势?

    这时,李松石又笑了:“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话吗?”

    那男子一怔,脑海中灵光一闪:拖延时间?!!!

    网反应过来,李松石手一挥,刹那间,周围的混沌之气退去,虚空中,成千上万的混沌晶石飘浮在周围,以一种极玄奥的轨迹运转着,其中蕴含着一种极神秘强大的力量。

    “这是”这是”那男子脸色骤变。

    李松石淡淡一笑:“周天星辰大阵!!!传说中的失落之阵,就连太上老君,一时间就逃不开。之前在落花村,我站在空间门前,与你废话,任由你观察那空间门,便是拖延时间布下周天星辰大阵。

    “而刚才与你废话,却是我为了预防万一,多拖一点时间,在周天星辰大阵外面,再布多两三重周天星辰大阵而已”

    那男子一听,真血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惊呼的声音:“三重周天星辰大阵?!!!”

    那男子一看,现不知什么时候,刚刚在落花村的另外四个位面雇佣兵,都跑了进来。

    原来,李松石的表演太真实了,那几个家伙,都认定李松石没翻身的余地,再加上手上都有点逃生的手段。

    所以,就在那男子窜进来之后,也跟着冲了进来。

    位面雇佣兵”本来就是个高风险的职业,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但是,没想到,一进来,就被混沌之气困住了,只听到李松石与那神秘男子的对话。

    之后,混沌之气散开,他们才现,自己也都被一齐困在阵中。

    李松石看着几人,很友好地打着招呼:“各位,你们好啊。在下,就是因为见你们人多,所以才多布下几重大阵了。如果有兴趣,不防破一下这个大阵。”

    说着,身形一晃,却是直接瞬移到空间的另一头,跑到周天星辰大阵外面去了。

    因为这空间是与他灵魂绑定了,所以在这空间中,他就拥有随意在任何一点传送到任何一点的能力,也能随意通过空间门去到外面。

    那些位面雇佣兵,却是被大阵困着,不知所措。

    只是,这些上,不见棺材不流泪的人,多的是。

    那几个人,很快就开始联手,相互灌输灵气,身体上绽放出极强烈的灵光。

    只是,这周天星辰大阵,连太上老君都能暂时困住,他们在这阵中,别说攻击大阵了,就连运转灵气,都困难。

    在这阵中,就如同有万千枷锁捆在身上,难以动弹。

    李松石这周天星辰大阵,若要借且混沌之力,需要布下数百万亩的范围才可。但只做成小型的,困着几人,却是轻而易举。

    他手一抬,大阵正式动。

    刹时间,千千万万颗组成大阵的混沌晶石,绽放出一阵金色的光芒。

    然后,一道道金芒朝中间那五个人所在的位置照射过去。

    那五人,就如同在与满天星辰的力量相抗衡一样。那千千万万颗混沌晶石的力量,已经不仅是相互叠加,而是不停地翻倍了。

    只眨眼间,五人身形剧震,体内灵气猛地一散,便口吐鲜血,同时晕厥了过去。

    李松石在远处静静看着,良久,才一声长叹:“周天星辰大阵的威力,果然非同凡响”这群人实力相加,都比我只强不弱,却是如此轻易地被收拾掉,实在是

    嗯,倒不如,把这斤。丁口定在里,每天花查能晶币维持大阵的稳后“…人,实在没办法逃命,也可以用这个杀手钢来救命”

    只可惜,这个阵势却是布得越大,威力就越大,而阵势越小,威力就变小,想把整个大阵都移到外面的世界去困杀敌人”还是太困难啊。

    不然的话,见了谁不顺眼,直接破开空间门,十几重周天星辰大阵临头罩来,就不信他不死?!!!

    想到得意处,李松石嘿嘿笑着。

    等了一会,见那大阵中的位面雇佣兵没有醒过来的迹像,他才从远处取了块混沌晶石,弄成长针状,然后飞入阵中,分别刺入五人的百会穴中,直透到泥丸宫上方。

    如此,五人的修为俱被禁住,李松石才以灵气将他们冰封。

    然后,在混沌晶壁外层,开了个裂口,把五人塞进去,再由着混沌晶壁自行愈合,将五人封印住。

    这五个家伙实力挺强的,尤其是那个跟李松石打架的家伙,所以,他们的佣兵等级应该很高,知道的事情也该也多很多。

    尤其是那个跟冥河老祖有奂情的家伙,说不定,脑子里会有一些很惊人的秘密。

    回头,想办法套出来  呃,这样,是不是有点不道德?

    哼,雷锋同志说了,对待敌人,要像冬天般的寒冷。做人。先就要立场坚定。

    太祖爷爷让咱们向雷锋同志学习,咱们怎能忽视他老人家的教导呢?

    所以,对待这些是敌人的位面雇佣兵,要像冬天一样”

    除恶就是行善。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李松石搞定了这几个人,便破开空间门,重回落花村李宅。

    出来,便是游泳池边。

    此时,周围的混沌之气,已把空气中的许多灵气都给吞噬了,小没想到,混沌之气竟然有这功能?!!能自动清除自然界的灵气?

    之前那私人空间中的混沌之气,幸好只在虚空,而且那土地好像有啥东西护着,所以才没怕那混沌之气。

    想来,这万物。都是混沌之中诞生,混沌,便是万物混为一体,回归初始,所以,混沌能包容,能吞噬万物,也是常理。

    想着,左右看看,现这游泳池,已不算池子的。

    诸位妹妹精心弄好的游泳池,池水变成冰块碎了满地,中间的池壁全被混沌之气压碎,中心是个大坑,周围的泥土  倒是被压实了点,但地势也被压低了许多,一些树,都被压倒,压碎。

    若被诸位妹妹见得,定是满脸可惜,就不定还会心起伤感呢,毕竟这地方,可是承载了不少美丽的回忆啊。

    当下,李松石开了空间门,把混沌之气收了。

    想了想,伸手虚抓,远处的山上的泥土,被凭空吸进了空间里。又倒到这个游泳池周围。

    很快,就垒起了高高的平台。

    正要按照记忆把这游泳池恢复原状,李松石背后便有两个很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还有剧促的呼吸声。

    他回过头,对着不远处的两棵树道:“既然来了,就别躲着了。你们网到村口,我就现了。更何况”你们还那么大摇大摆地开着面包车过来…”

    那两人脸色一变,想了想,从树后转出来  却是那两个国字脸黑皮肤的男子。

    两侧太阳穴高耸,看似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您是……李松石先生?”

    之前那孙平问。

    李松石点头:“你叫孙平?那他叫什么?”

    两人惊骇着,相顾失色。

    但,毕竟是练武之人,很快就恢复平静。

    那人自我介绍道:“我叫张诚,是陆”

    话说到一半,李松石摆摆手:“我不想知道你们的身份,而且,我也不希望受你们的打扰。”

    两人脸色微变,孙平正要说话,李松石手一指,两人只觉咽喉处一麻,胸中之气便被堵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

    李松石手一翻,拿出一块混沌晶石,还有一枚能晶币,丢到两人脚前:“这可都是好东西,你们拿回去,如果能研究出个结果来,那再来找我。如果研究不出来,找我也没办法。那什么李氏特种鸡,还有这里的鱼,都是我用这两种东西泡水给养出来的,而且这东西也是从别人身上抢来的,我手上也没有多余的,你们就看着办吧。”

    那两人一怔。

    李松石就道:“怎么,看你们的脸色,好像不相信?嗯,不管你们相不相信,反正我就这个答案。而且,我,还有我的朋友,都不大喜欢被打扰。”

    说着,右手一捏那枚能晶币,硬生生掐成两半。

    然后,当着两人的面,直接破开空间,走入了私人空间,再将空间门合上。

    那两人,惊呆了。

    虽然一直听说有什么破碎虚空的神秘老者,但只以为是传说,他们都不大相信,但现在,亲眼所见。

    更重要的是……

    呃,在他们面前,还有个小小的空间门户打开,里面掉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李松石的声音传来:“刚才你们想用针孔摄像头和录音机偷*拍偷录,却忘了开开关,我好心帮你们打开了,里面的资料”你们就拿去交差吧。另外,顺便与洛斯切尔德家族的人联系一下,他们对我有一定的了解,他们家族中也出现了位面雇佣兵,相信,你们会很有兴趣跟他们打交道的。另外,若我估计没错,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们都不会再被派来了。”

    说着,那小小的空间门也封闭了起来。

    再人面面相觑。

    好一会,现自己能说话了,那张诚才问:“他”他会不会与那个破碎虚空

    “住口!!!”孙平道:“这里的事,已经不是我们所能管的了。”

    说着,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小盒子,,

    之后,这小小的落花村,又渐渐变得平静起来。

    只是,那神秘的沈幻云,不知何时,已回到了这落花村李宅。而且,还带回了两个长得很眼熟,还挺漂亮的凡人女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